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一百零六章 说法(求月票!)
    此时的假期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抓捕伏地魔的时间比艾格想象中的要短,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路上卢平太着急,不然艾格在意大利也能玩上半个月…

    当多洛莉丝在家里晃荡了两天后,格兰杰夫妇也无奈的被动适应了她的存在,尽管这在艾格和赫敏看来并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自从两人成了巫师之后价值观都不一样了…

    尤其是赫敏,在和巴克比克混熟了以后,蟒蛇什么的都只是洒洒水,艾格没牵一条蛇怪回家那就没什么好惊讶的。

    不过让艾格惊讶的不是格兰杰夫妇对多洛莉丝的适应,而是拉克和多洛莉丝的关系。

    他们两个的关系竟然很好?

    这就让艾格有些不太明白了。

    艾格经常会看到拉克踩在多洛莉丝的头顶,大蟒蛇带着他游来游去…

    一只鹰和一条蛇的关系很好?

    艾格也不禁有些感慨,多洛莉丝真的是他见过的有史以来性格最温和的一条蟒蛇了…

    或者说是蠢萌?

    自从艾格一回来,赫敏似乎就住在了艾格的屋子里,每天安安静静的看着书,颇有一些岁月静好的意思。

    至于假期作业什么的,早写完了。

    夜晚,金黄色的灯光温暖着整个房间,赫敏蜷着腿靠在艾格的床内侧的墙壁上,抱着一本书心不在蔫的看着,不时的向着艾格的方向瞄上一眼。

    艾格正抓着摄魂怪的脑袋扒拉着,希望能够弄明白这种奇特物种的构造。

    摄魂怪很惊恐,这个房子里满满的都是快乐和幸福的气息,但他一点也不敢吸…

    “你说过要带我去巴黎的…”

    好半天,赫敏的声音在耳边幽幽响起。

    艾格这才回过神来,随手将摄魂怪塞到了一旁的箱子里,转过身笑吟吟的看着赫敏:“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忍不住问我…”

    赫敏顿时脸色通红的锤了艾格一下:“你是男生就不能主动一点!”

    “你不是一直都强调男女平等么?”艾大直男毫不自觉的说着,颇有些戏谑的意思。

    “不去就不去…”赫敏脸蛋气鼓鼓的转了过去,随即便看到一只修长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面前的景象猛地扭曲,两人一瞬间出现在了法国巴黎。

    落地的一刹那,一件黑色的大袍子快速的披在了赫敏的身上,随之而来的是夜晚巴黎半空的强风。

    “这是哪?”赫敏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都要被风吹走了。

    “巴黎铁塔顶端…”艾格咧嘴笑了起来,紧紧的牵着赫敏的手:“抓住我的手,不然掉下去可是会死的…”

    小丫头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紧紧地握着艾格的手,扭过头怯怯的看着下方的城市。

    遗憾的是一旁的护栏并不能给她一丁点的安全感,仅一眼,赫敏的手上便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层汗…

    “害怕吗?”艾格扭头笑眯眯的看着赫敏。

    “恩…”赫敏轻轻地点着头,这个高度让她有点腿软,这不是在玩魁地奇,身上也没有带魔杖,小丫头心里慌得一批…

    “看着我的眼睛…”艾格扳过赫敏的脸蛋,四目相对:“你会跳舞么?”

    “爸爸教过我…”赫敏心里更慌了,不过这次不是因为恐高,而是因为艾格离她太近了。

    “我们来跳舞吧?”艾格咧嘴笑了起来:“你教我。”

    “恩…”赫敏略显迟钝的应了一声,随即有些笨拙的牵住艾格的手,带着他轻轻摇曳起舞步。

    艾格嗓子里哼哼着歌,跟着赫敏的脚步轻轻挪动着,夜晚高空的风声似乎也遮掩不住艾格哼出的歌声,两个小小的身影就这么轻轻舞蹈在铁塔的顶端。

    赫敏跳的很认真,艾格学的也很认真,夜幕下的埃菲尔铁塔顶部,少年少女的心也愈发的接近。

    “感觉有点黑…”赫敏扭头看了看。

    “要有光…”艾格咧咧嘴,身后不远处漂浮着的法杖嗖的一声飞到了塔顶向着高空喷射出一道火红色的焰火,红芒在高空中轻飘飘的飞起,随即啪的一声炸裂开来,化作了一个盛大的玫瑰烟花。

    今晚的巴黎注定不会平静,尤其是当铁塔上方被层层叠叠的烟花所遮掩的时候…

    无数崇尚浪漫的法国人跑上了街头,兴奋的指着铁塔的方向叫嚷着。

    伫立在窗前的麻瓜首相一脸疑惑,铁塔今晚有烟花节目么?

    法国的魔法部部长也是一脸懵逼,哪个巫师这么张狂?跑到铁塔上面放烟花玩?还尼玛玩的这么大?

    不过那都和艾格没什么关系,夜晚的风带起艾格柔顺的金发,艾格一把将赫敏压在了旁边的护栏上:“漂亮么?”

    “恩…”赫敏的声音在发颤。

    “没有你漂亮…”艾格的声音在赫敏的耳边呢喃着,赫敏感觉自己的脸在烧。

    艾格靠的太近了,近的赫敏甚至能感觉到艾格身上的某个不安分的地方…

    “今晚这里只有我们,整个铁塔的范围内,谁也别想幻影显形进来…”艾格声音带着一丝诱惑轻轻地撩拨着赫敏的心跳,赫敏的呼吸声更急促了…

    好半天,赫敏才勉强的平静下来,眼波如水的看着艾格,修长的双腿轻轻盘在艾格的腰上:“说你爱我!”

    “我爱你。”

    ……

    第二天一大早,法国巫师界顿时刮起了一阵强烈的风暴,整个魔法部都处在一种鸡飞狗跳的状态。

    大半个晚上的时间,埃菲尔铁塔的顶端都被烟花所环绕,半个城市的麻瓜电子设备全部失灵,而一群魔法部的傲罗到了铁塔下方竟然无法幻影移形,甚至就连进入铁塔都做不到!

    部长大人快要疯了,就因为这么一场烟花,魔法部不得不全体加班,为数百上千个麻瓜修改记忆,迫使他们向民众宣告这只是麻瓜政府的烟花表演。

    而从头到尾,整个魔法部连这是谁做的都不清楚…

    不光是在法国,今天一大早的预言家日报也刊登了这一则消息,赫敏看到报纸的一瞬间脸就红了,艾格则是继续一脸淡定的吃着早餐。

    “这是巫师做的么?”克里斯一脸惊讶的看着手中的报纸:“真是大手笔…”

    “是啊,整个铁塔都被烟花环绕,这简直太浪漫了…”格兰杰夫人吃着薯条一脸笑意的说着。

    “报纸上竟然说有可能是艾格做的,真荒唐!”克里斯看着报纸哈哈笑了起来:“‘法国魔法部尝试了各种方法也没能成功的进入铁塔内部,部长只能和一群傲罗傻傻的站在铁塔下方干瞪眼,而目前欧洲内拥有这种魔力水准的人并不多,如果不是阿不思·邓布利多老来春,那么就是艾格·莫里瑟斯在和他的小女朋友约会……’这怎么可能?巫师出入境不需要向魔法部报备么?”

    养子和女儿都是巫师,格兰杰夫妇两人对于一些魔法界的事情很熟悉,并且爱莎也经常会和格兰杰夫人聊天,所以两人理所当然的认为这篇报道纯属扯淡。

    赫敏脸色红润的看了报纸一眼,默不作声的吃着早餐。

    是啊,出入境需要报备…

    因为正常人根本没办法幻影移形到法国,出入境只能走魔法部的渠道…

    赫敏有自己的小心思,自然不会随意说话,因为她昨晚第一次尝到了增龄剂的味道,还有石楠花…

    艾格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当然也不会随意说话,因为他昨晚送回了赫敏,带着爱莎又去了一次铁塔…

    饭后艾格向着格兰杰夫妇打了声招呼便消失掉了,出现在了蜘蛛巷尾的一间老房子门口。

    熟门熟路的推开房门,绕过客厅里的几个老旧书架,一头钻进了一旁的一个隐蔽的小房间。

    “我还以为这个时候你应该在法国…”斯内普平淡的声音传来,艾格扭头看去,一身黑袍的斯内普正坐在桌子后熬着坩埚:“又或者是在…放烟花?”

    “我来…取点增龄剂…”艾格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斯内普顿时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嗤笑了起来:“你很有想法…”

    用你说?老处男…

    艾格摊摊手,翻箱倒柜的寻找了起来,随即扭头看了看斯内普:“对了,你知道今年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是谁么?”

    “…谁?”斯内普抬起头看向艾格,他总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小天狼星·布莱克…”艾格伸手抽出一个大瓶子塞到怀里:“他是哈利的教父,我想你们应该很有共同语言,比如带孩子方面什么的…”

    斯内普脸色瞬间黑了,黑的很彻底…

    如果说斯内普最讨厌的人是谁,那么除了詹姆没有其他人选。

    但如果说是最恨的人是谁,那么一定是小天狼星无疑了。

    因为这厮差点让他丢了性命。

    从斯内普家离开,艾格感觉神清气爽。

    劳资不是那么好调侃滴…

    艾格不知道斯内普知道了这件事会是什么反应,不过从他的反应来看,他也应该是刚刚知道这件事…

    没兴趣管斯内普会不会找邓布利多撕逼,艾格一连几天的时间都带着赫敏和爱莎满欧洲的转悠。

    今天在塞纳河畔吃顿饭,明天在意大利的公海上坐个游轮什么的。

    自从艾格和福吉撕破脸后,连带着爱莎的工作也变得轻松多了,到现在只是顶着一个傲罗的名头,办公室什么的已经不用去了。

    不过爱莎不在乎,原本上班就是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做,如果不是艾格死活不同意,爱莎甚至都要应聘一下黑魔法防御课教授这个职位了…

    福吉是不敢真的在部里排挤爱莎的,毕竟在其他的魔法部员工看来,爱莎就是他们的金主,爱莎走了,他们上哪去弄外快去了?

    艾格给的可都是纯金啊!你福吉能给我们什么?

    没办法,就是这么现实…

    不过福吉想的是我不敢排挤你,我还不能给你放假么?

    带薪休假干不干?傻子才不干…

    一连几天下来,艾格都尽可能的带着两个妹子一起出去游玩,生活过得相当自在。

    不过他是自在了,邓布利多不自在了…

    马克西姆夫人的吼叫信摆在了邓布利多的桌子上,原因就是前两天法国铁塔上的某场不知原因的烟花大会…

    这种事即便是报纸上也不敢随便的一口咬定是某个人做的,只能简单的做一下猜测,但马克西姆夫人不用啊,能让整个魔法部站在铁塔外面干瞪眼,欧洲有这种实力的人是不少,但能干的出来这种事的就一个…

    就连国际巫师联合会都给邓布利多寄来了投诉信,要他看管好英国境内的某只哈士奇。

    对于这种事邓布利多感觉自己挺委屈的,我也看不住他呀…

    一个跨步就是一个国家,这特么谁看得住?我也做不到好吧?

    至于法国魔法部那边直接把艾格拉黑了,但没办法,他们说了不算,艾格该出现的时候依旧会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巴黎街头,而法国魔法部的傲罗根本就不敢上前…

    人的名树的影,法国和英国紧紧一海之隔,换在中国也就是长江入海口的宽度,两国巫师们往来都是靠着猫头鹰,所以一些信息传递的也非常彻底。

    比如某个混蛋有多强这种事…

    “这件事,英国魔法部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和邓布利多一样,福吉也有着他的烦恼,就比如隔壁法国魔法部部长的视频通话…

    魔法界是有着自己的信息传输渠道的,不是单单靠着猫头鹰传讯,比如福吉就有一个炼金册子,这种通讯手册里面都是别人的照片,画像,又或是镜子,福吉总是能在这上面和别人进行沟通。

    这东西价格很贵,以往福吉总是会拿来显摆,但今天第一次有了想要把它丢掉的冲动……

    脸色铁青的合上了册子,福吉心里在咆哮。

    我也想给你们个说法,但谁特么来给我个说法?

    我一个魔法部部长被一个十二岁的小屁孩指着鼻子威胁,我不要面子的?

    我拿什么给你们说法?拿命么?

    福吉觉得自己的人生总是很憋屈。

    上一次这么憋屈还是在邓布利多把他扶上部长位置的时候。

    再上一次是在想要竞选魔法部长但国内食死徒极其猖獗的时候。

    就特么没一个省心的事!

    不过即便是心里憋屈,福吉也不会表现在脸上,太极拳虽然是中国的,但每个国家的政客都会打…

    想了好半天,福吉打开了小册子,翻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的页面。

    “阿不思,你必须给我个说法!”

    推荐:《浩瀚仙秦》https://m.hbfie.org/book/8199/,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