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精灵养成游戏 > 第五章 依靠自己的努力,碰瓷伊布
    树丛中的积雪打在脸上,冰凉清新的空气让冬弥精神一振。

    谨慎之下,他没有立刻跑出去。

    方才那单马尾酱太纯,太粉了,君不见多少幻想作品中,粉切开都是黑的,杀回马枪更是基本操作。

    他柯南看得不少,作案后再次回到案发现场属于恶党的一贯套路。

    动画中,智商在线的反派不少,谁又规定路人少女智商不能在线上。

    玩过绝地求生的人都知道:能猥琐绝不钢枪,能趴地绝不雄起,能开车堵厕所绝不硬闯。

    深得伏地魔真传的冬弥掏出一个沙奈朵棒棒糖叼在嘴中,拿出手机看《雷丘与玛力露丽》第四集。

    前几集讲述了:

    男主角雷丘是一名神奇宝贝冲浪大赛的种子选手,却因负伤黯然退出了比赛。

    女主角玛力露丽则是一名精灵美容师,玛力露丽的男友甲贺忍蛙出国两年,音讯全无,但玛力露丽却一直在默默等候甲贺忍蛙的归来。

    这样的两精灵在雷雨中的海边小屋相遇,秒速九米的暴雨中,两颗心渐渐靠近……

    省略某些内容,雨后,玛力露丽虽然打了雷丘一巴掌但却让雷丘有了不一样的感觉,那一瞬间,空气中都荡漾着狗血的腥味。

    冬弥翻开评论看了一眼。

    “来来来,买定离手,是买异国风情的感性帅哥雷丘,还是买高酷男神甲贺忍蛙。”

    “这剧不应该叫雷丘与玛力露丽,而是今天雷丘哭了吗每次被玛力露丽拒绝雷丘就会大哭,简直是小哭包,一集一哭笑死。”

    “甲贺忍蛙是靠帅赢得我们的芳心,而雷丘是靠哭赢得了我们的欢心。”

    说句大实话,冬弥追剧的原动力就是为了看雷丘这集是怎么哭的。

    等了一会儿,伊布见冬弥没出去,她也没窜出树丛,又等了一会儿,她疑惑了,悄悄的挪到冬弥身后,见他戴着奇怪的耳塞,聚精会神的望着手中的黑方块,边舔沙奈朵棒棒糖边笑。

    “咘咿”好奇之下,伊布慢慢靠近。

    她用前爪扒住冬弥大腿,将毛茸茸的小脑袋挤到他胸口处,眨着褐色大眼睛望向手机。

    屏幕上,雷丘拿着还没身体大的黑色雨伞硬顶着三百六十级能将房屋锤踏的狂风艰难挪动,大雨跟盖欧卡准备生北鼻一般欢乐猛下,眼看着雷丘快走不动了。

    这时画面切换,一只跟龙猫有点像、差不多大的卡比兽竟然以百米狂奔(进击的巨人中的奇行种一般)的惨烈气势横冲而至,那速度能让风速狗看得两眼呆滞,离起飞只有一线之隔。

    看到雷丘后,卡比兽别说减速了反而跟摁了快进一样撞到雷丘身上,顿时让雷丘原地起飞,逆风而行,如同窜天猴一般在天空三百六十度大字盘旋,飞了足足一分钟才坠落在地,溅起一朵核爆破云,到了完好无损的玛力露丽家门口。

    玛力露丽像是有预知能力一样摔门而出,抱住躺尸的雷丘就死命的锤,眼泪如同喷泉呲的满屏幕都是。

    “嘞”享受了小行星撞地球感觉的雷丘被玛力露丽锤醒,手如同得了羊癫疯,颤抖着抬起抚在玛力露丽脸上。

    进门后,省略五百字,因为甲贺忍蛙的存在,雷丘再次被玛力露丽赶出了家门,在夜雨的街道上,它摇摇晃晃扑倒在电线杆旁。

    抱着电线杆,雷丘一边滑倒在地一边哭得涕泗横流。

    “剧情虽然奇幻了点,但雷丘不愧是演技派扛把子,凭借演技硬是哭出了假哭技能的效果。”

    含着沙奈朵棒棒糖,冬弥打了个弹幕上去。

    “666就凭雷哥这哭功,哪怕正夫不行,也可以坐稳妾室之位。”

    “咘吚。”

    伊布虽然看不懂联盟通用语,但凭借直觉,她也知道那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她依然很好奇,不明白雷丘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黑色方块里面。

    随着进度条到了尾声,最经典的一幕上演,雷丘对着阴沉的雷雨天,也就是正对着屏幕使出了一招狂猛的十万伏特!

    惊!

    眼看着宛若实质的金黄色电流迎面袭来,伊布受到了惊吓,她下意识的一爪甩出,将手机打飞了出去。

    冬弥一个激灵,扑向了手机,这可是他花三万円买的季度新款,虽然比不上神奇宝贝图鉴那种黑科技,野外时常会没有信号,但好歹也能用不是。

    “还好,没坏……等等!”

    望着手机,一个大胆的想法从冬弥脑海中跳了出来。

    小智是如何拐上小霞的皮卡丘弄坏了人家的自行车。

    智哥是怎么勾搭上小遥的皮卡丘又弄坏了人家的自行车!

    光殿为什么会跟小智一起旅行皮卡丘又又双叒叕玩坏了人家的自行车!

    这种精灵为什么不能给我来一车。

    冬弥半跪在雪地中,右手偷偷摸出大号折叠刀。

    他将内衬垫在手机屏幕表面,握紧刀柄对着手机屏幕狠狠锤了几下。

    锤完后,冬弥掀开内衬一看,号称防水防精灵的三代大猪猪屏幕碎的稀巴烂。

    要是往常,冬弥能连骂三声水货,但是现在他简直恨不得抱住年轻貌美的女设计师亲一口。

    知道时间紧迫,冬弥往眼角涂了点唾沫,努力回想凄惨的事情。

    人家小茂十岁都有一车女朋友,你现在连女朋友的影子都没见着。

    人家小智人见人爱,兽见兽喜,你现在连当舔狗的资格都没有。

    人家小次郎家的狗都比你住得好吃得贵玩得多,你连卡蒂狗都不如。

    ……

    通过心理疗法,冬弥成功的捶雪抖肩,‘哭了’出来。

    他这一连串操作看着长实际上才过了不到十秒。

    “咘吚……”

    伊布慢慢靠近,抬起爪子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冬弥不断抖动的肩膀。

    冬弥慢慢抬头,露出了怀中稀巴烂的手机,以及一张‘梨花带雨’、‘脆弱中带笑’的脸。

    身体一僵,伊布当场就呆住了。

    Σ︴

    她收回左爪,蹲坐在地,一双褐瞳左瞄瞄,右望望,游移不定。

    冬弥‘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哽咽道:“没,没事,这,这不是你的错,谁让它吓到你了,是它命该如……呜呜呜……”

    。

    ps:调整一下更新时间,早上六点,中午12点。

    推荐:《猛卒》https://m.hbfie.org/book/827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