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十章 交易
    分院仪式结束后,邓布利多站起身给学生们讲话,艾格没太听懂他讲了些什么,随即就看到那个白胡子老头拿出魔杖带着学生们唱校歌。

    艾格尝试着学习弗雷德和乔治,声情并茂的用葬礼进行曲的调子唱完了最后一句,死气沉沉且悲哀的歌声让艾格成为了最后一个唱完这首歌的人,邓布利多拿着魔杖一甩,为艾格的最后一句歌词结束了指挥。

    大厅内一片死寂,人们瞠目结舌的看着霍格沃兹建校史上第一个用葬礼进行曲唱完校歌的艾格,弗立维教授扭头看向斯内普。

    “或许邓布利多是对的,他应该进格兰芬多。”

    斯内普听到弗立维教授的话,脸色更黑了。

    热闹的掌声响起,艾格笑吟吟的站在椅子上向着四周鞠躬,爱莎笑得前仰后合,抱着艾格对着他的脸蛋就亲了一口,看的周围男生们一阵羡慕。

    “那么,我没什么需要多说的了。”邓布利多笑呵呵的一挥手:“吃吧!”

    话音落下,四排长长的桌子上,一盘盘的菜肴出现,学生们开始兴奋的吃了起来。

    有意思的是艾格的面前多出了一杯冰镇柠檬汁和一盆小火锅,这明显不是正餐中该出现的菜顿时引起了其他学生的注意。

    艾格知道,这是小精灵们为自己准备的,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爱莎好奇的看着艾格。

    “东方的一种食物,叫火锅。”艾格夹起辣油上漂浮着一片厚厚的牛肉放到爱莎的盘子里。

    爱莎拿着叉子叉起牛肉放到嘴里,随即眼睛一亮:“真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艾格咧咧嘴:“卡卡,可以再帮我准备一份么?”

    话音落下,面前桌子上又出现了一个小锅子。

    “你是怎么做到的?”爱莎惊讶的看着艾格。

    “这是家养小精灵做的,做完后从厨房对应的桌子上送上来,你不知道么?”艾格也有些惊讶。

    “不知道…”爱莎看样子并没有去过厨房,有些茫然的看着艾格。

    “有机会我带你去看一看。”艾格笑了起来。

    爱莎感觉有些古怪,明明自己才是在霍格沃茨呆了七年的那个人吧?

    艾格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弗雷德和乔治还没入学的原因,这个学校还不是那么欢乐。

    赫奇帕奇的学生们应该会知道厨房的入口,不过估计爱莎是没什么机会接触。

    两人在晚饭期间聊了很多,关于艾格最近几天的奇遇,除了一些不该说的,其他的都告诉爱莎了。

    “你竟然和海格去了禁林?”爱莎看着艾格微微蹙眉:“那是违反校规的,我们都不允许进去的。”

    “校规对学生有用,我现在并不是学生,不是么?”艾格咧咧嘴:“何况邓布利多说的是不想死的话就不要进去,而不是不准进去。”

    “有区别么?”爱莎一脸茫然。

    “区别大了…”艾格嘟嘟囔囔的说着。

    晚饭后,艾格跟着格兰芬多的学生一路来到了格兰芬多休息室,胖夫人扫了人群中的艾格一眼:“亲爱的,以后再进来就需要口令了。”

    “新口令很好记,小鸡蛋。”爱莎笑吟吟的看着艾格。

    “口令正确,进去吧,亲爱的。”胖夫人笑眯眯说道。

    “我真是感谢你这么记挂我…”艾格碎碎念着钻进洞口回到房间。

    “为什么你能进到我的房间?”艾格扭头看向爱莎。

    爱莎嘿嘿笑着捏了捏艾格的小脸蛋:“女生是可以进到男生寝室的,男生则不能进入女生寝室。”

    “这不公平。”艾格摊摊手。

    “女生和男生之间本来就没什么公平,如果你以后要谈恋爱的话,我希望你能记住这点。”爱莎丝毫不以为意。

    寝室里,拉克正蹲在鸟笼子里闭目养神,爱莎惊叹的看着四周的摆设:“邓布利多真是偏爱你,是么?自己一个人的寝室,装饰还这么好。”

    “多亏了卡卡。”艾格笑了笑:“房间的花都是卡卡帮我摘的,也是他一直帮我清理房间的。”

    从怀中掏出摆弄着一枚金加隆的可达还有怯生生的锅巴,艾格转身走出房间:“我不介意你留下来晚上和我一起睡,不过现在我需要去一趟邓布利多的办公室。”

    爱莎笑吟吟的跟在艾格身后走下楼,显然对艾格的调戏很开心。

    几分钟后,卡卡带着艾格来到了邓布利多办公室的门口,艾格看着面前的石雕:“滋滋蜜蜂糖。”

    推门进屋,邓布利多正拿着拉文克劳的冠冕细细打量着。

    “我还在想你会和史密斯小姐叙旧到什么时候,你比我想象的要来得早,这是一件好事艾格。”邓布利多笑了笑:“沉醉于温柔之中太久未必会是什么好事,可能会过早的掏空你的身子。”

    “老流氓…”艾格面无表情:“叫我来有什么事?”

    “啊…是这样的…”邓布利多声音柔和:“我今天收到了学校某一位曾经学生的来信,他说你今天下午的时候对他家的孩子似乎造成了一些不太友好的影响。”

    “德拉科·马尔福?”艾格歪了歪脑袋:“您没有告诉他,他儿子将来可能还会活在我的阴影下,让他放老实一点么?”

    “我确实有这样劝过他,不过他似乎并不是容易善罢甘休的人,好在西弗及时回信劝住了他,和那孩子的父亲关系不错。”邓布利多锐利的眼神看着艾格:“在这一点上,我也希望你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毕竟默默然很有可能会在你情绪激动的时候爆发。”

    “好吧,我知道了。”艾格耸耸肩。

    邓布利多无奈的摇了摇头:“真可惜,你似乎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要喝点什么吗?”

    艾格咧咧嘴,看样子邓老头子也不是很在乎这种事情。

    “冰镇柠檬汁好了。”艾格说道。

    “对了,还有一点,斯内普教授让我通知你,因为学生开学的原因,以后你每天的学习要在晚上六点到他办公室去。”邓布利多双手十指交叉垫在下巴前。

    艾格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吱吱的喝着冰镇柠檬汁,艾格看了看邓布利多:“教授,我有一件事不太明白。”

    “为什么没有对你摄神取念么?”邓布利多笑了起来:“事实上,我之前有过一瞬间的试探,相信我,以我的能力,你是什么都感觉不到的。”

    邓布利多看着一脸惊讶的艾格眨眨眼睛:“不过我什么都没看到,我只是对你这八年的生活匆匆一瞥。”

    艾格愣了愣,有些疑惑。

    “人的灵魂是一种非常奇特的东西,不是么?”邓布利多站起身,摆弄着一旁的一个盆子中的银色液体:“它可以分裂,汇聚,又或是重生,即便我被人称之为最伟大的白巫师之一,也无法去窥探烙印在灵魂上的记忆。”

    邓布利多转身看着艾格笑了起来:“你很安全。”

    艾格不知道邓布利多说的安全是指自己还是自己的安全,总之他现在有点绕。

    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艾格看向邓布利多:“不如我们来谈几笔交易怎么样?”

    “你想要什么交易?”邓布利多饶有兴趣的看着艾格。

    “像我给您的那个冠冕,一个换一样您所能提供的东西,由我选择。”艾格想了想:“哪怕是我带您去的,也算,可以么?”

    邓布利多无奈的笑了笑:“你已经快掏空了我的养老金了艾格。”

    随即看着有些失落的艾格,邓布利多还是点了点头:“不过我同意,我想我这副百岁残躯还是有着不少的家底的…”

    艾格顿时嘿嘿笑了起来看向邓布利多。

    “所以,你想用冠冕换些什么?”邓布利多看了看艾格。

    “光轮2001。”艾格咧嘴笑了起来。1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贪心的要求。”邓布利多非常认同的点了点头:“可以,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听说过比这好的扫帚。”

    邓布利多看着艾格笑了笑:“我听说巴克正研制一款新型扫帚,叫特威格90,如果你不急的话,要不要我帮你预定一把?听说他们要在明年上市。”

    艾格摇了摇头:“还是算了。”

    “我想也是,我看过他们的加工流程,我敢肯定,就他们的手艺而言,那扫帚飞快了很可能会发生变形,还是光轮2001更合适一些。”邓布利多笑了起来:“打算送给你那个小女朋友么?”

    艾格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年轻真好。”邓布利多看着艾格调侃道:“可以肆无忌惮的享受爱情的滋养,虽然你滋养的有些早。”

    艾格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放个鸡蛋说不定都能烫熟了,赶忙离开了邓布利多的办公室。

    校长办公室内门口的柜子顶端,一个脏兮兮的破帽子弯了弯,帽子上的褶皱形成了一个人脸:“我喜欢那孩子,邓布利多,一点也不做作,虽然很贪心就是了。”

    “我也很喜欢,这是一个很容易被看穿的孩子。”邓布利多抬了抬眉毛:“我敢肯定他不会走上歪路。”

    “我也敢肯定他下次要的绝不是扫帚这么简单的东西…”分院帽嘟嘟囔囔的说着。

    邓布利多摊摊手,看样子很认可分院帽的说法。

    “你太迁就那个小鬼了阿不思!”一旁的画像上,一个老头看着邓布利多不满道:“那只是一个默然者而已,在我那个时代很常见,他都不一定能够活得下去!”

    “我以为你会明白我的想法,菲尼亚斯。”邓布利多看了看一旁的画像:“那个孩子的重要之处显然不在于他体内的默默然。”

    菲尼亚斯·奈杰勒斯·布莱克,一个性格急躁的前任校长,当然,也是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校长。他是小天狼星的曾曾祖父,自从得知家族最后一个后人小天狼星被关进了阿兹卡班后,他的性格明显变得更加急躁了。

    “奇奇怪怪的理论,我看你是上了年纪了。”菲尼亚斯嘟嘟囔囔的转身离开,看样子应该是去和格里莫广场里自己的画像发牢骚去了。

    ……

    第二天一大早,艾格闲逛在霍格沃茨的庄园中,身旁一只银色的小猫咪不时的扑着路过的蝴蝶。

    霍格沃茨清晨的空气很好闻,淡淡的青草味夹杂着丝丝缕缕的花香钻进艾格的鼻子,吸了吸鼻子,艾格向着海格的小屋走去。

    “早上好,海格。”艾格走进小屋,海格正系着一条粉红色的围裙吃着早餐饼。

    艾格不理解海格为什么对饼干类情有独钟,更不理解的是海格为什么不管做蛋糕馅饼还是饼干都能硌掉别人的牙。

    “早上好,艾格。”海格推过一壶奶:“很遗憾我今天不能带着你去禁林闲逛了,南瓜地刚刚施完肥,我需要给他们上一点驱虫药,无聊的话你可以去找巴克比克让它带着你去飞两圈,不过要记得给它带几条老鼠臭鼬什么的,那家伙很馋。”

    艾格点点头,看了看海格递来的早餐奶,壶中的奶明显的要比牛奶粘稠的多,挂杯很严重,艾格不确定自己喝一口会不会被噎到。

    “这是什么奶?”艾格问道。

    海格咔吧咔吧的嚼碎嘴里的饼干:“毒角兽的奶,是当初斯卡曼德先生放生在禁林中的两头毒角兽,说是世界上最后两只,不过他们在禁林中生活的很好,现在有了自己的小族群,最起码不用担心灭绝了不是么?斯卡曼德先生真的是非常伟大…”

    海格絮絮叨叨的说着,看样子很崇拜纽特·斯卡曼德,艾格觉得这两人很相似,都对神奇生物有一种谜一般的执著,不过相比于纽特,海格看样子更喜欢那些体型硕大,利爪獠牙的…

    比如巨龙?

    艾格嘴角抽了抽,随即眼睛有些发亮,说起来,如果有机会能养一条巨龙的话其实也很不错啊?

    一整天的时间,艾格都无所事事,尽管下午时他去了一趟霍格莫德喝了点黄油啤酒,不过这似乎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乐趣。

    夜晚,斯内普办公室内,艾格瞪着眼睛看着四周绿油油液体中泡着的各种阴森森的东西,艾格不确定斯内普是配魔药的还是玩解剖的。

    “拿出你的魔杖,艾格。”斯内普脸色不是很好,艾格觉得他可能还在为昨晚自己拂了他面子而耿耿于怀,毕竟斯内普明显不具备什么广阔的胸怀。

    “我听说你昨天下午在破釜酒吧释放了一个威力十分强大的粉身碎骨咒?看来即便我不去教你些什么,这种限制级的黑魔法你也能信手拈来。”斯内普腻腻歪歪的语调在艾格耳边环绕,艾格不确定现在需不需要怼他,因为他暂时还没听出来斯内普的意思到底是赞赏还是讽刺。

    “过奖了…”艾格想了想还是张嘴说道。

    “你似乎觉得我在夸你?”斯内普冷冷的扫了艾格一眼。

    艾格一阵茫然:“不是么?”

    “很显然,跟你这种没什么脑子的人尝试着沟通是我的失误。”斯内普哼了一声。

    “我还以为我们会很有共同语言。”艾格不咸不淡的回怼,我傻你也傻,大家都一样!

    斯内普脸色很难看,他发现言语上的交锋他基本上没什么希望能战胜艾格,想扣分又不知道扣谁的,人家还没分院。

    想关禁闭却没有好的理由,艾格不是学生。

    想来一发封舌锁喉,艾格现在还全天二十四小时都开着盔甲护身。

    我特么为什么要教他铁甲咒?斯内普面无表情,感觉十分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