首页 > 历史小说 > 乱世小郎君 > 第十章 糟糕的印象
    千万不能笑得太谄媚,你又不是石敬瑭,只要一点点的谦逊就够了,徐羡在心里这样告诫自己,同时收拢住嘴角,尽量得不让自己的嘴巴开的太大。

    他缓缓的抬起头来,只见一个三四十岁的妇人站在门前,面上浓妆艳抹,竟是穿着一身齐胸襦裙,领口白花花的一片,徐羡面上的笑容僵住了,“您是赵夫人?”

    “哈哈……”妇人张开血盆大口笑得花枝乱颤,“没错,奴家就是赵妈妈,小哥瞧着眼生是头一次来吧,快进来!快进来!”

    她说着伸出粗壮的手臂,一把将徐羡拉进了院子,嘭的一声关上了院门。被拦在门外的小蚕不明所以,惊慌的拍打着门环,“哥哥!哥哥!”

    转眼的功夫门又开了,徐羡衣衫不整的走了出来,刚才的那个妇人手里掂着几个铜钱冲徐羡抛媚眼,“小哥下次得了空务必要来哟,奴家这里的女儿个个都是如花似玉最会伺候人了。”

    “呵呵……多谢赵妈妈好意,下次一定光顾!”徐羡讪笑着,见妇人关了院门,不由得吐了口吐沫。

    “哥哥,刚才是怎么了。”

    “没事,走错门儿了。”徐羡重新整了整衣衫,没想到赵家竟然和私娼馆住对门儿,也不奇怪毕竟半里外就是柳河湾,估计这边私娼馆还不只一处。

    徐羡转身走到对门,伸手扣了扣门环,刚一松手门就开了,只见红宝儿笑盈盈的站在门口,“掌柜的怎么来了?”

    虽然是同一个人,可是知道他将来的身份地位,徐羡的心境还是不一样的,他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平常心。

    “你在我哪儿干了几天,说不来就不来了,连工钱都不结,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打听了你的住处,便过来瞧瞧你。”

    “多谢,掌柜的关照。既然来了,就到家里坐会儿吧。”红宝儿说着还冲徐羡猛打眼色。

    他不打眼色徐羡也是要进的,“自然是见过老夫人的!”徐羡说着就迈进门槛,刚进门就见院子里一个三十许的妇人在洗衣服,还暗暗的冲他摆手也不知什么意思,正要上前拜见就觉得后背一疼,不由得惨叫出声!

    红宝儿似怕溅到脸上血,连忙的用手挡住,还拉着小蚕背过身去。

    面对突如其来的的袭击,徐羡不明所以,转头过去只见一个小姑娘正拿着一杆杵衣棒披头盖脸的冲他招呼,一下又一下,沉稳有力,徐羡匆忙的用胳膊去遮挡,“赵二娘子,小可今天是来拜见老夫人的,快快住手!哎哟……”

    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个人,这江山还不是你老赵家的呢,简直欺人太甚,徐羡一把抓住那杵衣棒,怒目圆睁,大声斥道:“我究竟哪里得罪你了,竟这般的辱我……哎哟!”

    赵宁秀一看木棒挥不动了,一咬银牙用力向前一推,棒子上本就有水迹十分湿滑,徐羡一个攥不住,木棒的一头便戳在他的软肋之间,那叫一个痛!

    木棒被重新的夺了回去,再次劈头盖脸的打来,“再不住手我就要还手了……”回应他的依旧只有木棒。

    看着徐羡被追得满院子跑,小蚕在门廊下面都快急哭了,红宝却拉着她不让她过去,“你别去,不然你也少不得挨打。”

    “哥哥快躲到屋里!”

    关键时候还是自家人靠得住,徐羡快步的直奔正屋而去,刚到门前就见门内突然出现两个人影,可他已是刹不住脚,直挺挺的撞了上去……

    不一样,完全和徐羡预想中的不一样!

    在来赵家之前,徐羡想多种情形,相谈甚欢其乐融融的想过,被人嫌弃吃闭门羹也想过,可是却从来没有一进门就挨打。

    他更没想过自己会一头把赵匡胤的老婆和老娘撞到在地,起身时隐约的还摸到了柔软的一坨,也不知道是属于谁的,情形之混乱场面之尴尬,怕是只有诈尸那次可以相比。

    至于后果的严重性却不是那次能比的,大腿怕是抱不上了,他们家日后发达了不报复自己就算是不错了。

    徐羡把一小串铜钱放在桌子上,“这是红宝儿这几日工钱!”然后又从怀里取出一个帕子,伸手揭开便露出一支黄铜簪子,徐羡连同帕子一同放在桌子上,“这是前些时候府上二娘子押在小可那里的。”

    从小蚕手里拿过两包点心捧在身前,“来的匆忙,在茶肆里买了两包点心,还望老夫人笑纳。”

    杜氏是个约莫五十岁微胖的圆脸妇人,她端坐在椅子上,额上系着一条布巾子,手里攥着一串佛珠,眼圈微红精神似是有些萎靡。

    在她身边立着一个年轻瘦高妇人,模样不算出众,眉眼还算标致,这便是赵匡胤的妻子贺氏了。和杜氏一样,她头上也系着一条巾子,还透着干涸的血迹,庆幸这不是徐羡的杰作。

    两人的打扮很是普通,布料也都是寻常的粗麻布,但是衫裙鞋袜一样不少,家里经济虽不宽裕,在生活上却不将就。

    杜氏勉力一笑,“少郎君有心了,贺氏把东西拿过来,替老身谢过少郎君。”

    贺氏上前从徐羡手里接过点心,屈膝福了福,“多谢少郎君馈赠。”

    徐羡再次一拱手,“若无他事,小可便不叨扰老夫人了,这便告辞了。”

    “少郎君留步!”杜氏缓缓起身正色道:“少郎君光临敝舍,我等虽然未能以礼相待,却也不能让少郎君带着委屈走,宁秀还不向少郎君赔罪!”

    “娘,他不是什么少郎君而是个小奸商,他扣了长姐的簪子,还骗红宝儿逃课给他做工,如今又上门寻衅,刚刚又无礼冲撞了您,孩儿教训他也是应该的。孩儿没错,绝不向他赔罪!”

    “你父兄真是把你宠坏了,给老身跪下!”杜氏神色一凛咬牙道:“耿氏取家法来!”

    贺氏忙劝道:“二姐是大人生养的,您最是了解她,她只是性子急并无坏心,又不曾真格伤了人,且饶她一回吧。”

    耿氏也劝道:“夫人饶了二姐吧,您有恙在身二嫂也是摔破了头,家里不好再添伤病了。”

    “耿氏你忘了自己是郎君的妾室,也算是她的长辈,她任性胡为你却不拦着她,她犯了错不知悔改还要给她求情,是也想挨家法吗?”

    耿氏一怔便不再言语,转身去了里间,不用说是去拿家法了。

    红宝儿冲着徐羡猛打眼色,虽然进门时没看明白他的眼色,现下却是看明白了,让徐羡给替赵宁秀求情。

    这小妞根本就是个任性偏激的暴力狂,可怕的是以后她还会是个长公主,被她记恨可不是什么好事,罢了,罢了,只当是为自己积德吧。

    “老夫人息怒,错在徐某不该冒昧登门,请老夫人饶过小娘子吧,莫要因着我一个外人弄得家宅不宁,不然我的罪过便大了。”

    徐羡的好心立刻被当成了驴肝肺,赵宁秀怒道:“不稀罕你假仁假义的替我求情!”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娘要责罚,只管下手便是!”

    杜氏鼻孔里面哼了一声,“你父忠厚本分常教我等与人为善,即便是仇敌携礼上门亦当以礼待之,如你这般不分青红皂白便将人一顿好打是何道理,日后还有谁敢登我家大门,今日为娘便磨磨你的急性子,去去你的火气,省得日后闯祸。”

    她说着便抄起耿氏手里的藤条狠狠的抽在赵宁秀的后背上,啪的一声脆响,赵宁秀身子为之一颤,嘴上不喊疼只是喉中发出一声闷哼,当真倔强。

    啪啪啪,看着藤条一连几下抽在赵宁秀的后背上,饶是徐羡恼她刚才无辜殴打自己,也不忍细看,只好把目光转到别处。

    刚一扭头就瞧见红宝儿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身边,压着声音对徐羡道:“你还不走,是要看我二姐被打死吗?”

    徐羡心里苦笑,这个时候他确实不适合待在这里,匆忙的一拱手,“告辞了!”拉着小蚕便出了屋子,没走两步屋里打人的声音便没了,果然是打给自己看的,若非为了风评颜面,有哪个当娘的会愿意这样打自己的儿女。

    “可是知道错了!”杜氏的嗓门突然大了起来,估计是说已经走道门廊下的徐羡听的。

    接着就听见赵宁秀咬牙切齿的声音,“娘就是打死我,也不会认错,我下次见了那奸商定还打他!”

    “果真是个驴脾气!”徐羡刚要抬脚出门,就听见屋里一阵惊恐的喊叫,“娘,你怎么了,娘!你醒醒啊!”

    他立刻收了脚步往回走了,等他回到屋内的时候,发现杜氏已经昏倒在椅子上,一家人围着她哭哭啼啼慌乱无措。

    徐羡吓坏了,还以为杜氏死了,上前分开众人伸手试了试,发现她还有鼻息一颗悬着的心才落回肚里,若是杜氏真的死了,他现在就可以收拾包袱跑路了。

    见到徐羡去而复返,还很无礼的试杜氏的鼻息,赵宁秀一把将他推开,呲牙咧嘴的道:“你还敢回来!”随手抄起那根藤条带着破空之声狠狠的抽向徐羡的面颊。

    啪!徐羡举手稳稳地接住,一把夺过来随手掰成两截摔在地上,“把我赶走了,你可有银钱替老夫人寻医问药。”

    这话说的有些狠了,赵二娘子立刻被怼的哑口无言面红耳赤,嘴唇嗫嚅了两下又把话吞了下去,这个时候她若是还能有心气和徐羡吵闹那便不配做做人儿女了。

    “红宝儿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的出门去请郎中,到医馆药铺去请最好的郎中!”徐羡把腰间的钱袋子解下来交到小蚕手里,“小蚕你也跟着去,莫要怕花银钱!”

    两人应了一声立刻跑了门,徐羡转身向贺氏问道:“敢问夫人,老夫人可是有什么旧疾?”

    贺氏泣道:“母亲患有头风,近日正在发作,最是动怒不得。”

    头风?多半是高血压之类疾病,这病可大可小,要是中了风了这年头怕是没得救,看杜氏两眼紧闭,也不知道什么情形。自己才刚刚穿越没多久,小翅膀就扑扇死了一个未来的太后,那可就太造孽了。

    “来了!来了!郎中来了!”

    没想到刚刚离开的小蚕和红宝儿已经来了,徐羡扭头望去只见红宝儿正拽着一人的衣袖快步往屋里来,只见那郎中头扎结巾,右手拿一面肮脏的布幡子,左手拿一盏铜铃,身后背着一个药箱……

    “尹思邈!”徐羡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刚才在私娼馆的院子里面就放着一面布幡子,难不成是他的,怪不得来这么快。

    红宝儿进了屋便催促道:“麻烦郎中快给我娘诊治!”

    尹思邈没有半点庸医该有的觉悟,分开众人就要去给杜氏把脉,手只伸出一半就被人握住了腕子,他抬头见是徐羡,便嘿嘿的笑道:“徐小哥,刚才我可在对门瞧见你了,跟那老鸨子进了屋里眨眼的功夫就出来了,莫不是身子不行,赶明儿我给你开个好方子……”

    “谁跟你说这个,我只问你这位老夫人病你到底能不能治,千万不要出了什么岔子!”

    “旁人信不过我,难道你还信不过……”见徐羡用审视目光盯着自己,尹思邈便露出几分心虚,“徐小哥跟这家人什么关系,到底得的是什么病症?”

    “嗯……世交,患者是位很重要的长辈,近日头风发作,一时气急便昏了过去。”

    “既是头风那好治,看我施针先把她救醒!”尹思邈说着从药箱里取出银针,一下子便扎在了杜氏的人中穴上,随着他轻轻的捻动,便有血珠从针眼里渗了出来。

    不知道是疼的厉害,还是真的有效,杜氏闷哼了一声悠悠的转醒,尹思邈得意的道:“我就说了我能治吧,这瘀血放出来果然就好了,嘿嘿……”说着还用黑得发亮的袖子给杜氏擦了擦唇上血珠,似模像样的给把了把脉道:“老夫人莫要说话泄了气,我给您开个方子服上两天便好了。”

    徐羡没学过中医,但是也知道若是扎对了穴位不会出血的,真怕他再开出个什么猫尿锅灰的方子出来,悄悄的凑上去发现他并没开什么方子,只是在抄另一张写好方子而已。

    感觉有人凑上来,尹思邈便下意识的捂住,见是徐羡便低声的道:“徐小哥放心,我近来已是掌握了学医的诀窍,你看这方子其实是开封名医马大夫开的,找他看诊至少要五贯钱哩。”

    徐羡看他药箱里还有厚厚的一摞方子,也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这就是他找学医的诀窍,“借鉴”别人的方子无可厚非,可你是倒是背下来,不然被病患家属抓到了岂不是又是一顿好打。

    见那个名医开的方子所述的病症跟杜氏几乎一样,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便让小蚕带上银钱和红宝儿一起上街抓了两副药来回家煎煮。

    还真别说,这名医的方子果然不错,杜氏服下不过半个时辰精神已然大好,还把徐羡叫到床前说话,“多亏了少郎君相助,不然老身说不准今日便撑不过去了。”

    “老夫人说的哪里话,您德高福厚定会长命百岁!”

    “呵呵……承少郎君吉言,但愿老身能多活两年,能撑到我家的香孩儿回来!”

    徐羡疑惑道:“香孩儿是哪个?”

    “少郎君不知,老身还有一个儿子已是离家闯荡快三年,他的乳名叫香孩儿,老身那孩儿豪放洒脱不拘小节,少郎君心胸开阔不计前嫌,你二人见了定会投缘。”

    徐羡瞪大了眼睛,“您是说您的次子乳名叫香孩儿?”

    “是了,我那次子名匡胤,字元朗,乳名叫香孩儿,那孩子出生的时候身上微微有香气,便取了这么个乳名,呵呵……”

    “香孩儿,咯咯……”

    杜氏看着抱着肚子笑得极为压抑的徐羡,“少郎君这是怎么了?”

    “没事!小可失礼了,要出门方便一下。”徐羡说着就抱着肚子跑出了,听声音是出了院门,可是隔得老远都能听见他那压抑的笑声,“香孩儿,咯咯……”

    躺在床上的杜氏一脸的茫然不解,扭头问贺氏,“二郎的乳名有什么不妥吗?”

    贺氏道:“哪有什么不妥,大概是他少见多怪吧。”

    赵宁秀道:“娘我早就说了,这人奸诈贪婪、无礼好色,不是个什么正经好人。”

    杜氏微微一点头,藏在被子里的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确实是有一些不正经。”

    推荐:《穹顶之上》https://m.hbfie.org/book/175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