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二十二章 霍格沃茨特快(求推荐!)
    九月一日一大早,艾格将哈利和赫敏送上了火车,随即一个幻影移形出现在了霍格莫德,向着学校里走去。

    “好久不见啊老~邓~头~”艾格推门冲进校长室。

    “你是在哪知道了校长室的口令?”邓布利多看着艾格有些惊讶的笑了笑。

    “就那么几个嘛,这次竟然是比比多味豆,真不像你的风格。”艾格趴在福克斯身边逗弄着面前红色的大鸟。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随即看了看艾格:“我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让你连这一下午的时间都等不了。”

    “奇洛教授那样子,你见到了吧?”艾格看了看邓布利多。

    “不光是见到了,我还能感觉到一种很讨厌的气息。”邓布利多点了点头:“看来他明显是变了。”

    “估计他在打魔法石的主意。”艾格笑了笑。

    “我猜也是,不过我已经放出风去了,魔法师石藏在了古灵阁你的金库中。”邓布利多点了点头。

    “哈?”艾格原本笑眯眯的笑容顿时凝固在脸上:“你说啥?”

    清早的霍格沃茨十分清爽,几只鸽子咕咕叫着落在窗台上,随即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吼惊飞了它们。

    “啊啊啊啊臭老头子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办公室里,艾格脸色狰狞的揪着邓布利多的大胡子:“我的小钱钱啊啊啊啊!”

    邓布利多挥了挥手,艾格便张牙舞爪的落在了一旁的软椅中:“冷静一点艾格,钱是不会丢的,我想你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可万一呢?万一我的钱丢了呢?”艾格眼泪汪汪的看着邓布利多:“可能他看到没有魔法石顺手摸走几个子…”

    “丢了的话,我愿意给你补上。”邓布利多无奈的摇了摇头。

    艾格面无表情的吸了吸鼻子:“emmm…他什么时候去?”

    邓布利多:“…已经去过了,就在你带哈利取完钱的那天,看样子你并没有看报纸…”

    “好吧,您是打算要磨练一下哈利么?”艾格看了看邓布利多。

    “并不是。”邓布利多十指交叉垫在下巴前,蓝色的眼睛审视着艾格:“我只是希望他能逐渐成长,变得坚强。”

    “然后从容的面对死亡?”艾格心不在蔫的逗弄着福克斯。

    “他会死么?”邓布利多眼神平静。

    尽管邓布利多眼神平静的丝毫不起波澜,但艾格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位百岁老者那一抹伤感歉疚的情绪。

    “他不会的,教授。”艾格轻轻点了点头:“您也不会,所以,不要一个人背负太多,我向你保证。”

    房间一阵长时间的安静过后,邓布利多看着艾格缓缓地点了点头:“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不打算舍弃任何一个人…是么?”

    “想都别想。”艾格嘴角轻轻翘起:“我他妈一个都舍不得。”

    邓布利多语调中罕见的有了情绪波动,眼中有些亮亮的:“我为你骄傲,艾格。”

    老者的站起身,高大的身影站在窗前说不出的落寞:“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的故事里也出现这么一个故事之外的人,那么一切会不会有所改变,我很感谢艾格你送我的那些羊毛袜,每年都会收到你送的几百双,我可能穿一辈子都穿不完。”

    “期待一下今年的圣诞节吧。”艾格笑了起来:“说不定你要穿到下辈子了。”

    看着背过身去的邓布利多,艾格窝在软椅上笑着:“我觉得,霍格沃茨就是我的家,我不知道您是不是这样想不过…我想我是这么认为的,只要是在这城堡里,西弗勒斯那个拉长了的大脸都会显得十分亲切。”

    邓布利多点点头,呵呵的笑着:“我很感谢你艾格,我真是越活越糊涂了,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想明白。”

    “我想您比谁都明白,不然也不会坚持留在霍格沃茨了,您只是有遗憾教授。”艾格摇摇头:“有遗憾不可怕,但我觉得应该正确的看待它,逝者已矣,我们为什么还不能原谅自己呢?我想即便是逝去的人,也会想要您快乐的。”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你说的很对,艾格,不过我想我大概还需要一些时间。”

    “赫尔老太婆去世后,我只是哭了一晚,第二天就活蹦乱跳的了。”艾格站起身走到门前,向着邓布利多的背影摆了摆手:“我要带着老太太的那一份活下去,并且还要快快乐乐的活下去,您也一样教授,你要是死了我就去当黑魔王,你知道的,除了你没人能阻止我。”

    被艾格说到了这种程度,即便是邓布利多也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那可能是历代中最不靠谱的一个了。”

    “我想也是…”艾格耸耸肩,打开门扬长而去。

    ……

    今天是一个难得的大晴天,广阔的平原上,牧场的牛羊们悠闲的吃着草。

    天空中,一道冒着白光的不明飞行物呼啸而过,这是幻影移形的一种特殊用法,食死徒们的拿手好戏,当然凤凰社也会,稍微做一些改动就可以改变身旁魔法带来的光芒了。

    艾格飞舞在半空中,远远的,一个红皮火车出现在视野中,艾格飞到车窗旁,身影一闪便出现在一个包厢中,包厢中的几个学生被‘啪’的一声出现的艾格吓坏了,惊慌的看着艾格。

    “别担心,我是新生。”艾格摊摊手走出单间,四处寻找着赫敏的身影。

    “幻影移形不是成年了才可以用的么?”一个学生愣愣的说道。

    “我更关心的是…现在的新生都会幻影移形了么?”包厢里,一个男孩茫然的看着艾格远去的背影。

    艾格找到赫敏和哈利时,万万没想到的是罗恩竟然也在同一个包厢,不过他并没有说是讨厌罗恩,这个年纪的小屁孩显然还什么都不懂,说他情敌那也太抬举他了,艾格只需要在他爱情观还没成长的时候稍稍改变一下他的关注目标,这家伙就再也不会盯着赫敏了。

    “这是罗恩·韦斯莱,罗恩,这是艾格,艾格·莫里瑟斯。”哈利给艾格挪了个位置,艾格摆摆手,坐在了两人对面的赫敏身边,赫敏顿时脸蛋红红的低着头。

    罗恩惊讶的看着艾格:“天啊…你是艾格·莫里瑟斯?”

    艾格笑吟吟的和他打了声招呼:“午安,查理还好么?”

    “他很好,现在正在罗马尼亚玩龙…”哈利和赫敏有些不解的看着罗恩,罗恩给两人解释着:“艾格·莫里瑟斯,被誉为魔法史上千年以来最天才的小巫师,八岁没入学时就一个人压得一个学院抬不起头来,原本被默默然寄生不可能活到十岁,结果他现在还好好的,你们不看预言家日报的么?查理和珀西都要爱死他了,恨不得把他抢回来当自己弟弟。”

    哈利和赫敏两人顿时惊讶的看着艾格。

    艾格也有些茫然:“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我这么厉害么?”

    自家事情自家知,虽然邓布利多对外宣称自己已经掌控了默默然,不过艾格知道,默默然也在随着自己成长而成长,并且自己只能勉强的控制默默然不去爆发,真的爆发起来会怎么样还不好说…

    一阵吵杂声响起,一个看起来笑容可掬,面带酒窝的胖阿姨推开包厢门:“亲爱的,要吃些什么吗?”

    罗恩脸色有些涨红,嘟囔着说他带了三明治,艾格掏出几枚加隆,几块金币飘飘悠悠的落到到胖女士胸前的口袋里:“我们全要了,不用找了,谢谢您。”

    “哦,亲爱的,多了不少呢。”女子笑呵呵的说着。

    “来一起吃吧!”艾格招招手,示意罗恩也一起吃,罗恩看起来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样子,不过还是凑了过来。

    几人正吃着,一道开门声响起,一个胖乎乎的男孩怯生生的看着几人:“请问,你们有看到一只蟾蜍么?”

    艾格耸耸肩,手指一挥,车厢走廊中一道道尖叫声响起,一只癞蛤蟆四仰八叉的从远处飞了过来落在艾格手中。

    “是你的么?”艾格看了看面前的男孩:“你是叫纳威·隆巴顿吧?”

    男孩看起来有些慌张的点了点头,艾格笑了笑:“我听说过你,你的父母很勇敢,也很伟大,要一起吃一些东西么?”

    纳威慌张的摇了摇头,随即跑开了,看样子有些惊恐艾格为什么会知道他父母的事情,并且幼小的心灵中,总是感觉父母在圣芒戈的样子有些丢人,纳威不想让别人知道。

    “他看起来有些奇怪。”罗恩疑惑的看着纳威的背影:“好像我们会吃了他似的。”

    “我之前在站台看到他的时候就是那样。”哈利说道。

    “我要是买了一只蟾蜍,我就会尽快把它弄丢,越快越好。”罗恩皱着眉说道:“不过现在有了斑斑,我就不说些什么了,我总觉得它要死了。”

    “典型的不负责任。”赫敏蹙着眉看了罗恩一眼:“艾格就对所有的宠物都很好,一直对他们很照顾,无论长得好不好看,绝对不会让它们受到伤害的。”

    “所有的宠物?你有多少兄弟?”罗恩惊讶的看着艾格。

    “一只嗅嗅,一只护树罗锅,一只猫头鹰,一只鹰头马身有翼兽。”艾格想了想,恩,巴克比克是我的!

    “这么好的宠物我也会对它们好…”罗恩嘟嘟囔囔的说着。

    “不一样,即便是蟾蜍艾格也会对它好的!”赫敏凶着小脸说道,似乎对艾格很自信。

    艾格点点头:“事实上我觉得蟾蜍挺有意思的,不过他们似乎有点傻,听不懂话,之前想买一只,但那东西活不长,死了还伤心,就没买…”

    “很好了…我连买蟾蜍的钱都掏不出来。”罗恩看着自己腿上的大耗子:“我只有斑斑,不过它没什么意思,一直睡觉,我昨天尝试着把它变黄,可是我的咒语不灵,我给你们看。”

    说着,罗恩在皮箱里摸索了半天,找出一根很破旧的魔杖,有些地方都剥落了,独角兽毛都漏了出来。不过艾格还是认出来了,这是查理的魔杖。

    “雏菊,甜奶油和阳光,把这只傻乎乎的肥老鼠变黄!”

    然后一阵诡异的安静,艾格三人有些茫然的看着罗恩怀中一点反应也没有的斑斑。

    “你肯定这是一条咒语么?”赫敏扁了扁嘴,忍不住说道:“看起来不怎么样,是吧?艾格教了我很多咒语,显然没有这样的魔咒。”

    “我家里没有一个人会魔法,当艾格出现在我们一家面前的时候,我当时都要惊呆了,虽然他一直告诉我我会被录取,不过当我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还是很高兴,并且我这一个月把所有的课本都背会了…”赫敏连珠炮弹似的说着。

    “艾格也教了我不少咒语,不过,除了黑魔法防御咒,其他的我想我应该是没什么天赋。”哈利干巴巴的说着。

    艾格正撕着一个巧克力蛙的包装,闻言扭头看了看哈利:“事实上,我也差不多,我只有在黑魔法上有天赋。”

    “这么说,果然和报纸上说的一样?”罗恩惊讶的看着艾格:“默然者真的会变成黑巫师?”

    “怎么可能?”赫敏大声喊了出来,生气的看着罗恩。

    “不是会黑魔法就代表是黑巫师。”艾格笑了笑:“要说黑魔法的话,邓布利多教授比我知道的要多得多,会的也比我多了去了。”

    艾格认真的看着身旁的三人:“会了而不用,这就是白巫师和黑巫师的区别。”

    “三大不可饶恕咒人尽皆知,但用的人却没有多少。”艾格打了个比方:“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不可饶恕咒?”哈利疑惑的看着艾格。

    “魂魄出窍,钻心剜骨,阿瓦达索命,三个没有反咒的咒语。”艾格说道:“你的那道伤疤,就是阿瓦达索命留下来的,同样你也是唯一一个在那道咒语下生还的人。”

    哈利愣愣的摸了摸头上的伤疤,有些茫然,随即看着艾格问道:“艾格,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说…你会用那些咒语么?”

    “虽然我很想给你树立一个正确的人生价值观,不过哈利我还是要告诉你,如果必要的话,比这更恶毒十倍的咒语我都会用。”艾格点了点头:“如果没有那种条件的话,那么我会把这几个咒语烂在心里一辈子。”

    “哇偶…你太帅了…”罗恩愣愣的看着艾格,看着哈利和赫敏不解的目光,罗恩有些疑惑:“有什么问题么?我感觉艾格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大魔法师一样,我在我父亲身上都见不到这种感觉,那种弱…弱智?”

    “是睿智!”赫敏连忙纠正他的语病,艾格和哈利在一旁笑的前仰后合。

    包厢门‘哗’的一声打开,进来了三个男孩子。

    “是真的么?”马尔福看着哈利问道:“整列火车上都在议论纷纷,说哈利·波特在这个包厢里,这么说,就是你了,对吧?”

    “这是克拉布,这是高尔。”马尔福看着哈利看着自己身后的眼神说道:“我叫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罗恩轻轻的咳了一声,免得笑出声,马尔福扭头看着他。

    “你觉得我的名字可笑?是么?我都不用问你是谁。”马尔福厌恶的看着罗恩:“韦斯莱家族都是红头发,满脸雀斑,孩子多的养不起。”

    随即马尔福看向哈利:“你很快就要发现,有些巫师家庭比其他家庭好得多,波特,你不会想和这种另类的人交朋友吧?在这一点上我可以帮你。”

    说着,马尔福伸出手想要和哈利握手,哈利却没有搭理他,下意识的想要说些什么,随即对面座椅上一道声音响起。

    “我警告过你,德拉科…”艾格的声音响起,马尔福扭头看去,原本就苍白的脸色瞬间吓得更白了,惊恐的往后退了两步。

    “我应该和你说过,冒犯我朋友的后果很严重。”艾格终于把手中的巧克力蛙包装撕开了,刚刚笑的浑身没劲,一直没能成功。

    马尔福惊恐的看着艾格:“你不能这样,斯内普是我爸爸的朋友,他是你的老师…”

    艾格愣了愣:“这倒是让我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他和你父亲的关系你会是他的教子呢,看来…不是?”

    艾格抬起手来,马尔福脸色吓得更白了,尖叫着匆匆跑开了,身后两个胖乎乎的跟班虽然没搞清楚什么,不过也还是跟着跑开了。

    “老兄,你真厉害,他为什么那么怕你?”罗恩惊讶的看着艾格。

    “可能是因为几年前我贴着他头皮来了一发粉身碎骨?”艾格笑了笑,看和手中的巧克力蛙卡片:“哇,是西弗勒斯…这家伙也会出现在巧克力蛙卡片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