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神笔聊斋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头上神光
    苏阳从来没有想过,鬼神找人要钱居然是这么的直接。

    看着眼前的黑衣鬼,苏阳沉默片刻,问道:“我要是没钱呢?”

    “没钱?”

    黑衣鬼勃然大怒,伸手就将苏阳揪了起来,叫道:“跟我到城隍殿中走一趟,到了城隍庙里你就有钱了!”

    “好!”

    苏阳倒是答应的干脆利落,说道:“我就跟你走一趟,”

    这般干脆,倒是让黑衣鬼吃了一惊,上下打量苏阳,看苏阳当真是一个平常书生,伸手一抓,想要将苏阳生魂抓出,却感觉如抓磐石,生魂根本不见抓出。

    “可能是因为我是中正刚烈之人,故此鬼神难侵。”

    苏阳拿出儒教的道理来忽悠道:“我也饱读史书,看到史书里面历朝历代的圣贤人物,没有一个是被鬼害的。”

    儒家自从宋朝之后,许多理论也偏玄幻,像是孔圣这种人物,死了之后魂灵极轻,飞到天上,而一些鬼物死后肮脏,如同开天辟地之后的浊气一样沉在地上之类的,这都是当下流行的说法。

    “那你跟我走!”

    黑衣鬼对苏阳喝道。

    “外面太黑了,不敢。”

    苏阳指着外面说道:“我怕走夜路。”

    黑衣鬼往外面看去,外面黑黝黝一片,这对他来说如同白天,但对苏阳这种凡人来说,却是伸手难见五指。

    “外面路途平坦,你跟在我后面,摔不死你。”

    黑衣鬼又喝道。

    古时候街道并非现代那么平整,全部都是土路,坑坑洼洼在所难免,若是有人倒了污水,那么在城中也可能聚成一洼,故此这夜路是很不好,很容易摔跤的。

    “不行!”

    苏阳接连摇头,说道:“我不能走夜路。”

    “为什么?”

    黑衣鬼不耐烦了,这书生怎么这么多的鬼道理?

    “走夜路会见鬼。”

    苏阳忍着笑,看着黑衣鬼说道。

    “……”

    黑衣鬼看着苏阳,终究弄清楚苏阳一直在逗他,顿时勃然大怒,手上一张,拿出锁链,直接套在了苏阳的身上,强拉着苏阳,意欲将苏阳的魂魄拉出,前往城隍殿中问罪。

    “叮叮当当……”

    黑衣鬼这一强拉,苏阳不为所动,倒是他的锁链寸寸断落,叮叮当当散了一地。

    “你瞧瞧,没用吧。”

    苏阳看着黑衣鬼,又瞧瞧地上的锁链,说道:“像我们这种人,头顶上面都冒着三尺白光,鬼物不能伤,碰到我们都是有刑罚的,但是一些心窍堵塞的鬼物,他们目光短浅,看不到这等神光,你看到了吗?”

    这是近来儒生们编织的道理,和朱熹辟观音差不多,苏阳行千里路,将这些儒生们的鬼神言论是学的一套一套。

    黑衣鬼看着苏阳,抬头呆呆的往苏阳头上瞧了一阵儿,看苏阳的头顶并无什么异光,但是锁链叮叮当当断落是真,苏阳看起来平平常常也是真,皱着眉头想想,不愿意承认自己心窍堵塞,点了点头,说道:“果然是有神光……”

    这不是神光,这是皇帝的新装。

    苏阳笑呵呵的看着黑衣鬼。

    “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禀告夜游神。”

    完全奈何不了苏阳,黑衣鬼打算去请救兵。

    “好。”

    苏阳点点头,放任黑衣鬼离去,说道:“你问问夜游神,能不能看到我头上神光。”

    黑衣鬼隐身而去。

    “哈哈……”

    颜如玉捂嘴娇笑,对苏阳说道:“你可真是好的不学,尽学这一手封建糟粕。”

    封建糟粕这个词自然是从苏阳那里学过来的。

    苏阳耸耸肩,说道:“人家相信了。”

    苏阳坐在房间里面,等了没有多久,就看到灯火再一次转青,这全然是感知到了此地的阴气所变,转过头来,只见门窗大开,夜游神走了进来,在夜游神身边的正是适才的黑衣鬼,指着苏阳,说道:“就是他,学的是读书人的中正刚烈,浩然之气,您看,他头上有着三尺的神光,所以我不能将他拉走。”

    中正刚烈,浩然之气。

    夜游神抬起头凝视苏阳头顶,并不曾见这神光神气,说道:“没有啊。”

    “哦……”

    黑衣鬼点点头,说道:“那一定是您心窍堵塞,目光短浅,我都看到了。”

    夜游神看看苏阳,又看看黑衣鬼,怀疑自己片刻之后,一耳光抽在了黑衣鬼的脸上。

    你看你妈呢!

    对着苏阳恭敬的行了一礼,夜游神说道:“在下是奉阎罗指派,在秦邮一州做夜游神,敢问上仙是在哪座名山修行?来到秦邮有何贵干?”

    并非是有什么神光护体,是有神功护体,夜游神好歹担任神职,见多识广,看看苏阳,再回想一下黑衣鬼拿给他的断裂锁链,就猜到眼前这人是个大能,只是没有彰显能耐,在逗弄他们罢了。

    “哈哈哈哈……”

    苏阳忍不住笑了两声,这才说道:“我在河南青云山修行,名声不显,只是路过秦邮,没什么贵干,不过现在我倒是有一件事情要做。”

    夜游神眉头挑挑,问道:“可有我们能帮上的?”

    “有!”

    苏阳一口肯定,说道:“明天我要坐船下扬州,我想要买下一艘船,但是我没有那么多钱了,而他刚刚跟我说了,说只要我到了城隍庙,我就有钱了,所以我现在的贵干,就是到城隍庙干一票贵的,明天能够买一艘船,我觉得你们能够帮上忙。”

    在这之前,苏阳最大的一笔收入,是陈宣慷慨给出的黄金,但是在青云山挥霍挥霍,前不久拿着买了好些东西,给春燕锦瑟打造了一些玩意礼物,这段时间游山玩水,所剩不多了,若是买船,可能买不到好的。

    穷则变通,苏阳想要在城隍庙里面捞点钱。

    夜游神闻言,板住脸来,说道:“上仙说笑了,我们城隍庙中那里会有什么钱呢。”

    “不不不不。”

    苏阳连连摇头,看着夜游神和黑衣鬼说道:“就是城隍庙中才有钱啊,凡人求神仙,一点香火,一点心意,但是秦邮城的城隍不一样,他还要灯油纸钱,金银布施,你说他一个城隍要这么多东西干什么?这不浪费吗?”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

    推荐:《穹顶之上》https://m.hbfie.org/book/1753/,进入手机版阅读获取更佳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