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三十八张 学期结束(求推荐!)
    显形到霍格沃茨门口找到斯内普最快也要十分钟,艾格脑门溢出一丝冷汗,看着躺椅上脸色痛苦的莉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十分钟能发生很多事情了……除非我显形到斯内普的办公室内!

    艾格咬了咬牙,竖起魔杖,脑海里回荡着邓布利多的话。

    只要你理解够深…

    艾格注意力从未像现在这样集中,脑海里拼命回想着之前幻影移形的每一次细节,调动起了全身的魔力,随即一个转身‘啪’的一声消失在房间内。

    与之前每次的幻影移形都不同,此时的艾格感觉有些奇特,他仿佛置身在另一片空间,从一种上帝视角观看着周围的一切,艾格有种感觉,他现在可以到他曾经去过的任何地方,没有限制。

    此时的霍格沃茨地下教室旁的斯内普办公室内,斯内普正调制着一锅魔药,如果此时身边有人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发现,此时的斯内普的看起来温暖和煦,完全没有了曾经的那种冷漠空洞。

    ‘啪’的一声轻响,斯内普愣了愣抬头看去,艾格从虚空之中猛地钻了出来。

    斯内普顿时吓了一跳,有些惊讶的看着艾格:“你是怎么做到的?”

    “来不及解释了!”艾格急匆匆的拽过斯内普,身影再次消失。

    两人一出现在屋子里,艾格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噗通一头栽倒了一旁的沙发上。

    斯内普没去管他,这只是强行幻影移形的后遗症,霍格沃茨的限制显然不是那么好打破的。

    斯内普看了看捂着肚子的莉亚,蹲下身将一瓶魔药喂了下去,莉亚看起来面色顿时好受多了,随即斯内普又喂了她一瓶魔药,格兰杰夫人担心的看着斯内普的动作:“这是什么?”

    “缓痛药和扩阴药。”斯内普语调平淡:“还请帮我给她接一下生。”

    格兰杰夫人慌张的点了点头,拿过一张毯子盖在了莉亚身上,随即蹲下身,斯内普大手轻轻推着莉亚的腹部,将体内的胎儿往下推着,两分钟后,一声啼哭声响起,格兰杰夫人一脸茫然的抱着一个满身血色的小婴儿:“天啊…我当初生赫敏的时候整整折腾了一晚…”

    “在魔法界,这已经算慢的了…”斯内普眼神死死的盯在格兰杰夫人怀中的婴儿身上,看样子心情不错,还有心情回答格兰杰夫人的话。

    斯内普神采莫名的看着格兰杰夫人怀中的孩子,眼眶微微有些泛红,深深的喘了两口气,身旁一阵疼痛的呻吟声传来,斯内普蹲下身再次喂给了莉亚一瓶药水,莉亚顿时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又是什么?”格兰杰夫人惊讶的看着斯内普,有些担心的问道。

    “掺了生死水的营养液…”斯内普声音低沉的仿佛哽住了嗓子一样,一滴眼泪缓缓划过脸颊,斯内普颤抖的伸出双手:“把她给我抱抱…”

    伸手接过浑身皱巴巴的女婴,斯内普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好半晌,终于撕心裂肺的哭了出来,抱着怀中的孩子缓缓跪在了地上,一如当初莉莉死的那晚一般的痛哭。

    不同的是,一次痛哭,一次喜悦。

    好半天,艾格揉着脑袋昏昏沉沉的爬了起来,此时艾格的脑袋里还在传来阵阵的疼痛和眩晕感。

    斯内普一把抓过艾格的胳膊,死死的看着艾格,一字一顿的说着:“艾格你…来帮她洗澡,还有她的名字…”

    斯内普声音颤抖,艾格愣了愣,一旁的格兰杰夫人惊讶的看着艾格,随即赶忙点点头:“艾格,帮她洗澡。”

    艾格茫然的跟着格兰杰夫人教导的方式,略微有些笨拙却又小心翼翼的给怀中的孩子洗着澡,随即有些疑惑的看着斯内普:“为什么要我给她洗澡?还有起名字这么大的事…”

    斯内普高大的身材站在艾格身旁,两眼盯着他看了半晌:“你愿意,做她的教父吗?”

    斯内普看着艾格,微微的点着头,嘴角微不可查带着一丝笑意,仿佛笑容对他来讲是那么艰难,不过艾格还是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了一丝友善。

    艾格咧起嘴,随即点了点头,细心的帮着浴盆中的孩子洗着身子:“我们需要再立一个牢不可破的誓言…”

    两小时后,一家麻瓜医院内,斯内普一身黑色的袍子阴测测的站在走廊里,不远处格兰杰夫人正和医生沟通着什么。

    艾格看着小泳池内的女婴一脸笑意:“我想到名字了。”

    “安娜塔西亚…”艾格笑了起来:“安娜塔西亚·莉莉·斯内普。”

    “复活…”斯内普看了看艾格。

    “不,不是复活。”艾格摇了摇头:“是重新振作的人。”

    斯内普嘴角动了动,微微点了点头,半晌后,格兰杰夫人走过来看着两人:“首先,斯内普教授,这孩子没有母亲,在她五岁之前,你必须把她交给我来带,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随时可以到我们家来做客。”

    斯内普看着面前无比强势的麻瓜女士愣了半晌,好半天才缓缓点了点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其次,我希望你能给莉亚道个歉,我听艾格说你甚至还想删掉那孩子的记忆?”格兰杰夫人怒气冲冲的掐着腰,愤愤的看着斯内普:“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是懦夫的行为!你必须要对她进行补偿,各种形式的补偿!”

    斯内普不去看格兰杰夫人的眼睛,带着三分的慌乱和七分的尴尬点了点头,艾格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嘿嘿直笑,他觉得现在斯内普宁愿去面对伏地魔也不愿意和格兰杰夫人对着干…

    “好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先回去吧,说实话我脑袋都要炸了…”艾格揉着昏昏沉沉的脑袋说着。

    好在莉亚的安置很成功,她搬进了爱莎的家,也就是格兰杰一家的隔壁,和爱莎关系不错,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当天下午,斯内普早早的赶着一趟门钥匙回到了霍格沃茨,艾格也想跟着,不过被格兰杰夫人强行的按在了家里。

    “看看你小脸煞白的样子,天啊我竟然一直还以为你天天穿来穿去的很安全…”

    她是这么说的…

    当艾格第二天被格兰杰夫人再三确认没问题回到学校的时候,对战拉文克劳的比赛已经结束了…

    好消息是哈利成功的抓到了金色飞贼赢得了比赛,格兰芬多终于时隔七年后久违的夺得了冠军。

    艾格不禁感慨,这都还要感谢自己,不然这个时间还得再往后推两年…

    唯一的遗憾的可能就是艾格没能亲眼看到夺冠的瞬间了…

    伍德激动的都快疯掉了,艾格见到他的时候,他走路都是飘着的。就连平日里十分严肃的麦格教授也忍不住一脸笑意的和学生们聚在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里庆祝。

    当艾格回到塔楼的第一件事,就是当着众人的面在塔楼里进行了一次幻影移形,他仍旧记得和赫敏的赌约…

    谢天谢地,这次没有那么强烈的反应了,艾格幻影移形完只是觉得脑袋有些晕。

    赫敏脸蛋红红的,在众人起哄下对着艾格的脸蛋亲了一口,顿时,塔楼内口哨声,起哄声响成一片,至少艾格觉得,这种事情比格兰芬多夺冠要有意思…

    当第二天晚上最后一场晚宴的时候,果然不出艾格所料,邓布利多借着头两天晚上的事情让格兰芬多成为了第一名夺得了学院杯,不过意外的是他给艾格也加上了五十分,艾格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输出最高?

    不过事实上他加不加的都无所谓,因为即便不加,格兰芬多的分数也获得了第一名。

    相比于陷入狂欢的格兰芬多长桌,斯莱特林那边的小蛇们就惨淡多了,即将到手的学院杯被这么蛮不讲理的夺走,换了谁也不会开心,艾格看向教师席时,斯内普正向着麦格教授尴尬的笑着,笑得十分勉强……

    今晚的礼堂格外的热闹,艾格甚至还拜托家养小精灵们弄了一些黄油啤酒偷偷地和韦斯莱兄弟俩喝着。

    “假期有什么打算?”艾格看着两人问道。

    “很遗憾,我们没什么钱进行旅行。”弗雷德有些懊恼的说着。

    “并且假期不能施法,我们实在是没什么打算…”乔治摊摊手,随即一脸兴奋:“我们可以熬一点魔药,我们打算制作几种糖果,不过目前只是一个大概的构想…”

    速效逃课糖么?艾格咧咧嘴:“那就祝你们好运,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按一下手腕。”

    “我们会的…”弗雷德兴冲冲的说着。

    “事实上我们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乔治嘿嘿直笑。

    艾格突然觉得自己或许没必要提醒他们的,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折腾…

    第二天,学生们在学校的最后一天,成绩下来后,不出意料的,赫敏获得了年纪第一的成绩,艾格看了看自己…

    第二名…

    这让哈利和罗恩两人羡慕坏了。

    “明明你天天的作业都是抄的…”哈利干巴巴的看着艾格。

    罗恩脸上苦巴巴的:“而且天天除了吃就是睡…”

    赫敏对于两人的评价很不乐意,当即呛声:“可是艾格上课听得很认真!如果你们能像他一样的话,那么考试和作业都不会是什么问题!”

    两人这才平衡了很多,开开心心的向着站台的方向走去。

    “斯内普的课怎么肯能认真听?”哈利报怨的声音传来。

    “还有宾斯教授…”这是罗恩的声音。

    艾格看着赫敏咧嘴笑了笑,牵起赫敏的手,两人‘啪’的一声消失在了原地,随即出现在了格兰杰家中。

    一到家,赫敏就听到了婴儿稚嫩的吖吖声,顿时有些惊讶的冲到了客厅,看着简怀中的小婴儿震惊的说不出话。

    “这是什么时候…?”赫敏捂着嘴:“天啊,你们的动作怎么这么快?”

    艾格在身后笑的前仰后合,格兰杰夫人翻了个白眼:“这不是我们的孩子,我在帮别人照顾,可怜的小家伙…”

    说着,格兰杰夫人哼着歌慢悠悠的走开了,将宝宝放在了一个婴儿床上。

    厨房里,莉亚走出来看着艾格笑了起来:“艾格回来了?这位是格兰杰小姐么?你说的女朋友?”

    莉亚笑吟吟的看着赫敏,赫敏顿时脸蛋通红。

    “这位就是那孩子的母亲…”艾格指了指莉亚说道。

    赫敏向着莉亚问了声好,随即凑到婴儿床旁好奇的看着这个稚嫩的小生命:“这是男孩还是女孩?叫什么名字?”

    “安娜塔西亚,是个女孩,我是她的教父。”艾格笑嘻嘻的说着:“她还要在这里住上很久,所以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件事,并且希望你能保密。”

    “什么事?”赫敏惊讶的看着艾格,什么时候艾格成了这孩子的教父?

    “她的名字叫安娜塔西亚·斯内普…”艾格看着一脸震惊的赫敏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那个斯内普…”

    “斯内普?!”赫敏捂着嘴不敢置信。

    “要叫斯内普教授孩子,我可不希望你这么没有礼貌。”克里斯笑呵呵的从房间走出,看样子应该是知道两人今天回来,提前关了医院的门:“斯内普教授对你评价很高。”

    “对我?”赫敏一脸不敢置信的指了指自己:“评价很高?今天是愚人节么?”

    “愚人节已经过去很久了赫敏。”艾格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美滋滋的吃着一块巧克力蛙:“放假的感觉真不错…”

    赫敏还愣愣的站在一旁,有些不敢置信,直到晚饭后斯内普风风火火的赶过来后,这才相信了艾格的话。

    夜晚艾格房间内,艾格穿着小裤衩摆弄着一堆瓶瓶罐罐,赫敏穿着睡衣窝在艾格的床上,努力的消化着这个让人不敢相信的事情。

    “你们竟然克隆了一个人?还给研究院的教授施了夺魂咒?还让一个麻瓜女子代孕?”赫敏仰着小脑袋哀叹了一声:“老天…你们把麻瓜世界和魔法界的法律全都触犯了一遍…”

    “安心好了,没有人知道的…”艾格喝了一口药水,随即恶心的干呕起来,艾格快速的喝下了另一瓶药水,呕吐的感觉顿时消失。

    他正在帮弗雷德和乔治挑选适合速效逃课堂的药水,希望能赶在下学期开学之前做好…

    “那个克隆的人是谁?”赫敏好奇的看着艾格。

    艾格扭过头看着她笑了笑,随即爬上床盖上被子,伸手握住了赫敏的小脚丫,赫敏脸蛋红红的,白嫩的脚趾不安的蜷缩着。

    “很可惜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不过以后你会知道的。”艾格咧咧嘴,随即干巴巴的看着赫敏:“屋子里有点冷…”

    赫敏看了看光着膀子的艾格,眼神躲躲闪闪:“那我们进被窝躺一会吧…”

    两人钻到被窝,赫敏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都要蹦出来了,面前艾格呼出的暖暖的气息让她心里十分紧张。

    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对视着,艾格轻轻抱着赫敏,嘴角微微翘起,半晌后,两人于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