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霍格沃茨的毒鸡蛋 > 第二章 阿不思·邓布利多(求推荐!)
    对于伦敦的人们来讲,今天显然不是一个让人开心的日子,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能量体呼啸着划过伦敦上空,肆虐在大街小巷中。

    巨大的广告牌被轻轻一刮,刮出来了一道巨大的大口子,连带着广告牌下方的墙面都被划出了一道道的深坑。

    破败的墙壁上无声的倾诉着谢谢惠顾,毕竟看那副悲惨的模样谁也不忍心说再来一次…

    艾格头脑中一片混乱,眼前一片漆黑,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只觉得心里一阵躁动。

    耳边传来人们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却让艾格逐渐回过神,他发现自己正飞在天空上,速度极快,然而却看不到自己的身子,只能看到沸腾的黑雾。

    快停下来!

    艾格心里惊慌失措的叫喊着,随即他一个闪身落在了一个小巷子里,身边黑雾逐渐消失。

    艾格惊恐的喘着粗气,平息着内心深处的悸动,慌慌张张的顺着小巷子七扭八拐的逃开了。

    艾格身影刚刚消失,小巷中啪啪两声爆响,两名身着长袍的男子瞬间出现在艾格刚刚的位置。

    “他去了哪里?”一个面容黝黑的男子四处张望着:“老天…默然者!这威力真是可怕!”

    “别着急,金斯莱…”身旁一个小个子男子劝道:“默然者都是孩子,不变身的状况下没什么问题,很好应付的。”

    金斯莱端着魔杖无奈的扫了身旁同僚一眼:“也就只有小孩子才不会把你击败,德力士…”

    “所以我才不愿意和你一起出任务,你太耿直了…”德力士讪讪的耸耸肩,手中魔杖向着四周一扫,小巷中顿时出现了一串清晰地脚印,艾格慌张逃走的样子出现在两人面前:“这边走。”

    ……

    空中阵雨逐渐平息,艾格却感觉身上一阵阵寒意。

    他不敢回福利院,刚才的情况太糟糕了,店铺被毁,街道被自己崩坏,艾格唯一能做的只有不伤到无辜的人。

    身后不远处脚步声传来,艾格猛地转过头去看向来人,还未看清,来人便向着艾格一抬手。

    “昏昏倒地!”把头的男子手中一根短杖指向艾格,艾格猛地向着旁边一扑,躲开了迎面袭来的红光。

    “别动手德力士!”金斯莱慌忙制止德力士:“那只是个孩子!”

    德力士迟疑了一瞬,收回手中的魔杖。

    艾格看着两人皱了皱眉:“你们…是来抓我的?”

    “我们需要带你去接受治疗,孩子。”金斯莱走上前,尽可能表现出自己的善意,免得对方一个激动再次变身。

    艾格顿时松了一口气:“给我个理由,我凭什么跟你走。”

    “我们是魔法部的傲罗,你是一个默然者,我们需要带你去接受治疗,不然你很难活下去,默然者普遍都活不到十岁。”金斯莱尽可能让自己的话语更简单明了。

    艾格顿时一愣,魔法部?傲罗?这不是书里的么?

    自己穿越了?

    艾格看了看面前的两个男子,接受能力相当的强,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道:“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叫金斯莱,金斯莱·沙克尔,这是我的同事,德力士。”金斯莱善意道。

    妥了!凤凰社的条子…

    艾格点点头:“我们快点走吧,免得我死掉…”

    金斯莱顿时一愣,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刚才还满身戒备的少年。

    “还有…我希望你能帮我给我的老院长寄一封信让她不要担心我,还有一个叫爱莎·史密斯的美女,她爱死我了,我绝对不能让她知道我有病,最好是告诉她我要出个远门…”艾格絮絮叨叨的念叨着,一旁的两个傲罗看的一愣一愣的。

    艾格心里那个苦啊!

    上辈子活不过二十也就算了,特么的这辈子连十岁都活不过去就很过分了吧?

    天知道默然者是什么玩意!前世不是只出到了死亡圣器大结局么?默然者又是哪来的?

    哈利波特八之哈利波特与他活不到十岁的儿子?

    这名字有点绕…

    金斯莱看了看面前的男孩,有些惊讶于对方的镇定,随即伸出手:“牵住我的手,我们需要幻影显形。”

    艾格点点头,伸手挎住了金斯莱的胳膊,随即一阵眩晕感袭来,艾格感觉自己正在变形…

    好像在被一通挤压后塞到了自来水管里,然后一阵旋转冲进了马桶一般,马桶冲完后,随之而来的自然是一阵畅快,随即便被面前一个阴森森看着自己的玻璃展柜内的雕像吓了一跳。

    “这是哪?”艾格扭头看向金斯莱。

    “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虽然是魔法医院,可这里也并没有治疗默默然的办法,只能说是带你来调养吧。”金斯莱笑了笑。

    “你这安慰可不怎么让人开心。”艾格摇摇头:“你的那个同事呢?”

    “德力士么?他得回到魔法部做一下汇报,毕竟你闯的乱子可不小,六条街道全被你炸毁,所幸无人身亡,这简直就是个奇迹!”金斯莱笑了笑。

    “能不伤害到其他人已经是我能做到最大的努力了,事在人为,这不是奇迹。”艾格摇摇头。

    “这是个好消息,说明你还有的救不是么?”金斯莱笑了起来:“如果你真的能掌握默默然并且活下去,那么你将来的前途绝对无可限量,我向你发誓,所以,千万不要死了。”

    “我的命很硬,谁也取不走。”艾格笑容十分灿烂。

    “但愿如此,你叫什么?”金斯莱低下头看着艾格。

    “艾格·莫里瑟斯。”艾格笑了笑。

    “恶毒的鸡蛋?”金斯莱闻言顿时一愣。

    “你才是毒鸡蛋!”艾格对着金斯莱粗壮的小腿踢了一脚,不过瘦弱的小身板并未能给金斯莱带来什么疼痛感,反而让金斯莱觉得他很有意思。

    “如你所见,毒鸡蛋先生需要来检查一下体内的默默然。”金斯莱看着玻璃窗内的人偶说道。

    艾格目光紧紧盯着人偶,然后便看到面前的人偶微微点了点头。

    “我们进去吧。”金斯莱牵着艾格走向前方,穿过面前的玻璃窗,四周顿时变的喧闹无比。

    艾格看到一个个奇形怪状的患者在排队挂号,当他看到一个手中拿着自己大宝贝的阴沉男巫时,他突然觉得这世界上还有比活不到十岁更惨的事情,那就是连男人也做不了了…

    “我听说那个人背着妻子在外面乱搞,被他妻子用魔咒给切了哈哈哈…”身旁一个小个子男巫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冲着艾格两人挤眉弄眼。

    艾格看了看不远处的一个牌子上的字,尴尬的笑了笑:“那他应该去五楼,是么?魔咒伤害科?”

    “看样子是这样…”金斯莱也是一阵恶寒,对于婚姻这件事更加犹豫了。

    “所以…我应该上几楼?”艾格看了看牌子。

    一搂:器物事故科。

    二楼:生物伤害科。

    三楼:奇异病菌感染科。

    四楼:魔药及植物中毒科。

    五楼:魔咒伤害科。

    六楼:茶室和商店。

    艾格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默默然到底属于哪一类,随即扭头看向金斯莱:“我们是要上茶室和商店安抚一下我的内心么?”

    “我们应该询问一下。”金斯莱摇摇头,随即想了想说道:“事实上比起这里,我有一个更好的去处,不过我不知道那位先生现在到底在干什么。”

    “谁?”艾格愣了愣。

    “阿不思·邓布利多。”金斯莱笑了起来:“最伟大的白巫师。”

    金斯莱话音落下,身后一阵笑声传来,两人扭头看去,一个身材高大的白胡子老者正和蔼的看着两人。

    “我很高兴金斯莱对我的评价。”邓布利多笑了笑,半月牙眼镜后,一双眼睛满是笑意:“这让我很庆幸我今天这么有时间来找到你们。”

    “邓布利多教授…”金斯莱顿时一愣:“您怎么来了?”

    “我们的艾格小朋友造成的动静可不小,魔法部的来访者第一时间就冲到了我的办公室,毕竟已经很多年没出现过默然者了…”邓布利多打量了艾格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艾格总觉得自己好像被扒了个精光,连怀里揣着的几十英镑的储蓄好像都被看的一清二楚。

    艾格很清楚面前的人是什么存在,目前情况下,眼前的白胡子老头应该是魔法界最强的大boss,而且变态老头没事还喜欢对人家摄神取念,艾格可不会忘了上辈子网上有传言邓布利多是老玻璃的消息。

    艾格看向邓布利多,眼神却停留在了邓布利多花白的胡子上,坚决不与邓布利多对视。

    不过事实上,艾格也确实不确定面前的老头到底会不会看到自己上辈子的事情,就算看到了,按照对方的心性可能也不会对自己这么个小孩子怎么样,毕竟虽然这个人为了消灭伏地魔不择手段,什么人都可以利用,但他还是拥有着情感的,还没到因为一段记忆就对一个八岁的小屁孩下手的程度…

    何况自己很可能是一个活不到十岁的小屁孩。

    “你确实应该来找我的,不过好在我也猜到了按你的心性一定会先带着他来这里,金斯莱。”邓布利多笑了笑,示意两人跟上。

    艾格从没想到自己接触魔法界后,第一个到的地方会是圣芒戈,不过好在这个满是哀嚎的地方他也没能停留太久,几人直接从圣芒戈离开了。

    金斯莱看了看邓布利多:“那就这样吧,教授,我想他在你那里应该会更好一些,事实上我一直觉得圣芒戈这帮医生看病太久了脑子都有些不正常…”

    “你大可以放心,金斯莱,即便没有我,我想圣芒戈也会积极治疗莫里瑟斯先生的。”邓布利多笑着摆摆手,金斯莱笑了笑,啪的一声消失在了空气中。

    扭头看了看低头装鹌鹑的艾格,邓布利多挥挥手,带着艾格身影瞬间消失。

    几秒后,两人出现在了一个巨大庄园的大门口,庄园前方是一条长长的火车道,艾格有些惊奇的打量着面前的火车道,这就是霍格沃兹特快的路…

    “那么,莫里瑟斯先生,我们走吧。”邓布利多笑了笑,带着艾格一路向着校园内走去。

    当艾格第一次看到霍格沃茨城堡时,内心是无比震撼的。

    艾格不知道该称之为城堡还是城堡群,绵延的青山将巨大的城堡环环围绕,城堡旁是广阔的湖水,依稀的可以看到水中翻起的浪花,偶尔还会冒出一条奇形怪状的触手。

    “湖水里的家伙每年都会欢迎新学员入学,一年级的小巫师们偶尔坐船落水就会被那些家伙救起来送回船上,当然,我这并不是说黑湖就很安全,这个世界总有那么一些我们所不了解的事物出现,不是么?”邓布利多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事实上,作为一个大师级的摄神取念者,当然这也可能是我自封的…不过我还是能看得出来一些有秘密的人对我的遮掩,在这一点上,莫里瑟斯先生你做的并不是很好…”

    艾格闻言顿时一阵尴尬。

    我现在和世界上最强的魔法师在一起,他看出来我有秘密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当然我也不会强行的窥探一个小孩子的记忆,虽然我有着很大的好奇心…”邓布利多安抚了一下艾格,在前面带着路:“尽管我看得出来你的秘密很可能对我很重要,甚至于对未来很重要,不过我依旧不打算那么做,我想这应该也是白巫师和黑巫师的区别。”

    艾格顿时松了口气,默默跟在邓布利多身后。

    “在这一点上,我建议艾格你有机会的话应该学习一下大脑封闭术,以防哪一天我突然心血来潮?”邓布利多扭头向着艾格眨眨眼,活脱脱的一个老顽童:“或者面对一些更强大的存在,毕竟不是所有的巫师都像我这么友好,要知道,我曾经的一个学生就是一个摄神取念大师,不过很遗憾,他后来走歪了。”

    艾格知道邓布利多说的是谁,伏地魔。

    前世伏地魔就给人们造成了很大的阴影,尤其是毒圈里的伏地魔更可怕。

    还有一要彩礼上百万的扶弟魔,还有不把男人榨干不算玩的抚弟魔…

    总之很可怕就是了…

    邓布利多带着艾格一路前行,由于是八月份假期的原因,城堡里并没有人,甚至于墙壁上的画像里也空了一大半,不时地有那么一两个幽灵飘过,好奇的打量艾格一眼。

    两人一路来到一处石像前,邓布利多轻声开口:“冰镇柠檬汁。”

    石像缓缓旋转,露出一节节楼梯,艾格心里暗笑,这老头果然很喜欢冰镇柠檬汁,还有什么来着?滋滋蜜蜂糖?

    “我喜欢那个口味,味道好极了,虽然对老年人来讲可能有些刺激性较大。”邓布利多看着艾格笑了笑,带着艾格走进办公室。

    圆形的大房间十分宽敞,四周墙壁上陈列着历代校长的肖像画,办公室内一张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银器,艾格出神的看着桌子上的银器,想象着一个银器大概能卖多少钱,说不定能改善一下福利院的生活水平,帮臭老太太渡过难关。

    “喝点什么?”邓布利多看向艾格。

    “生榨西瓜汁,里面加点柠檬汁,最好再少加点糖。”艾格毫不犹豫道。

    话音落下,面前的桌子上顿时出现了艾格想要的饮料,精致的水晶杯中,红色的液体荡漾着。

    “再加点冰…”艾格歪了歪脑袋伸手示意,几块冰块落入杯中,溅起小小的水花。

    艾格知道现在一定有一个家养小精灵等在旁边听着自己发号施令,不过艾格不打算现在去骚扰他,比起找小精灵来看,显然是自己的命重要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