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七十四章 L·D(求推荐!)
    马尔福最终还是舔着脸去做舔狗了,因为如果艾格打算对哪个小女孩下手的话,霍格沃茨里基本上没有那个女孩子能够拒绝得了,这让马尔福有些忧心忡忡。

    不过从艾格目前的观察来看,马尔福这个舔狗做的不太合格。

    至少在晚宴上努力了一个多小时,阿斯托利亚也没怎么搭理他,颇有一种小天鹅的架势。

    至于马尔福,就是那个癞蛤蟆…

    英文中对于他这种行为叫做Flatterer,马屁精,阿谀奉承者。

    不过艾格觉得这不足以形容马尔福的行为,所以用自己那不太正宗的英文翻译了一下,大概可以叫做Lick dog:舔狗…

    简称:L·D…

    “你说的太难听了…”

    晚宴过后,马尔福垂头丧气的坐在桌子旁嘟囔着。

    “我已经很抬举你了,舔狗舔狗,舔到了才算舔狗,像你这种舔不到的,只是狗而已…”艾格一脸耿直的看着马尔福。

    马尔福最终还是垂头丧气的回宿舍去了。

    艾格也没有在礼堂里久留,当长桌上的甜品也全部消失后,艾格也回到宿舍去了。

    夜晚,校长室内,斯内普正蹙着眉看着面前的邓布利多。

    “你要让他去抓黑魔王?恕我直言,这不是什么好主意。”

    黑色的长袍有些凌乱,看样子有些风尘仆仆的感觉,邓布利多抬起头打量了斯内普半晌,微微点了点头:“这确实不是什么好主意,尤其是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少年来讲,不过艾格他不是普通的孩子。”

    “再不普通也只是孩子。”斯内普蹙着眉强调着,看样子不是很赞同邓布利多的决定。

    “那孩子一发魔咒可以炸碎半座小山,这是你说过的。”邓布利多笑呵呵的看着斯内普。

    “但他对魔法的掌控方式粗糙的像是巨怪脚底板的死皮,不堪造就。”斯内普声音腻腻歪歪的抨击着艾格的施法水平。

    “艾格已经同意了,这对他来讲是一个很长不错的历练,温室里的花朵虽然好看,但是经不起风吹雨打西弗勒斯,你是明白这个道理的。”邓布利多有些祈求似的看着斯内普:“相信我,我不会害他。”

    斯内普面无表情的看了看邓布利多,沉默着不知道说些什么。

    屋子里气氛有些沉闷,福克斯也趴在架子上默不作声。

    “当初你就说过会保护她,你也没有做到。”斯内普脸色阴沉,声音听起来有些哽。

    “我还以为你不是很在乎那孩子,西弗勒斯…”邓布利多面色平静。

    斯内普依旧是那么慢条斯理的声音,但是语气却罕见的不再阴沉。

    “他是,我的弟子。”

    ……

    每年圣诞节最让人欢喜的时候就是早上起来看到自己礼物的一瞬间。

    对于艾格而言,收礼的意义不在于礼物有多贵重,而是在于看到自己礼物的一瞬间,自己可以很骄傲的告诉自己。

    看吧,还有那么多人想着你。

    所以,对于艾格而言,礼物这种东西应该是多多益善的好,重要的是心意而不是价钱。

    就好比弗雷德和乔治的巨大包裹,当艾格打开包裹发现是两大袋的猫粮…

    和自己送给小天狼星的礼物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艾格送了他两大袋子的狗粮…

    塞到嘴里尝了尝,艾格觉得味道不错,是奥尔良烤翅味道的。

    还好不是小鱼干味道的,艾格不喜欢海鱼的那股腥气。

    又比如赫敏今年送的,是一个厚厚的,用猫薄荷填充的抱枕,艾格觉得这妹子怕不是想让自己爽死在她怀里。

    马尔福的礼物一如既往的贵重,是一双黑色的骑士长靴,看起来精致干练,艾格记得洛哈特有一双来着。

    爱莎送的一如往年,还是衣服,看着艾格身材逐渐变得高大是爱莎最快乐的事情。

    斯内普送的依旧是那些瓶瓶罐罐,艾格将福灵剂挑了出来就随手将剩下的魔药塞到一旁的行李箱里了。

    行李箱是纽特送给艾格的,黑色的小箱子里有着另一片的广袤空间,还有各种各样奇特的环境,据纽特说,他年轻的时候就有一个这种箱子,里面清一色的神奇动物,在野外的时候还可以住在箱子里,方便极了。

    唯一有些不好的就是从箱子里出来的时候不一定在哪里…

    艾格还进到箱子里看了看,里面的空间很大,可以埋下几百个自己了…

    罗恩送给了艾格一套查理火炮队的队服,这应该是罗恩眼里最好的圣诞礼物了,艾格知道罗恩眼馋很久了,他自己都没舍得买,不枉费自己用魔法石做了一根金子魔杖送给他,卖掉的话估计能买一根不错的新魔杖了,还能顺手买一只新宠物…

    将房间里的礼物都收拾完毕,艾格洗漱完毕后一路来到了校长室内,随手拎起了架子上的福克斯,拿过分院帽扣在头上转身离开。

    福克斯认命了一般倒栽葱的被艾格拎在手里,鸟脸上满是生无可恋。

    一路来到了二楼女生盥洗室,艾格轻车熟路的打开密室大门跳了进去,呼啸的地下风声在耳边刮过,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的腥臭气息。

    嗖嗖的从长长的隧道中跳了下来,艾格看着面前石墙上两条互相缠绕的蛇口中嘶嘶作响:“打开!”

    ‘轰’的一声,石墙打开,艾格顺手扣掉了两条蛇眼睛上的绿宝石走了进去,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这个沉睡了千年的密室。

    曾有传言说四个院长都曾在霍格沃茨内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传承,不过据目前所确定的,只有斯莱特林一个人的。

    还是深埋在女生盥洗室下面,斯莱特林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

    空气中的味道很难闻,腥臭,腐臭,以及下水道里的屎臭…

    好在穿过了石墙后那股味道便消散掉了,面前静室里盘绕纠缠的蛇头石柱上透着一股洗刷不掉的古老气息,墙壁上的石苔在湖底潮湿的环境下青翠欲滴,映的房间里绿莹莹的。

    轻轻一步踏出,脚步声在四周墙壁的回声下显得非常明显,整个密室内幽暗静谧,艾格觉得心理素质不好的人可能会被这里的环境给逼疯。

    滴答滴答的水滴声不断在耳边响起,偶尔能看到一抹晶莹从头顶低落,应该是从上方的岩石缝隙中透下来的水滴。

    房间里的石柱子很多,一对一对的向着前方延伸而去,当艾格走到最后一对石柱子时,面前出现了一个石像面孔,老态龙钟猴子一般的大脸,一把稀稀拉拉的长胡须一直拖到石头雕刻而成的长袍下摆,两只灰不溜秋的大脚丫子站在房间光滑的地板上。

    石雕很大,艾格看着面前的石雕微微点头,敢把自己的雕像弄得这么丑陋,说明斯莱特林应该不是那种自认为十分伟大的人。

    最起码他对自己的丑有着一个清醒的认知,虽然从雕像来看这已经是垂垂老矣的斯莱特林的模样,不过看样子年轻的时候也没能帅到哪里去…

    应该…没我帅……

    艾格看着面前巨大的石像细细思量着。

    推荐:《猛卒》https://m.hbfie.org/book/827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