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全职武神 > 五十四、魔帅邪王(二十五)
    修成魔极第十,养成魔胎,已经够资格破碎虚空,脱离这一生命层次,晋升至某种不可描述的境界,踏足凡人不能臻至之地。

    在魔帅邪王副本之中,魔帅庞符最后也不过臻至此种境界,并没有问鼎更高的魔变十一和天魔十二。

    梦宁儿的目的,不过是救下自己的义父梦玄笙,原本他冒险闯入西方魔教,也不过希冀能够学成天妖销魂法,从而让自己的火乾百击做出梦寐以求的突破,拥有改变战局的力量。

    但此时他有十成把握,能够在梦玄笙和庞符的决斗之战施加至关重要的影响力,虽然未必能够击杀庞符,但若只想要保住义父梦玄笙的性命,已经不是太大问题。

    当年他义父梦玄笙,其实一战而败,被打落凡尘,更被庞符生擒活捉,关在讲魔堂。梦玄笙非但没有气馁,反而大破大立,突破原本境界,数年后再次挑战魔帅庞符,这才战败身亡。

    横亘在梦宁儿面前的大问题,已经从如何拥有改变战局的力量,救下梦玄笙,变成了如何能不让庞符失望。

    梦玄笙是他义父,庞符也是他师父,甚至对他的殷勤期望,并不在梦玄笙之下。

    魔帅庞符不但把西方魔教,人人梦寐以求的道胎大法传授,还为了他修炼此法,指明了方向,甚至若无庞符的应允,百里赤屠怎会把西方魔教的镇国七大神功一一传授?甚至让两大护法随身,为他处理各种俗务,柳公泉和颜真菁这等人物如何是轻易给人做奴仆?

    这份恩情之重,也不差梦玄笙从小抚养他长大,传授一身武艺太多了。

    梦宁儿缓缓吞吐天地精华,只觉得自己武功从未有如此之高,但眼前的难题,也从未有如此之难解。

    他之前武功不足,根本不会去想如何保住庞符颜面,不让魔帅失望这种问题。魔帅庞符名垂天下六十年,稳坐天下第一人的宝座,不知多少高手,多少天才挑战,都不能撼动分毫,手下击毙的各派高手,简直难于计数。去替如此强横之辈考虑这等事情,简直愚蠢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可当他也修成了道胎大法,甚至十成十的肯定自己能够攀上庞符曾踏足的境界,这个问题就不在愚蠢和可笑,变得实实在在,近在眼前。

    梦宁儿纵然修成魔种,神通广大,心灵通透,智慧倍增,一时间也想不出最好办法!

    他为今之计,倒也不是立刻想出来,化解目前困境的办法,而是赶紧再做突破,成为足以决定局势的大人物。

    按照庞符的规划,他应该用尽种种手段,潜入鬼王虚若一身边,跟他的两个双胞胎女儿接触,从而刺激魔意成长,但如今梦宁儿已经突破魔意的层次,修成了魔种,这一个任务就变得无关紧要。

    甚至,梦宁儿就连是否还隐瞒身份,都觉得没什么必要了。

    原本他实力不足,若是被揭穿身份,庞符必然震怒,颁下魔教的绝杀令,让西方魔教徒众大肆追杀,让这小子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如今梦宁儿已经臻至五大宗师的级数,魔门最讲究弱肉强食,他已经有资格坐上桌子,庞符反而不会计较他的出身。只要梦宁儿还肯叫一声师父,就算行事肆无忌惮,乖劣出脱,魔门中人也只会当作是“性情”中人,不会拿他当叛徒看待。

    尤其是,他修炼的是道胎大法,乃是西方魔教第一镇国神功。

    魔帅庞符两位弟子,天魔妃许容若和小魔帅方羽空都不能继承他的武学,两人不但学不成道胎大法,就连武功都无法臻至宗师级数,若是魔帅庞符驾鹤西归,西方魔教就没了宗师镇压。

    也因此之故,梦宁儿简直奇货可居。

    梦宁儿搂着张文芳和沐雨茹,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嘴角笑意不减,两姝心头各自暗揣,都忖道:“庞乾这是怎么了?为何情绪如此高昂?”

    张文芳以为自己昨日,已经跟少魔主合欢过了,但她出身天演教,精擅媚术,故而绝不以为梦宁儿是因此开怀。

    沐雨茹跟张文芳不同,她已经跟梦宁儿同行多日,知道他的确有“恶疾”随身,尽管这位白道出身的种子高手,并不深信是因为走火入魔。因为沐雨茹就没见过这般走火入魔的武林高手,道胎大法本来就跟寻常武功不同,所以一直都怀疑梦宁儿是有什么精神上的毛病。

    此时梦宁儿彻底脱去沉荷,轻松洒脱,倒是让沐雨茹怀疑,自己思忖的还是错了。

    梦宁儿想通了某一个关隘,忽然双手作怪,弄得两女一起惊呼起来。他逗弄了一会儿两女,掀开了马车的门帘,对两位魔门护法笑道:“从此去,两位护法就不须相伴了。”

    柳公泉和颜真菁都大惊失色,一起问道:“少魔主这却是为何?难道我二人做的什么不妥,招惹到少魔主不快?”

    两人甚至还想到了,梦宁儿是不是想要跟两位美人儿双宿双飞,嫌弃他们碍眼,但是两位魔门护法却没有想到,梦宁儿微微一笑,解释道:“非也!非也!我原来叫做梦宁儿,是梦玄笙的干儿子,特意杀了一个不开心小贼,夺了他的月神刀法,冒充东瀛武士工藤新一,好混入魔帅门下,学些魔门的手段。”

    梦宁儿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把两位魔门护法打的宛如爽下蛤蟆,呆呆愣愣,不知该如何对答。

    梦宁儿嘿然一笑,说道:“如今我学成了道胎大法,甚至还渡过了魔劫,已经养成魔种。天下宗师之位,便有我一人,还继续隐瞒身份下去,已经没什么必要。故而告知两位护法,你们可以去禀报我师父,就说是庞乾这个徒弟太不像话,品行不端,满嘴谎话,他老人家大人大量,也不要责骂了,再多收几个乖顺的徒儿消气罢!”

    这会儿,不要说柳公泉和颜真菁,就连张文芳和沐雨茹都被震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