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五十九章 黯然神伤
    “说吧,你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白莉目露凶光,方蛰抖了一下,指着后面的墙道:“白老师,您看是不是在后面的墙上写一行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噗嗤!”白莉破功了,笑的一手按着肚子:“你这家伙,说话能笑死人。”

    “好了,坐下来,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方蛰表情平静,语气诚恳。

    白莉收起笑容:“为什么?”方蛰笑了,笑容如正午的阳光:“因为我知道,老师是真的在关心我,为我好。既然如此,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呢?”

    “那好啊,你慢慢的说吧,从小学说起。”白莉阴谋得逞,方蛰苦笑时,白莉笑的更开心。“好吧,就小学说起,就从小学说起吧,那时候……。”

    方蛰就像讲一个故事,把自己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个干净,除了重生这个没说,还有就是猴票这个事情,方蛰改了一下,说是自己上过美术兴趣班,很喜欢猴票的风格,后来父母离异,没有继续上兴趣班,就把对美术的兴趣寄托在猴票上,所以买了很多。

    人都是选择性的听话,白莉愿意相信方蛰说的是实话,所以她就信了方蛰的鬼话。当然其他都是真实的,方蛰甚至把过年回家的事情都说了,还谈了自己对亲情的感悟。

    女人的感性在白莉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一边听方蛰说过去的事情,一边擦眼泪。十一岁的孩子呢,每天要上学,下课了要去卖冰棒,暑假盯着烈日,背着箱子在车站兜售冰棒和汽水的场景,深深的打动了白莉。

    “我那会怕有一天父母都不要我了,我得吃饭啊。我还小呢,不想饿死。”方蛰笑着解释一句,白莉站起来,猛的把方蛰给抱住,哽咽道:“真是个小可怜。”

    方蛰后悔了,不该把自己的故事说的那么动人。其实,那时候方蛰还是很喜欢那种生活的,没人管一时爽,一直没人管一直爽。

    “白姐,其实对我来说,那些苦难不算坏事。”方蛰轻轻的拍着白莉的后背,唉,女人,还得反过来安慰她。

    “还不是坏事啊?”白莉果然上当,松开方蛰盯着他问,两人近在咫尺。

    “我是这么理解的,虽然父母都不管我了,我算是野蛮生长,但我也没有收到父母的价值观的束缚不是?你看我现在,不是生活的很好么?”方蛰很努力的想结束这次审问。

    “那不一样,没父母关心的孩子,多惨啊。”白莉还在强调这个。

    “所以,白姐不觉得,我是个特例么?我这种人就适合天生地长。”

    ……

    如果不是吴明珠回来,母性泛滥的白莉会拉着方蛰一直聊下去,这点方蛰坚信。

    一篮子菜看着就挺丰盛的,白莉斜着眼睛看着吴明珠,越看越不爽。不就是丰x肥x么?走路不扭肥x会死啊。方蛰这种年轻后生,看到这种怎么不动心。

    白莉觉得挺糟心的,好好的聊天被打断了,今天的好心情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学生毁了。

    方蛰看个表情就猜到白莉的大概心思,低声道:“她已经联系好了学校,毕业就出国。”

    “什么?她还有这关系?没看出来啊。”白莉惊呼一声,吴明珠在厨房里听到,自得的一笑。随即又变得有点沮丧,这一出去至少五年,回来怕是方蛰的孩子都回打酱油了。

    算了,反正伤心人不止我一个,还有个更惨的云珏呢。

    “嗯,有个阿姨在米国,关系还挺野的。好像前夫是什么州议员,具体的不清楚。”

    白莉顿时就原谅了吴明珠,这是要走的人了。不过方蛰心里却很不自在就是了,这都是什么事情嘛。我都做了什么?为什么现在还是一条单身狗。

    白莉这边情绪也不是很好,想到了自己的情况跟方蛰很难有结果,顿时也是黯然神伤。

    吴明珠显示了她的能干,四菜一汤很快做好,摆好后晚饭开始时,白莉笑道:“喝点?”

    方蛰摇摇头:“不喝,我怕出事。”一句话气的白莉怒道:“你这种人,活该单身。”

    方蛰浑不在意,摆摆手:“一个人过也没啥不好的,就是费纸。”

    什么意思?两个女的一脸黑人问号,方蛰也不解释,想到网络时代还很遥远,不禁黯然神伤。这年月连个电脑游戏都没有啊,不渣掉的话,时间太难熬了。

    说起来也不是没有好处,方蛰这一辈子看的书,比上一辈子多的多。很多以前看不下去的书,现在都看的津津有味,方蛰真的很担心,等网络文学的时代来临时,自己还能不能看的下去那些书。如此说来,做一条咸鱼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宅家里时间不好打发啊。

    还是找点事情做吧,比如学一下太极拳和围棋,嗯,现在学围棋肯定是晚了,太极拳好办,上午起早点,能看见有老头在打拳。锻炼身体,肯定没坏处。

    “你在想什么?”看见方蛰走神,白莉很奇怪,这大概就是特殊人才的表现之一吧。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明天开始要早睡早起,锻炼身体了。”方蛰很果断的表示。

    “呵呵,我不信你能坚持三天。”白莉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打击方蛰。

    吴明珠在一旁笑而不语,方蛰扭头看她:“你也不信?”

    “有钱人可以玩的地方多了。”吴明珠没明说,但意思是一样的。

    方蛰挠挠头:“是啊,我对自己都没啥信心,算了,不想了,先吃饭。”

    晚饭后白莉和吴明珠都没找借口留下,很默契的一起走了。不喜欢看现在的电视剧,方蛰拿起一本《资治通鉴》看起来。

    这一看就不知道时间了,犯困的时候看看时间,都十一点了。得,锻炼身体计划破灭。明天早晨肯定不存在起早的。

    周一上午,吴家父女一起来了,谈的果然是合作的事情。

    吴龙斌很诚恳的表示:“小方,你的好心我理解,但是不能接受。本来这个事情,就是我拖累你。股份什么都不要了,你给我开工资就行。”

    以前方蛰无所谓,现在买下地的希望大增,自然就有所谓了。想想方蛰还是表示:“这样,承包那边独立成一个部门,财务上独立,给你百分之三十的干股吧。写进承包合约。”

    吴明珠在边上吃里扒外:“方蛰,百分之三十太多了。”

    老吴在一边想一头撞墙……。

    推荐:《穹顶之上》https://m.hbfie.org/book/175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