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十八章 礼物(求推荐!)
    艾格给海格送了一件定制的超大号龙皮大衣,足足四十多加隆,价格超贵…

    从三天前,艾格就在风雅巫师服装店定制了,今天正好取了出来。

    送给麦格教授的是一个施了法的绿宝石项链,看起来端庄,高贵,价格同样也不便宜,只要轻轻的抚摸一下项链,项链就会飞出两只带翅膀的独角兽,漂亮极了。

    他给弗立维教授送了一个魔杖保养套装,给斯内普送了一件墨绿色的精致长袍,天知道那家伙会不会穿,不过艾格不在意,心意到了就行了。

    给斯普劳特教授的礼物是一个草药大师代言的除草三件套:龙皮手套,防尘围裙和一把可以随意变成各种除草工具的小铲子。

    爱莎的是一个精致的手环,轻轻抚摸就可以蔓延出一个黑丝礼服,手臂内侧的地方还有一个可以放魔杖的位置。

    给邓布利多的礼物就有意思多了,艾格买了一整箱的蟑螂堆以及一大堆羊毛袜。

    依稀记得书里好像有提过邓布利多看到厄里斯魔镜中的自己拿着一大堆羊毛袜,羊毛袜在英国这边隐喻的是亲情,艾格没办法给他找个儿子,但是找个袜子还是能做得到的。

    基本上学校的教授和那些相熟的人艾格都送了礼物,就连食堂里的小精灵们艾格都每人买了一块巧克力。

    “天啊,过个万圣节可真费钱,是么?”艾格有些无奈的歪了歪脑袋。

    赫敏不认同的摇了摇头:“艾格,你买的东西都太贵重了,我看其他人用的都是那种银币。”

    “或许吧。”艾格耸耸肩,带着赫敏取完啤酒,一个幻影显形出现在家中。

    格兰杰夫妇此时正坐在沙发上有些不知所措,看到艾格回来后,立即站起身迎了过来。

    “艾格,你回来真是太好了…”克里斯看着艾格问道:“你今天收拾屋子了么?”

    艾格摇了摇头,有些疑惑。

    “我们回来后,发现草坪被收拾的整整齐齐,家里的东西也都被收拾了一遍,就连保险柜里面的账本什么的,都被整理的焕然一新。”简有些惊慌的说道。

    艾格愣了愣,这风格怎么这么眼熟?

    随即一道激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艾格先生!”

    几人面前,一身枕套的卡卡眼泪巴擦的现出了身形,激动的看着艾格。

    “卡卡?”艾格一脸惊讶。

    半晌后,几人坐在餐桌旁,卡卡抽抽搭搭的坐在艾格身边。

    “你是说,斯内普代表校长给了你一只袜子,并告诉你我的位置,是么?”艾格笑了笑。

    卡卡点了点头:“卡卡离开霍格沃茨了,卡卡自由了,这真是太可怕了。”

    “安心好了,那个大鹰钩鼻子只是想让你来找我,没关系,我会收留你的。”艾格揉了揉卡卡的脑袋给格兰杰一家介绍着:“这个是卡卡,家养小精灵。”

    半晌后,艾格体会到了赫敏的墨迹与絮叨,她不停的抨击着家养小精灵的制度,并试图说服卡卡自由的生活。

    “卡卡不要那种生不如死的生活,卡卡要服侍艾格少爷!”

    小精灵尖叫的声音是这样说的,之前还称呼先生,现在直接叫少爷了。

    艾格不知道斯内普着算不算是擅自挪用学校的公共财产,毕竟严格来讲,这群家养小精灵也是学校的一部分财产。

    格兰杰夫妇也表示很乐意收留卡卡,不需要卡卡劳动,不过显然是给卡卡吓坏了。

    “家养小精灵是被巫师界奴役了很久的一种生物,他们从生下来就一直接受这类思想的灌输,我们无法改变,不过只能尽可能的对他们好一些。”艾格给格兰杰一家解释着:“强烈的要求他们只会让他们崩溃,想要改变这种情况只能慢慢来。”

    卡卡的到来让格兰杰夫妇彻底的不用再进行任何家务劳动了,艾格也再次过上了早上睁开眼早餐就已经准备好的生活。

    不过对于艾格这幅样子,赫敏却很看不下去,不断地要求艾格释放卡卡,这让卡卡总是像避瘟神一样离她远远地。

    相比于赫敏的行为,格兰杰夫妇就显得理智的多,他们明白艾格的意思,只是尽可能的多给卡卡释放一些善意,比如让他一起吃饭,给他买一些精致的床单什么的,这一度让卡卡十分感动。

    万圣节一大早,拉克便扇着翅膀钻进窗户,一头扎在了艾格的床上,看样子是累的够呛,笑不出来了。

    伸手解下拉克脚上的小袋子,艾格将袋子翻了过来,随即轰隆隆的声音传了出去,艾格的房间顿时被各种各样的东西填满。

    艾格看到最多的,就是被施了法的各种食物,此时正在一个个透明的小法球中漂浮着,看样子应该是霍格沃茨食堂中那群小精灵送给自己的。

    海格送了自己一身长袍,爱莎送了自己一件十分骚气的红色衬衫,是可以随着身材变化而变化的衬衫。

    教授们送的东西就很普遍了,麦格教授送了一个笔记本,上面记得满满的阿尼马格斯变形心得,弗立维教授送了一个精致的挂坠盒,不过可惜不是斯莱特林的那个…

    斯普劳特教授送了一个肉呼呼的小盆栽,戳一下会喷臭水…艾格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最让他惊讶的是斯内普,艾格从没想过斯内普会给自己送礼物。

    打开斯内普的盒子,里面是各种各样的魔药,上面标记着着名称以及用法,最让艾格激动的是角落里的一个瓶子,上面的字让艾格呼吸有些粗重。

    福灵剂…

    整整几百毫升的福灵剂!

    这可真是量大份足啊…艾格有些兴奋的看着面前的玻璃小瓶子,随即珍重的将它收了起来。

    这玩意需要在坩埚里熬上半年,一小瓶都是天价,更别说这相当于小半瓶矿泉水的量了…

    海格说的没错,斯内普果然是个隐形大富豪!

    突然觉得送给斯内普的长袍有些廉价了,嗯,等圣诞节送他一个好点的东西好了。

    隔壁房间里,赫敏听到声音敲了敲门,一开门便看到满屋子各式各样的东西,小女孩看的眼花缭乱的。

    “我想,你可以告诉卡卡,今晚不用做饭了。”艾格笑了笑。

    ……

    时光荏苒,又是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英国的冬天还算湿润,艾格觉得可能是因为离海边较近的原因。

    格兰杰家,艾格窝在松软的大沙发上,手中抱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一旁的小茶几上正沸腾着一锅火锅,以及一大杯凉凉的冰镇啤酒。

    可不是黄油啤酒,而是克里斯冰箱里的德国啤酒。

    艾格慵懒的将身上的大袍子紧了紧,耳边听着窗外雪花落下的沙沙声,惬意无比。

    赫敏一直对艾格的这种慵懒的行为十分谴责,认为艾格是在浪费生命,每当这时候,艾格就会笑意盎然的看着她说:

    “我只是在等你长大。”

    然后赫敏就会脸蛋红红的钻进屋子里不去理他。

    至少目前来看,这是对付赫敏唠叨的最好的方式,小丫头一直都是那副骄傲的小天鹅的模样,有时候会让格兰杰夫妇也十分头疼。

    目前来看,赫敏对魔法的热情十分高涨,艾格的魔法书基本都被她看了一遍,看她这个样子,艾格还帮她订购了一本《霍格沃茨,一段校史》。

    在金斯莱的掩护下,艾格还教她了一些实用性较强的简单魔咒,比如漂浮咒,飞来咒什么的。

    学飞来咒的时候小丫头倒是费了一番功夫,不过这也让艾格有些惊讶,这个魔咒所需要的注意力以及魔力可不是八岁小女孩应该有的。

    回到房间换上了麻瓜的衣服,艾格走出了门,向着赫敏的学校走去。

    放学铃声响起,小丫头背着大大的书包从学校中走出,看到艾格后眼睛一亮,飞快的跑了过来。

    两个小小的身影走在雪地上,拐入一个小巷子后,身影再次‘啪’的一声消失。

    两人到家没多久,格兰杰夫妇便回到家中。

    抖了抖身上的雪花,克里斯看着艾格两人笑了笑:“你们回来的这么早真是太好了,每年圣诞节前一阵街上都会变得不太平。”

    “不太平?”艾格有些奇怪:“是流窜的小偷变多了么?”

    “大概吧。”克里斯耸耸肩:“我今天打算去商店买东西的时候,发现医院旁边的小超市被人抢了。”

    “卡卡可以保护格兰杰先生一家!”卡卡嗓音尖细,挺胸抬头自告奋勇的说道。

    “我们倒是还好,我以前服过兵役,我有枪的,当然也有持枪许可证。”克里斯笑了笑:“不过你们要注意一些。”

    艾格点点头,卡卡骄傲的站在艾格身边:“艾格少爷是最强大的巫师!”

    “虽然我很高兴你能这么说,不过我还是认为最强大的巫师是阿不思·邓布利多。”艾格笑了起来。

    “我记得你好像说过,邓布利多…是霍格沃茨的校长?”克里斯脱下衣服挂到衣架上坐到桌子旁:“他一定很强大吧?”

    “相当的强大…”艾格认同的点了点头:“被称为近百年来最伟大的白巫师,各种光环头衔数不胜数,智多近妖,是一个非常可怕但又非常可靠的巫师。”

    “真是不可思议,我觉得艾格你就已经非常强大了,各种神奇的手段。”克里斯有些兴奋,事实上,他一直对魔法界很向往。

    “这些都在魔法界里很常见,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艾格咧嘴笑了笑:“我只是魔力太过于强大暴躁而已。”

    “是么?我还真想见一见魔法界的样子。”克里斯笑道。

    “会的。”艾格向着他点点头:“有空的话随时都可以,事实上我也可以帮你们采购一些魔法界的东西,虽然不能施法,但是巫师有很多十分方便的东西,比如换牙药水什么的。”

    克里斯笑了起来,他想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开始祷告,简嗔怪的拍了一下艾格想要抓火鸡腿的手,屋外雪花飘落,屋内壁炉里火焰燃烧,屋子里十分温暖。

    “真奇怪,今年冬天屋子里明显干燥了很多,是么?”简穿着一件毛衣坐在桌旁,帮几人分着火鸡。

    “是防水防湿咒。”赫敏笑了起来:“我和艾格一起把房子上上下下全念了一遍。”

    “看来我们的小公主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道魔法学校去了?”克里斯笑着打趣着自家女儿。

    “我相信赫敏不管是在哪都会十分优秀。”简笑吟吟的说着。

    赫敏脸上笑眯眯的,看起来十分开心。

    “我觉得成功的教育应该是和父母分不开关系的。”艾格歪了歪脑袋:“东方有一句话,叫子不教,父之过,意思就是儿女没有管教好,是父母的过失,而且通常情况下,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孩子就会是什么样的人。”

    克里斯点了点头:“艾格说的很有道理,确实是这样,看在你这么睿智的份上,要来一杯啤酒么?”

    “克里斯!”简有些生气的拍了自己丈夫一下:“你怎么能教唆艾格喝酒,他还那么小。”

    艾格连忙给克里斯打着眼色,示意他不要把自己偷喝酒的事情告诉简。

    克里斯连忙讪讪的摆摆手:“开个玩笑而已…”

    “不过艾格说的确实没错。”简有些气哼哼的将一块肉块厚实的火鸡腿放到艾格盘子里:“我今天算是见到了父母教育失败的典范了!”

    简看起来有些生气:“今天医院来了一对夫妇带着孩子拔牙,老天,说实话那孩子胖的不能再胖了,还一身的臭脾气,看起来明明和艾格差不多大,却傻乎乎的,尤其是他的父母,我记得是叫德思礼来着,看样子不是伦敦市内的人,那对父母简直宠溺无度!”

    “麻醉药是不会疼,但打麻醉药的时候肯定会疼啊,那孩子一疼起来就乱叫,疯狂的挥动胳膊,好像我是在要他的命。”简有些恨恨的说着:“那对父母更可怕,三番五次的想要上前强行拉开我,看他们的样子好像自己会拔牙一样!那孩子明显娇生惯养,槽牙吃糖吃的都快烂了,还好那只是换牙的年纪,以后还会长。”

    艾格愣了愣,这形容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

    德思礼一家?

    “简阿姨你有看到一个看起来瘦瘦的男孩子么?穿的很破烂,脑袋上有一道疤。”艾格问道。

    “那倒是没有,我看他们的样子可不像是会让孩子穿的破烂的家庭,那孩子身上什么都是最好的。”简想了想。

    艾格了然,按照德思礼一家的性格绝对不会让哈利出现在外人面前的。

    虽然对哈利没什么想法,不过艾格觉得这一家确实是相当复杂了。

    首先是弗农,典型的循规蹈矩,眼里容不得一点不正常,不过说实话作为一个父亲和丈夫来讲,那个胖子相当够意思了…至于讨厌哈利这点,估计是受佩妮的影响。

    再就是佩妮,因为嫉妒自己的妹妹有魔法天赋,给邓布利多写信被拒,所以心理极度扭曲,竭尽全力的想要忘掉关于魔法界的事情,但就她还清楚地记得阿兹卡班的看守为何物这点来看,对魔法的那份渴望依旧没能在她脑海里消失。

    然后就是达力,艾格不想说些什么,典型的被惯坏的小孩,不过就后来哈利救了他以后知道给哈利门口放凉茶和搬家的时候还想着哈利来看,这孩子还有的救…

    估计之所以一家人不想让哈利去霍格沃茨,艾格觉得弗农是为了正常的生活,而佩妮则是一种报复性行为,至于是对邓布利多的报复还是对莉莉的报复,艾格觉得很难说,或者是两者都有?

    期盼,愤怒,嫉妒,不甘…

    艾格咂咂嘴,这老娘们真有够复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