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八十五章 我不知道(求月票!)
    “拜托…”斯莱特林带着一丝祈求的看着艾格:“我可以把我会的一切全都教给你。”

    “成交!”艾格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答应了…

    两人面面相觑半晌,艾格咂咂嘴:“不过目前最贴近的东西都被你的继承人做成了魂器…你有分离灵魂的办法么?”

    目前为止五个器物魂器都已经收集齐了。

    赫奇帕奇的金杯;拉文克劳的冠冕;复活石的戒指;日记本以及一个挂坠盒…

    戒指和挂坠盒已经被破坏掉了,为了防止伏地魔察觉,还剩下三个没有破坏的魂器,其中就包含着两个巨头的遗物。

    “魂器…”斯莱特林厌恶的嗤笑了一声:“我当初眼睁睁看着那孩子制作的笔记本,倒是把海尔波臭名昭著的本事学了个透彻…”

    “蛇怪不也是海尔波弄出来的?”艾格鄙视的看着斯莱特林。

    “不一样,你不知道,那小家伙刚出生的时候是多可爱…哦…梅林的胡子,从一开始我看着你和那个斯内普钻进密室,我就知道它早晚要上了你的餐桌…”斯莱特林深闺怨妇一样的絮叨着,看样子对艾格很不满。

    艾格倒是没觉得斯莱特林这样子有什么问题,毕竟憋了一千年没和人说过话,话痨一点很正常,哪怕这个人是以高冷著称的斯莱特林,换做是自己估计早就疯了。

    “我从小就喜欢和蛇在一起玩,他们总会送我好多东西,野果子野花,当然,有时候也会送点死鸟死耗子什么的,不过这都是他们的心意…”斯莱特林有些低落的垂着头:“在那个身边孩子都骂我是怪胎的时候,只有他们对我一如既往的温柔…”

    “艾格,你要知道,蛇佬腔从来都不受别人的欢迎,哪怕是巫师…”斯莱特林表情平淡的低声说着:“除了蛇,戈德里克是我第一个朋友,我后来之所以选择离开,就是因为不想因为理念的原因让我们的友情和心血变得四分五裂,离开那天,我封闭了密室,将我所有的一切过往封存在了这个画像上,保留了我十八岁最初见到他们那时的人格,希望有一天他们其中哪个人主导学院时我能够对他们表明我自己的想法,但是在我走后,曾经象征着霍格沃茨主导权而被我们所争夺的霍格沃茨地契却从未被签上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他们将地契封存了下来,从此保留了流传地契的传统……”

    艾格咬着牙,有些蛋疼的听着斯莱特林的故事。

    “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人了,有话不肯直说,腻腻歪歪的…”艾格瞪着眼睛闷闷不乐的转过身去:“你这样让我很烦躁的好吧,又不是什么happy ending的结局,让人心里堵得慌…”

    眼眶微微有些发红,艾格声音听起来有些闷:“我会帮你的,记得你说过的话,我要学什么都得教我。”

    “成交!”斯莱特林答应的比艾格刚刚还爽快。

    “蛇怪必须死,没商量,那东西粘过人命了。”艾格斩钉截铁的说着。

    “可以,不过我必须先提醒你不要抱太大期望,那东西味道其实就和普通的蛇肉没什么区别…”斯莱特林轻声说着。

    “你…怎么知道的?”艾格眼神诡异的看着斯莱特林。

    “事实上一开始我养出了两条,刚出蛋壳的时候蛇宝宝的眼睛并不致命,只会让人感觉有点眩晕,和普通的小蛇崽差不多。”斯莱特林面色看起来有些糟糕,怅然的叹了口气,眼神空洞的喃喃自语:“那时候霍格沃茨才刚刚创办,我放它们出去玩的时候有一条不小心落到了赫尔加的手里,她一直都对烹饪有些执着,那天晚上戈德里克端着蛇羹来给我送汤,然后差一点另一条也没了…事实上当初我们后来吵架也有这一部分原因……”

    “stop!不要再说了!”艾格扶着额头有些崩溃。

    按你这么说,密室是特么为了保护蛇怪的吧?

    传说中呼风唤雨的四巨头形象在艾格脑海中毁于一旦,变成了四个有些逗逼,带着一丝神经质的魔法小青年。

    不管怎么说这反差都太大了一点…

    “我要去取魂器了,你最好是想些办法,将灵魂从魂器里弄出来的办法。”艾格不打算再听千年前的恩怨情仇,努力的重组着自己的三观转身即匆匆的跑开了。

    校长室内,分院帽正嘀嘀咕咕的编译着自己的新歌,看样子有些怡然自得,不时地询问一下一旁柜子上方墙壁上菲尼亚斯的意见,搞得菲尼亚斯烦不胜烦,还不得不耐着性子哄着这个霍格沃茨传承千年的吉祥物…

    校长办公桌旁的架子上,福克斯听到开门的声音扭头看去,熟悉的金发映入眼帘,顿时惊慌的飞到了屋顶上方的天文观测架子上。

    “你来干什么?”福克斯虎视眈眈的看着艾格。

    “邓布利多教授在吗?”艾格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先和邓布利多沟通一下,万一斯莱特林骗自己怎么办?

    “不在,出去了。”福克斯不情不愿的咕嘟着嗓子。

    “如果他回来的话,麻烦帮我告诉他,我见到了萨拉查·斯莱特林。”艾格看着福克斯轻声说着。

    “真稀罕,你竟然这么客气…”福克斯扬着小脑袋哼了一声:“你求我啊!”

    艾格默不作声的摆弄起了自己的魔杖,福克斯赶忙开口:“我会告诉他的,你赶紧出去!”

    艾格满意的点了点头,从办公桌里翻出了冠冕和金杯转身就要离开。

    “萨拉查·斯莱特林?”一旁的一个带着助听器的男巫画像叫住了艾格,艾格扭头看去,校长室的画像们都睁开了眼睛,惊疑不定的看着艾格。

    “孩子,你说的是真的?”戴丽丝·德万特惊讶的看着艾格。

    对于这个救人无数的某位前任女校长,艾格很有好感,校长室的画像里就属她最慈祥。

    “对,我验证过了,他会说蛇佬腔,是十八岁时的斯莱特林,后来被斯莱特林封存了自己的一切存在于地契中。”艾格点了点头。

    “恕我直言,孩子,蛇佬腔并非是多么稀罕的能力,只不过很多有这项能力的巫师都闭口不言,在我活着的时代我就曾见过三个,并且都和斯莱特林没有一点关系,我认为你应该更稳妥一点,等邓布利多回来。”一位老者看着艾格和善的说着,老者名叫埃弗拉,在任校长的时候同时兼任了魔法部的高级官员,因此在魔法部有着自己的画像,同时也算是比较稳重的一位校长。

    艾格想了想,面前屋子里的画像活着的时候都算是巫师界的伟人了,基本都是人老成精的典范,即便是斯莱特林在这里估计他们也不会买账,想到这,艾格点了点头,将金杯和冠冕放了回去。

    “还请尽快,我可不想有个无聊的男孩画像成天跟在我的身后…”悠悠的叹了口气,艾格转身离开了。

    半小时后,黑魔法防御课教室内,艾格捏着下巴思索的看着面前的男孩,第二十八次开口询问:“你真是萨拉查·斯莱特林?”

    斯莱特林:“……”

    “我会说蛇佬腔!”斯莱特林恼火的看着艾格。

    “没什么稀奇的,我也会说,你看我像是斯莱特林么?”艾格撇撇嘴:“哈利也会说,不过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看样子自己还是太年轻,差点就被面前的家伙牵着鼻子走了…

    自己听什么信什么的毛病看来得改改,还是太天真了点。

    “我能控制城堡,这总能证明了吧?”斯莱特林指了指黑魔法教室的大门,大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我也能!”艾格哼哼了一声,随手一指,大门再次打开。

    斯莱特林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能是因为地契上是你的名字,根据契约你有掌控霍格沃茨的权利,但我…”

    “但你也有可能是个魂器!”艾格认真的看着面前的男孩:“就像邓布利多抽屉里关着的某个笔记本?”

    “你这是在侮辱我!”斯莱特林看起来似乎被激怒了:“我才不会用那么低劣不堪的手段,分裂灵魂,呵…只要我想,我能有着更完美的长生方式!”

    “你有魔法石?”艾格歪了歪脑袋。

    “没有……”斯莱特林闻言顿时一滞。

    “没有你吹什么…”艾格撇撇嘴。

    wtm!!啊啊啊!斯莱特林快疯了,谁来帮我把这个混蛋干掉?

    “你说的更完美的长生方式…是什么?”艾格有些好奇的看着面前的斯莱特林。

    “我不告诉你!”斯莱特林顿时哼了一声,有些傲然的抬了抬下巴。

    “这么孩子气,果然不可能是斯莱特林…”艾格嘟嘟囔囔的碎碎念着。

    “我!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男孩脸都要气的扭曲了,声音听起来有些破音,恨恨地看着艾格,斯莱特林差点哭出来:“我没骗你,我真是萨拉查!”

    艾格狐疑的看着面前的画像:“你不太稳重啊…”

    “我说了这是我十八岁的画像和人格!”斯莱特林抓狂的看着艾格。

    画像就是这点不好,不会成长,赋予的人格是什么时候的人格,画像就会是什么时候的人格,最多就是记忆变得更多,但是性格不会改变。

    “整个学校的守护魔法我都能操控,我怎么可能不是!”斯莱特林有些无奈的靠在了一旁的画框上,有些无力的喃喃自语。

    “我也能…等等!守护魔法?”艾格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画像中的男孩:“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那天是你把我从女生宿舍丢出去的?”

    斯莱特林干巴巴的看了艾格一眼:“我真是萨拉查·斯莱特林…”

    “回答我的问题啊混蛋!”艾格表情扭曲的看着面前的画像,愤怒已经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状态了。

    “不是…那道魔法是罗伊娜留下的…”斯莱特林看和艾格讪讪的笑了笑:“女生宿舍内的男性会无差别的被丢出去,你该庆幸你是在格兰芬多塔楼,如果在斯莱特林的话你会被丢进黑湖…”

    “魔法是你启动的吧?”艾格嘴角抽了抽。

    “我只是遵循我的使命…而已…”斯莱特林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了笑:“当初因为男学生们的原因,学校内所有的女生宿舍都被罗伊娜层层叠叠的施加了各种魔法,其中以格兰芬多塔楼为最…”

    两人正争执着,门外一道高大的白色身影走了进来。

    邓布利多微微有些惊讶的看着艾格面前的画像,随即又看着艾格微微点了点头。

    “您好,尊敬的斯莱特林阁下。”邓布利多和艾格还是不同的,并没有像艾格那样疑惑猜忌太多。

    “阿不思·邓布利多…”斯莱特林看着面前的白胡子老头啧啧称奇:“你真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后辈,你应该进斯莱特林的,聪明不凡,高贵勇敢…”

    艾格嘴角抽了抽,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面前的画像:“呵呵…”

    这个场景莫名的眼熟?

    “看样子我的猜测没错…”邓布利多对斯莱特林的话不置可否:“从那天艾格你签完了地契后,我就感觉城堡里有哪里不一样了,连以往没头没脑乱转的楼梯都能准确的将学生们送到各自教室的方向,当然,我想除了我这么无聊的人以外应该不会有其他人发现这个问题。”

    这到底是多无聊才能干出来这种事?

    所以斯莱特林说邓布利多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的原因只是因为老头子太过于无聊?

    这也太low了点吧?

    “原谅我刚刚不小心听到了你们的谈话,不知道斯莱特林先生是想要艾格做些什么?”邓布利多眼神平静的审视着面前的画像。

    “我想再见到他们一次…”斯莱特林认真的看着邓布利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需要一点帮助…”邓布利多乐呵呵的笑了笑:“我们到校长室慢慢说吧…”

    几分钟后,校长室内,墙壁上一群校长面色诡异的看着新加入的一个相框,相框里的黑发男孩微微蹙着眉头,有些不自在的看着周围老态龙钟的校长们。

    “啊,萨拉查…好久不见!”分院帽裂开褶皱的大嘴有些惊喜的看着面前的画像,艾格有些惊讶的看着斯莱特林的画像:“看样子还真是…”

    “我早就说过了!”斯莱特林有些粗暴的叫了起来。

    邓布利多一脸平静的看着斯莱特林,对于对方的表现他一点都不稀奇,斯内普当初刚刚接触艾格的时候情况比他还糟糕…

    “戈德里克很早以前就和我说过,有朝一日你一定会回来的。”分院帽乐呵呵的笑了起来,看样子很欣慰。

    “我…从没离开。”斯莱特林咬着牙看着面前的破帽子。

    “当然,也可以这么说,毕竟谁能想到你会一直待在地契里面呢…”分院帽絮絮叨叨的念叨着。

    斯莱特林看起来有些不耐烦,他不是很喜欢格兰芬多这顶脏兮兮的,话痨一样的帽子。

    “啊哈…”分院帽弯了弯尖尖的帽尖:“所以,你是想来和我打听一下格兰芬多他们最后的事情,是么?”

    “没错。”斯莱特林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分院帽耿直的看着斯莱特林。

    推荐:《猛卒》https://m.hbfie.org/book/827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