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二十章 恐吓(求推荐!)
    艾格看了看德思礼一家,为了防止他们那讨厌的话语扰乱自己的耳朵,艾格随手给了三人一发封舌锁喉。

    不得不说,这咒语对于那些聒噪的人来讲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海格,我知道你有些激动,不过让我来和他沟通事情可能会简单一些。”艾格手中魔杖一甩,达力之前睡着的老旧沙发顿时变成了一张奢华的软卧,软卧上精致的刺绣无声的褒奖着艾格变形咒的进度。

    “哈利·波特…”艾格看着哈利笑了笑:“我知道你现在应该会有很多的疑问。”

    艾格坐在软卧上,示意哈利坐下来,随即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怀表,这是格兰杰先生去年送他的圣诞礼物。

    “现在是六点三十分,运气好的话我想我们应该还能赶得上还没结束的晚餐。”艾格看着哈利笑了笑。

    “抱歉,先生,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哈利有些茫然的看着艾格,艾格身上考究的服饰和精致的发型让哈利一时之间有些自惭形秽。

    “首先,我要通知你,你已经被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录取了,这是你的录取通知书。”艾格从怀中取出一张信封塞到了哈利手中。

    哈利看了看,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艾格:“对不起,先生,我想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些什么…我怎么…”

    “怎么可能是巫师?对吧?”艾格笑了起来:“我还想回去赶个晚饭,所以就长话短说了,哈利。”

    “你的父母就是巫师,詹姆·波特和莉莉·波特,十一年前有个疯狂的黑巫师想要统治魔法界,虽然他挺他妈搞笑的不过确确实实的给人们造成了一定的恐慌,你父母就是阻挡他的一员哈利。”艾格尽可能简洁的说道:“他当初在杀你父母的时候,你父母给了你最强大的保护,导致他杀你的时候咒语反弹,他自己魂飞魄散。”

    “因为你母亲魔咒的原因,你待在你亲人的身边会让你格外的安全,不用担心被那些居心叵测的人伤害到,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你生活的这么糟糕,我们也没有来找你的原因,事实上,在这之前我已经见过你好几次了。”艾格笑了笑,看着还在消耗着脑细胞理解自己话语的哈利继续开口:“至于这一家子为什么讨厌你,那个大胖子是因为害怕,当然,不刨除他想保护妻子和孩子的原因,毕竟你当初出现的原因还是让他们比较害怕的,虽然是麻瓜,不过他们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傻。”

    弗农的脸涨的通红,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一旁海格还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至于你的那个姨妈,他是你母亲的姐姐,因为当初你母亲拥有魔法天赋而她没有,她就一直在嫉妒你的母亲,后来还给邓布利多教授,也就是霍格沃茨的校长写了信,希望能入学,但魔法显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学的,所以因为对你母亲的嫉妒,这份感情也就转移到了你的身上,别看她那副讨厌魔法的样子,事实上心底巴不得能够接触那些神奇的东西呢。”

    听到艾格的话,弗农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妻子,佩妮一副心事被打破了的样子,战战兢兢的低下头。

    艾格看着哈利笑了起来,示意哈利如果有什么想问的赶紧问。

    “我…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哈利绿色的眸子看向艾格:“会不会搞错了什么?”

    “相信我,不会搞错什么的,霍格沃茨入学信自千年来就没出过什么问题。”艾格点点头看向哈利:“我也不认为我的感觉会出现什么问题,我能够感受到你体内的魔力。”

    看着还有些怯怯的哈利,艾格摇了摇头:“你是一个蛇佬腔,对吧?你能和蛇说话。”

    一旁海格身子一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哈利。

    艾格耸耸肩:“事实上,我也能,有时候在你情绪激动的时候会发生一些奇特的事情对吧?比如动物园的玻璃?”

    艾格笑吟吟的打量着哈利,看哈利的样子显然是想到了些什么。

    “这鬼地方真冷…”艾格一甩手,一旁的壁炉里‘轰’的一声火焰燃烧起来:“那么现在,你愿不愿意和我们去霍格沃茨呢?不用担心学费问题,你的父母给你留下了一大笔的遗产,山一样高的金子。”

    一听到金子,弗农和佩妮的眼中闪过一丝渴望,随即看着虎视眈眈看着自己等人的海格脸色一垮。

    “我知道你这些年过得很不容易。”艾格站起身,神色冷淡的看着哈利:“知道他们为什么不让你去霍格沃茨么?”

    哈利摇了摇头,艾格笑了起来。

    “因为嫉妒,因为害怕。”艾格低语着,他感觉自己此刻斯内普附身,演技爆棚:“怕你学会了咒语后对他们进行报复,要知道,对巫师而言,想杀几个麻瓜简直是太轻而易举了哈利。”

    艾格的声音犹如恶魔低语一般蛊惑人心,随即手中魔杖向着一旁的墙壁一指,‘轰’的一声炸响,一道红光撞碎墙壁飞向远处的海面,海面上顿时被炸的波涛汹涌,海浪翻滚,如同炮弹炸裂一般摄人。

    “这就是巫师的力量,哈利。”艾格笑了起来,看着脸色惨白的德思礼一家,手中魔杖缓缓对准几人:“现在,对于已经可以入学的你,他们显然是没什么用处了…”

    海格看着艾格的样子欲言又止,随即想起了艾格之前的话语,还是没说什么,静静的看着艾格的行动。

    “你母亲的魔咒保护你到成年,但要求只是有亲人在就可以。”艾格脸上的笑意腹黑且邪恶:“看他们这些年对你的虐待吧哈利,我可以帮你杀了他们,然后留下那个年幼的蠢猪,血脉上来讲,他也是你的亲人,我可以帮你用魔药或者是魔咒控制住他,现在,复仇的时间到了。”

    艾格咧起嘴来,眼神恶毒的看着德思礼一家,弗农面色惊恐的看着艾格,疯狂的将儿子和妻子护在身后,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艾格的魔咒显然不是他能打破的。

    “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哈利?”艾格笑了起来:“我最讨厌尖酸刻薄的人,他们心理变态,且怨恨,嫉妒,一切人类的劣根性都可以在他们身上找到,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德思礼一家就是这样的人,即便是死了,也不值得同情,而且以我的施法水准,不会有人知道是我们干的,他们会死的无声无息,然后被海水吞没。”

    哈利惊恐的看着举着魔杖的艾格,显然是吓坏了,随即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匆忙的跑到德思礼一家面前,张开双臂护住了他们,看着艾格摇了摇头。

    “不要杀他们,求你们了…”哈利感觉十分惊恐,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

    德思礼一家将惊慌的瑟缩在一起,面色复杂的看着挡在身前的哈利。

    德思礼一家这么讨厌,让他们死了好了…

    心底里,一个声音不断的蛊惑着自己,哈利摇了摇头。

    想想吧,这些年来他们对你的虐待,你比畜生活的好过多少么?声音依旧蛊惑着自己,哈利甩了甩头,想要将这些声音甩出脑海。

    哈利感觉身子一阵阵虚弱,冷汗不断地往外冒着,艾格的杖尖给了他很大的威慑力。

    “给我一个理由,哈利。”艾格面容冷淡:“你不恨他们么?明明你应该有个快乐的童年,却因为他们的自私,嫉妒,贪婪,让你活得猪狗不如。”

    “可他们…终究给了我一口饭不是么…”哈利穿着粗气看着艾格,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怎么说,但你明白的…”

    艾格盯着哈利半晌,随即缓缓放下魔杖:“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虽然他们对我…不是那么友好…”哈利咽了口唾沫,认真的点了点头:“不过我觉得他们不应该…”

    看着欲言又止的哈利,艾格点点头,嘴角轻轻翘起。

    现在,艾格觉得哈利成为主角不是没有理由的。

    “而且不是有一个更适合我的世界了么?我可以跟你们走的吧?”哈利眼神期盼的看着艾格。

    “当然,你会有一个杰出的成就的。”艾格笑了起来:“事实上我本身也没怎么想杀他们,虽然我讨厌他们是真的。”

    艾格手中魔杖一挥,德思礼一家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舌头从上颚上脱离了下来。

    弗农一把抓住哈利的肩膀,面色涨的通红,好半天才挣扎着开口:“别去,很危险。”

    “你们要是真有这份心的话,我想这十一年来或许可以让他可以过的好一点…”艾格阴测测的看着德思礼一家:“现在说这些屁话,有什么用呢?”

    弗农顿时被艾格的话语噎的说不出话来,哈利看着弗农笑了笑,十一年来第一次觉得这一家子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跟着艾格两人向外走去,哈利身后一道声音传来。

    “哈利…”达力有些惊慌的看着哈利,随即还是上前抱了抱哈利:“谢谢你…不是,我是说…”

    哈利看着面前的肥胖的表哥,突然感觉有些陌生。

    “我是说,对不起…”达力嗫嚅着,有些不敢去看哈利的眼睛。

    “没关系…”哈利笑了起来:“事实证明我没有看起来那么讨厌,是么?”

    两人对视一眼,达力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所以…你呢?”艾格眼神不善的看着哈利的佩妮姨妈。

    佩妮眼神恍惚,咽了口唾沫,走上前轻轻的摸了摸哈利的面孔,随即有些惊惧的看了艾格一眼。

    她是和魔法界有过接触的,她知道邓布利多可能不会和自己计较些什么,但面前的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儿子一般大小的孩子显然没这么好说话。

    “你的眼睛和莉莉长得很像。”佩妮面色复杂的看着哈利:“原谅我…这么多年来…各种意义上来说…”

    佩妮眼眶有些发红,上前抱了抱哈利,声音颤抖:“我只是太害怕了,莉莉她…还有那个波特…我并不是有多讨厌他们。”

    哈利突然感觉心里有些堵,虽然这十一年德思礼一家并没有给自己什么好脸色,不过时间久了,哈利感觉自己对他们还是有些感情的。

    我真可笑…明明他们那么对我…

    “我不怪你们…”哈利有些自嘲的抱了抱佩妮姨妈:“我想我确实是有些太古怪了点,不介意的话,明年暑假我还可以回来么?”

    佩妮面容苦涩的抱着哈利的脑袋亲了一口:“当然,圣诞节也可以。”

    “事实证明,原谅他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原谅自己。”艾格面无表情的看着德思礼一家:“不要觉得魔法界古怪,事实上我们也是生而为人,七情六欲我们可一样不缺。”

    “真倒霉,是么,海格?”艾格看了看被自己炸毁的墙壁,魔杖一挥,墙壁顿时修复的完好无缺:“我们走吧,但愿今晚的派对还没有结束,挎住我的胳膊,哈利。”

    哈利赶忙上前挎上艾格的胳膊,艾格带着两人再次幻影移形,‘啪’的一声消失在房间里。

    哈利的到来再次让格兰杰一家人热闹了起来,爱莎和赫敏都对这个大难不死的男孩十分好奇,不时地问东问西。

    “所以,你一直知道他在哪里?”赫敏鼓着小脸看着艾格:“天啊,你竟然让他过着那样的生活也不去接他?”

    “不是我让的,是邓布利多不允许。”艾格摊摊手:“我之前就和邓布利多交流过了,不过他认为之前的时候还不是接哈利的最好时机。”

    看了看有些紧张的哈利,艾格招招手带着哈利走进屋:“换件衣服吧,那个小胖子的衣服可不太适合你。”

    说着,艾格拿出了一套自己的运动服递给哈利,两人身材差不多,都有些消瘦。

    “哦,谢谢。”哈利有些不好意思,慢腾腾的换着衣服,几分钟后,哈利看着艾格有些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想问的?”艾格似笑非笑的看着哈利。

    “没什么,我只是…还是有些担心。”哈利尴尬的咧咧嘴:“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不可思议。”

    艾格笑了笑:“很正常的反应。”

    “之前在德思礼家,艾格你…”哈利有些紧张的看着艾格:“你是真的想杀了他们么?”

    “当然不会,保护家人并没有错,他们确实不应该死,我刚刚说的是真的,我确实没想着杀他们。”艾格耸耸肩:“不过我只是很好奇,你在刚刚那种情况下会做什么反应,是杀了他们还是怎么样的。”

    哈利怔了怔:“那如果我刚刚…”

    “你一定会救他们哈利。”艾格摆摆手打断了哈利的话:“海格的任务是接你,我的任务是改善你的生活状况,也正是吃准了你会救他们,所以我才那么做,不要瞎想,你很善良,虽然就我观察有时候也是蛮冲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