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剑阁(求月票!)
    果然啊,鲁迅老爷子诚不欺我,真香定律在哪都管用…

    “你叫什么名字?”艾格斜着眼睛看了小凤凰一眼。

    小凤凰有些瑟缩的往后退了退,看样子是想要幻影移形,紧跟着艾格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我劝你不要想着跑,你能幻影移形,我也能,说不定距离比你还远,再抓到你就不是塞牛肉了…”艾格态度极其恶劣的威胁着。

    “你打不过我!有本事你别动我的翅膀!”小凤凰颇有些不服气的叫嚣着。

    艾格呵呵呵的笑了起来,笑容十分冷淡,伸手掏出了一块蚕茧似的东西,蚕茧在艾格手里缓缓张开,变成了一只蝴蝶似的艳丽生物。

    “知道这是什么吗?”艾格咧咧嘴:“这小家伙是蜷翼魔,食物是脑浆,我就不信凤凰被吸了脑浆子还能涅槃?要是这样的话我也无话可说…”

    小凤凰看着艾格手中的蚕茧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动物的直接告诉它,这东西很危险。

    虽然没见过,但是骨子里的本能还是提醒了小凤凰。

    “皇华。”小凤凰不情不愿的唧唧着。

    “黄花大闺女?”艾格愣了愣。

    “是皇皇者华呀臭文盲!”皇华有些恼怒,这个人类好讨厌。

    艾格哦了一声,两辈子加起来文化水平都不高,对于什么皇皇者华是一点都不了解。

    “说的你好像很有文化似的,人类的书你看得懂么?”艾格嗤笑一声。

    “看得懂。”小皇华一句话把艾格怼了下去:“我还会唱诗经呢…”

    “厉害了…”艾格嘴角抽了抽,随手拿出一瓶果味朗姆:“喝酒么?”

    “我只喝醴泉!”皇华有些忘形的抬了抬小脑袋。

    艾格:“(→_→)哦,是嘛…”

    ……

    “蒹葭…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半小时后的艾格看到的就是这幅鬼样子,小凤凰抱着鸡尾酒瓶子叽叽喳喳的唱着,艾格突然想起来了一道菜。

    醉鸭…

    似乎感受到了艾格身上传来的恶意,小凤凰抱着酒瓶子缩了缩脑袋。

    “好听不?”皇华眼神发直的看着艾格。

    “可好听了,来来来,再唱一首…”艾格咧着嘴又递过一个瓶子。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美妙悦耳的歌声再次响起,艾格听得有些入神。

    都说凤凰的歌声极其优美,甚至凤凰的歌声能增加勇气buff,友军可增强百分之五十的狂战属性,敌军受到恐惧影响,并且能令生者释然,死者安息,可以说是非常强大的一种技能了。

    艾格曾经逗弄过福克斯,希望能听一首最炫民族风,尽管艾格给它做了示范…但是福克斯拒绝了。

    几分钟后,将醉醺醺的小皇华塞到了怀中的袋子里,艾格转身悠悠的离开了,不过那溜的飞快的步伐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心虚的意思。

    艾格一回到校长室,就看到埃米莉正乖巧的坐在椅子上,老爷子正乐呵呵的看着自己。

    “收到凤凰了?”姜老爷子笑的很鸡贼。

    “收到了收到了…”艾格有点心虚。

    “收到就好,别被她跑了哇。”老爷子也不追问,随手指了指埃米莉:“你婆娘?”

    “不是。”艾格想也不想的否定了。

    开玩笑,我婆娘怎么舍得喝我的血?她们从来都是喝其他东西的…

    “一个小蝙蝠…”姜坤扭头扫了埃米莉一眼:“你可要注意点,这种生物可是危险的很。”

    “没事,我很强的。”艾格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我说的是他们的诱惑能力…”姜坤叹了口气:“色是刮骨刀啊,老头子我年轻的时候要是不那么浪,说不定还能多活个三四十岁…”

    艾格大囧,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都活了二百多岁了还想怎么样?尼可勒梅都快被你熬死了好不?

    “假期就在这里多住上几天吧,既然你成了我昆仑堂的学生,就多多少少该学一些我们的知识,免得回去了阿不思笑话我们小家子气…”姜坤摆摆手:“拿着你的腰牌去转一转吧,说不定会有不错的宿舍选上你。”

    “宿舍选我?”艾格一脸茫然,不过还是转身离开了。

    出了校长室,身后跟着一个小拖油瓶,名叫埃米莉。

    埃米莉也不说话,只是眼巴巴的盯着艾格的脖子看啊看,一副馋嘴模样。

    “我跟你说,别打我血的主意,想都不要想!”艾格凶巴巴的看了埃米莉一眼,埃米莉扁着嘴可怜巴巴的看着艾格,好像艾格对她怎么样了似的。

    一步跨上飘过来的磐石,身后埃米莉急忙跟了上来,小手死死的拽着艾格的袍子,艾格拽了拽袍子,发现自己的力气没人家大,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放过我吧…好不好?”艾格一脸悲切:“实在不行我带你去医院给你买血袋…”

    埃米莉不说话,就是眼巴巴的看着艾格,艾格惆怅了。

    埃米莉长得很漂亮,这点艾格承认,但这天天盯着自己脖颈子猛瞅就要命了。

    要是说对方不规矩也好,艾格直接就一锤子敲死了,但对方就是这副你欺负我嘤嘤嘤的样子就让艾格很无奈了。

    “这样吧,你先回去,我到时候回去路过的时候会抽出来一些血给你送过去。”艾格信誓旦旦的看着埃米莉。

    埃米莉摇了摇头,默不作声。

    “那等晚上我抽点血给你喝,喝完了你就走好不好?”艾格实在是无奈了。

    小丫头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看样子开心极了。

    惆怅的叹了口气,艾格从磐石上跳了下来出了大门,身后小拖油瓶紧紧地攥着艾格的袍子。

    出了昆仑阁大门口,艾格很快就知道姜老爷子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不论艾格走到哪,都会有阁楼的大门向他敞开,有的屋子里金碧辉煌,有的屋子简陋朴素,而一些门口挂着名字的房子则是大门紧闭。

    “这是什么原理呢?”艾格微微有些惊讶。

    “就是简单地看你天赋。”身后一道随和的声音响起,艾格扭头看去,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正乐呵呵的打量着自己。

    男子扎着马尾,一袭儒衫,相貌不是虽然不是很英俊但是却很耐看。

    “昆仑堂每年开学最热闹的一件事就是选阁楼,有些人住的装饰奢华,而有些人却条件朴素。”男子简单地解释着:“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浩秋,是这里的校园看守。”

    艾格恍然的点了点头:“哦哦,您好,我叫艾格。”

    “我听说了,英国来的男孩,你很有天赋。”林浩秋点了点头:“我看你的眼神,似乎很不理解?”

    “对…这是不是有些…”艾格欲言又止的看着林浩秋。

    “区别对待?”林浩秋笑了起来:“不是说天赋好的就会住进好的宿舍,这里的宿舍都有着不同的名字,比如:药斋,老君阁,问道房,所针对的只是你某一方面的天赋,宿舍觉得你有这方面天赋就会向你打开大门,就这么简单。”

    “你所见到的金碧辉煌的房间,仔细看多数都是和炼器方面有关,事实上其他的宿舍相差并不是很多,甚至一些问道房打坐的蒲团价值极其高昂,远不是一些奢华的装饰能够比的了的。”

    艾格这才恍然,所以这都是测试天赋么…

    “我该选哪个?”艾格有些局促的看着林浩秋。

    “目前为止,向你打开大门的多数都是和镇守术,炼器术有关的房间,自然就是选这两种,虽然各个宿舍只是看你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但同样天赋也是有着高低之分的,有人天赋高,有人天赋低,所以在同类别的宿舍里还是有着高下之分的。”

    林浩秋轻声说着:“目前为止,镇守之术的最好阁楼是剑阁,炼器术的最好阁楼是百炼堂,这两个房间今年到现在还没有人入住过。”

    “环境怎么样?”艾格有些好奇。

    “都很不错,我推荐剑阁,据说剑阁之内全部都是中国巫术界各大家的御剑之道,据说当初是为了给昆仑堂选教材,各家都希望自家的御剑之道能够成为昆仑堂的教材,所以当时正在建造的剑阁就成了论道之地。”

    林浩秋笑了起来:“上一任阁主是在二十年前离开的,现在是中国北京巫术总会八方镇守魁首,统领全国的八方镇守,各地之间政客们或许有所不合,但各地的镇守阁只有一个声音。”

    林浩秋如数家珍的说着,语气颇有些感慨:“从建校为止总共住进去了三个人,而这些入住的人里就没一个正常的,全都强到爆炸…”

    “剑阁啊…”艾格有些向往的四处张望着,忍不住幻想着自己御剑而行的样子。

    说起来御锤而行好像也挺不错的?

    毕竟飞剑除了材质而言,剑芯的要求和魔杖都是差不多的,理论上来讲,就是一个飞剑型魔杖…

    艾格心里有点虚,万一剑阁不搭理自己怎么办?那不是丢人了?

    “去试试!”艾格点点头。

    我可以不住,但我不能不试,这就是艾格的观念。

    几分钟后,林浩秋指着一个朴实无华的小房子:“就是这里。”

    艾格:“???”

    说的那么牛逼,结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房子?

    两人一到门口,剑阁的门便敞开了,艾格一丝高大上的感觉都没体会到。

    “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吧?”艾格眼神怀疑的看着林浩秋。

    “当然不会…你确实很有天赋。”林浩秋摇头苦笑:“多少学生想进都进不了呢,要知道,住进了剑阁就代表着一步登天,整个中国巫术界都会争相招揽,这是多少人求而不得的机会呢。”

    “我进去看看…”艾格闷头带着小拖油瓶子走了进去。

    屋子里的空间很大,艾格感觉应该是和自己的帐篷一样,施加了无痕伸展咒,屋子里的装潢也算得上奢华。

    轻纱幔帐的大床,古色古香的书桌,精致风雅的茶盘,就连屋子的地毯都是清一色的熊皮。

    不过最引人注意的还是屋子的墙壁…

    整个屋内的墙壁上密密麻麻的全部都刻着各式各样的剑谱和御剑术,一眼看去甚至有些头皮发麻的感觉。

    “感受到了吧?”林浩秋乐呵呵的走进屋,看着艾格笑了起来:“御剑术是中国巫术最宝贵的文化之一,而这里,就是这宝贵文化的精髓所在。”

    “看得我都要犯密集恐惧症了…”艾格惊叹的看着四周的墙壁:“挺不错的,就这里好了,我该怎么做?”

    “在门牌上铭刻你的名字就好了,在你离开之前,屋子的使用权一直都会是你的。”林浩秋指了指门口。

    艾格也不矫情,顺手在屋子门牌上铭刻了自己的名字。

    送走了林浩秋,艾格便想着该如何应付身边的这个小拖油瓶了。

    右手在左臂上轻轻一划,随即艾格赶忙用瓶子接住流淌出来的鲜血,血液流淌出来的一瞬间,艾格能看到埃米莉眼底闪过的那一丝渴望。

    足足接了小半瓶子,艾格右手拂过伤口,伤口再次愈合。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原因,艾格总觉得有点虚。

    随手将瓶子递给埃米莉,艾格叹了口气:“别再来缠着我了。”

    “嗯!”埃米莉答应的可好了,接过瓶子就一口灌了下去,看样子十分迫不及待。

    一口干掉艾格的血液,埃米莉扭头看了看艾格,眼中满是感激。

    艾格咂咂嘴,表情怪异:“味道怎么样?”

    “好喝。”埃米莉点点头,转身走到床边一脑袋扎了下去,下一秒鼾声便响了起来。

    艾格:“???”

    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赖上我了呗?我跟你说我可是有婆娘的人!

    艾格很惆怅。

    他觉得自己是有底线的人。

    这该如何是好啊…

    艾格很闹心,不过闹心的不止是他一个,诸葛云也闹心,他闹心的是为什么国外巫师都选择从印度偷渡过来?

    “叫什么名字?”诸葛云面色不善的看着面前的男子,他说的是英语,虽然不是很熟练。

    “尔文,尔文·斯卡雷特。”尔文感觉也很糟糕,自家公爵太不靠谱了,这让他有种任重而道远的感觉。

    “来中国做什么?”诸葛云不是很喜欢面前的男子,因为尔文长得比他看起来帅一点…

    “找人。”尔文面色诚恳。

    “找什么人?”诸葛云刨根问底。

    “找我们家小姐,叫埃米莉。”尔文没透露自己的血族身份,血族在哪都不太受待见,没必要引起多余的麻烦。

    埃米莉?

    诸葛云挑了挑眉毛,刚刚那个找艾格的是不是就叫埃米莉?

    “你看…是这个人么?”诸葛云掏出一面小镜子,镜子里显示出了埃米莉的样子。

    “yes!这就是我们家小姐,她是来找人的,我来带她回家…”尔文面色诚恳的解释着:“请问她现在在哪?”

    诸葛云打量着面前的男子,微微挑了挑眉毛,随即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推荐:《浩瀚仙秦》https://m.hbfie.org/book/8199/,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