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 第一百零六章 善良守序者
    “阿姨好!”方蛰没有大惊失色,但肯定是非常的意外。

    “嗯,你也好。你的事情我听说了,需要我介入么?”孟庭芝单刀直入的说话方式,方蛰倒是不算意外。毕竟到她这个层面,面对方蛰这种小人物,没必要遮遮掩掩。

    “不必了,我能处理好。”方蛰很客气的拒绝,孟庭芝那边稍稍沉吟后:“我们见一面吧,我告诉你地址,你直接过来吧。”

    方蛰其实不想去,但不去肯定是不行的,两者之间差距太大。就算是重生者,现在的方蛰也只是一个弱小的个体。

    方蛰是在民政局门口见到孟庭芝的,而且她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一个帅大叔。

    “来了,这是云珏的爸爸。”孟庭芝抬手指了指身边的男子,没有提名字。

    男子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她的介绍方式,面无表情的打量了一番方蛰,最后看一眼普桑:“云涌,云珏的爸爸。”

    方蛰一点准备都没有,所以露出了慌张的表情,但很快就平静下来,微微颔首:“叔叔好。我跟云珏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不是您想的那样。”

    “什么关系无所谓,云珏是个可怜的孩子,对她好一点就是了。”说完就无视方蛰,对着孟庭芝伸手:“我先走了,还有事情要处理。”

    孟庭芝皱着眉头看看他,云涌直接伸手抱住孟庭芝,在耳边低声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拥抱之后,云涌很果断的离开了,孟庭芝站原地像雕塑,大概一分钟后,云涌乘坐的奥迪100已经消失在视线外,孟庭芝才回神,看一眼方蛰:“开车跟上。”

    方蛰很不喜欢这种相处方式,但既然来了,就没必要太在意这些细节。

    开车普桑跟着一起到了一家新开五星级酒店,停车下车,孟庭芝站门口等着,方蛰走进了淡淡道:“大厅里有咖啡屋,就在那谈吧。”

    “好。”方蛰一点抗拒的意思都没有,至少表面上这样。

    坐下之后点了咖啡,孟庭芝一直没表示,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等咖啡送上来了,这才端起轻轻的嗅一下:“不错,是手磨的。”

    方蛰没说话,也没动作,这杯咖啡一百块,这年月平均工资水平才多少。棉纺六厂那些普通工人,每个月五十元基础生活费,还特么的不按时发。说实话,方蛰并不是圣母,只是为自己上一辈子的人生感慨一下。有能力的人享受美好生活的权利,别人没法剥夺。

    至于是不是手磨的,方蛰不打算去较真,如果非要反问,这种喜欢装的女人,回你一句“机器磨的咖啡是没灵魂的”,面对这答案真的会想动手打死说这话的人。

    我特么的就是一个俗人,就想过点不用为衣食住行担忧的咸鱼生活。

    方蛰很快就完成了心理建设,然后对面的孟庭芝任何举动都很难影响他的心态。她如果啰嗦,最多被当成收租的房东,待遇不能再高了。

    “在你的问题上,云珏很坚持,所以我想见你一面。”孟庭芝感觉到对面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蜡像时,忍不住继续寻找继续下去的话题。

    “我必须纠正一点,我和云珏之间没有任何实际上的关系。”方蛰真的很无奈,他与云珏之间的关系,怎么说呢?朋友都不算么?心里的那点微妙情感,萌芽状态就被扼杀了。在方蛰这里,云珏只是心头一片偶尔找出来看看的记忆。最多能在心头荡起一点涟漪。

    “我相信你,所以,你面对点事情,真的不需要我过问一下么?”孟庭芝觉得这年轻人很有意思,给她一种软硬不吃的感觉。过去没在意他,后来有所关注,再后来云珏发出威胁,孟庭芝开始正视,真的正视才发现,这个年轻人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我再次强调,截至目前我和云珏只是很普通的同学关系。我从来没有主动过,也从来没有想过借助云珏方面的力量来达到任何目的。”方蛰的声音不大,却铿锵有力。

    “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其实是在回避。在这个国家,你觉得现在回避的问题,将来还可以回避么?有的事情,你必须面对的。我觉得你应该换一个角度考虑问题,你可以跟二轻局方面进行合作,我愿意出面撮合。”孟庭芝看似随意,实则专注。

    “我不正在面对么?”方蛰笑了,笑容的含义居然是不屑。孟庭芝看的很清楚,这种不屑的笑容,方蛰没有掩饰的意思,或者说是他本能的反应。这是一个有趣的发现。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要知道,部委只是指导和监督的职能部门,真正实施者还是基层的部门。一旦达成合作,你将得到一个快速发展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你不觉得可惜么?”孟庭芝的声音发生了一些变化,对于企业家而言就像是魔鬼在耳边低吟。

    “阿姨,我还是个孩子。”方蛰表现的依旧平淡,似乎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噗嗤!”孟庭芝终于忍不住了,笑出声的瞬间,抬手捂着嘴巴。这个动作,表现出她良好的教养带来的习惯。

    “好了,我知道你不是在说笑话。云珏说过,你总是会用一些看似笑话的语言来表达一本正经的观点。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个孩子,还是个很有趣的孩子。那么,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事情呢?就这么算了?我觉得忍耐不是你的风格。千万别否认,别说区区的红星印染厂了,你坐在我的对面的时候,都不肯有半点本质上的忍让。”

    “我又不用求到你们,为啥要忍让?至于红星印染厂,我会通过法律途径来表达述求。其他的事情,只能交给市场去解决了。我们国家正在进行变革,这个阶段会出现很多以前没有遇到的问题。我是弱势群体,我只能在规则之内做选择。如果哪天我在规则之内无能为力了,我才会做出改变。”方蛰说到最后,语气变得有点冷。

    孟庭芝有所察觉后,面色微微一惊:“方蛰,就算有那么一天,你也别乱来。”

    “我是个善良守序者……。”方蛰说完抬头,平静的看着对面。

    推荐:《穹顶之上》https://m.hbfie.org/book/175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