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四十一章 蜷翼魔(求推荐!)
    (给大家推一本书《向真大佬低头》,群里朋友写的…)

    “虽然我是第一个制服了他的人,不过事实上…”纽特偏着头,感受着赫敏崇拜的眼神还是点了点头:“我只是趁他不注意…”

    “他为什么不看我们的眼睛?”赫敏小声的在艾格耳边问道。

    “纽特爷爷有自闭症…”艾格嘟嘟囔囔的说着:“听说很多年了,他跟谁说话都这样。”

    “我听到了。”纽特强行扭过头看着艾格的眼睛:“事实上我改变很多了。”

    苍老的脸上隐隐的有着一丝不服气的意味,艾格看着面前老者孩子气的样子咧嘴笑了起来:“还记得我们的约定么?”

    “哦,当然…”纽特转过身回到屋子,拿出了一摞厚厚的古书:“你上次跟我说过你阴差阳错的学会蛇佬腔的事情后我就帮你留意了。”

    “这些都是什么书?”艾格奇怪的看着面前的书本。

    “我年轻时在各国旅行时候收集到的一些书,我觉得应该能对你产生一些帮助。”说着,纽特拿起一本书翻了翻,随即放在了艾格面前:“看看这个。”

    艾格看着书上的奇怪文字张了张嘴,一声鹰啼声从艾格嘴里响了起来,听起来像是鸟叫。

    赫敏惊讶的看着艾格,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这是什么?”艾格疑惑的看着纽特。

    “你知道的,因为我曾经养了不少飞禽类的神奇动物,甚至我母亲在我小的时候也养过鹰马,所以我就一直有留意和飞禽类沟通的办法,这是我在东方蒙古遗迹石碑上找到的,古代蒙古的大巫们用来驯养鸟类神奇动物的语言,看样子和蛇佬腔一样,学的很快?”

    纽特啧啧称奇的看着艾格:“我当初也是学习了很久,不过看样子你是一看就会了。”

    “我这是什么天赋么?”艾格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看样子是的…”纽特打量了艾格半晌:“我妻子的妹妹,有着预言的能力,并且擅长读心,那能力比邓布利多的摄神取念还可怕,根本挡不住…我想你应该是类似的能力,对于一些施了魔法的东西学习的特别快艾格…”

    纽特想了想说道:“你说的那本血脉之书,你只在上面学会了蛇佬腔,我想那篇文章应该使用一些特殊的魔法烙印上去的,这篇文章也是一样,是我将石碑上的文字拓印下来后的样子…”

    “并且结合你说过,对于魔咒方面你一学就会,触类旁通,我想这应该是一种学习天赋。”纽特说着,思考了半晌:“只针对于魔法的学习天赋,常规书本上的东西对你是没有用处的,只有那些用魔法或者古代魔文烙印出来的文章,你可以在一瞬间了解到作者想表达的意思,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想,虽然我感觉是八九不离十。”

    艾格有些恍然的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那本血脉之书上的蛇佬腔使用魔法篆刻上去的,所以我才在一瞬间学会了蛇佬腔?”

    “当然,你刚刚不也是读出了这篇飞禽语么。”纽特想了想,转身取出了一个小东西递到两人面前:“这是鸟蛇,尝试着能不能和它沟通。”

    艾格想都不用想的点点头,纽特抿着嘴笑了起来,略显呆板的脸上多了一丝活力:“她在说什么?”

    艾格看着面前的小鸟蛇:“饿…蟑螂…吃……不过说的不是很流利。”

    “当然,这还只是个鸟蛇幼崽,还没到能流利的沟通的时候,我也只能根据他们的语调和声音的长短来判断,这是你的天赋,我不知道这是否来自于血脉,不过…说实话并非是我瞧不起麻瓜出身的孩子,但是麻瓜出身的孩子很少有这样特殊性的天赋。”

    纽特说话的语速很快,这和他几十岁的年龄看起来有些不符,倒像是个性格略显焦急的小青年。

    艾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看着纽特问道:“这些书…都是魔法类的书籍?”

    “十有八九。”纽特点了点头:“里面有着兽类的语言以及…一些莫名其妙的我也看不懂的魔法,我建议你学习的时候要小心,因为有些东西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

    赫敏此时正在不远处抱着一只来时纽特逗弄着的小生物,纽特扭头看了看赫敏:“那是月痴兽,很喜欢拉便便,要小心,不过好在他们只在晚上排便…”

    看着赫敏急忙将小家伙放下的样子,纽特笑了笑:“它们便便的价值很高,天亮之前收起来的话可以当做强效肥料,海格总是要我帮他弄月痴兽的便便。”

    赫敏笑了起来,伸手轻轻摸着面前几个月痴兽的小脑袋:“他们长得很可爱…”

    “喜欢的话你可以带走一只,这小东西的饲料很常见,在哪里都能买到,很多巫师家庭都会养几只用来给庭院施肥。”纽特点点头,赫敏有些不好意思,艾格看着她的样子抱起了一只眼睛最大的塞到了怀中的小袋子里。

    随即艾格眼巴巴的看着纽特:“还有什么要送给我们的么?”

    “贪心不是什么好事…”纽特看着艾格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我这里还真有一个需要送你的东西…”

    说着,纽特从怀中取出了一个蚕茧一样的东西递给艾格:“邓布利多跟我说你现在很强,不然我是不会放心的把它交给你的…”

    “这是什么?”艾格好奇的伸手戳了戳,蚕茧顿时伸出了个小尾巴勾在了艾格的中指上。

    “蜷翼魔…”纽特轻轻点着头:“它的食物是人的大脑…”

    赫敏闻言顿时脸色煞白的往后退了一步,惊恐的拽了拽艾格的袖子。

    艾格啧啧称奇的看着面前的小家伙,他听说过这东西,很稀罕的一种神奇动物。

    “所以…您是怎么养它的?”艾格有些奇怪的看着纽特。

    纽特寻思了半晌,这才组织好了语言:“既然你和邓布利多打听过我的事,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我曾经合法旅行了几十个国家,同时自然也非法偷渡了几十个国家…”

    纽特看着艾格那揶揄的样子有些无奈:“虽然我是一个赫奇帕奇,从堪称最善良的学院…嗯…开除出来的,不过我也不是一个什么烂好人,你知道的,旅行中总有那么一些不长眼的、非法的黑巫师什么的,惹恼了我后,我也不介意把他们喂给蜷翼魔,当然,多数时候它吃的都是普通动物的大脑来代替…后来我和妻子结婚时我曾想将我的蜷翼魔交给霍格沃茨放到禁林,不过我妻子拦下了我,因为曾经那只蜷翼魔救过我妻子的命,并且也是那只蜷翼魔抓到了格林德沃…”

    “这一只是那个蜷翼魔的后代,我一直都会从翻倒巷那样的地方买一些动物的脑子,当然这也会让我感觉有些亏心…”纽特干巴巴的说着:“不过我觉得如果是你的话,应该能把控的好这个量,它的饭量不是很大,一两个月吃上一顿也没什么问题…”

    赫敏有些害怕的看着艾格手中的小蚕茧,纽特看着她的样子笑了笑:“事实上,蜷翼魔是很聪明的,他能听得懂我们说话,之前我就有想过放生它,不过他看起来有些不开心,这会正跟我置气呢,小东西还是很忠诚的…”

    “我需要提醒你,艾格…”纽特拍了拍艾格的肩膀:“蜷翼魔的危险等级是最高的,他们的利齿甚至可以撬开巨龙的鳞甲,所以你一定要看管好它…”

    “谢谢您,我会的~”艾格笑嘻嘻的说着。

    半晌后,纽特留着两人在小洋房里吃了顿午饭,艾格也第一次见到了纽特的妻子,蒂娜·戈德斯坦恩。

    这位前美国魔法部的优秀傲罗看起来十分喜欢赫敏,按照纽特说的,蒂娜以前就是一个严谨认真,聪明好学的人,可能是两者共同的性格造成的,不过相比于赫敏,年轻时的蒂娜要更含蓄一些。

    下午两点多,艾格和赫敏在纽特家喝完下午茶后,来到门口举起了魔杖,赫敏看着艾格的样子有些疑惑:“这是在干什么?”

    “等车…”艾格笑了笑。

    随着艾格话音落下,一辆三层巴士‘嘭’的一声出现在面前。

    “欢迎乘坐骑士公共汽车…我叫斯坦·桑帕克…”一个大耳朵小麻子的小伙子看着两人说道。

    “巫师们也有公共汽车?”赫敏惊讶的看着艾格。

    “当然,只要你在英格兰境内任何一个地方举起你手中的魔杖,他们就会风风火火的赶过来…”艾格点点头。

    “到哪里?伙计们?”斯坦看着两人问道。

    “威尔特郡,马尔福庄园。”艾格说道。

    “那可不是一个友善的地方…”斯坦说着,从撕下两张票子递给两人:“就在隔壁郡,每人两加隆…”

    艾格从怀中掏出五个加隆递给他:“再来两杯可可,不用找了,谢谢。”

    斯塔看起来很高兴,很快的帮两人弄来了两杯可可,赫敏看样子有些不习惯坐车的样子,不时地被车身的震动晃的站不稳,只能牢牢地抓住艾格的胳膊。

    “我们要去马尔福家?”赫敏看着艾格问道:“艾格,你自己去就好了,我还是不去了,我想马尔福那种种族分子的庄园应该不会欢迎我…”

    “不用担心,这次旅行不一定会十分美好,我也不确定马尔福家是否真的如他说的那么欢迎我。”艾格咧咧嘴:“不过我是去办正事的。”

    “你有什么事情吗?”赫敏看着艾格问道。

    “当然,我这两天考虑了一些问题。”艾格眯着眼睛思考着,在那天和邓布利多取完复活石后,艾格就一直在考虑这次要什么东西,很快他就想到了这次想要的东西。

    霍格沃茨!

    艾格打算要霍格沃茨的所有权!

    当他询问了邓布利多后,邓布利多给他的回信告诉他,霍格沃茨的地契和所有权是属于校长不假,但如果校长要将其转让的话,必须要有学校董事会半数以上的人同意才行。

    正巧这个时候,马尔福的来信到了…运气好的话,艾格觉得自己可以先取到魂器,然后彻底的拿住马尔福家。

    艾格当时接到来信的时候笑的很开心,没记错的话卢修斯·马尔福就是董事会的一员,并且据说权限还挺大来着?

    不过艾格也不确定卢修斯·马尔福是否真的会同意,毕竟就算他不同意,艾格也不能给他来一发阿瓦达,马尔福一家在英国魔法界影响还是挺大的。

    当骑士公共汽车停在马尔福庄园山下时,艾格带着赫敏走下车,看着远处的古老庄园嘴角轻轻翘起,随即从袋子里掏出一小瓶福灵剂喝了一口…

    艾格顿时感觉好极了,仿佛现在什么都能做到一样…

    “事实上,这地方风景还是挺不错的。”艾格笑了笑:“虽然说看上去阴森森的,可能是因为守护魔法的原因,看起来全是雾蒙蒙的…”

    正说着,远处一声响动传来,一个壮硕的男子出现在两人面前,男子嘴角抽动着,欣喜的打量着艾格和身后的赫敏,鼻翼微微扩张,舌头缓缓地舔着那一口的黄牙。

    艾格顿时一声嗤笑:“来者不善啊,你哪位?”

    “你可以叫我芬里尔,芬里尔·格雷伯克。”芬里尔焦黄的牙齿微动,口中声音低沉:“你们的肉…看起来很嫩,看来我有口福了…”

    “啧啧啧…原来是个到处咬人的小狗狗…”艾格嘿嘿笑着:“我听说过你,狗头人首领?”

    “你应该学会礼貌,孩子…”芬里尔微微摇了摇头,看起来吃定了两人一样:“当然,如果你们诚恳的请求我,我也允许你们加入狼人……”

    ‘噗通’一声,话音未落,芬里尔的脑袋掉在了草地上,临死前的狞笑还挂在脸上。

    “反派总是死于话多,不用魔杖我都能把你脑袋切下来…”艾格撇撇嘴,伸手拎起芬里尔脏兮兮的头发,示意赫敏跟上,两人向着前方的庄园大门走去。

    艾格的来访方式对于马尔福一家很不友好,任谁看到邀请上门的客人手里拎着一个血糊糊的人头并炸开自家大门肯定都不会开心。

    卢修斯敢发誓,他真的从来没让芬里尔去攻击艾格,他不禁有些怀疑的看了看一旁的儿子德拉科,看着自家儿子那惊慌摇头的样子,显然也不是他…

    但问题就在这了…

    可能是芬里尔前来拜访的时候正巧碰上了艾格,打算吃一顿嫩肉,却没曾想碰上阴损蔫坏还他妈强的一批的艾格…

    真尼玛点背!卢修斯都快气疯了,偏偏还黄泥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他认得芬里尔脖子上的伤口,斯内普的拿手好戏,神锋无影。

    但斯内普也从没说是一发魔咒把人脑袋撸下来啊!

    “孩子,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说,这真的只是一个意外…”卢修斯看着艾格笑眯眯举起的魔杖,脸色僵硬的笑着。

    此时的情况由不得他不小心,面前这个少年的实力,不管是他从哪个渠道得之的消息来看,都能毫无压力碾压自己,艾格可能不知道关于自己的新闻,但卢修斯却知道的一清二楚。

    但这不是卢修斯感到紧张的原因,让他紧张的是,在得知了假期之前关于奇洛的事情后,他发现这小子在霍格沃茨里一发阿瓦达索命干掉了奇洛,这让卢修斯意识到面前的少年可不是邓布利多那种纯粹的白巫师,对方的心里可能黑的很!

    “或许是这样吧…”艾格怪异的笑了笑,他可不会相信斯莱特林这帮蛇精病。

    “这真的只是个巧合,艾格。”德拉科慌忙看着艾格说道:“格雷伯克总是来我家,希望我爸爸能低价收购一些他们的黑魔法物品,我向你保证!”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艾格随手丢开芬里尔那脏兮兮的大脑袋,一发厉火将其吞没,看着面前一家三口面色僵硬的样子,艾格心里忍不住偷笑。

    他还在想自己要借着什么理由来占据主动权,没想到临到对方家门口,赶上了这么个好把柄。

    对于马尔福一家的为人,自己只要出去宣传一圈,外界肯定是自己怎么说都会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