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一百零八章 亚洲(求月票!)
    艾格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小萝莉,又扭头看了看一旁茫然的尔文,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当然,我也不确定她到底什么时候醒过来…”

    “我饿了…”埃米莉软糯糯的声音在艾格耳边响起。

    “所以…该吃饭了?”艾格看着尔文摊了摊手,随即扭头便对上了一双猩红色的眸子。

    艾格这才反映到哪里不太对劲。

    他们是吸血鬼啊…

    吸血鬼饿了吃什么?

    吃血啊!

    吃谁的?

    这里就自己一个人类,还能吃谁的?

    反应过来的艾格干笑两声,还好一旁的尔文及时缓解了艾格的尴尬:“公爵大人,已经为您准备好了用餐,还请移步餐厅。”

    尔文声音温文尔雅,然后埃米莉却没搭理他,只是直勾勾的看着艾格。

    埃米莉现在感觉很奇特,她觉得只要能喝上一口面前这个男孩的血,她就能变成亲王。

    “我想喝你的血…”埃米莉一脸认真的看着艾格。

    艾格摇了摇头:“不行,我救了你,你不能恩将仇报。”

    “我就喝一小口。”埃米莉蹙了蹙小鼻子,有些不悦的看着艾格。

    “我觉得不行…”艾格一脸张学友的表情,开玩笑,你再一兴奋停不下来了怎么办?

    而且吸血鬼的牙齿是带毒的,弄不好再感染个什么病可完了。

    想了想,艾格转身就打算离开,随即便被一只小手拉住了袖口。

    “我可以给你我的初拥…”埃米莉眼巴巴的看着艾格:“我就喝一点点。”

    “我才不要的好吧!”艾格赶忙拽回了自己的袖子:“我才不要当血族。”

    “哦…”埃米莉有些遗憾的哦了一声:“那我们去吃饭吧…”

    几分钟后,餐厅内,一群吸血鬼满脸好奇的看着主位上的小萝莉,想看看自家公爵到底长什么样子。

    也不怪他们好奇,事实上城堡里的这一代吸血鬼都和上一代断了传承,毕竟上一代的都疯掉了,而公爵的房间是没人敢随便进的,传统血族对上下尊卑看的很重。

    埃米莉抱着一个血袋吱吱的喝着,眼神不时的飘向一旁吃着牛排的艾格。

    吸血鬼也不是一点人类的食物都不吃的,他们可以接受的东西很多,比如番茄,比如半熟的牛肉又或者咖啡什么的,只要和血液的成分有些接近,他们就能够接受。

    艾格一直都比较纳闷的是,尿中带血的话这群吸血鬼到底会不会喝…

    “牛肉好吃么?”埃米莉突然看着艾格问道。

    “挺好吃的。”艾格点点头。

    “我下了迷药。”埃米莉闻言顿时笑了起来,十分开心的眯着眼睛,漏出两个尖尖的小虎牙。

    “草…”艾格闻言顿时翻着袋子找出了几瓶解毒剂胡乱的灌了下去。

    “切,该死的魔药…”埃米莉撇撇嘴。

    摇了摇脑袋,艾格感觉自己的状况没什么问题,又扭头看向了埃米莉:“血族的公爵和普通的吸血鬼有什么区别么?”

    “当然有区别…”埃米莉点了点头:“这是进化层次的区别,普通的吸血鬼最多只能活三百年,伯爵是五百年,公爵是八百年,亲王可以活千年以上,并且有着媲美巨龙的力量。”

    “那么厉害为什么还会中诅咒?”艾格撇撇嘴,吓唬谁呢,就是巨龙来了在我面前也得老老实实的趴着,整不好还得加顿餐。

    “你听说过海尔波么?”埃米莉看向艾格问道。

    “可不止听说过…”艾格咧咧嘴,怎么哪都有他的影子?

    “他对我的先祖下了诅咒…”埃米莉解释道。

    “过了二百岁会疯?”艾格有些好奇的看着埃米莉。

    “不,是诅咒致死,不过吸血鬼的血脉特殊,外加我的先祖又十分强大,所以将这个诅咒抗了下来,只不过过了二百岁就会疯掉…”埃米莉声音平淡的解释着:“我曾经想过,如果成为了亲王的话会不会将诅咒抵消,不过我失败了。”

    埃米莉的声音很平淡,平淡的好像这二百年就像是睡了一觉似的。

    “说起来,现在好像基本听不到血族的消息了…”艾格捏着下巴思索着。

    “因为他们都死了…”埃米莉点了点头:“我是血族最后一个公爵。”

    “怎么死的?”艾格有些好奇。

    “人类的追杀,有传说血族是恶魔的后裔,所以即便是巫师也不会和我们为伍。”埃米莉想了想说道:“二百年前的时候,血族几乎被连根拔起。”

    “我十一岁的时候生了病,医生治不了,我的长亲,也是当时的最后一任亲王给了我初拥,我活下来后没多久,他就死了。”埃米莉声音罕见的有了些波动:“是被巫师们杀掉的…”

    “额…真抱歉。”艾格咂咂嘴。

    “所以巫师是残忍的,我给你初拥吧,让我吸点你的血成了亲王,接受我的初拥后你就可以直接成为公爵…”埃米莉看着艾格跃跃欲试的说道。

    “才不要…”艾格礼貌的婉拒了她。

    “我可以把我的棺材送给你…”埃米莉有些迟疑的看着艾格,有些肉痛的说道。

    “神经病吧!我要棺材作什么!”艾格有些抓狂,这价值观到底是崩塌成了什么样才会说出这么丧心病狂的话?

    “我的棺材很贵的,里面的空间可以隔绝时间,你看,我进去睡了二百年还是这么年轻。”埃米莉有些委屈的说着。

    “你骗人,你在棺材里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明明看起来都二十多岁了!”艾格撇撇嘴,有些不以为然。

    “那是诅咒,诅咒的作用是强行开启我们身体里的狩猎本能,我因为年纪小,所以狩猎的时候身体会有些变化…”埃米莉强调着。

    “也就是说你那棺材的作用就是放多久都不会腐烂?”艾格简单直接的点明了棺材的作用。

    听着艾格的话,埃米莉觉得自己被人看轻了,忍不住有些羞恼:“这可是尼可·勒梅打造的棺材,很值钱的!”

    随手招过身后的法杖往地上一顿,艾格嗤笑了起来:“这就是尼可·勒梅打造的。”

    说着,艾格有掏出了一把左轮往桌子上一拍:“这个,是尼可·勒梅改造的!”

    埃米莉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艾格手上的左轮,连法杖都被她忽略了过去,直觉告诉她,被这东西打一下,会死…

    “这是什么东西?”埃米莉有些惊惧的看着左轮问道。

    “手枪,弹头是秘银的…”艾格炫耀似的转了转手枪。

    “把那东西拿远点…”埃米莉有些不自在的看着艾格。

    血族怕银制品,更别说秘银这种东西了…

    细细的打量着艾格,埃米莉有些迟疑的开口问道:“尼可·勒梅还活着?”

    “活的可滋润了…”艾格点点头,不光他活着,他老伴也活着呢,虽然艾格很少见到他老伴…

    “一个人类,却比血族活的还久…”埃米莉有些感慨:“果然传说的魔法石是真的…”

    “你当初为什么不找他帮忙?”艾格有些纳闷,这样的话没必要多躺着两百年啊…

    “尼可·勒梅的行踪是秘密。”埃米莉摇了摇头:“我们找不到他,在当时很多人都想要他的魔法石,两百年前那时候他屠戮了很多对他不怀好意的人,然后就隐居了。”

    艾格有点发懵,屠戮?

    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很生猛啊!

    不对,两百年前他四百多岁,也不年轻了…

    看不出来啊,明明一副温和的邻家老爷爷的形象,突然间画风就变成了地狱修罗。

    “也就是说,当初你们没有其他办法祛除诅咒了是么?”艾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没有了…”埃米莉点了点头:“你得到了魔法石?”

    “对,在我这里。”艾格坦率的点了点头,他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一点也不担心会吸引别人的贪婪之心。

    “真是幸运的人…”埃米莉有些失落的垂着头。

    “你也很幸运,遇到了我。”艾格颇有些臭屁的说着,随即站起了身:“既然已经帮你祛除了诅咒,那么我也该离开了,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尽管到霍格沃茨找我就好了。”

    “你去哪?”埃米莉眼巴巴的看着艾格:“我和你一起去!”

    她还在对艾格的血液满怀残念…

    “我要去中国,你不能去,会被吃掉的…”艾格摆摆手,随即又婉拒了一旁尔文递过来的金钥匙:“报酬什么的就算了,我不缺钱,顺手帮忙而已。”

    艾格是真的没打算要报酬,开玩笑,魔法石攥在手里,整个欧洲谁比他有钱?

    除非他大规模的制造金子,玩崩贵重金属的市场,否则他一直都是一个土豪。

    更何况一开始根本就不是为了钱来的…

    说完,也不等埃米莉反应,啪的一声消失在了房间中。

    “两百年过去,你们连幻影移形的禁制都做不到了?”埃米莉有些傻眼的看着艾格消失的位置,随即扭头不满的看向尔文。

    “有禁制,但是据听说这位能无视禁制…”尔文立即恭敬的垂下头。

    “他到底是什么人?”埃米莉有些好奇的问道。

    “艾格·莫里瑟斯,据说是欧洲最强的巫师之一,是个默然者,年仅十二岁…”尔文轻声的说着艾格的资料。

    “哦…”埃米莉哦了一声,随即闷闷不乐的坐在了椅子上。

    血族的进化很困难,大多数的传承都是由长亲临死之前将自己的能力通过血液转嫁到孩子的身上,但是埃米莉的长亲死在了巫师的手里,这让埃米莉失去了成为亲王的机会。

    “欧洲现在血族有多少?”埃米莉靠在椅背上翘起腿,略显轻慢的开口问道。

    “大概,一千人数…”尔文粗略的估算了一下。

    “整个欧洲?千人?”尽管料想到剩下的会很少,不过这个数字还是让埃米莉有些惊讶。

    欧洲的黑暗生物从来都不少,血族更是千年前极为庞大的一族,延续到现在竟然只剩下了一千人…

    “大多还是贱民,像我们这种有传承的家族更加稀少,并且都是曾经名声不显的小家族,十三氏族已经被剿灭的干干净净。”尔文声音有些哀伤:“并且在巫师们眼里我们和那群落魄的狼人一个鬼样…”

    “真是悲哀…”埃米莉面无表情的站起身,转身向着门外走去:“这样下去早晚会衰亡,既然活的这么痛苦,就此灭绝未必不是什么好事,适应不了时代的就要被淘汰…”

    “公爵大人?”尔文有些惊讶的看着埃米莉。

    “过好你们自己的就可以了,不要来烦我。”埃米莉头也不回。

    “大人,您要去哪里?”尔文有些惊慌的看着埃米莉的背影。

    “去哪里?”埃米莉终于回头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去中国。”

    “公爵大人!大人?”尔文欲哭无泪的看着埃米莉的背影,一群吸血鬼面面相觑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柏妮丝有些茫然的摊摊手。

    “怎么办?”尔文有些恼火的叹了口气:“我去跟着大人!你们在家里守着…”

    尔文感觉很操蛋,正常的情况不是应该在得知族群只剩下千人后掐着腰一声大吼:‘我将带领族人走向更伟大的未来’么?

    你这一副:‘哦,灭绝就灭绝吧…’的X冷淡姿态是哪来的?

    这根本就不符合正常的剧情发展轨迹啊!

    艾格走的很利索,埃米莉也走的很利索,基本上都是在出了城堡后就消失不见了,留下尔文一人站在城堡门口瑟瑟发抖。

    一路来到雅典,艾格很轻松的找到了魔法部的入口,在报备了跨国门钥匙的申请后直接乘着门钥匙飞走了。

    艾格走的路线简单粗暴,直接从希腊到了土耳其,换了三次门钥匙来到了印度,算了算中途中转的距离,艾格脑海中仿佛再次响起了电子音:叮!恭喜您解锁了亚洲板块的地图,请再接再厉…

    大概的感受了一下,艾格发现自己幻影移形最远的距离也不过是从印度的新德里到伊朗德黑兰的距离,大概有半个中国的长度…

    并且这个距离会耗光自己体内的魔力,等默默然转账大概需要十分钟…

    不过艾格没太多的想法,这个长度已经足够了,这证明自己从中国幻影移形回到英国最多也就是一个小时的功夫,比飞机快多了…

    推荐:《浩瀚仙秦》https://m.hbfie.org/book/8199/,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