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八十四章 萨拉查·斯莱特林(求月票!)
    艾格发誓,他来霍格沃茨两年了,城堡里的画像他基本都认识,但是从来都没见到过这个男孩。

    “你…谁啊?”艾格塌着眼皮看着墙上的画像,没记错的话这是一幅山水画,偶尔会有一两个画中妇女来这里野餐。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未免有些太不要脸了点,莫里瑟斯…教授?”男孩带着一点磁性的声音有些调侃,听起来略显慵懒。

    “像这种来历不明的画像我要不要一把火烧掉呢?”艾格捏着下巴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别自顾自的说这么恐怖的话,我又没什么恶意…”男孩慌忙摆手:“再说了,城堡里的哪个画像我都能去,烧这一幅有什么用…”

    “哦……?”艾格念念叨叨的嘀咕着:“这倒是提醒我了,老早就想把这些画像都丢出去了…”

    “喂,你可真够混蛋的…”男孩看起来有些生气。

    “你…是谁?”艾格扭头看了看画像上的男孩,表情有些认真,霍格沃茨的画像世界就像一个局域网,除了在别处有自己画像的人,很少有人的画像能进来。

    “嗯…?”男孩似笑非笑的看着艾格:“艾格·莫里瑟斯…占据了我们留下的城堡,杀了我养的蛇宝宝,甚至还打算抓我最后的血脉,现在你竟然还问我是谁?”

    “萨拉查·斯莱特林?”艾格瞪着眼睛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男孩,仔细的看了半晌,艾格微微撇嘴:“啧…没我帅…”

    “早知道你混蛋,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混蛋…”斯莱特林嘴角抽了抽。

    艾格惊疑不定的看着面前的画像口中嘶嘶作响,晦涩的蛇佬腔脱口而出:“真的假的呀?骗人的吧……”

    “如假包换!”回答他的也是一句蛇佬腔…

    竟然是真的!

    “你…到底是什么?”艾格好奇的看着画像里的男孩。

    “如你所见,我是一幅画像。”斯莱特林微微欠身,看起来像是一个小绅士。

    不得不说,斯莱特林长得真的很好看,不过有些女性化的阴柔,如果是个学生的话估计能迷死一大群妹子。

    魔法世界里的画像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只要你画出了一幅施展了魔法的画像,那么就会构成整个画像世界的一部分,它们可以彼此连通,甚至于有着独立的思考。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画的,必须有着足够的实力,能够将自己的人格和记忆烙印上去的人才有资格给自己画像,而且也不是所有的画像都能联通的。

    不过至少艾格从进入魔法界到现在,唯一见到过的永生者,就是这些画像…

    “霍格沃茨地契上签订了名字,我才会在城堡里出现,这也算是我耍的一点小花招吧。”斯莱特林笑吟吟的看着艾格。

    “邓布利多见过你?”艾格好奇的看着面前画像中的男孩。

    “不,我要告诉你的一点就是,出于对我们创始人的尊重,霍格沃茨地契上从来没有签订别人的名字,历代的校长都选择了保留霍格沃茨的管理权而非所有权,我还是第一次碰到你这么不要脸的…”斯莱特林嘴角微微翘起:“不过那个老头子确实意识到了我的存在,他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人之一,就像戈德里克一样。”

    是这样么?艾格眨巴着眼睛,所以邓布利多才那么无所谓的把城堡给自己了?

    感情来地契上根本就没有他的名字?只要有霍格沃茨的管理权,学校在谁那里都一样啊!

    “所以…你找我有事么?”艾格戳了戳画像,斯莱特林蹙着眉躲避着艾格的贱爪子,有些不悦的看着艾格。

    “我只是比较好奇,对于你的好奇。”斯莱特林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艾格:“由于地契上的契约让我们两人之间产生了一些关于灵魂上的来往,当然,我只是一个人格没有灵魂…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般强壮的灵魂,就好像…别人两倍的强大一样…”

    艾格心里紧了紧,随即微微有些放松。

    他不在乎斯莱特林知不知道自己穿越的事,反正自己已经都给邓布利多暗示的差不多了,就差面对面的告诉邓布利多自己是故事之外穿越过来的了。

    至于面前的斯莱特林,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

    “你来…就是为了找我说这个?”艾格莫名其妙的看着斯莱特林,有些疑惑的问道。

    “当然不是,我只是比较遗憾,你应该进我们斯莱特林的…”斯莱特林嘟嘟囔囔的絮叨着,看样子对于艾格的分院有些耿耿于怀:“圆滑机灵,聪明伶俐,懂得人心,天赋超绝,并且还不乏勇敢之心,没有比你更合适的斯莱特林了,可惜了,为了一个麻瓜出身的女孩…”

    “你…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么?我连我父母是谁都不知道。”艾格嘴角抽了抽,很难想象面前典型的青春期一样的男孩会是传说中千年之前霍格沃茨四巨头之一的存在。

    “谁说我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斯莱特林嗤笑一声:“赫尔加,戈德里克,罗伊娜,他们哪个没有麻瓜血统?都说我是纯血至上,可千年前是什么时代?当时麻瓜大规模的屠杀巫师,抓捕巫师,整个欧洲都笼罩在麻瓜的那种奇怪理论之下,巫师们人人自危,麻瓜家庭中一旦有发现魔法天赋的孩子就会被麻瓜们当做卧底送出来,希望能顺藤摸瓜的寻找到魔法界,换做是你,你愿意招收那些孩子么?”

    “况且在我们那个时代,麻瓜出身的孩子才意味着优秀,事实也证明了麻瓜出身的孩子确实很优秀…”斯莱特林轻声说着。

    艾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斯莱特林说的没错,根据历史看来,千年前的情况比他说的有之过而无不及。

    “不过只要是我的学生,我都会一视同仁,这是我身为霍格沃茨教师及创始人不容置疑的一点。”斯莱特林有些傲然的抬了抬下巴,尽显高贵风范的站立着,艾格依稀看到了一丝马尔福身上的影子,不过不同的是两者的高贵一个流于形,一个存于骨。

    “那条蛇怪…”艾格蹙着眉看着斯莱特林。

    “确实是我放在那里的,当然,一开始我只是想着养个宠物,但是你知道,我的风评一直不怎么样…”斯莱特林尴尬的笑了笑:“哪怕是千年以前,蛇怪都是非常稀罕的东西,而且我又是个蛇佬腔,艾格,你应该能理解我,没人能拒绝和宠物说话的诱惑,即便是一条蛇怪,即便它现在长歪了…”

    艾格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好巧不巧的,那段时期又是我和他们冷战的时期,所以…误会就产生了…”斯莱特林微微叹了口气,微微眯着眼睛认真的看着艾格:“我要强调的一点就是,这座城堡有我的一份,这所学校也是我们所创办的,我--萨拉查·斯莱特林为它倾注了我所有的心血和热情,危害学生这种事永远都是我所不能容忍的,不管那个学生的血统如何…”

    艾格看着斯莱特林的样子有些茫然,他该不会是格兰芬多假冒的吧?

    这种义正言辞的画风真的不太适合斯莱特林…

    “emmm…你比我…想象的要年轻。”艾格看着斯莱特林尴尬的点了点头,面前的男孩看起来也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说他是斯莱特林未免有些出戏。

    “除了自恋的少年人,谁会闲着画自己的画像呢…”斯莱特林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看样子他很不乐意提起这个话题。

    艾格想起密室里老态龙钟猴子一样的雕像,有些怀疑的看着斯莱特林。

    他该不会是用了美颜吧?反正是画,画成什么样还不是他自己说了算…

    不过就目前艾格了解的历史来看,斯莱特林刚刚说的这些话应该没有骗他。

    对于斯莱特林,无论是校史还是魔法史,对他的评价一直都是对学生负责,严肃认真,有正义感的人,如果真的是传说中的那种人的话,那么历史上对他的评价也不会那么高。

    所以关于留下蛇怪残杀麻瓜出身的学生这点应该是后人以讹传讹的说法。

    虽然他真的留下了一条蛇怪…

    如果说传说是真的话,那么应该也是这种情况:

    吵架过后没多久,格兰芬多、拉文克劳、赫奇帕奇:“你个种族主义者,我们不和你玩!”

    “嘤嘤嘤,我明明是为了你们好,你们还排挤我,狗咬好人心,你们不识吕洞宾!嘤嘤嘤…”斯莱特林揉着眼睛哭得梨花带雨:“哇啊啊…我要离家出走!我跟你们说,我养了一个大怪物,早晚有一天我要让它咬洗你们,连带着你们招的学生一起咬洗,嘤嘤嘤…”

    说完,斯莱特林背着行李哇哇大哭的跑掉了。

    跑出去二里地,斯莱特林眼巴巴的蹲在村口看着霍格沃茨的大门,恨恨的吸着鼻涕咬着牙。

    戈德里克那个混蛋怎么还不来找我?

    半小时过后,斯莱特林眼泪汪汪的看着霍格沃茨的大门,呜呜呜,他们都不来找我,哇…我要离家出走嘤嘤嘤…

    然后另一边,格兰芬多仨人乘着壁炉满世界乱跑:“那小子跑哪去了?”

    画面莫名的喜感,艾格甩了甩脑袋,把这些不太靠谱的脑补甩出大脑,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按事情的合理性来讲,艾格觉得自己想的很可能是特么真的啊…

    这可真是太尴尬了…

    斯莱特林都是死傲娇,这是历史已经证明了的一点,无论是对小天狼星‘漠不关心’的菲尼亚斯,含蓄委婉的要好处的斯拉格霍恩教授,还是讨厌哈利要死却怎么也不肯指认哈利的德拉科·马尔福,又或者爱的一塌糊涂偏偏嘴上还装的像个人似的舔狗斯内普。

    历史永远只会把他们的二货行径默默地记下来,让后人看着前人的故事抱着西瓜说真香…

    “我很后悔,关于我们的曾经…”斯莱特林眼神有些悠远的看着身后画像中的田野:“如果我当初能稍微退一步,那么我也不会失去我最宝贵的财富…”

    “我有一种预感,听到这里我就应该远远的跑掉…”艾格眼神诡异的看着面前的画像小声的嘟嘟囔囔。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艾格…”果不其然,斯莱特林声音响起。

    “我不听我不听!”艾格捂住耳朵转身嗖嗖的跑开了,斯莱特林站在画像里看着艾格的背影一脸凌乱。

    傻瓜才要听好么,如果猜的没错肯定要自己帮他做一些事情,而且绝对不会那么轻松…

    不过艾格还是低估了斯莱特林的执著,少年人急匆匆的行走在一幅幅画像里寻找着艾格的身影,艾格踩着不断变化的楼梯到处乱窜。

    没有哪个楼梯会不开眼的让自家主子踩空,以至于艾格一路畅通无阻,不知不觉的跑到了有求必应屋门口。

    急匆匆的在门口打转着,艾格看着墙上缓缓显形的大门一脑袋扎了进去。

    “这回应该找不到我了吧?”艾格神情舒畅的看着身后缓缓消失的大门。

    “艾格,我需要你的帮助…”斯莱特林的声音响起,艾格瞪着眼睛转过身,身后的一个有些残破的相框里,斯莱特林眼神柔和的看着艾格。

    “你是怎么进来的?”艾格瞪着眼睛看着斯莱特林。

    “我就是城堡的一部分,又或者说是城堡真正的管理者。”斯莱特林轻声笑了笑:“我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留下的一道人格,一道夙愿,一道悔恨,我有着他所有的情感,遗憾的是我没有灵魂,我只是他年少时的画像,记忆的载体和人格的表现。”

    “你存在于地契之中,这么说…城堡是你的?”艾格疑惑的看着斯莱特林。

    “城堡是我们四人共同创建的,不过地契确实是我的…”斯莱特林笑呵呵的看着艾格:“要知道,戈德里克酗酒并且还是个穷鬼,罗伊娜贪财的像是一条母龙,赫尔加她的身世并不显赫。”

    好吧…

    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艾格也是认命了,只要自己还在这个城堡里就免不了被他纠缠。

    “你想让我帮你做些什么?”艾格看着面前破旧画像里的男孩无奈的摊摊手。

    “任何一个有能力的巫师都会将自己在世时的人格保留下来让后人瞻仰,即便是戈德里克他们也不会例外,虽然他们并不畏惧死亡,不过虚荣心还是有一些的,我想…再见他们一次……”斯莱特林有些祈求的看着艾格:“我已经等了千年了艾格…霍格沃茨不会成为某个人的固定财产,地契上的条约只是针对你在世的时候,这就意味着如果有朝一日你过世了我可能还要等上很久很久…”

    “你的意思是,或许其他三位创始人还会有着像你一样的画像或者什么其他的物品存在?”艾格捏着下巴看着斯莱特林。

    “对…”斯莱特林看着艾格点点头。

    “别闹了,都一千年了老兄,你让我怎么找?”艾格叽叽歪歪的看着面前的画像:“这根本就不现实,而且拉文克劳留下的最有可能附有她人格的冠冕已经被你的好子孙做成了魂器,格兰芬多的宝剑我见过,妖精打造的根本没什么出奇的地方,就是锋利了点,至于赫奇帕奇的金杯也成被你的好子孙祸害了,你让我找什么?骨头渣子都烂了好吧…”

    推荐:《猛卒》https://m.hbfie.org/book/827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