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一百零一章 新武器(月票嘤~)
    “从今往后的每一天,你都要在赫敏的水杯里滴上几滴这东西,能做到么?”

    第二天一大早,艾格坐在床上表情严肃的看着卡卡。

    “艾格少爷…这是…什么东西?”卡卡惊恐的看着艾格手中的小瓶子,他以为艾格要给赫敏下毒…

    “稀释过的迷情剂…”艾格吸了吸鼻子。

    卡卡看样子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又可怜兮兮的看着艾格,有些局促的搓着干巴巴的小手:“艾格少爷,卡卡觉得赫敏小姐不需要迷情剂,卡卡觉得赫敏小姐喜欢您…”

    “情况很复杂,总之你不要对任何人说,不要辜负我对你的信任,明白么?”艾格表情严肃的看着卡卡。

    “卡卡明白了!”卡卡表情严肃,随即再次深深地向着艾格鞠了一躬,伸手接过迷情剂。

    “记住,每次只要两三滴就可以了!”艾格表情认真的说道。

    “遵命,艾格少爷!”卡卡啪的一声消失了。

    艾格有些怅然的靠在床头,两眼无神的看着棚顶,迷情剂里下了爱莎的头发,自己这算什么?

    给妹子送妹?

    为了自己的齐人之福,艾格觉得自己真的是把节操什么的都打包喂给了小天狼星了…

    等等…小天狼星?

    艾格眼睛顿时一亮,或许自己可以去找小天狼星请教一下该怎么办?

    ‘啪’的一声,艾格身影顿时消失。

    虽然幻影移形需要魔杖在身上,不过对艾格来讲,那只是长距离移动的要求,伦敦市内的话,显然不在这个要求之内…

    小天狼星最近的心情很澎湃,身上的冤屈被洗刷,还有了个教子,小天狼星感觉自己正处在人生巅峰。

    遗憾的是邓布利多不允许哈利从他姨妈家里搬出来,小天狼星虽然无奈,不过也只能听从邓布利多的意见,大不了每天幻影移形的去接哈利出来就行了。

    所以当艾格到达格里莫广场十二号的时候,屋子里的小天狼星正在教哈利打手枪…

    字面意思的打手枪。

    小天狼星不知道从哪搞来了两把麻瓜的手枪,和哈利两人在屋子里竖了个靶子玩的不亦乐乎,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看了看靶子,艾格微微松了口气,打的是空包弹。

    当两人看到艾格到来的时候还一脸兴奋的问艾格要不要一起打手枪。

    艾格婉拒了他们…

    现在的格里莫广场和艾格第一次来的时候的样子简直天差地别,小天狼星听从了艾格的建议,对克利切不再那么粗鲁,克利切也将整个老宅收拾的干干净净,纤尘不染,踏踏实实的听从小天狼星的命令。

    “莱姆斯呢?”小天狼星好奇的看着艾格。

    “在……法国,我托了尼可勒梅先生帮我打造新武器,大概需要个几天的时间,我嫌麻烦,就先回来了…”艾格摊摊手。

    “所以你是在家闲的无聊,打算来找我们一起出去逛一逛?”哈利脸色兴奋的凑了上来,一脸的二哈相。

    艾格看着哈利的样子咂咂嘴,他记得哈利只有在没写作业的时候才是这副玩嗨了的样子。

    “不…我是来找小天狼星问一些事情的…”艾格拽着小天狼星走到隔壁房间,克利切殷勤的给两人端上了两杯热茶。

    “说吧,什么事?”小天狼星端着茶杯喝了一口,眼神在艾格略显尴尬的脸上扫了一眼:“情感问题?”

    “你怎么知道?”艾格一脸懵逼。

    “除了这方面,我不觉得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你困扰…”小天狼星耿直的耸了耸肩:“并且其他方面你都解决不了的事,找我肯定没用,我猜你肯定会去找邓布利多…”

    “这算是对我能力的肯定么?”艾格眯着眼睛笑吟吟的看着小天狼星。

    “没错,至少目前国内的巫师们没有人会对你的能力保持怀疑…”小天狼星点了点头:“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因为…”

    说着,小天狼星伸出了两根手指…

    “昂…”艾格干巴巴的张着嘴,眼神飘忽不定。

    “这是个很难搞定的问题,不过问题不大,我曾经也这么干过…”小天狼星脸色看起来有些纠结。

    “你成功了?”艾格闻言眼睛顿时一亮。

    “对啊…我成功了…”小天狼星有些恍惚的点了点头:“成功的——活下来了…”

    “……”

    艾格感觉到了脑门上有冷汗流了下来。

    事情已经到了如此危险的地步了么?

    两人谁也不说话,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凝重,好半天,艾格才缓缓开口。

    “我用了迷情剂…”艾格叹了口气。

    “人渣啊…”小天狼星感慨的叹了口气。

    “给赫敏用了爱莎的迷情剂…”艾格解释着。

    小天狼星猛地瞪大了双眼,震惊的看了艾格一眼:“这主意谁想的?”

    “红头发的双胞胎…”艾格咂咂嘴。

    “我就说…也只有那种混蛋到了极致的家伙才能想出这么不是人的主意。”小天狼星语气感慨,颇有些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意思。

    “可行么?”艾格有些期盼的看着小天狼星:“我稀释了药剂,只会让赫敏对爱莎产生好感…”

    “理论上来讲,可行…”小天狼星捏着下巴思索着。

    艾格的心顿时放在了肚子里…

    “其实艾格…绝大部分的男人都只是一个妻子…我的意思是…你不如和大多数人一样?”小天狼星组织着措辞劝着艾格,显然他也不是很赞成艾格的做法。

    “生命可以随心所欲。”艾格咧着嘴笑了起来:“但不能随波逐流…”

    冷不丁一听艾格这话,小天狼星觉得好像还挺有道理的。

    但仔细一想,这特么不是屁话么?你就这么个随心所欲法?

    小天狼星最终也没能给出什么好的建议,不过对艾格的行动还是保持了肯定。

    目前来看,艾格做的是最接近成功的方法了…

    ……

    一连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艾格都安安稳稳的待在家中,保持着一副咸鱼的姿态,同时也暗暗的观察着赫敏最近的反应。

    最近赫敏似乎是对爱莎的好感度有点强烈,经常要拽着爱莎一起洗澡逛街,偶尔的还会亲亲脸蛋占点小便宜。

    艾格则是满怀着罪恶感对此乐见其成。

    至于爱莎则是觉得赫敏对自己比从前更亲了,这是好事,也没注意,一切都安安稳稳风平浪静的进行着。

    而艾格则是让卡卡偶尔断掉一次迷情剂,让赫敏一次又一次的怀疑自己的取向问题,艾格觉得等她习惯了这种状态大概就好了。

    “艾格,我最近感觉我有些奇怪…”夜晚,赫敏有些局促不安的坐在艾格的床边轻声说着。

    “怎么了?”艾格明知故问,一副清纯无辜的恶心样子。

    “我…”赫敏欲言又止的看着艾格,随即脸蛋红红的低下头小声嗫嚅着:“没事…”

    “我明天就要回法国,要我给你带些什么回来么?”艾格看了看小丫头。

    “我想看一看铁塔…”赫敏脸蛋有些泛红。

    “等我回来的时候吧…”艾格有些想不明白,为啥全世界的女孩都想看铁塔?

    浪漫么?没觉得哪里浪漫啊…

    屋子里气氛有些尴尬,艾格想伸手把小丫头抓进被窝,却听见小丫头幽幽的声音响起。

    “艾格,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患得患失,担惊受怕,寝食难安…”赫敏抱着腿转身看着艾格,粉红的小脚趾不安的在床上蜷缩着:“但是却又甘之如饴…”

    “我…那么危险的么?”艾格不太明白赫敏的意思,这个年纪的小丫头总是有点文青。

    “我是说,我喜欢你,却害怕失去你,明明知道你也喜欢爱莎,我总是想不去理你,不去看你…”赫敏说着说着,眼泪就开始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我知道这样是错的。”

    赫敏的样子看的艾格心里一阵难受,轻轻伸手抹掉小丫头的眼泪,艾格有些愧疚:“错的是我。”

    艾格讨厌女生的眼泪,这会让他有些麻爪子,局促不安,仿佛得了小儿麻痹一样全身僵硬。

    以往的贱嘴仿佛也失去了作用一样不知道说些什么。

    艾格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问一句:爱我你怕了么?

    “而且我最近总是感觉我好像喜欢爱莎…”赫敏嘤嘤嘤的抹着眼泪:“我感觉很不好。”

    艾格闻言差点笑出声,尽管时机不是很对,但他还是想笑。

    忍住,不能笑,笑了就是渣男…

    艾格没忍住,笑出了声…

    我尽力了,真的。

    艾格心里一阵绝望。

    “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赫敏担心的看着艾格。

    “不会的,这不是挺好么,这样我们三个就可以一起生活了。”艾格舔着脸随口说着。

    小丫头表情一阵茫然,心里不停地思考着。

    好像…也挺不错的?

    艾格不知道赫敏在想些什么,不过如果知道的话可能会笑的更大声。

    一把将赫敏拉到被子里,伸手摸了摸赫敏蓬松的头发:“睡觉!”

    “嗯…”

    赫敏也不挣扎,安静的抱着艾格沉沉睡去。

    艾格不知道赫敏心里的转变,不过那都没关系,知道了他可能更开心。

    第二天一大早,艾格便拿着爱莎的魔杖随手弄出了个门钥匙嗖嗖的飞到了法国。

    魔力强就是这点好…

    跨国旅行即便在巫师们的眼里都是比较繁琐的事情,但在艾格眼里,最多也就是一个魔咒的功夫。

    当然,中国除外,地方太大,艾格也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一步跨出国境线…

    一来到尼可勒梅的安全小屋,艾格便见到了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的卢平,昨晚是满月,卢平的状况看起来糟糕透了。

    “你看起来有点虚啊…”艾格咧着嘴笑了起来。

    “情况还好…”卢平乐呵呵的点了点头:“以往月圆的时候我都是找个森林躲起来,并且等我醒来的时候每次身上都有很多伤。”

    “尼可给我提供了一个小屋子,这让我能在变身的时候安安静静的看会书…”卢平笑了笑:“保持理智的情况下变身感觉很奇特。”

    “我觉得你应该多加训练…”艾格也不再谈论这个话题,他知道卢平不是很喜欢讨论这个话题:“我的法杖做好了么?”

    “已经做好了…”尼可勒梅乐呵呵的声音传了过来,老爷子从房间里探出头向着艾格招了招手:“来看看怎么样?”

    艾格走进屋,身后卢平也好奇的跟了进来,想看看所谓的法杖到底是什么样。

    这几天尼可勒梅一直忙叨叨的制作着法杖,卢平也不好意思打扰,毕竟这法杖关系到艾格以后得魔力应用。

    “哇…”艾格惊讶的看着面前自己的新武器:“瞧瞧…我看到了什么?一根棍子?”

    卢平表情有些古怪,面前的长杖很直,除了上面繁杂的纹理以外,看起来确实和棍子没太大区别。

    两面前桌子上正横着一杆一百七十多公分的金黄色长棍,长棍顶端是一颗鸡蛋大小的球形体,浮雕着霍格沃茨的校徽。

    “这就是法杖?”艾格表情尴尬,这似乎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高大上啊…

    “拿起来看看!”尼可勒梅瞪着眼睛,示意艾格拿起长杖,看样子有些迫不及待。

    艾格伸手拿起长杖,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法杖顶端的圆球裂开,一枚火红的宝石悬浮在法杖顶端,圆球裂开的碎片仿佛盛开的莲花一样托在了宝石底部。

    “哇…真是个好宝贝…”艾格有些敷衍的说着,他感觉有些失望,当然,也可能只是因为期望太高的原因…

    “格兰芬多!”尼可突然叫了起来,艾格一脸茫然:“???”

    随即法杖顶端一阵变换,一杆重锤出现在艾格手里,锤子和把手的交汇处,一枚雄狮脚踏红宝石的浮雕栩栩如生。

    艾格愣了愣:“这还会变形的?”

    “斯莱特林!”尼可勒梅不理他,继续叫着。

    又是一阵诡异的变换,法杖顶端,一只蛇头口中衔着魔法石,脑袋后蔓延出了一柄长刃,法杖再次变换成了一把大镰刀。

    卢平惊讶的看着艾格手中不断变化的法杖,法杖还能这么玩?

    “赫奇帕奇!”艾格回过神,口中喊了起来。

    法杖再次变幻,顶端猛地探出了一杆金色银纹的枪头,枪头下方是一把斧子,斧头另一侧是一段直钩,底部是一只小獾抱着一枚红宝石的浮雕。

    “瑞士长戟?”卢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很符合赫奇帕奇。

    几百年前,瑞士的雇佣兵们就是手持这种武器,以忠实和诚信享誉整个欧洲,纵观世界历史上,能和他们相媲美的只要中国古代打仗不要命的陌刀队…

    两者都是那种打起来只要不喊收兵,我就拼到最后一滴血的那种疯子…

    主帅死了都阻挡不了他们进攻的步伐…

    推荐:《重生之最好时代》https://m.hbfie.org/book/822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