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别碰那部手机 > 第7章 天冷了注意保暖
    【第2章她从地狱来(二)

    路旁亮着几盏路灯,昏黄而萧瑟的光线,越发衬托出人心的孤独。

    杨老师总有些心神不宁,白雪不在家,她究竟去了哪?

    她为什么不去学校?

    走着走着,不经意间的抬眸,杨老师看见不远处的地方,正印着一个被路灯拉长的苗条影子。

    而形单影只的少女也同时停下了脚步,抬头凝望着她。

    杨老师轻声道:“小雪,你怎么没去上学啊,这么晚了,怎么现在才回家?”

    白雪低着头,杨老师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你在这干啥呢!”

    杨老师被身后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猛地回过头,发现白雪的父亲正怒目圆睁地站在她身后。

    “我……”

    杨老师有点怯怯的,“我有点事情从这里经过,正好看见白雪……”

    “你在胡说什么!”白山一把揪起她的衣领,嘴里全是酒气,“你刚才看见谁了?说啊!说啊!”

    “你……你冷静点!”杨老师回头再看时,不由一愣,什么都没有。

    “我看错了吗?”

    “可是我明明看见白雪那孩子……”

    白山像一头发怒的野兽般吼道,“够了,你这个死八婆,找抽吧!”

    杨老师被吓坏了,“你、你别这样……”

    “我对你说过多少次,少管我家的闲事,再让我看见你,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白山把她推倒在地上,摇摇晃晃地往家里走去。

    可杨老师却看见这个男人的肩膀上,竟然挂着一个狗头!

    “嘶……”

    杨老师吸了口凉气,抬头望向被黑暗模糊掉棱角的楼房,从这里可以看到白雪家所在楼层的位置。

    窗户里一片漆黑,窗帘翻飞。

    她隐约看见,似有一个歪歪扭扭的人的影子,慢慢被黑暗瓦解了。

    那是白雪的影子!

    杨老师不由自主地一阵心悸,白雪到底怎么了?

    回到家的白山从兜里掏出买来的锁头,把女儿的房间从外面锁住,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

    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算命的说他八字硬,也许真有鬼,只是他看不见而已。

    白山用力掐灭烟头,他已经联系上一个灵媒,也没啥好怕的。

    在酒精的作用下,白山脑袋昏昏沉沉,睡意渐渐涌上来。

    睡梦里,他听到了一阵凄厉的狗叫声,仿佛就在他枕头边上,就在他耳边。

    白山告诉自己不对,意识却陷在无边的黑暗里,无论如何不能醒来。

    “嗷呜……”

    突然,他惊恐的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喘息着。

    外面天色已经大亮,这可怕的梦魇让他满头大汗,就觉得脖子湿漉漉的。

    他伸手一摸,竟摸了一手黏糊糊的东西。

    “啊——”

    白山惨叫一声,从床上滚了下去。

    他看见那只小狗的身体就在床头,和脑袋拼在一起,竟被他当成枕头枕了一夜。

    那只狗莫名其妙被人沙了,当时只有他一个人在家里,事后白山记得自己已经把狗头丢了,此时又看见这狗头。

    这可不就是见鬼了吗?

    白山什么都来不及想,胡乱穿好衣服,拿了钥匙就往外走。

    白山找到的高人,是这座城中小有名气的灵媒。

    “二嫂,你说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白山勾着脖子向王二嫂问道。

    王二嫂吸溜一口茶水,慢慢地向他解释起来:“天地造化,万物皆有灵性,人是最有灵性的动物,狐狸、黄鼠狼、毒蛇鹦鹉尚能得道,何况是人呢?”

    白山听得玄乎其玄,“我最近遇到点事情,二嫂你帮我看看是咋回事!”

    当下他就把自己遇到的怪事讲了一遍,但刻意隐瞒了女儿的事,也是想试试这老太婆有没有真本事。

    随后王二嫂问了白山的生辰八字,掐指一算说,“你是丙午年,甲午月,戌午日出生,丙午年属天上火命,厩内之马,午表现的是火旺至极,你八字属火,性情冲动,容易精神失常,这就是火大旺给烧的!”

    白山点头不迭,心说这真是个高人啊!

    王二嫂告诉他,“正所谓午午自刑,刑是什么啊?就是犯官司,再详细一点说,就是容易发生刑伤之灾,你要控制好自己的脾气!”

    “是,我脾气不好,火气大!”白山坦然道。

    王二嫂沉吟起来,“不瞒你说,昨个夜里,家那位黄大仙给老身托了梦,你们家惹上的这东西怕是挺邪性,不是一般的凶,你的八字那可是相当硬的,一般孤魂野鬼根本上不了你的身,可是这东西一天之中能上你好几次身,老身这辈子都没见过几只这么凶的鬼,这估计是冲了什么煞,老身所说的煞,就是那些个凶神恶鬼!”

    “那、那您看这是什么煞?”白山吞了吞口水,他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家里的狗是在他被鬼上了身之后给剁了。

    “这样吧,老身先看看是不是你们家死去的亲人作祟!”

    王二嫂一边在碗里抓着米粒,一边呜哩哇啦地念念有词,像是某种神秘的巫术祭祀。

    这时,只听她忽然大叫一声,盯着白山问道,“你女儿,什么时候没的?”

    “……”白山艰难地擦了擦脑门,眼神有些闪避,“昨天走的,不听话被我打了一顿,然后她就……”

    王二嫂抬头一看,日历上赫然是7月14日。

    “不好!”

    白山被王二嫂这一声大叫吓得不轻,只听她又问,“什么时辰?”

    “就是昨天晚上……应该是天亮之前!”白山不敢含糊其辞。

    王二嫂掐指一算,叨咕着,“这几个时辰都是阴时……”

    “哎呀呀呀呀!”

    王二嫂嘴唇直哆嗦,睁大眼睛盯着白山一字一顿道,“她是阴胎,阴年阴月阴日阴时走的,走时属阴,再加上含恨自绝,等于沙她的人八字也属阴,七阴汇聚,七煞凶灵!”

    “啊?”白山不明觉厉,“七煞凶灵怎么说?”

    “七煞凶灵比猛鬼还要厉害十倍,生前有极大的怨念,怨气不消不肯投胎!”

    “这么凶?那我不是死定了?”白山当即取了一万块钱拍在桌上,“二嫂,你可得帮帮我啊!”

    “你走吧!”王二嫂摇摇头,她知道这事管不了,说不定把自己这把老骨头也得搭进去。

    最后架不住白山苦苦哀求,王二嫂就给他写了一个电话号码和地址。

    “这位觉休大师是一位得道高僧,若他能以佛法度化,说不定此劫可解!”

    送白山出门时,王二嫂还不忘劝诫这位父亲,“老话说的好,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这孽都是自己造的,迟早是要报应在自己身上的,你好自为之吧!”

    白山哪里还顾得上听这些废话,骑着摩托车一路狂飙到110迈,往三岔沟金刚寺赶去。】

    张伟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开始上传第3章内容。

    推荐:《穹顶之上》https://m.hbfie.org/book/175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