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二十九章 万咒皆终(求推荐!)
    夜晚,斯内普办公室内,沸腾的坩埚散发着奇异的清香。

    斯内普面色冷淡的看着地面上的黑色小猫:“你是想让我给格兰芬多扣点分,艾格?”

    艾格嗖嗖的站起身看着面前的坩埚:“真奇怪,今天的药剂和往常你熬的不是一样的味道,很少有这么好闻的…”

    “一副简单的魔药。”斯内普神色冷淡。

    “克隆的怎么样了?”艾格好奇的看着他。

    “那老头子说已经完成代孕了,接下来只要等十个月,看来麻瓜的东西也不是都那么愚蠢…”斯内普轻声说着。

    “啧啧…”艾格撇撇嘴:“你这是准备把孩子一岁到十一岁的东西都准备好?快要当爸爸的男人可真可怕,简直丧心病狂。”

    “你来就是说这些没用的?”斯内普看样子有些被戳破心思的羞恼,不过却并没有以往那般阴沉。

    “我想学厉火咒。”艾格看了看斯内普。

    “在我看来那比不可饶恕咒都可怕,没有什么是厉火不能烧的,你在想些什么?”斯内普眼神飘悠悠的看着艾格。

    艾格感觉此时的斯内普眼神没有以往的那么空洞了,看起来似乎有了点色彩?

    “我需要破坏一些东西,你说的没错,即便是那种坚不可摧的东西也会惧怕厉火。”艾格点点头。

    斯内普放下手中的东西,表情严肃的看着艾格:“你必须知道厉火的困难之处不在于召唤它而是…”

    “掌控它?”艾格看着斯内普问道。

    “回答正确,那东西可不是火焰熊熊那种烤马铃薯用的火焰,它们是有神志的,甚至有着简单地意志,当它烧的东西越多,越旺盛,也就越来越难以掌控,高温,肆虐,触之即焚。”

    斯内普阴郁的声音平淡的说着:“不过既然你要学,根据我们之间牢不可破的誓言,我就必须教你,但是在那之前,你必须先学会一个高难度的魔咒。”

    “什么魔咒?”艾格听他那么一说有些紧张。

    “咒立停。”斯内普声音轻柔,艾格难得见他这么心平气和。

    艾格:“……”

    看着艾格一副你他妈在逗我的样子,斯内普站起身示意艾格跟上他:“不要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魔咒,咒立停是一种变化十分多样性的魔咒,主要针对于持续性魔咒,虽然不是反咒,但是确是一个十分强大的终止性魔咒。”

    “一切!”斯内普带着艾格一路来到了黑湖旁,夜晚的黑湖在夜色与水气之下笼罩着轻纱,斯内普转身看着艾格:“一切可持续性魔咒,都会被它终止,因为是针对于各种形式的可持续性魔咒,所以它还有一个分支,这个分支有一个另外的名字…”

    “万咒皆终。”斯内普声音平淡:“简而言之来讲就是魔杖向下插入地面释放咒立停,可以制造出一层属性相对的同等物质来来限定范围内的物质。”

    艾格有些兴致缺缺,说的再牛逼那也只是咒立停而已…

    “无论这范围内是肆虐的厉火还是巨龙的吐息,崩腾的洪流或是什么其他范围性的魔法,唯一的要求只有一点——大量的魔力。”斯内普声音低沉:“现在,你可以向我施展你最拿手的范围性魔法,我会给你演示这个魔咒。”

    “星火燎原!”艾格手中魔杖一挥,星星点点的火光洒落在方圆百米内的地面上,随即火星炸开,‘轰’的一声巨响,肆虐百米范围的大火冲天而起。

    “到现在还不会控制魔力…一个简单的魔咒在你手里都能媲美厉火了…”斯内普不满的扫了艾格一眼,随即魔杖猛地插入地面一声大喝:“万咒皆终!”

    随着斯内普魔杖插入地面,地面上一丝丝的裂纹爬遍了方圆几十米的范围,一道光墙从斯内普脚下升起将艾格的火焰完全笼罩隔离,随即炽热的烈火从地面的缝隙中喷涌而出,向着场中的火焰压了过去。

    两股火焰激烈争锋,席卷而来的热浪呼啸着拍在艾格的脸上,艾格眼睛放光的看着斯内普,他被斯内普刚刚那一下帅到了,咒立停也能这么帅?

    斯内普拔出地面上的魔杖控制着场内的火焰,火焰不断挤压,旋转,最后将艾格释放的火焰完全熄灭,随即场中再次恢复了寂静。

    斯内普微微有些喘的看着艾格,脸色阴郁:“我可不会演示第二次。”

    “已经学会了!”艾格兴冲冲的说道,看样子有些跃跃欲试。

    “这不是一个人施展的魔咒。”斯内普看着艾格的眼睛:“我只是给你一个演示,事实上这个魔咒常规状态下要有至少三名巫师一起施展才行,所以在这道魔咒的使用上,尽可能多释放一些你的魔力。”

    艾格点了点头,看向斯内普:“现在开始么?”

    斯内普看了看艾格,站到远处:“火焰熊熊!”

    斯内普手中的魔杖在头顶划了一圈后狠狠一甩,一道上百米的火舌从杖尖肆虐开来,滚滚的热浪中,火焰随着斯内普的控制而上下飞舞。

    “万咒皆终!”艾格学着斯内普的样子,将魔杖一把插入地面,随即一道裂纹爬满了黑湖边,将整个黑湖完全环绕。

    一道道光芒亮起,整个黑湖仿佛化作了一道光芒的海洋,神圣炽烈的光芒冲天而起,艾格上前拔起魔杖,然而却并没有火焰出现,随着艾格动作起舞的是一旁黑湖的湖面,紧紧一瞬间,湖面便涌起了滔天的巨浪,数百米高的湖水在夜色下遮天一般向着斯内普的方向奔腾而去。

    斯内普转过身,看着身后的景象脸皮狠狠地抽搐了一下,随即一声大喝:“停!”

    艾格猛地一个转身,手中魔杖向着前方狠狠的一挥,湖水便再次归于平静。

    斯内普召唤出来的火焰早已被艾格刚刚那一下不经意间落下的湖水熄灭,湖边的地面上满是灰烬。

    斯内普惊魂未定的看着艾格,身上湿漉漉的,原本油腻的头发也湿哒哒的贴在脸上。

    这是什么玩意?斯内普看着艾格心里咆哮着。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玩意!!

    “回去睡觉!”斯内普嘴唇嗫嚅着看着艾格,声音阴郁低沉。

    艾格干巴巴咽了口唾沫,转身向着学校走去,他感觉腿有点软…

    那一下落下的话自己可能也一起凉凉了吧?艾格心里想着。

    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似乎快要控制不住了一样,如果斯内普喊得再晚一点的话,发生什么事情还真不好说…

    另一边,斯内普看着归于平静的黑湖脸色依旧是一片惊悚。

    我发过誓的…我要是再和他对练我他妈就是巨怪……

    “十分的强大,万分的美丽。”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邓布利多站在斯内普身后悠悠的看着面前的黑湖:“殿堂级别的魔咒,是么?”

    “他还在成长。”斯内普微微摇了摇头,神情恍惚。

    “默然者的魔力就是这么让人羡慕西弗…”邓布利多点点头。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斯内普看着邓布利多忍不住倾诉着内心的疑问。

    “事实上,我感觉,魔力一直和我们的灵魂力量有所联系…”邓布利多说着自己的猜想:“虽然灵魂的研究对于巫师们来讲依旧是不可捉摸。”

    “当然,这也跟那孩子的天赋有很大的关系,我觉得,如果不算上艾格体内的默默然,他的魔力也快要有成年巫师的水准了。”邓布利多声音平和:“当然,我说的是魔力…”

    “不是所有压抑魔力的孩子都会变成默然者的,这也需要天分,我们无法否认,那孩子的天分确实远超你我的想象,甚至于他还在成长。”邓布利多目光看着远处的星海:“我见过的人中,如他一般惊才绝艳的没有那强大且源源不绝的魔力,拥有着魔力的却没有他那般惊艳的天赋,甚至于我从没想过有生之年我会见到这样让人难以企及的后辈,不能否认,即便是我也会有些嫉妒。”

    “扫帚只是一点小礼物,魔法石也不过是一个他成长的助力,你猜他接下来会要什么呢西弗勒斯?”邓布利多施施然的向着城堡走去:“我大概能猜得到的是,一个彗星一般耀眼的存在要崛起了,自信从容,万众拥护,且势不可挡…”

    “你能不能打败他?”斯内普迈着大步子跟在邓布利多身后。

    邓布利多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现在的话,当然能。”

    “那以后呢?”斯内普期盼着邓布利多能给一个让自己镇定下来的回答。

    邓布利多的扫了斯内普一眼,那眼神分明再说着:开什么玩笑?

    艾格并不知道邓布利多给了他这么高的评价,此时他正急匆匆的走在城堡内。

    “站住!”费尔奇猛地从拐角处蹿了出来。

    “一忘皆空!”艾格随手一挥,费尔奇便眼神茫然的愣住了,看样子这两天的事情基本上全都忘了…

    洛丽丝夫人好奇的看着艾格,艾格身上传来的气息让她感觉有些亲近。

    一路回到了房间,艾格脱下了湿漉漉的衣服丢在床边,衣服瞬间消失,不一会便干燥的整整齐齐的出现在了艾格的衣柜里。

    艾格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盯着自己的魔杖看了半晌,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体内的魔力有多强横。

    或许斯内普说的没错,自己是该练习着掌控魔力了…

    ……

    又是一堂魔药课,艾格再次被斯内普拎到了斯莱特林的学生堆中,好在这两天斯内普注意力不在哈利身上,这让哈利逃过了一劫。

    傍晚,哈利和罗恩小声争论着什么,看到艾格便远远的躲开了。

    “他们怎么了?”艾格有些奇怪的看着一旁的赫敏。

    赫敏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随即摇了摇头闭上了嘴,看样子有些生气。

    艾格已经习惯了,赫敏天天和哈利他们吵架。

    结果很快的艾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天一大早,赫敏眼眶通红,显然是没睡好的样子。

    “昨天哈利和马尔福约定晚上决斗,我想阻止他们来着,结果胖夫人没回来,我没能回到休息室,就跟着他们一起去了。”赫敏愤怒的像只炸毛的小猫一样:“结果马尔福放了他们鸽子,我们被费尔奇追着一路跑到了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一头巨大的三头狗,我都快吓死了…”

    艾格嘴角抽了抽,槽点好多都不知道从哪吐起了。

    抬手摸了摸赫敏蓬蓬着的头发,艾格往嘴里塞着一个鸡肉三明治。

    不远处的哈利和罗恩争论着什么,扭头看了看艾格。

    “昨天魁地奇训练的时候马尔福在那里多嘴,哈利说他如果没有那两个跟班就是个胆小鬼,马尔福嘲笑哈利只敢躲在你身后,哈利气不过了才和他约在晚上决斗的。”罗恩看着艾格鼓鼓囊塞的嘴有些尴尬的解释着:“我是说…男人嘛,面子很重要。”

    艾格被罗恩的话笑的前仰后合的,哈利和罗恩两人对视一眼,不知道艾格在笑什么。

    哈利看着艾格,他隐隐约约的感觉昨晚那三头大狗身下活板门里的东西与艾格被盗的金库有些关系,但艾格明明一天天放浪形骸思维跳脱却让哈利一点有用的信息都套不到,这让他感觉有些气馁。

    此时的赫敏已经和两人彻底闹掰,不过哈利和罗恩觉得少了赫敏指手画脚反而挺好的。

    哈利和罗恩说了自己对古灵阁金库失窃和那个活板门的看法。

    “他要么特别宝贵,要么特别危险。”罗恩说。

    哈利想了想:“要么就是全占了。”

    “我们可以直接问问艾格。”罗恩提议。

    哈利摇了摇头:“艾格是不会告诉我们的,如果他不想我们知道,那我们就绝对什么都发现不了。”

    虽然是这么猜测,不过关于那个神秘物件,他们却一点头绪都没有,如果没有更多的线索,是不可能猜到是什么东西的。

    至于赫敏,仿佛完全不感兴趣似的,据她说纳威昨晚也在,不过可怜的孩子现在满心唯一的念头就是离那里远远的。

    艾格对这些也不大感兴趣,无非就是邓布利多哄小孩子的闯关游戏…

    接下来整整一周的时间,他都在晚上和斯内普学习如何掌控厉火,不过鉴于厉火的危险性,邓布利多每晚也会在旁边观看。

    现在的艾格基本上可以完全控制方圆几百米的厉火,范围再大的话他就只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了。

    黑湖的另一端在艾格一周的摧残下已经成为了大片的黑色废土,对于这件事情学生们议论纷纷,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唯独韦斯莱兄弟两人在夜晚去探了个究竟,但是也没能看明白什么,厉火的范围太大了,他们两个也不敢深入,只能隐隐约约的在远处看到邓布利多、斯内普和艾格的身影。

    一时之间,艾格手持魔杖控厉火的身影在两人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太帅了!”

    “太强了!”

    这是有一天晚上他们在格兰芬多休息室拦下艾格后的话语,两人对艾格的魔咒十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