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八十七章 取巧 (求月票!)
    “他长得什么样子?”赫敏好奇的问道。

    “没我帅…”艾格有些沾沾自喜的笑了起来:“有点女性化,长头发,给人的感觉像是德拉科的高配版,傲气得很,但是又不是骄傲的那种傲慢,很复杂,那是他十八岁时的画像,对我而言没太大感觉,当然,如果是密室里雕像那个样子的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赫敏了然的点了点头,她太了解艾格了,说了这么多,第一句话才是重点。

    赫敏的眼里有两种人,艾格和其他人。

    艾格眼里同样也有两种人,没他好看的以及和他一样好看的…

    没办法,外貌协会就是这么现实。

    弗雷德和乔治兴冲冲的跑了过来,乐颠颠的坐在艾格两人对面的软椅上。

    “我们在想,既然斯莱特林能留下自己的画像,那么格兰芬多没道理不留下。”弗雷德兴奋的说着。

    “哦,饶了我吧老兄,我真的不知道,说实在的我都没想过斯莱特林的画像还会存在。”艾格苦笑着摇了摇头。

    休息室另一头,李·乔丹正费心费力的给格兰芬多编着饶舌,希望能在rap方面压倒斯莱特林的嚣张气焰。

    艾格有时候觉得李这个人挺迷的,他喜欢一切事物,但是尤其钟爱唱,跳,rap,以及魁地奇…

    哪年的魁地奇比赛上都能看到他坐在麦格教授身边做魁地奇解说,事实上他一直打算毕业后当个魁地奇比赛的解说员,他说这样的话每一场比赛他都能免费的观看了…

    “整个学校都疯了,这回看伊法魔尼的那群混蛋怎么说!”乔治兴奋的耳根子有些发红。

    “这跟伊法魔尼有什么关系?”艾格有些疑惑的看着乔治。

    “你不知道么?伊法魔尼创办者的姨妈是斯莱特林的直系后裔,并且创办者伊索·瑟尔的魔杖就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魔杖,那群自命不凡的家伙一直认为他们才是正宗的斯莱特林…”弗雷德挑了挑眉毛:“美国的巫师们一直都很猖狂,似乎觉得他们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存在,事实上就在几十年前,美国巫师还处在被猎杀的状态呢,那群落后的部落野人…”

    关于这些艾格还真不知道,他所了解的魔法史只有那么几个人,其他的都不怎么了解。

    认真学习?开什么玩笑,宾斯教授的课上睡得就已经够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哪怕是韦斯莱家族,对于美国巫师们的评价也普遍不高,英国魔法界对于美国巫师通常的观念都是落后愚昧等一系列贬义词,有着一种歧视的心理,好像美国学的魔法是从他们手指缝里施舍过去的一样…

    “我们的意思是…不管那群斯莱特林的混蛋们有多么讨厌,但他们终归是霍格沃茨的。”乔治有些不是很情愿的摊摊手:“关于斯莱特林正统这一点,一直都是两个学校针锋相对的严肃问题,所以我们霍格沃茨出来的学生一直都对伊法魔尼没什么好感…”

    英国魔法界和美国魔法界的关系很奇怪,有些像是老牌贵族和新兴势力的较量一样,彼此都不肯承认对方比自己强。

    尤其是再加上两个学校争执已久的历史问题,导致两个国家出来的学生们看彼此更是十分的不对眼。

    “我很高兴你们能有这种胸怀。”艾格乐呵呵的看着面前的双胞胎:“至少你们认得清我们是一个整体。”

    “别闹了,我们才不是整体,我们是霍格沃茨的格兰芬多和霍格沃茨的斯莱特林,根本没什么关系好么?”弗雷德睁着眼睛说着瞎话。

    “说到底,我们还差一个格兰芬多的画像…”乔治有些遗憾的咂咂嘴,随即伸手拍了拍艾格的肩膀:“再接再厉!”

    我特么还再接再厉,你们以为画像是大白菜呢?

    一连几天的时间,预言家日报如同雪花一样飞舞在英格兰境内,整个英国的巫师都与有荣焉,不管人们再怎么抨击斯莱特林出来的黑巫师们,都不妨碍巫师们对斯莱特林画像的热情。

    校长室内,邓布利多乐呵呵的端着一杯红茶看着报纸,随即一脸笑意的抬起头看了看一旁墙壁上的画像。

    “萨拉查,你已经成了吉祥物了…”邓布利多看起来很开心的说着。

    老头子和斯莱特林的关系相处的还算不错,至少几天下来邓布利多已经开始单方面的称呼斯莱特林的教名了。

    “我听说…我的一个后代亲戚拿着我的魔杖也创办了一所魔法学校?”斯莱特林闻言扭头看了看邓布利多。

    “啊…对,美国的伊法魔尼,是个很不错的魔法学校,当然,和霍格沃茨没法比…”或许是和艾格相处的太久了,邓布利多偶尔也会小小的吹个牛逼。

    “美国是哪?”斯莱特林饶有兴趣的看着邓布利多好奇问道。

    “……”

    邓布利多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语塞。

    伊法魔尼的创办时间是十七世纪,至今也不过二百多年。

    而面前这位则是一千年前的老妖怪,他活着的时候美国还没个影子呢…

    这要我该如何解释呢?从美国的建立开始说起么?

    邓布利多微微有些尴尬的思索着,希望能给斯莱特林一个简单易通的说法。

    艾格不知道邓布利多的情况,他现在感觉自己有些累得慌,最近一阵子发生的事情简直太多了,艾格自己都有些捋不清。

    不过唯一可以确认的是,现在离期末已经越来越近了,不久之后,他就应该在魁地奇的球场上看着一群学生征讨蛇怪了。

    当期末考试结束后,自己就会可怜巴巴的被邓布利多赶到阿尔巴尼亚去抓珍兽……

    艾格感觉有些不对,自己明明是应该享受生活的才对啊!

    为什么突然就开始忙碌起来了呢?

    最主要的问题是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忙在哪…

    很多人都有过这种情况,每天都会觉得累,每天都会觉得忙,细细的一想又不知道到底是哪里累,哪里忙。

    艾格觉得等今年自己假期抓完伏地魔以后应该好好的歇上一段时间,准备一下就该养老了。

    至于伏地魔后续的复活和宰杀问题,那就是邓布利多该考虑的事情了…

    夜晚,静谧的寝室内,艾格心不在蔫的摆弄着手中的冠冕,希望能找到拉文克劳的线索。

    身旁锅巴在可达肚子上的袋子里露出小脑袋呼呼的睡着,可达窝在艾格的枕头上舒服的睡着,不时拱一拱柔软的枕头。

    “过人的智慧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艾格轻声念着金冕上字母,有些颓然的叹了口气。

    关于斯莱特林的请求艾格还是挺上心的,抛去其故事本身的感人在内,格兰芬多几人画像的存在也是一种很宝贵的东西,如果自己真的有的话,那将是霍格沃茨的一笔永恒的财富。

    艾格到底还是深爱着这里的,尽管有些小贪婪。

    屋外夜空的星光斑驳的照进了房间,斜斜的映射在艾格的脸上,有些无奈的将冠冕塞到衣服袋子里,艾格毫无头绪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着。

    有些事情的答案越是想不出来就越让人闹心,尤其是一些让人比较在意的事情。

    或许我应该去拉文克劳看看有没有线索?

    一想到这,艾格穿着睡衣赤着脚游荡出了塔楼,一路来到了拉文克劳塔楼的门口,黑暗中好奇的目光审视着面前的青铜渡鸦。

    如果说拉文克劳除了冠冕以外唯一一个能让艾格产生联想的东西,就是面前这只死渡鸦。

    有着自己思维的炼金产物并不是那么便宜的,比如三扫帚酒吧经营了那么多年,也不过是在门口挂上了几个最廉价的猪头三,那种一看就是人格障碍的蠢东西在市面上都能卖出不少的价钱…

    最主要的是,那猪头三的原材料是死人的脑袋经过一些列的处理和人格附加后得到的产物。

    猪头三都那么贵,没道理这只死渡鸦就一点价值都没有。

    “你知道拉文克劳的消息么?”艾格轻声问着。

    “我是一道门环。”门环上的渡鸦活灵活现,但是声音却不含一丝情感,比起话痨的分院帽,面前的门环明显的更不近人情。

    “我可以进去看看么?”艾格试探的看着面前的青铜门环。

    “针掉到大海怎么办?”死渡鸦一点面子也不给。

    “再买一根?”艾格试探的看着面前的渡鸦。

    “取巧。”死渡鸦终究还是开了门。

    这是艾格第一次来到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比起红色色调的格兰芬多,蓝色调的拉文克劳休息室给人的感觉更多是清爽,通透。

    这是一件很大的圆形屋子,墙上开着雅致的拱形窗户,挂着蓝色和青铜色丝绸,和格兰芬多休息室里暖洋洋的挂毯不一样。

    深蓝色地毯上点缀着满天繁星,放眼望去自己仿佛踩在星空之上,和艾格一同存在于星空之中的,是一个个高大的书架。

    门对面的壁龛中放有的罗伊纳·拉文克劳的半身白色大理石像,乳白色的石像在夜晚繁星的映照散发着盈盈的幽光。

    看着面前的石像,艾格好奇的走上前,从怀中取出冠冕轻轻放在了拉文克劳的头顶。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公共休息室内一如既往的安静,不时的有女孩子们养的小猫从脚边经过,蹭一蹭艾格的裤脚。

    沉闷的开门声响起,一阵有些压抑的窃笑声传来,随即便是一阵惊恐的吸气声,几个女孩偷偷摸摸的从洞口钻了进来,艾格扭头看去,秋·张几人正惊慌的看着自己。

    “夜游?”艾格看了看秋·张怀里的一堆小蛋糕,身后几个女孩有些瑟缩的看着艾格。

    “莫里…瑟斯…先生…”秋张战战兢兢的看着艾格。

    “别害怕,我也经常那么干,没事,我不管的。”艾格摊摊手,转过头继续打量着面前的雕像,希望能找出什么线索来。

    眼看着艾格不计较,几个女孩的胆子也变大了起来,围在艾格身边嘻嘻哈哈的问东问西,艾格感觉自己正处在人生巅峰,因为刚刚有女孩趁他不注意吃他豆腐,摸了他的屁股一下…

    “艾格,你怎么会在这?”秋张脸色有些欣喜的往艾格身旁凑了凑,这个时代的女孩还没有饱受信息大爆炸时代的熏陶,都会向往一些美女与英雄的故事,希望能给自己找一个故事里才有的如意郎君。

    艾格是不是那种英雄式的人物他不知道,不过那都无所谓,至少在这些女孩眼里,他是。

    “我…有一些事情…”艾格捏着下巴思索着,随即扭头看了看身旁的几个女孩:“你们有听说过拉文克劳的传说么?比如留下了什么东西?”

    “当然是冠冕,据说它失踪了一千年…”秋张毫不犹豫的说着,随即便看到艾格一脸淡定的将雕像头顶的冠冕塞到了怀里,迎着一屋子乱蹦的眼珠子,艾格看了看秋张:“没事,你继续说。”

    我说你妈个头啊!

    一群女生呼吸急促的胸腔都快炸开了。

    “刚刚那是什么?”秋张瞪着眼睛看着艾格,一脸的火热。

    “恩…拉文克劳的冠冕。”艾格歪了歪脑袋:“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你继续说,还有什么?如果她留下了自己的人格,那么最有可能会是在哪里?”

    秋张心绪激荡的吸了口气:“我不知道了艾格,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拉文克劳她留下了自己的人格,那么一定会是在这座城堡之内,因为根据一些历史记录,霍格沃茨的城堡是拉文克劳设计的,她才是最了解这座城堡的人。”

    艾格微微点了点头,关于这个说法他也听说过,但是这只是野史,没有确凿的证据。

    不过想到斯莱特林的画像都是拉文克劳帮着画的…艾格觉得这段野史还是比较有可信性的。

    “所以…关于那个冠冕…”秋张有些期待的看着艾格,微微咬着嘴唇凑到了艾格身边:“我是说…你是要帮我们寻找拉文克劳的画像么?”

    秋张身后几个女孩暧昧的笑了笑,不动声色的向着寝室走去了。

    艾格很有魅力,这一点艾格自己知道。

    但艾格认为自己还没有到那种猫躯一震,妹子就一起跑过来跟着自己一起震的程度。

    屋子里气氛有些尴尬,空旷的休息室内除了两三只夜游的小猫只有两个活人。

    秋张的脸色有些红,即便是在夜色下,艾格也能清晰的看到秋张脸上的红晕。

    “艾格,我…”秋张欲言又止的看着艾格,不知道说些什么,随即轻轻的往前挪了一小步,黑色的眸子和艾格蓝色的眼睛对视着。

    两人离得很近,艾格甚至能闻得到秋张呼吸传来的奶油味。

    “哎呀,突然想起来寝室里还煲着胖鸡汤,时间不早了,你赶快睡吧,晚安。”

    眼看着红润的小嘴唇就要贴上来,艾格嗖嗖的跑掉了。

    呵,女人…

    想色诱本宝宝?没门!我是不会把冠冕给你们的!

    我凭本事找到的,那就是我的!

    关门声响起,拉文克劳塔楼内气氛诡异的安静,女寝走廊的门后,一群女生面面相觑,秋张脸色也有些难堪。

    对于自己的容貌,秋张还是有着绝对的信心的,事实上也是这样,基本上各个学院各个年级的男生都和秋张表过白,但是一直到现在秋张都没有同意过。

    结果今天让人嫌弃了,还是一个比自己小一届的男生,最主要的是这个男生还是脚踩两条船的货色…

    “我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太好?”秋张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几个朋友:“我是说,他和格兰杰…”

    推荐:《猛卒》https://m.hbfie.org/book/827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