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六章 呼神护卫
    第二天一大早,艾格一睡醒就发现了床头边温好的牛奶以及一盘水果沙拉外加鸡肉三明治。

    “谢谢你,卡卡。”艾格嘴角微微翘起。

    “这是我的荣幸艾格先生。”卡卡身影出现在房间角落,向着艾格深深鞠躬,尖细的嗓音兴奋道。

    半小时后,艾格出现在了霍格沃茨操场上,此时的操场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早已等在了那里,油腻腻的长发盖住脸颊,斯内普脸色阴沉的看着艾格。

    “我想昨晚我就已经让小精灵通知了你今早七点等在操场上,看看时间莫里瑟斯先生,你的父母没有教你遵守时间么?”斯内普阴测测的看着艾格。

    虽然斯内普的面色很不善,不过艾格不觉得斯内普是在针对他,除了伏地魔和邓布利多,斯内普对谁都是这个鸟样。

    “很遗憾斯内普教授,我并没有见过我的父母,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健在…”艾格摊摊手:“如果你有机会见到他们还请帮我问声好。”

    校长办公室内,邓布利多看着面前烟雾构成的影像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他有预感,斯内普怕是要在面前这个小子身上栽个大跟头。

    看着斯内普脸上讽刺的笑意,艾格觉得他可能是在笑自己是个孤儿,不过艾格一点也不在意。

    等我找到了复活石的时候我看你怎么跪下来求我,西弗勒斯…

    至于什么时候找到复活石,艾格决定哪天有空的话撺掇邓布利多到冈特老宅走上那么一圈。

    “今天起我就是你的魔咒老师,你要跟我学习大量高强度的魔咒来释放你体内那积压已久变了质的魔力…”斯内普没逮着艾格的父母不放,只是用那油腻腻的声音拖着长腔说道:“我的进度很快,要求很高,希望莫里瑟斯先生你那没发育健全的大脑能跟的上我的进度。”

    “好哒,斯内普教授~”艾格眨巴着眼睛用自己八岁的小脸恶意卖萌:“我们从哪里开始?倒挂金钟么?”

    艾格面前,斯内普的脸唰的黑了下来,变化的比伦敦的天气都快。

    艾格看着斯内普那漆黑一片的老脸嘴角抽了抽,他不确定斯内普会不会给自己来一发钻心挖骨什么的,毕竟邓布利多可不在身边。

    “拿出你的魔杖莫里瑟斯先生。”斯内普语调平淡,但平静的语调下酝酿的怒火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

    艾格赶忙取出魔咒,脑海里只想着两个咒语,以防出现什么问题。

    咒立停和盔甲护身…

    看着艾格那有些慌张的样子,斯内普终于阴测测的笑了出来,他手中魔杖优雅的一挥,速度极快:“封舌锁喉!”

    艾格顿时感觉自己的舌头被黏在了上颚,愣愣的看了看笑容恶毒的斯内普,艾格一脸懵逼的摊摊手:“额咳咳额露露略…”

    我特么不会无声咒啊…艾格欲哭无泪。

    “相比于常规施法,无声咒要消耗的魔力更多,当然,这也更加困难,不过我想既然莫里瑟斯先生知道了倒挂金钟这个冷门的黑魔法防御咒,无声咒显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斯内普终于狞笑出来。

    至少在艾格眼里,他是在狞笑。

    “以我的魔力水准来看,这个魔咒最少也能在你身上作用两三天时间,希望莫里瑟斯先生能在这两三天学会无声咒。”斯内普轻飘飘的说道:“当然,虽然封舌锁喉只是个简单的控制性魔咒,不过时间久了偶尔会有舌头被扯掉或者睡觉呼吸不顺引起窒息的情况,但是我想我们的鸡蛋先生一定不会在意那些事情,不是么?”

    艾格面无表情的看着斯内普,心念电转,随即拿着魔杖在地面上写了一行字。

    “我有莉莉波特的消息,你要么?”

    看着脸皮猛地一抽的斯内普,艾格笑的很开心,虽然他笑不出声,不过还是笑的很灿烂。

    来啊,互相伤害啊!

    看着面色阴晴不定的斯内普,艾格咧咧嘴,接着写到:

    求我啊~

    末尾还画了一个长长的波浪号…

    斯内普犹豫不决的看着艾格,随即冷笑起来:“我想要知道的,你根本阻止不了。”

    艾格知道,斯内普打算给他来一发摄神取念,艾格心里又开始慌了…

    特么的一个牛逼的魔法师根本就是bug一样的存在啊,这简直无解好么?

    我真傻,真的,我为什么要作死?

    我该拿什么来抵挡斯内普的摄神取念?

    艾格心念电转,他打定主意,如果斯内普敢给他来一发摄神取念,他就敢让斯内普看一下前世小电影行业的博大精深!

    艾格打算用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来为斯内普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我们有过约定的,西弗…”邓布利多的声音在身后传来:“你不能窥探艾格的大脑。”

    艾格转过身,邓布利多正施施然的走了过来,看样子似乎对斯内普打算怎么教导艾格有点好奇。

    “你说得对,教授,不如用吐真剂怎么样?”斯内普看着艾格狞笑起来。

    艾格觉得目前而言,就自己还没掌握无声施法的阶段还是不要和斯内普起什么冲突,被他惦记着可不是什么好事。

    邓布利多挥挥手,艾格发现自己的舌头从上颚上脱离了下来,顿时松了口气。

    “我要警告你艾格,至少在你没有强大的实力之前,不要去撩拨那些实力高强的巫师,这很危险,就像霍格沃茨的校训…”邓布利多手一挥,艾格面前出现了一行拉丁文:“眠龙勿扰…”

    “感谢教授的指导…”艾格耸耸肩,无奈道。

    前世的艾格就常年卧病在床,没什么社会经验,这一世虽然活了八年了,但他这个年龄还接触不了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谈恋爱什么的…

    两世为人都活在童年的人心态明显要比别人要更幼稚一些…

    “同样的,西弗,我建议你不要去窥探艾格的大脑,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你能向我保证么?”邓布利多看向斯内普。

    斯内普脸色阴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如立一个牢不可破的誓言怎么样?”艾格乐呵呵的看着斯内普。

    话音落下,斯内普脸色更黑了。

    “这个提议不错…”邓布利多拍了拍手,看他的样子,似乎真的觉得艾格的提议不错。

    “恕我拒绝,他似乎并没有和我立誓的资本。”斯内普厌恶的看了艾格一眼。

    “你要什么资本?”艾格摊摊手:“让你再见一次莉莉,这个要求可以么?”

    话音落下,艾格感觉他刚刚好像在斯内普眼中看到了一道光,他突然觉得自己犯贱的毛病得改改了…

    半小时后,艾格看着自己手上缠绕的丝丝缕缕的金光欲哭无泪。

    “记住你的话,艾格。”斯内普深深的看了艾格一眼。

    艾格笑容比哭还难看的咧咧嘴,也是有些好处的不是么?至少斯内普不像一开始那么排斥自己了。

    虽然讨厌了些,不过不得不说,斯内普确实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大魔法师。

    无论是黑魔法,防御术还是魔药制作,斯内普明显的要比普通巫师强上很多。

    两人立下了牢不可破的誓言,斯内普发誓永远不会以任何形式来套取艾格的记忆,保证艾格的记忆不会被其他人窥探,并且艾格想要学的,只要自己会的,全部倾囊相授,艾格任何时间下索要的魔药,只要斯内普有,就必须给艾格提供。

    而艾格所立下的,则是让斯内普再见到莉莉一次,无论莉莉是什么状态。

    就公平性而言,艾格非常占便宜了,艾格知道,这是邓布利多为自己争取过来的。

    “谢谢你,邓布利多教授。”艾格向着邓布利多微微躬身。

    邓布利多笑了笑,转身施施然离开了。

    “无论是天才还是疯子,我们都猜不到他们的想法,对么?西弗勒斯~”艾格笑吟吟的看着斯内普。

    “就在前几秒,你还在感谢你口中的疯子。”斯内普板着脸说道:“还有,要叫我斯内普教授。”

    艾格耸耸肩,开始跟着斯内普学习魔法。

    斯内普教给艾格的第一个魔咒让艾格有些惊讶,看着空中四蹄翻飞的牝鹿,艾格觉得斯内普真是个情圣。

    抛去自私自利,心理阴暗,不洗头发,钻牛角尖,翻小肠子这几点来看,斯内普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直觉告诉我你在想不好的事情…”斯内普瞥了艾格一眼:“呼神护卫无疑是一种非常消耗魔力的咒语,并且释放要求也简单,只需要快乐就可以了,我想对于你这样年纪的小孩子而言,快乐应该是最简单的事情。”

    斯内普走到艾格身边,做出一个挥杖的动作:“跟我学,呼神护卫!”

    “呼神护卫!”艾格魔杖一抖,杖尖泛起盈盈的银光。

    斯内普嫌弃的看了艾格的魔杖一眼:“显然你并没有想到什么快乐的事情,倒不如说是你什么都没想,你的大脑在昨晚被你拌着红辣椒吃到肚子里去了么?”

    “再来一次,呼神护卫!”斯内普不耐烦的甩了甩魔杖。

    艾格有点纠结,他不知道什么样的事情是快乐,快乐的含义太广了…

    前世第一次看到小电影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杖尖荧光闪烁,白芒逐渐扩散,但也只是一个屏障。

    在自己去世的时候?虽然很悲伤,但是却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艾格手中的魔杖剧烈颤动,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一样。

    和赫尔老太太与福利院的大家一起过生日?自己的生日是赫尔老太太捡到自己那天…

    斯内普无声的站在艾格身侧,眼神中明显的有着那么一丝不敢置信。

    八岁的小屁孩第二次释放守护神咒就能到这种程度?

    是在爱莎小姐提出要领养自己的时候?还是来到了这个精彩纷呈的魔法世界的时候?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艾格现在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从魔杖里钻出来,一缕银芒微微刺痛了两人的眼睛,艾格再次睁开眼,一只银色的小猫咪围着自己环绕,不时的蹭一蹭自己的裤腿。

    “显然,你的天赋还算不错…”斯内普甩着脸转身离开:“今天就是守护神咒,贪多嚼不烂。”

    黑色的大袍子走动之间如同大蝙蝠张开的翅膀一般分外摄人,斯内普气势汹汹的离开了。

    艾格撇撇嘴,蹲下身逗弄着面前的小猫咪,手指触碰到猫咪的下巴,艾格能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温暖。

    艾格有些惊讶,守护神是有实体的…也就是说,不光是对抗摄魂怪,有时候他们也能帮自己做到一些事情?

    比如送个信什么的,记得原著中有谁这么干过来着?

    ……

    校长办公室,邓布利多站在一个繁杂精美的架子前,架子上是一个个银色的小瓶子。

    “他的天赋很好。”斯内普走了进来:“至少我在他的年纪做不到释放守护神,原本只是想多消耗一下他的魔力的。”

    “事实证明,有些人总是优秀的超乎想象不是么,西弗?”邓布利多转过身,银色的镜片下看不清双眼。

    “他身上有着未来的线索,你说过,他知道我们的未来邓布利多。”斯内普有些迫切的看着邓布利多。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劝你放下那种想法。”邓布利多审视了斯内普一眼,轻声开口:“我想虽然我年纪大了,但还没到老糊涂的地步…”

    “既然他知道,那么他就了解,什么时候该做些什么,我不妨这么说,艾格才是那个对故事看的最透彻的人。”邓布利多审视着斯内普的眼睛:“我们抱有情感,我们身处局中,所以当我们遇到事情,很难做出对的决定。”

    “但是对艾格来讲,很简单…”邓布利多手掌拂过一架仪器,烟雾翻滚,艾格在操场上疯狂释放着守护神的景象出现在两人面前。

    斯内普扫了画面里的艾格一眼:“我讨厌他,弱小且聒噪。”

    邓布利多微微摇头:“正是因为弱小,才会变得强大,至于你说的聒噪,我倒是觉得和他聊天很有趣,他还是第一个敢叫我老邓的孩子。”

    “他也是第一个敢叫我教名的孩子。”斯内普依旧反感:“黑魔王一定会喜欢这个无法无天的小子。”

    “但他不一定会喜欢伏地魔,我敢肯定。”邓布利多笑了笑,将一张信封塞到抽屉里。

    “为什么?”斯内普反驳道。

    “根据我的调查,那孩子格外喜欢美女,对男人不怎么感兴趣。”邓布利多呵呵笑了起来:“很淘气,不是美女的话,连自己奶奶一样的存在他都会调侃,显然你并不是第一个被调侃的…”

    “无礼的小孩,我更讨厌他了。”斯内普转身离开。

    “看他的样子,西弗,我倒是觉得他并不讨厌你…”邓布利多的声音在斯内普身后响起:“虽然不是第一个,我认为他应该是第三个,我很期待这个小鸡蛋会给你带来什么样的变化,西弗。”

    “我很荣幸…不过据目前来看,这鸡蛋有毒…”斯内普头也没回,依旧是雷厉风行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