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从艺术家开始 > 第116章 走火入魔了
    不觉得你是我的对手……

    这话从字面上理解,肯定非常直白,就是你没我厉害,不是我的对手。不过如果展开联想,也有另外一层意思。大家不是对手,不需要彼此针对。

    白叶这话,到底是哪一层意思,就耐人寻味啦。

    一瞬间,萧罗抬头,两人视线接触,空气忽然变得安静。

    “咔嚓!”

    就在这时,服务推着餐车来了,先上了几盘热气升腾的菜肴,再摆上了餐具,然后慢慢退了出去。

    就是这间隙,包厢中的气氛,才算是缓和了过来。

    虞驰果然开口,转移了话题:“白叶,我也弄不明白,好端端的你怎么搞起了建筑设计,你又不是这个专业的……”

    “来钱快,赚得多。”白叶坦诚道。

    “呵呵!”

    其他人当他开玩笑,根本不信。

    只有曹象知道,这是真得不能再真的真相。

    不信就算了……

    白叶也不解释,只是笑道:“虞驰,我设计的那个佛堂,你去看过了没有?”

    “……没有。”

    虞驰摇头,他哪来这个心情啊。

    或者说,他对于白叶的设计,不抱什么期待。所以有些难以理解,为什么那个佛堂居然也登上了《艺术家》杂志。

    而且由于篇幅限制,佛堂只有简单的文字介绍,并没有配上图片。

    这种情况下,是好是坏,也难以判断。

    “等回去了,我建议你去一趟。”白叶笑道:“我不是自吹自擂啊,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偏见,错过了洗涤心灵之旅。”

    这还不算自吹呀?

    虞驰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茬了。闷了半晌,他干脆举起了筷子,招呼道:“来来来,大家别客气啊,吃饭。”

    太湖三白,白鱼,白虾,银鱼。

    三种食材,都非常注重新鲜的程度,出水易死亡。所以想品尝最鲜的滋味,最好亲自来到太湖边上的餐厅,现捞现做,才可以大饱口福。

    烹饪的方法,也十分的简单,多是清蒸或白灼,最大程度保持食材原味。

    反正白叶举筷,夹了一条银鱼,放到了口中。鱼肉无骨,十分细腻。特别是那鲜美的滋味,不怎么应该怎么形容。

    反正这鱼,也对得起它的……价钱。

    紧接着,服务员也陆陆续续,把其它菜肴端上来了。

    十几道菜,摆满了桌子。

    几个人闲聊,主要是怕尴尬,辛七月干脆主导了话题,给大家讲究了苏州人文风景,奇闻逸事之类。他对于苏州各地的掌故十分熟悉,一讲起来就滔滔不绝,不带停顿的。

    对于这些事情,其他人颇有兴趣。

    虞驰更是时不时向辛七月请教一些细节,在对方讲述的时候,连性格看似冷淡的萧罗,也专注的聆听。毕竟他们来苏州采风,通过网络查到的资料比较大众化。一些偏僻、冷门的典故、知识,就不得而知啦。

    现在辛七月的讲解,对他们来说也算是弥补了这个漏洞,帮助不小。

    这一顿饭,总算在平和的气氛中结束了。

    结束了午餐,辛七月与曹象走了,主要是去市政厅,了解一下表彰会的流程,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白叶不想去,只好麻烦曹象代劳。

    剩下三人,则是返回酒店。

    回到酒店大堂,虞驰忽然道:“我最近画了一些作品,你们两个想不想看一眼,顺便给我一些评价。”

    这当然……没问题啊。

    白叶与萧罗立即点头答应,然后随着虞驰来到了他的房间。

    宽敞的房间中,也有待客的沙发。等两人坐下,虞驰立即打开了大行李箱,在里头取出了几个大本子。

    这是三开本,专门定制的画本。

    虞驰拿起一个画本打开,摆在了旁边的桌面上。白叶看了过去,只见五十多厘米乘三十多厘米的纸本上,那是一幅油画。

    这算是小品油画,尺幅不大,但是对于画家来说。纸本的大小,从来不是决定作品好坏的主要因素,关键还是内容。

    画本上,画的是小桥流水人家的场景。

    不是沈庄,而是另外的水乡小镇。毕竟虞驰也去过昆县,也深入到各个乡镇中,见了不少风光景致,指不定还拍了照片。素材是现成的,直接画就是啦。

    白叶干脆拿起一个画本,一页页翻看下去。

    十几页一个画本,基本是一个题材。

    水乡小镇,民宅码头。

    古朴的色调,冷灰色的色彩,就是这些油画的基调。

    白叶看了,也没说什么。

    倒是旁边的萧罗,眉头束如锁。他默默地把几个画本全翻完了,再吐了一口气,表情变得十分严肃:“虞驰,你走火入魔啦。”

    哦。

    白叶眉头一挑,立即坐在旁边,开始坐看好戏。

    “怎么说?”

    虞驰却没有生气,平淡问道:“我走什么火,入了什么魔?”

    “你这些画……”

    萧罗语气尖锐,不客气的指着白叶说道:“这是在模仿,对他的拙劣模仿,而且还模仿得不到位,简直就是……”

    他顿了下,似乎意识到,言辞有点问题。

    当下,他话峰一改,沉声道:“虞驰,你不要听信评论家的瞎说胡扯,他们懂个屁艺术。什么浪漫写实主义……就是在胡编乱造。”

    “你信了,往这死胡同努力,不会有好结果的。”

    萧罗肃然道:“方向不对,越努力越窘迫。你最好立即停下来及时止损,免得越陷越深,彻底毁了自己的艺术生涯。”

    “……”

    白叶一听,不乐意了:“我现在怀疑,你在指桑骂槐。”

    “不,我没有。”

    萧罗直接道:“我是明着骂,你那幅双桥油画,路子走歪了,就算一时的猎奇,得到了一些赞誉,但是天花板摆在那里,前途不大。”

    “毕竟那玩意,说到底还是写实主义风格。在这个框架之内,已经被限制住了,根本没有突破的可能性。”

    萧罗冷笑道:“等风潮过后,还会剩下什么,一地鸡毛?”

    “那你的印象主义,不也是这样?”

    白叶抱手道:“非具象绘画,从印象到立体到抽象,这是渐变的进程。按照你的逻辑,印象主义还有什么前途?”

    推荐:《浩瀚仙秦》https://m.hbfie.org/book/8199/,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