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瘟神(求月票!)
    昆仑堂,太上坊。

    艾格乖巧的跪坐在一个白胡子老者的对面,身下宣宣软软的蒲团让艾格感觉格外的舒适。

    屋子角落的静心鼎向着四周弥漫着檀香,面前的老者看着艾格和善的笑了起来。

    “老朽姓邹名术,字行德,今年八十有二,你可以叫我邹师。”邹术眼神慈祥的看着艾格。

    他听说面前的男孩让很多炼器房大门敞开,邹术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对炼器比较有天赋的少年。

    至于白汐她们几个小娃娃会教什么?自己的学问都不扎实,教个学生差点把命搭进去,简直岂有此理!

    “邹师好。”艾格乖巧的点了点头。

    “在你来之前,我就曾对你略有耳闻,尼可·勒梅曾经给我邮过信,说是碰到了一个非常有炼金天赋的孩子,但是却不愿意学习他的炼金术。”邹术乐呵呵的笑了起来:“在我们炼器师看来,西方的炼金之术方向太过单一,学问未免太过于匮乏,想来这应该也是你不愿意学习的原因之一吧…”

    不,不是这样的…

    艾格微微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作何解释。

    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他是因为我懒得学?

    “西方炼金之道讲究质的变化,而我们东方的炼器之道则是追求质的纯粹。”邹术轻轻摆手,不远处的一个锻造炉下方顿时燃烧起了五光十色的火焰。

    “炼器之道对于火焰的要求很高,不同性质的火焰可以打造出成色不同的器具,让我来看看你掌控的火焰都有哪些。”邹术乐呵呵的摆摆手:“这炉子里就是一个正在锻造的飞剑,现在正是需要大火的时候,来尝试一下,用你温度最高的火焰试试。”

    温度最高的啊…

    艾格一脸若有所思,‘轰’的一声,锻造炉瞬间消融在了厉火之中…

    艾格眨巴眨巴眼睛,随即感觉自己身子一轻,转瞬间被丢出了太上坊门口。

    “混账东西…”

    空气中,老爷子的声音缓缓消散…

    ……

    “那分明就是个小煞星!我叫他给炉子升温他竟然用那杀伐之火生生融了我的炉子!简直是岂有此理!”校长室内,邹术气急败坏的看着摇椅上乐呵呵的校长:“你还笑!这就是你说的天才!”

    “御剑之道凌厉狂暴,有损君子之风。”江易怀静坐在茶盘后面面无表情的沏着茶,和之前不同的是一头长发已经剪成了短发,看起来干练多了。

    “岐黄之术也没有丝毫的了解…或许是我对他期望太高。”白汐柔柔弱弱的捂着胸口坐在椅子上。

    一旁的姚敏琪面沉如水,此时的她穿的是皮裤,看样子对牛仔裤已经有心理阴影了。

    “平心而论…那孩子一点优点也没有么?”姜坤乐呵呵的看着学校里的身旁的几人。

    姚敏琪有些迟疑的沉吟了一声:“他很强…”

    “虽然做的药汤毒性很大,但味道尝起来其实很不错…”白汐声音轻柔:“如果改成药量的话应该能掌握的很好…”

    “马踏飞燕,剑若流星,有剑仙之风…”江易怀板着脸说着。

    “御火之道大气豪放,无需媒介便可召唤杀伐地火,能吾所不能…”邹术捏着胡须迟疑道。

    “简而言之呢?”姜坤乐呵呵的摇着椅子。

    “璞玉!”异口同声的声音响起。

    “那么,何乐而不为呢?”姜坤顿时朗声笑了起来。

    几人微微有些迟疑,璞玉是璞玉,问题是这块璞玉连外面的石丕子都没去掉,雕琢起来也太麻烦了点。

    “我们尽心尽力的教他,他就会尽心尽力的回馈我们,中国巫师界敝帚自珍的陋习由来已久,改变现状不是我们一家学校就能做到的事情。”姜坤微微叹了口气:“所以我就在想,要不要彻底的将西方的魔法体系引入到我们国家,一来,是技多不压身,二来也是给国内的这些家族敲敲警钟,免得天天抱着自家那点传承不放,看看过两百年,谁还会正眼瞧上一眼他们的传承。”

    “您是想让他教我们的学生魔法?”江易怀看向姜坤问道。

    “不是他教,小后生自己都没学明白怎么教别人…”姜坤闻言笑了起来:“是我们派学生过去学习。”

    “这…他们能同意么?”江易怀有些迟疑。

    “只要那个小后生同意了,其他人的意见根本不重要。”姜坤顿时哈哈笑了起来。

    “他会同意?”

    “一定会的。”姜坤点点头:“上个月国际巫术联合会召开的时候,英国魔法部提议重新召开三强争霸赛,并征得了邓布利多的首肯…”

    “您的意思是…”江易怀试探的看着姜坤:“我们也插上一脚?”

    “如果我们能把昆仑堂推到国际上…”姜坤眼神悠远的喃喃自语着:“这也算是我在任以来最大的功绩了吧…”

    姜老爷子在算计,从艾格到来的一天就在算计。

    凤凰这种生物在世界各地都有它们的身影,为什么邓布利多会一脚把这个皮球踢到中国来?

    因为中国最远啊…

    这是看不住家里的这匹野马了,打算让他出来祸害别人,能学一点传承回去那就更好了,不管怎么算,邓布利多都不亏。

    但是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你家孩子来我家找凤凰,我们还得给你看孩子,还辛辛苦苦的教你孩子知识。

    凤凰可以带走,知识也尽管学去。

    但好处我们不能一点没有啊!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的:来都来了…

    既然你来都来了,那就留下点好处再走吧。

    老爷子看起来慷慨大方,大度随和,但能活到一百岁以上的,哪个不是个人精?

    更别说姜坤都二百三十多岁了…

    用一只凤凰和一点传承换取昆仑堂在国际上地位,这在姜昆看来还是非常值得的事情。

    当然,姜老爷子压根就不会在意凤凰的想法,尽管小凤凰可能有她自己的想法…

    姜老爷子在算计,艾格也在算计。

    不同的是艾格算计的是方向,他走丢了。

    原本闲着无聊跟着几只巡逻的石兽瞎转悠,结果眼看着几只石兽钻到了地下,艾格也跟着钻了下去。

    钻下去的结果是一脑袋扎进了阵法里出不来了。

    尽管如此,艾格也不打算幻影移形回到剑阁,我堂堂毒鸡蛋大人难道还走不出去一个地下阵法?

    开什么玩笑!

    艾格冷笑着向前走去,也不打算瞎算计了,直勾勾的一路向着前方的阵法深处走去,他打算笔直的一路莽出去。

    好半天,艾格才看到一队石兽轰隆隆的从前方离开,向着阵法深处探去,艾格惊讶的发现这些石兽都是从一面黑色的墙壁上走下来的。

    轻轻地抚摸着面前的墙壁,艾格有些惊叹昆仑堂的大手笔。

    黑墙一眼望不到边,整块黑墙都是形形色色的云纹浮雕,那些石兽就是从这些浮雕上走下来的。

    灵巧的爬上了五六米高的黑色石墙,艾格向着远方看去,他感觉这巨型石墙总有些违和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来哪里违和,只是感觉这石墙看上去和蜿蜒的万里长城图片有些相似。

    “你在干什么?”身后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当然是在找出口啊…”艾格随口回答着,随即感觉有些不大对劲,扭头看去,艾格身子猛地抽搐了一瞬间,心跳疯狂的加速到了二百迈。

    看着面前巨大的黑影,艾格终于知道刚刚的违和感是哪里来的了…

    艾格面前时一个高达八九米的巨型龙首,不是神奇动物的火龙,是古代传说中的腾龙。

    一个八九米高的龙首石雕!

    艾格瞬间明白了过来,刚刚那些蜿蜒崎岖的黑色墙壁,是这条腾龙的身子。

    而自己,现在正在对方脑袋旁边的脖颈上…

    艾格感觉有点方。

    太大了!

    就算是一条火龙身长总共也不过二十多米顶天,而面前的这个石雕腾龙但是一个脑袋就是八九米,算上脑袋上那两根鹿角最起码也有着十五米的长度…

    “抱歉,我不小心走错路了…”艾格嘴角尴尬的抽搐了起来。

    这么大的炼金造物,艾格丝毫不敢跟对方炸刺,原因无他,面前的巨龙就是随便打个喷嚏都能把自己吹飞…

    “走错路能走到我身上来,你也是够路痴的。”面前的龙首声音低沉的笑了起来:“外国人?”

    “额…你好,我叫艾格,来自英国。”艾格巴巴的点着小脑袋。

    “鸡蛋?”龙首微微一歪,莫名的有种反差萌。

    艾格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了,你一个炼金造物也学习英语的么?

    “额…鸡蛋…”艾格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即好奇心又忍不住开始翻腾:“那些动物,都是从你身上走下来的?”

    “那都是从我身上分出去的…”巨龙微微点了点脑袋。

    “你叫什么名字?”艾格好奇的看着巨龙。

    “莽山。”巨大的腾龙瓮声瓮气的说着:“很少有学生会来这里,因为校规不允许。”

    可能是怕你一个不小心压死一两个吧…艾格看着面前的大家伙嘴角抽了抽。

    “你要出去么?”莽山扭头向艾格。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太好了。”艾格咧咧嘴。

    “哦…”莽山看起来有点失望,艾格觉得他可能是太过于无聊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艾格看向莽山询问道。

    “守护学院,监察校规。”莽山瓮声瓮气的嘟囔着。

    艾格觉得面前的大家伙有点可怜,天天在这种鬼地方呆着,换个人类过来不自杀也疯了。

    当然,炼金造物肯定不会像人类那么复杂,但炼金造物也会有自己简单的情感和思想,虽然他们没有灵魂…

    “你要出去么?”艾格看着面前的大家伙咧嘴笑了起来。

    “想出去,但是姜老头不让…”莽山看起来有点委屈。

    “没事,反正现在是假期,出什么事我兜着!”艾格梆梆的拍着胸口信誓旦旦的承诺着,丝毫不管会造成什么后果。

    “哦…那你站好,不要掉下去了。”莽山有些小兴奋。

    艾格也有些小兴奋,他感觉面前的大家伙似乎没有那么高的智商。

    说不定能把它也忽悠走!

    就是箱子里可能装不下。

    ……

    “我相信那孩子不会让我失望…”

    校长室内,白汐柔柔弱弱的声音响起,眼中透着一股坚定,目光扫视着其他几人:“他只是基础太浅薄了,我们既然决定要教,那就一定要教的透彻,这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只是魔力有些暴躁,最多只是有点淘气,我们当老师的不就应该教导他么?”

    “白汐说的有道理,老朽也是有些冲动了些,毕竟也是我让他用温度最高的火焰,怪不得那孩子。”邹术拂着胡须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姚敏琪似乎想说些什么,随即脸色涨的通红,闷闷的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说的有道理…”江易怀微微叹了口气:“那孩子御剑术很有天赋,只要指导得当,我相信他一定不会惹出什么乱子,我可以拿我的人格担保!”

    话音刚落,地面轰隆隆的震动了起来,远处‘轰’的一声响起,莽山嗡嗡的笑声回荡在校园中。

    “莽山怎么跑出来了?”白汐脸色顿时一白。

    随即远处的半空中便传来了艾格那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笑声。

    江易怀脸色顿时煞白,身旁几人眼神诡异的看着他,这让他感觉羞愤欲死。

    刚说完拿人格担保,这小子就把自己的人格砸了个稀巴烂…

    姜坤哈哈的笑了起来,零散的几颗牙暴露在空气中:“好后生,够混账的。”

    “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核算一下校内的损失?”姚敏琪深吸了口气看着几人问道。

    姜坤衣袖一挥,看着不远处的铜镜笑了笑:“没什么损失,莽山是从斗剑台下面钻出来的,小后生也不傻,没算太过分。”

    “这还不算过分?莽山的体格很容易暴露的。”江易怀黑着脸呛声:“万一被幸民发现了怎么办?”

    “算了算,莽山也有二十几年没出来过了,就当出来透透气了。”姜坤乐呵呵的一甩袖子,镜子里的画面缓缓消失:“你们…一会谁去通知他过来一下?”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不吱声了。

    太丢脸了…

    姚敏琪感觉自己是最丢脸的,当着学生的面尿崩了。

    江易怀感觉也很丢脸,脑袋差点被自己学生摘了下来。

    白汐感觉也很丢脸,当药人当的差点没被药死…

    邹老爷子感觉也很丢脸,自己刚说完话就被学生光速打脸。

    四个人,没一个愿意搭理艾格的…

    “好后生…这就是个瘟神啊。”姜老爷子颇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

    推荐:《浩瀚仙秦》https://m.hbfie.org/book/8199/,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