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毒液诸天 > 第16章 了却一愿
    要是朱洪之前没有逃走,看到杨简如何对付倪兰心召出来的恶鬼,他绝对不会用还没有练成的半吊子六六真元葫芦来对付杨简。

    六六真元葫芦中用特定的童男童女炼制出来的恶鬼虽然比倪兰心炼制的恶鬼更加强大,但是本质上相同,既然杨简能够轻易地超度了倪兰心召唤你的恶鬼,渡化六六真元葫芦中的恶鬼自然也没问题。

    杨简依然用之前的方法,手中爆发出一团青光,直接将冲过来的十几恶鬼笼罩过去。

    那十几个童男童女所化的恶鬼迅速恢复了清明,然后被杨简送入地府,只要时机一到就可以投胎转世。

    朱洪顿时傻眼了,没想到他作为底牌的六六真元葫芦就这么被破了,不过他的震惊还没有结束,接下来还有更让他不可思议的事情。

    杨简超度了十几个恶鬼之后,口中念诀,同时伸手一招,朱洪顿时感觉太乙五烟罗一阵跳动,似乎要离他而去。

    这下朱洪真的吓坏了,六六真元葫芦被破之后,太乙五烟罗就是他最后的倚仗,要是太乙五烟罗也没了,那真的是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当即张嘴喷出一口仙气,加大对太乙五烟罗的控制,防止被收走。

    这太乙五烟多自从落入朱洪手中,朱洪可是日夜祭炼,因为他也知道,五台派的一众师兄,师姐肯定不会放过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找来,这太乙五烟罗就是他的保命法宝。

    当初朱洪鬼迷心窍,盗走了太乙五烟罗,并用师门符印将其镇住,那时候他就没有回头路了,为了将太乙五烟罗彻底炼化,大半的精力都用在这方面了。

    只是太乙五烟罗此空非比寻常,时至今日朱洪也没有彻底炼化,以至于这件至宝保留了一定的自主性,如此一来就便宜了杨简,得到太乙混元祖师传承的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召回此宝。

    如果太乙混元祖师在没有符印镇压的情况下,只需心念一动,太乙五烟罗就会飞到他的手中,但是杨简却不是真正的太乙混元祖师,虽然掌控了一定的权限,却无法收回,这种情况下只能凭法力朱洪争夺。

    虽然杨简修行时日不长,可谁让它有外挂呢?论法力已经远远超朱洪,冷冷的看着朱洪这叛徒。

    “死到临头还不自知,法宝再厉害可始终是外物,还要以人为本,你不肯在正道玄功上努力,以至于到现在都没有多大长进,也是报应。”

    杨简猛然加大法力,彻底断绝了朱洪的控制,化作一团五彩烟气飞到杨简手中。

    “这不可能!”朱洪难以置信的惊叫起来,要知道这太乙五烟罗可是他炼化多年,好不容易才摸索出使用方法的至法,按理说除了太乙混元祖师之外没人能够夺取控制权,可是现在明明不可能的事情就在他眼前发生了,朱洪不愿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为什么太乙五烟罗就这么被夺走,除了师傅……等等,刚才他施展太乙混元剑煞的样子非常熟练,浑然天成,这也是只有师傅才能做得到的,难道……”

    朱洪毕竟是聪慧之人,否则也不会被太乙混元祖师看中收为徒弟,而且极尽宠爱,心中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可是又有些不愿意相信,看着杨简用颤抖的声音问道,“您……您是师傅吗?您老人家转世归来了?”

    “没想到你还有几分见识不可,虽然没有猜对,不过也差不多了,你确实可以把我看作是太乙混元祖师,因为我继承了他的一切,包括记忆,感情,道行,甚至因果!”

    朱洪心底最后的一丝侥幸彻底消失了,扑通一声跪伏在地,口中哭喊道:“师父,师父!徒儿不孝……”

    一句话未说完,朱洪眼泪狂涌出来,他的伤心都是真心实意,而且带有一丝悔恨,不过有些事情做下了就必须要承担后果,悔恨也无用。

    杨简阴着脸,冷声道:“亏你还有脸叫师父,当年若不是你偷书盗宝,没了太乙五烟罗护身,就算我在斗剑时落败,也不至于被人偷袭重创,五台派因此而分崩离析,你说大事的罪过,纵然粉身碎骨也不能赎。”

    杨简接受了太乙混元祖师太多的记忆,感情方面彼此靠近,气恼之下居然主动代入了混元祖师的角色,都用“我”来称呼了。

    朱洪吓得浑身发抖,重重的以头顿地,磕得额头出血:“师父容禀,弟子也是被人骗了,当年二次斗剑之前,弟子去滇西拜访毒龙尊者,回来时候遇见峨眉派的许元通,他以言语相激,弟子气不过便要跟他一决胜负,只是他手中有一间法宝名叫坎离梭,威力奇大,我不是对手,可是就此罢手又不甘心,就想找一下威力大的法宝护身,便与他约定一个月之后再战。”

    杨简气得直想立刻结果了朱洪,如此简单地计谋都会中计,这么多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然后你就果真偷了我的太乙五烟罗去泰山赴约了?”

    朱洪哭诉道:“小弟糊涂呀,当时心中满怀恨意,只想着找一件强大的法宝对付许元通,当时想来想去我五台派也只有太乙五烟罗能够抵挡坎离梭。

    弟子以为师父那么多宝物,少了一件太乙五烟罗也无所谓,更何况说好是斗剑,只在剑术上分高下,师父有五毒仙剑,已然可以全功。

    况且师父你的宝贝那么多,我们师兄弟寻常要用,师父闭关时自己拿了也是寻常事,师父也没责怪过,即便失手被毁师父也先要问人伤没伤到。

    我只当这次也跟往常一样,拿了五烟罗去跟许元通斗剑,因不知运用之法,又偷拿了道书副册,本来想及早击败许元通,再赶紧原物送还回去……”

    杨简顿时无语了,他能感觉到朱洪所说的都是他的真实想法,太乙混元祖师之所以陨落朱洪虽然要付很大一部分责任,但更多的还是太乙混元祖师本人。

    太乙混元祖师最大的的缺点就是对于门下弟子传人太宠爱了,甚至已经超越了溺爱,到了放纵的地步,对于门下管理不到位,弟子在外面闯祸,他也不问缘由就给弟子擦屁股,也不知造了多少孽,因果纠缠之下,遭劫再正常不过。

    虽然知道朱洪说的是实情,但是杨简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厉声斥责道:“一派胡言!太乙五烟罗是我的第一护身至宝,你又岂能不知?此宝与我元神相连,只要一动念间,哪怕远隔万里都能立即召回,当初我发觉宝物被盗之后,便想运念召回,谁知却被你用道书上的法术封禁,以至无护身之宝可用,在斗剑的时候被三仙二老围攻,才有黄山之败!”

    朱洪放声大哭:“师父……呜呜呜!我对不起你,徒儿压制了五烟罗飞走之后,生怕您惩罚,本想先躲起来等斗剑之期过了再回来负荆请罪,谁知却传来您的噩耗,徒儿是一步错步步错,再不能回头了……”

    “唉,命也!运也!纵然你有千般理由,可是你偷书盗宝也是手实,不得不罚,为师也只能送你一程,来世倘若有缘,我们再续师徒之情。”杨简说着便抬起手来,灵光乍现,就准备动手。

    “不!不要!我不想死,师傅,请你饶弟子一次吧。”

    朱洪偷书盗宝导致恩师惨死,心中愧疚难当,后来又被诸多同门四处寻找捉拿,多余年来惶惶不可终日,打坐时不能入静凝神,连睡觉也是难得,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太乙混元祖师的音容笑貌。

    可是朱洪这些年来四处逃窜,经历了数次生死危机,更是发觉生命可贵,让他更加的怕死,此时他见恩师要取自己性命,心慌意乱之下不由做出了一些无脑的举动。

    朱洪暗中取出一宝破魂锥,口中默念咒语,那锥立刻化成一道尺许长的黑烟,锥锋直取杨简心窝。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事到如今还敢反抗,去吧!”杨简手上附着一层仙光,直接把破魂锥抓在手中,反手甩出,直接刺穿了朱洪的胸膛。

    朱洪低头看看自己心口的窟窿,一点都不甘,可是再怎么不甘又有什么用,砰的一声摔在地上,很快没了声息。

    这时一道残魂从朱洪的尸体中飞出,懵懵懂懂的一副痴傻模样,却是因为那破魂锥乃是阴毒之宝,不仅伤人肉身,更能伤人元神,朱洪魂魄受损,以至于变成这副样子。

    杨简看着那朱洪的一缕残魂,口中发中一阵叹息,如果朱洪不反抗的话,杨简取了他的性命,便送他投胎转世,元神无损的情况下转世之后只要运气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觉醒前世记忆,重入修行之门。

    可惜朱洪不识天心,居然还想暗算偷袭,结果被杨简来了这么一下狠,想要修处好灵魂的损伤,至少也要投胎转世四五次,那时候他的记忆已经磨灭的差不多了,想要再入修行之门,简值是痴心妄想。

    不过杨简也不可怜朱洪,这是他罪有应得,收拾了一下朱洪死后留下的几件东西,又前就去了一趟四门山的洞府,把朱洪这些年来收集的材料统统带走,虽然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但也聊胜于无。

    当初太乙混元祖师留下了三个遗原,杨简已经完成了一个,斩杀叛徒朱洪,至于另外两个,报仇的事情暂时不提,想要对付峨眉派,除掉三仙二老,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必须要从长计议,慢慢来。

    至于另外一个遗愿,照看一下五台派的一众弟子,却是杨简接下来要做的事,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五台弟子都在杨简的照看之列,只有两三人而已。

    当太乙混元祖师临死之前,特别交代一众弟子好好修行,不可为非作歹,并且为他们做好了安排。

    可实际上真正听从混元祖师安排的寥寥无几,相反,因为太乙混元祖师的陨落,那些门人弟子没了压制,如同脱缰的野马,四处为恶,杨简都想恨不得亲手把他们干掉。

    让杨简特另关注的五台派弟子只有两个,一个是许飞娘,一个是作为大弟子的脱脱大师,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们两个倒是太乙混元祖师的交代潜心修行,不过他们也各有各的问题。

    脱脱大师一直有个心愿,希望能够创造一种集佛道魔三家所长的修行之法,太乙混元祖师大行之后,他便一直为此而努力。

    只是创造一套修行之法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更何况要集三家之所长,三家功法彼此冲突,一个不好容易走火入魔,要不是杨简暗中让枯竹老人与他假意偶遇,略微指点了一下,只怕脱脱大师这会已经走火入魔而死了。

    不过就算如此脱脱大师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只能说勉强就这一条命,最多也就再坚持几年时间。

    对此杨简暂时也没有好什么好办法,不过已经尽力让毒液推演三教合一的功法,具体需要多长时间杨简也不敢肯定,只希望脱脱大师能够坚持的住。

    另外一个的是许飞娘,在大多数人眼中她已弃恶从善,一心扑在修行上,没有作恶,甚至甚至与那些名门正派人士交好。

    不过熟知剧情的杨简又岂会不知道,她只是隐藏了自己的真实感情,对于太乙混元祖师之死一直对峨眉在内的名门正派怀恨于心,与他们交好的目的只是打入敌人内部,日后好伺机报仇罢了。

    可是许飞娘又哪里知道,她的所作所为都在佛道两门高人的算计之中,故意借许飞娘之手引诱那些魔门高手上当,把他们一举除掉,达到峨眉大兴的目的。

    杨简对于许飞娘的作为一点儿都不反感,反而有些佩服,面对势力庞大的峨眉派,她没有选择低头,而是加入了报仇的行列,可见她对太乙混元古诗用情之深,如此奇女子杨简当然要帮一把。

    杨简很清楚,跟峨眉派对上是早晚的事,不过现在还不是对手,这种情况下要低调行事,等实力强大的可以碾压敌人的时候再出手。

    “飞娘,虽然现在我不能直接出手,但无论如何也要保证你的安全,看来得想办法帮你找两个强力的保镖。”

    杨简脑中不断思索着现阶段有需要帮助的高手,而且自己又能够帮得上忙,找机会卖人情给他们,以此作为代价让他们保护许飞娘的安全。

    很快杨简就有了目标,口中喃喃道:“同样是女人,想必她们两个很合适吧。”

    有了决定之后杨简立刻行动起来,遁光乍现,转眼间消失在天际。

    推荐:《败家导演》https://www.hbfie.org/book/8346/,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