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九十六章 初到法国(求月票!)
    每次斯内普在格兰杰夫妇家一起吃晚饭的时候,艾格就会感觉很违和。

    这种违和感来自于斯内普自身的人设上,高冷傲慢的魔药教授和格兰杰夫妇聊着关于养孩子的话题,艾格实在不知道自己该作何想法。

    他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是好是坏。

    有这种感觉的不只是艾格一人,身旁的赫敏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不得不说,化身为父亲的斯内普身上仿佛有种神圣的光芒,晃得艾格和赫敏睁不开眼睛。

    这也导致艾格的晚饭没有吃太久便急匆匆的跑回楼上去了,尽管这是他教女的生日宴…

    看着唱唱反调上卢娜父亲给自己做的专访,艾格咧了咧嘴。

    卢娜的父亲谢诺菲留斯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并没有询问一些太过于尖锐的问题,只是问了一些少年人的爱好和兴趣,将艾格平易近人的一片展现给了人们。

    尽管大多数的读者想看到的并不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期间单身老男人还一直问艾格相不相信弯角鼾兽的存在。

    艾格表示我相信…

    巫师都出现了,现在出现啥艾格都不惊讶。

    这也导致谢诺菲留斯对艾格很有好感,不停的在杂志上美化他,看的艾格自己都不太好意思了。

    前世就听说卢娜最后嫁给了纽特的孙子,艾格觉得这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弯角鼾兽这种生物在巫师界从没有人见过,卢娜如果喊一声:有谁想和我去找弯角鼾兽?

    艾格觉得除了斯卡曼德家的崽子们还真的不会再有其他人选了…

    谢诺菲留斯还送了艾格一副眼镜,可以看到骚扰牤,只要有人心烦意乱,就可以透过眼镜看到那人脑袋周围嗡嗡飞舞的骚扰牤,很有意思。

    “在看那个金发妹的杂志?”开门声响起,赫敏有些吃味的声音漾着一股浓浓的醋味。

    “啊…挺有意思的,脑洞很大。”艾格点点头。

    “是啊,一份完全不符合常理的杂志,疯疯癫癫的,就像她本人一样。”赫敏轻轻哼了一声,有些不满的说着,她对卢娜的初始感官不是很好。

    “疯子和天才不过只有一线之隔…”艾格合上杂志,笑眯眯的看着赫敏:“并且我自认为,在我所见过的人里,她是唯一比我更有智慧的同龄人。”

    “这不可能。”赫敏的脸都要酸成醋包子了。

    “这是真的。”艾格摊摊手。

    “和我比呢?”赫敏眯起了眼睛,似乎艾格回答的一个不对,她就要让艾格看到自己的肠子一样…

    “就像斯莱特林说的,聪明不等于智慧,我觉得你们似乎没有什么可比性。”艾格咂咂嘴,一把扯过赫敏抱在怀里,低下头贪婪地对着红润的小嘴一亲芳泽。

    “所以…懂了么?”艾格眨巴着蓝色的眼睛看着赫敏。

    赫敏脸色红的可怕,闭着眼睛眼睫毛微微颤着。

    艾格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女孩子,反正就是上辈子从网上看的那些套路…

    憋缩话,吻我!

    目前看来,这个方法很有用,简单的一个吻,赫敏像只鹌鹑似的老老实实的缩在艾格身边。

    “我只是觉得卢娜是个很好的朋友。”艾格倒是没说谎,只是认真的说了一下自己大概的想法。

    “嗯…”赫敏脸蛋红红的点点头,艾格说什么没听清,反正卢娜是被她丢在脑后去了…

    “你…什么时候走?”赫敏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艾格。

    “明天,我打算尽快,邓布利多让我明天去小天狼星那里。”艾格想了想。

    “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小丫头脸色苦巴巴的。

    “估计不会超过一个月…”艾格算了个大概的时间:“说不定我能赶在哈利生日之前到家。”

    好的吧…赫敏点点头。

    艾格不知道邓布利多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到底是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够抓到伏地魔?

    还是说他只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抓到伏地魔?

    艾格不清楚…

    没记错的话,神秘事务司里应该有着关于哈利和伏地魔的预言,可如果伏地魔真的被自己干掉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预言是会被打破的?

    又或者自己只是徒劳无功?预言终究无法改变?或许邓布利多是想要证明什么吧?

    艾格思考了整整一晚上也没想清楚,不过他丝毫不慌,就是打不过伏地魔我还耗不过他么?

    开玩笑…比蓝量谁比得过我漩涡毒鸡蛋?

    第二天一大早,原本每天早上准时出现在艾格房间里的赫敏没有出现,反倒是格兰杰先生一脸淡定的出现在艾格卧室的椅子上。

    “早安,克里斯…”艾格打着哈欠从床上坐起,墙壁上钟表上,带有艾格头像的指针啪嗒的挪动了一下,从睡觉指向了在家。

    “我听赫敏说你假期要出去?”克里斯有些不放心的看着艾格。

    “啊…是啊,去一趟阿尔巴尼亚…”艾格点了点头:“有什么问题么?”

    “我当然不会阻止一个男子汉离家远游,只不过稍微有些担心你的安全。”克里斯有些不大放心的说着。

    “没关系,我这么强…”艾格下意识的就想要吹牛*…

    “这不是强不强的问题,孩子再强做父母的的也不会放心让他一个人离开家,你懂我的意思。”克里斯无奈的笑了笑,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把硕大的烤蓝漆色左轮放在了艾格的桌子上,六英寸长的枪管在灯光下闪烁着光泽,看着艾格惊讶的眼神,克里斯凑过头小声的嘟囔着,看着艾格眨了眨眼:“尽管简很不赞成我的这种做法,不过我想你应该会妥善使用它。”

    “当然!”艾格顿时兴奋的从床上坐起,一把抓起了左轮枪好奇的摆弄着。

    “行了,我要你每天和家里联系一次,能做到么?”克里斯看了看艾格。

    “当然可以,为什么不行呢?”艾格抱着左轮傻呵呵的笑着,一脸的垂涎。

    作为一个男孩来讲,枪的诱惑性一点都不比魔杖要低,这无关强大与否。

    “这把枪是柯尔特巨蟒,威力很大,我托朋友从美国弄到的,一定要谨慎使用。”克里斯摸了摸艾格的脑袋:“好了,男子汉要出远门了,吃完饭再走吧。”

    艾格嘿嘿笑着跟着克里斯下了楼,吃完早饭便兴匆匆的离开了。

    半小时后,格里莫广场内,小天狼星一脸笑意的看着艾格。

    “快试试那东西威力怎么样!”

    “我看看啊…”艾格嘿嘿笑着,伸手掏出左轮枪摆弄着。

    卢平有些无奈的看着一脸亢奋的两人,尽管他也很想摆弄一下麻瓜的枪械,但是稳重的性格还是让他安稳的坐在椅子上。

    巫师们普遍认为对战时麻瓜的枪械是烧火棍一样的废物,但这丝毫不影响男人们对子弹划过速度与威力的着迷。

    “打这个!”小天狼星随手拽过一只花瓶放在一旁的柜子上。

    艾格拿出左轮研究了半天,随即按下保险,对着花瓶就‘嘭’的一枪,花瓶顿时被一枪打的粉碎。

    出乎艾格的意料,左轮枪的后坐力很小…

    “这花瓶…不用我赔吧?”艾格眨巴眨巴眼睛。

    “不管他,我玄祖留下的老物件,早就想扔了…”小天狼星兴奋的看着艾格手中的枪,丝毫不理会墙壁上狂翻白眼的菲尼亚斯的画像。

    卢平无奈的挥动着魔杖将花瓶修好,也一脸好奇的凑了过来。

    “速度很快,比魔咒飞起来的速度要快太多了…”小天狼星好奇的打量着艾格手中的枪:“亚瑟看到一定会激动地疯掉…我们给它施个魔咒怎么样?就稍微的改动一下,让它射魔咒出来?或者无限子弹?”

    “算了算了,下次再说。”艾格赶忙收起手枪,他打算下次找别人帮忙再弄一只给小天狼星,艾格可舍不得克里斯送自己的手枪出师未捷身先死。

    “真遗憾…”小天狼星摊了摊手,眼睛却不停的转悠着,不知道想些什么。

    艾格敢保证,只要自己和卢平一离开格里莫广场,这厮肯定会扭头坐着壁炉冲到古灵阁去取钱买枪…

    知道自己假期的助手是卢平后,在小天狼星家里呆了没多久,艾格便和卢平一起离开了。

    “我们该怎么离开?”

    路边上,艾格好奇的看着卢平。

    卢平无奈的摊了摊手,有些不安的看了艾格一眼:“到魔法部,乘门钥匙到法国,不过我出境的话需要先登记,我觉得还是提前告诉你的好,我是一个狼人。”

    “有…什么问题么?”艾格一脸茫然,完全没搞明白他到底要表达什么。

    “我是一个狼人…”卢平有些失落的垂着头:“我是说…”

    艾格翻了翻自己的皮箱,掏出了一袋狗粮:“我知道你是狼人,虽然我不清楚你变狼的时候到底吃什么,但是我这里还有狗粮,小天狼星能吃你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卢平有些惊讶的看着艾格,这种狗粮他见过,在小天狼星家里…最主要的是面前的男孩眼中没有一丝歧视的意思。

    “我是说我可能会很危险,还有几天就又是满月了…”卢平支支吾吾的说着。

    “那就买狼毒药剂啊…对了我这是不是有来着?”艾格翻动着自己怀中的袋子:“还真有…”

    卢平看着絮絮叨叨的艾格笑了起来,他现在真的很喜欢这孩子。

    果然是个好孩子啊…

    邓布利多是猜到了这点所以才会让我一起跟着吧?

    两人的动作很快,艾格直接拽着卢平显形到了魔法部,用眼神逼着出入境管理司的巫师捏着鼻子同意了卢平的出境请求。

    随即便和卢平乘着二十分钟后的门钥匙嗖的出现在了法国巴黎。

    大概的算了一下法国到英国的距离,艾格咧咧嘴,妥了,以后出国就再也不用跟魔法部打招呼了…

    强大的幻影移形就是这点好,无论走在哪里,丝毫不用担心被别人发现。

    如果说艾格在别的方面天赋很普通的话,那么在幻影移形上的天赋可以说是非常好了,邓布利多曾告诉过艾格,现在的艾格幻影移形过后他找不到一点痕迹。

    而从伦敦到巴黎的距离还不如到霍格沃茨距离远,这点距离艾格飞起来简直畅通无阻。

    “邓布利多给了我一张卡牌,他说你可能会用得上,这是他在巴黎的安全屋。”卢平取出一张卡牌,卡牌上一个精美的小指针图案不停地随着卢平的动作晃动着。

    “安全屋?施了赤胆忠心咒的房子么?”艾格点点头,两人便向着安全屋的方向赶了过去。

    一路上,艾格不停地打量着异国的风土人情,随即撇撇嘴。

    法国天空上的天气和英国比没太大的区别,看起来阴沉沉的,一点没有传说中的浪漫和美好,不过艾格发现倒是走到哪都能看到远处的巴黎铁塔,这个传言倒是真的。

    “你知道埃菲尔铁塔的含义是什么吗,莱姆斯?”艾格乐呵呵的看着远处的铁塔。

    “不是很了解…”卢平很老实,不像小天狼星那样一肚子花花肠子。

    “整个巴黎在任何地方,只要你一抬头就可以看到铁塔,所以,它的含义是: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何时,假若你愿意回头看,我一直在守候。”艾格一脸认真的看着远处的铁塔。

    两辈子加到一起,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埃菲尔铁塔,前世多少女孩的梦中圣地。

    卢平哦了一声,这让艾格有些无奈,卢平显然不是有心思追求这些浪漫的人,这让艾格有些对牛弹琴的感觉。

    如果是小天狼星的话,或许他会说一句:学到了。然后两人心照不宣的荡笑起来…

    “或许外人看来会是这个含义…”一道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艾格两人扭头看去,身旁一个呢子大衣的老者正撑着拐注视着远处的铁塔:“但是对巴黎人来讲,是我们在守候铁塔,铁塔是我们的云中牧女,我们就生活在她的身旁,所以应该是我们守护她才对…”

    艾格大囧,装逼没装明白…

    “学到了…”艾格看着老者点了点头。

    艾格是真心实意的学到了,因为如果要在巴黎把妹的话,这番话无疑是比自己说的更浪漫…

    “不过你刚刚说的其实也对,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你们是英国人么?”老头好奇的看着艾格。

    “对,我们是英国来的…”艾格点点头。

    “我听说那里的男人都喜欢男人?”老者嘀嘀咕咕的走开了,颇有些嫌弃的样子。

    艾格脸色很黑…

    在这个世界上,提到中国,人们会想到雄壮伟岸的万里长城。

    提到法国人们会想到伫立风雪只为守候的埃菲尔铁塔。

    而提到英国,人们会想到那里的男人喜欢男人…

    这就让艾格有些接受不能了,瞧不起谁呢这是,咱也是两个女朋友的人好吧?

    推荐:《败家导演》https://www.hbfie.org/book/8346/,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