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映照万界 > 第633章站好,头不要歪(第一更)
    对于妖族来说,血杀烙印是最高等级的追杀令。

    任何高级妖兽的吼代被人斩杀之后,血脉都会自动的记住斩杀他的那个生灵的气息。

    高等级别的妖兽可以轻易的凭借这一手段找出凶手,留下独属于他们那一种族的血脉追杀令,整个妖族所有高等级别的妖兽都能够察觉到。

    这是从灵魂根源上烙印的,根本做不了假,妖族立足于世间百万年来一直都是如此,还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但现在这一常识,突然被颠覆。

    “假的,一定是假的,只是烙印的外部表现被挪移了出来罢了,实际上血脉追杀令依然在。”

    快要疯掉的啸月天狼这样自我安慰,心情很快就平静下来。

    “或许有人能够摆脱血脉追杀令,但绝对不是一位仅仅蚁皇境界的修行者。”

    黄金狮子也这样安慰自身,但本能的觉得非常不安。

    但很快,他心中的不安和恐惧就化为了现实。

    六滴晶莹剔秀的鲜血从唐玄明的手上剥落,在黄金狮子骇然的目光之中,两滴鲜血坠落在它的身上,深深地烙印在它的左爪子上,活灵活现的鲜血没有给它带来丝毫的痛苦,却让它满脸的恐惧。

    来自更高等级血脉强者的压制,来自于顶尖强者不时不休的杀念。

    任何一点都让他浑身颤抖。

    在他面前的那个青年则满脸微笑,摸了摸他的头,把他因为颤抖恐惧而歪过的头颅扶正,轻语道:“乖,锅背好,头不要歪。”

    “呜呜!”

    黄金狮子发出一声悲鸣,不可承受这巨大的悲痛,直接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以它对于妖族的认同,轻而易举的就能够判断出,融入它体内的那两滴鲜血是真真正正的来自高位妖族的血杀烙印,是根本做不了假的。

    等到他走出魔鬼平原这一方秘境,就要面对一堆顶尖大人物的追杀。

    一口巨大无比的黑锅背在他的头上,想甩都甩不掉。

    旁边那头流淌着玄武血脉的乌龟剧烈挣扎,却只能惊恐的看着四滴鲜血坠入他的龟背,在龟背上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为什么我要背这么多?”

    玄武血脉的拥有者发出如同哭泣一般的悲鸣。

    “龟背太圆润了,一看就能背不少东西,没忍住,没忍住。”

    耳边听着唐玄明的轻描淡写的声音,它简直想要死去。

    而一边的如同二哈一般的啸月天狼瞪圆了眼睛,生动灵活的演示了目瞪狗呆这个词。

    他甚至冲到唐玄明的身边,在唐玄明的左手上左看右看,发现了妖族大人物留下的血杀印记真的已经消失。

    并不仅仅是外表,其中带着妖族大人物气息,那种独一无二,埋入血脉的仇恨都消失。

    唐玄明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不再理会那两头处在痴呆状态下的凶兽,一拍啸月天狼的屁股,低喝道:“还不给我麻溜的走,呆在这里,想想我也给你刻个纹身吗?”

    “呜呜!”

    啸月天狼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呜咽,一夹尾巴,一溜烟的背着唐玄明跑了。

    啸月天狼背着唐玄明,不紧不慢地走在魔鬼平原秘境的边缘地带。

    经过了最初的疯狂,他渐渐冷静下来,开始觉得唐玄明之前的手法有问题。

    “单单把血脉烙印挪移到妖族的体内没有多少用处吧?他们的记忆依然没有被改变,仅仅只是会耽误那些大人物部分时间,他们只要看一看黄金狮子和那头拥有玄武血脉的乌龟的记忆就可以找到我们。”

    唐玄明低头看了一眼身下的啸月天狼,那种看傻子一般的眼神让这头啸月天狼分外的不自在,在他活过的数百年的时间之中还没有人敢这么对待他。

    敢这么和他说话的都被他撕成了碎片,填入肚中,但想想唐玄明那暴力的拳头,他又缩了缩脖子,选择沉默。

    “本大爷大人有大量,就不和这个两脚兽计较了。”

    唐玄明讶异啸月天狼这次居然没有嘴硬反驳,对于你自己这次手法略微满意的他却也乐得解释一番。

    “我给他们的可不仅仅是血脉烙印,而是我身上的一切。”

    “一切?”

    “简简单单挪移血脉烙印的确不能够影响那些大人物分毫。”

    想到在完美世界之中成为至尊的那样的时刻,唐玄明嘴角微弯,眸中好像有亿万星辰在旋转,他身上一条又一条的因果之线也清晰地浮现。

    之前六条硕大无边,带着黑色和死亡气息的因果之线已经从他的身上剥离出去,他不沾丝毫。

    站在人道领域巅峰的至尊可不仅仅拥有破灭星辰的力量,他们不只肉身的力量达到了巅峰,精神因果方面的力量同样是如此,因此晋升至尊时才会遇到业火红莲的焚烧,那代表洗去世间一切的因果业力。

    真仙无缺无漏,不沾世间分毫,天地灭亡而我不灭,超然于世间,正是因为已经能够轻而易举地掌握因果法则之力,唐玄明还没有那么强大,可以无缺无漏,不沾世间丝毫的因果,但把体内部分因果斩出去,挪移到其他的人身上。

    对于曾经站在至尊领域上的他来说,还是可以做到的。

    ……

    唐玄明消失后不久,晕倒在地的黄金狮子好像突然从一场噩梦之中醒来,雄健的躯体打了一个颤,用迷茫的目光扫了一圈周围,看着左爪上两个鲜红的血杀烙印,充满恐惧的自语道:“秘境不久之后就要结束,杀了两位我族高等血脉的后人,我应该怎么活下去?”

    在黄金狮子的印象之中,他和一头幽隐螳螂生死搏杀,最后拼尽全力把他把那头幽影螳螂斩杀,然后在争夺一件异宝的时候,又和一头拥有霸下血脉的可怕存在正面碰撞。

    若非那头霸下本身就受到不轻的伤势,他根本活不下来。

    而现在它活下来了,结果就是身上有两位妖族大人物留下来的血杀烙印。

    “怎么会走到这条路上来?”

    黄金狮子充满悲愤的低语一句,妖族之间讲究自由竞争,生存和死亡都不会记恨他人。

    万类霜天竞自由,但那仅仅只是说说而已。

    真正动了那些大人物的后代,依然会被暗地里进行报复,受到可怕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