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贞观年少 > 第七章 我家与李世民有仇
    休养五日,屁股上的伤好多了,至少下地时已经感受不到疼痛,家里的地也在两日前种完了,但是家里依旧只有独孤武一人,白日里没有生气。

    家里的木柴卖了,过冬需要木柴,父母和大哥最近两日都忙着在后山砍柴。

    傍晚回家,大哥劈柴的时间愈发长,直到黑夜完全笼罩这个家,伸手不见五指才和老爹、母亲一起进屋休息。

    农户人家有一点好,只要自己肯干,家里的柴火总是不缺的,缺了就到山上砍。

    当然,这是指真正的农户人家。

    大唐的农户,在独孤武看来其实分为了三种。

    一种就像自己家,正儿八经的农户,有属于自己的田地,除了上缴朝廷的赋税外,剩下粮食都是自家的,而且好些年都没皂隶前来正阳村收税,地里种出来的粮食全是自己家的。

    第二种便是在庄户,庄户住在勋贵家的封地上,除了上缴赋税外,得额外给主家上交一笔租子。然而,庄户的日子其实比正儿八经的农户过得好,勋贵家的封地都是上等良田,一年产出比农户家的田地产出高许多。

    最后一种便是佃户,住在地主家购买的田地上,他们也像庄户一般,要多交一笔租子给主家,而这些地主乃是商户出生,收取的租子自然要比勋贵家多些。

    就是如此,真要论起来,佃户的日子其实也比农户的日子好过,不管是农户、庄户、佃户,都是良民,在勋贵封地上的庄户甚至大多是府兵,遇上灾年,地主、勋贵都会救济自家土地上的百姓,至少不担心饿死。

    但是农户不同,家里的田地质量差,产出不高,除了赋税便剩不下多少,年景好的时候,一家人才能混个半饱,若年景差些,饿死是很正常的。

    农户唯一值得称道的,大抵便是比庄户和佃户更加自由。

    拿独孤家来说,家里没柴了,便可以上山砍伐,在屋后的山林未赐给朝中勋贵作封地之前,山林里的树木可以随便砍伐,谁也不说不出其他来。

    庄户和佃户便没那么自由,若是没有主家的同意,你去砍一棵试试,骂你两句都算是心善的主家,稍微狠心一点能抽你一顿,心更狠的能拉你去见官治罪。

    当然,一般来说,大唐的庄户主家不会反对庄户们砍几棵树,但总归要征询主家的同意才行,所以独孤武一直觉着自己的身份很好。

    位于社会阶层第二阶的最高层,足够了,家里穷了些,迟早能富庶起来,总有一家人能顿顿都吃饱的那一天。

    为了能吃饱饭,所以独孤武在父母上山之后,扛着锄头、背上背篓出了门。

    来到村西头的荒地,开始挖芋头,锄头不顺手,比后世挖地的锄头宽了许多,有些像后世老家专门用作锄草的锄头,在老家俗称烟锄。

    一般种了叶子烟或者种了茉莉花的人家都会有一把,锄头宽且薄,锄草很方便。不过,自从有了除草剂,前世老家有烟锄的人家也很少了。

    再加上荒地杂草丛生,挖起来就更费力了,十几株野生芋头挖了小半个时辰才挖出来。

    挖芋头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不过独孤武却依旧在村里的荒地中寻找着芋头的身影,这或许会成为救命的东西,多挖些总归是好的。

    在荒地中汗如雨下,独孤武突然听到有人在村里喊“二郎”,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算上搬走的所有村里人,会在村里喊二郎的大抵就只有小伙伴王智,而且是叫自己的。

    抬头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果然是王智,没想到当初认为没机会再回村里小伙伴竟然回来了。

    王智背着一个背篓,手中牵着一只小羊,小羊低头啃食地上的野草,王智使劲拉一下手中绳子,小羊便发出咩咩咩的叫声。

    “二郎,你干啥咧?”王智脸上的笑容纯净的犹如刚出生的婴儿,看着不远处的独孤武疑惑道:“这时辰,你不是应该在读书么?”

    独孤武放下手中的锄头,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王智身前,笑道:“读锤儿的书哦,不读了,你咋回村里了,是不是有啥东西忘家里了?”

    “没咧,俺给你家送些粮食来,要过冬了,怕你没吃的。”

    独孤武愣住了,王智的父母早些年过世了,爷孙俩相依为命,独孤家贫苦不假,但王智家更贫苦,早些年若非靠着独孤家救济,祖孙俩早饿死了,坟头野草都三丈高了。

    “你咋给我送粮来了,你家粮食吃不完啊?”独孤武心里很感动,但东西是真不能收,“你自己拿回去,下次再敢拿粮食来,我揍死你。”

    “吃不完咧,背篓里的黍米都是阿翁让俺拿来的,小羊也是阿翁让俺牵来的,俺可不敢拿回去,阿翁会抽俺的。”王智咧着嘴露出两排大白牙,说到最后挨揍又一副愁眉苦脸,估计以前没少挨揍。

    都是苦命人,同样遇上了不讲理的家长。

    听到“抽”这个字,独孤武觉得自己屁股又疼了。

    “你家哪来的那么多粮食,竟然还有养,中彩票了啊?”

    “彩票是啥?”

    “这不重要,你还没说你家里哪来的粮食呢?”

    王智很好糊弄,这就忘了自己刚刚问的问题,顺着独孤武的问题,笑着回答道:“陛下赏赐的咧,赏了好些粮食,还让俺们牵了两头羊回家,阿翁让俺给你家送些来。”

    “李世民赏赐你家的?”独孤武疑惑了,王智家祖辈父辈都在正阳村,怎会认识李世民。

    “李世民是谁?”

    “当今陛下就是李世民。”

    话音未落,王智一把捂住独孤武的嘴,像做贼一样望了望四周,发现没人,才在独孤武耳边低语道:“可不敢直呼陛下的大名。”

    王智智商不高,但他不是完完全全的痴呆儿,他和独孤文差不多,基本的常识是知道的,直呼当今陛下大名这种事,他知道不能做,做了之后有什么后果却不太清楚。

    独孤武点点头,王智才放下捂在独孤武嘴上的手。

    “当今陛下为啥赏赐你家粮食,还给你家两头羊?”

    “不只有俺们家,从村里搬过去的都有,听阿翁说陛下是好皇帝,突厥献上的牛羊都分给了俺们穷苦人家。”

    既然是李世民赏赐的,独孤武收起来就没有负担了,笑着让王智等等,把挖起来的芋头放进背篓,才带着王智一起回家。

    回到家,给王智倒了碗水,自己咕咚咕咚的灌下两碗水,接过王智从背篓里提起的布袋,打算放到米缸。

    走出堂屋门便见着老爹和大哥便扛着木材走进了小院,独孤武笑道:“爹,王智给我们家送粮食来了。”

    独孤诚左肩一抖,肩上的木材甩到地上,不敢置信地问道:“你说谁?”

    话还没说出口,王智便从堂屋了走了出来,笑道:“诚叔,阿翁让俺给你们送些粮食,说是感激您这几年的帮衬。”

    “大郎,你们家怎会有粮食送我们?”独孤诚提了一嘴,又道:“你家日子也不好过,东西都拿回去。”

    怕王智解释不清楚,独孤武便解释道:“爹,前不久大唐不是和突厥签订了盟约么。突厥撤兵,颉利献上马三千匹、羊万口,陛下将这些东西赏赐给了搬过去的贫苦人家,还赏赐了粮食咧。”

    从封建王朝之中相比较,独孤武其实更喜欢明朝与秦汉,但是这次渭水之盟的签订,让他喜欢上了唐朝。

    渭水之盟算是在大唐战败情况下定下的,但突厥可汗颉利还是向大唐献上马三千匹、羊万口。由此可见,大唐王朝血性,大唐就算败了也要你付出代价,否则你别想轻易离开。

    虽不及“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那般提气,却也相差不远矣。

    仔细想想贞观朝的对外战争,除了总没把对手往死里打之外,独孤武真挑不出一点毛病。

    李世民这次的举动,让独孤武真心佩服李世民的大方,那可是上万只羊啊,说送就送,他都开始敬重被人所诟病的皇帝李世民了。

    抛开杀兄囚父和好色这两点,李世民可算是帝王的楷模了,不愧千古一帝之名。

    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他现在就是这么想的。

    “你说是李世民赏赐的?”独孤诚问道。

    “爹,是陛下啊,陛下,叫当今陛下大名乃大不敬之罪啊。”独孤武提醒道。

    “屁的大不敬,一个杀了兄弟囚禁了父亲的混帐东西,就是咱们独孤家饿死了,也不会要那种混帐东西赏赐的东西,还不把东西还给王大郎。”老爹大怒道。

    独孤武有些不乐意,“爹······”

    独孤诚打断道:“老子让你读书,你都读哪儿去了,书上教导你的孝敬父母敬爱兄长都忘了?李世民杀了兄弟,逼迫自己亲爹,怎么,你还想学他?”

    “孩儿不敢。”独孤武无奈道。

    “今日老子便告诉你们兄弟两,不管你们以后干啥,敢为李世民效力,老子抽死你们。”独孤诚眼神中燃烧着熊熊怒火,似乎与李世民有深仇大恨一般。

    看老爹这意思恐怕不止因为李世民的作为那么简单,难道自己家和李世民有仇?

    推荐:《猛卒》https://m.hbfie.org/book/827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