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六十三章 何谓荣耀(求推荐!)
    自从前两天晚上在有求必应屋接完吻后,艾格和赫敏两人的关系进展突飞猛进,小丫头也不会动不动就脸红了,在别人面前的时候也能大大方方的挎着艾格的胳膊了。

    不过这倒是让赫敏惹来了不少的非议,因为学校里对艾格有好感的女孩子一直都不少,不少人私下里一直拿赫敏的血统说三道四,不过有艾格在,没有人敢那么不开眼的跑到人家面前去说。

    艾格不说是在霍格沃茨,就是在英国魔法界都有着很高的人气,无论是掌控了默默然还是传闻中的强大力量,又或者是霍格沃茨城堡主人这一点,都给他带来了不少的吹捧和追随,如果艾格能振臂一呼说自己是哪个纯血家族的后裔,那么想都不用想,立刻就会呼啦啦的一大群纯血家族跑到他身后站好队。

    这种情况除了当初伏地魔上学的时候,就连格林德沃在德姆斯特朗上学时都没这么高的人气。

    格林德沃上学时就展露出了不小的野心,所以曾经遭人诟病,伏地魔上学时则是以血脉以及各种阿谀奉承将纯血家族绑在身旁,这一点上无疑是伏地魔做的更好,当然不排除格林德沃不屑那么干…

    而艾格呢?艾格就很厉害了,手底下只有双胞胎两个不靠谱的哼哈二将,每天最牛逼的行动就是洗劫霍格沃茨厨房,而自己这个组织首脑每天的活动就是晒太阳…

    “我们家的小精灵说过,艾格是纯血统,纯的不能再纯了…”

    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内,马尔福愤愤的靠在沙发上,最近他的心情一直不好,卢修斯和纳西莎圣诞节的时候要去一趟国外,他这个圣诞节只能留在学校里过了,此时的马尔福正对着两个跟班一脸的愤慨。

    “艾格不应该和那个……赫敏格兰杰走得那么近!”马尔福皱着眉头说着,他想说泥巴种,但害怕传到艾格的耳朵里,只能直呼大名。

    “我觉得莫里瑟斯先生的眼光很好!”不远处,一个金发小女孩抱着一本书蹙着眉看着马尔福:“我并不认为麻瓜出身的巫师有什么不好,你们有谁比格兰杰小姐的成绩好吗?”

    马尔福脸上闪过一抹潮红,有些生气,也有些不好意思,面前的女孩叫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每次他一和这个女孩说话都会脸色泛红心跳加快,这让马尔福很恼火,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害怕一个女孩。

    “可艾格更优秀!”马尔福嗓音有些大:“有很多纯血家族的好女孩,她们出身高贵…”

    “比如?”阿斯托利亚抱着书,眯着眼睛小声的凑了过来,向着不远处的一个静室努努嘴:“伯斯德小姐那样的?她是纯血统,很纯的纯血统,你就不怕莫里瑟斯先生杀了你?”

    马尔福看了看不远处的静室,里面一个高壮敦实,下巴肥厚的女生在大口大口的吃着一块奶油蛋糕,看体重应该比克拉布和高尔的吨位还高。

    马尔福有些心跳加快,一方面是因为面前好看女孩的接近,另一方面是吓的,阿斯托利亚说的没错,他要是敢把伯斯德介绍给艾格,艾格一定会杀了他的,别说艾格,同为斯莱特林同级生的马尔福都觉得害怕…

    “可还有很多合适的…”马尔福干巴巴的说着:“哪怕是混血…”

    “我觉得莫里瑟斯先生之所以受人尊敬爱戴就是因为在他眼中并没有什么血统的论调,也正是因为如此,魔法界才评论他为继邓布利多之后迅速崛起的新一代最强巫师。”阿斯托利亚强调着。

    “你看起来这么崇拜他不如你去做他女朋友怎么样?”马尔福有些恼火的叫了起来,莫名的有些心浮气躁。

    ‘啪’的一声脆响,马尔福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阿斯托利亚愤怒的像只炸了毛的小猫:“崇拜和喜欢是两回事,德拉科,你们家里的家教真是让我失望!”

    马尔福有些茫然的摸了摸脸庞,随即有些恼怒的看着面前的女孩:“你敢打我?”

    “怎么?要叫你爸爸替你打回来么?别人怕你爸爸我可不怕!我父亲同样是霍格沃茨的校董之一!同为二十八家族,格林格拉斯的血统比马尔福还要古老,你不是就喜欢这种调调么?”阿斯托利亚愤愤的看着马尔福,随即扭头就走。

    “德拉科,你没事吧?”好半天,身后的高尔这才反应过来,上前疑惑的看着马尔福。

    “没事…”马尔福脸色有点难看,刚刚女孩的嘲讽有些刺伤了他的自尊心。

    “真不知道她抽什么风?她不是一直都是纯血至上么?”马尔福有些恼火的说着:“我有总叫我爸爸么?”

    克拉布和高尔憨憨的对视了一眼,随即看着马尔福点了点头,马尔福脸色更难看了。

    事实上,自从前几天他被哈利在魁地奇比赛的时候从扫帚上撞了下来之后,马尔福这几天的心情一直都不怎么样。

    看了看扬长而去的女孩背影,马尔福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公共休息室。

    出了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没多久,马尔福就看到了艾格正躺在城堡庭院长廊的一个石阶上晒着太阳,身下是一件厚厚的裘皮大衣。

    “呦~午安啊德拉科。”艾格眯着眼睛看清了来人,随即又舒舒服服的趴了下去,神态之间好像一只正在享受阳光的大型猫咪一般。

    英国的冬天难得有着晴朗的日光,今天正赶周末,艾格打算舒舒服服的晒一晒太阳。

    “艾格…”马尔福咧咧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的停了下来。

    “迷途的少年呦,你好像有心事啊…”艾格懒洋洋的躺在大衣上,微微扭过头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马尔福:“今天话怎么这么少?”

    以往马尔福见到艾格后总是一副狗腿子样子,要不就是费尽口舌的抨击哈利和罗恩,今天艾格感觉马尔福好像意外的有些沉默。

    马尔福臭着脸坐到了艾格不远处的石阶上,艾格看着马尔福的动作挑了挑眉毛,真是不像马尔福的风格,以往这小子可是不会随意坐在有些脏兮兮的石阶上的。

    “艾格,你是怎么看待纯血家族的?”马尔福有些茫然的扭头看了看艾格。

    “纯血家族嘛……有钱喽,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艾格咂咂嘴说道。

    “只是有钱么?”马尔福微微蹙着眉:“就没有什么荣耀的感觉?”

    艾格愣了愣,随即嗤笑了起来:“为什么荣耀?”

    “血统……”马尔福理直气壮的说道,随即看了看艾格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又忍不住有些底气不足。

    “我听说过有人为了勇敢而荣耀,有人为了正义而荣耀,有人为了拯救一个无辜的生命而荣耀,甚至对有些病魔缠身的人来讲,努力活下去就是荣耀。”艾格微微摇了摇头:“马尔福家族的血脉源远流长,你的先祖之所以荣耀是因为他们做过的事情,但我不觉得血统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荣耀的德拉科。”

    马尔福怔怔的看着艾格,有些不理解艾格说的话,艾格看着他的样子叹了口气,随即接着轻声开口。

    “你有做过什么值得荣耀的事情吗?”艾格看了看德拉科问道。

    “我…对魁地奇很有天赋,以前我爸爸夸奖过我,算么?”马尔福期期艾艾的看着艾格。

    “当然,为什么不算?”艾格点点头:“甚至我觉得你当初能和巴克比克友好相处也是一种值得骄傲的事情,你觉得呢?”

    马尔福苍白的小脸上微微有些潮红,艾格的夸奖让他有些不太好意思。

    “与之相比,德拉科…你的血脉又能带给你什么荣耀呢?”艾格伸手撑着脑袋看了看不远处坐着的马尔福:“能让你坐地来钱?屠杀巨龙?还是能让你永生不死?”

    马尔福听着艾格的话陷入沉思,艾格轻声笑了笑:“所谓荣耀,一直都是我们自己争取而来的,而所谓人类,一直都在为了荣耀或者理想这种听起来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活着,无论是巫师或者麻瓜,马尔福,你的荣耀仅仅只是因为纯血统而沾沾自喜么?”

    艾格的话说的很重,直接将纯血家族的遮羞布撕开,将事实赤裸裸的摆在了马尔福面前。

    马尔福被艾格说的愣住了,低着头心里有些混乱,艾格说的这些话对他十多年来的价值观造成了非常强大的冲击。

    “艾格的荣耀是什么?”

    好半天,马尔福这才抬起头来仔细盯着艾格的眼睛,试图从艾格的眼中寻找一个满意的答案。

    “我的荣耀嘛…嗯——”艾格打了个哈欠,有些困倦,伸手指了指四周:“比如无论世界如何动荡,对我而言能够保护好的所爱的一切就是我的荣耀了,别那么看着我,我可没什么远大的理想,我最大的理想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娶两个妻子再就是闲来无事能和朋友开个派对…”

    推荐:《芝加哥1990》https://m.hbfie.org/book/1816/,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