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修道红尘间 > 第292章 不知阵法何处(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试阵!”

    张一方自信满满,幕明道长脸色有些变幻,最终嘴角掀起一丝笑意。看了眼自己的弟子青山,略显忐忑的面容,幕明道长知道,青山,这是被张一方对于阵法的描述所震撼。

    抬起脚步,幕明道长向外走去:“贫道起码是与张真人一辈之人,道友布下阵法,贫道就不去以大欺小,破了道友阵法。既然互相斗法,都是道友与劣徒之间进行,还是由劣徒去破阵吧。”

    青山一愣,脸上浮现一丝丝苦笑。

    幕明道长脸色一肃,有些气恼:“张道友年岁与你相差无几,学习阵道不过三两个月的时间,就能自己布下阵法。你跟随为师修炼十几年,去破除一个阵法,都没有信心吗”

    青山一怔,心中的紧张瞬间散去:“庸人自扰,贫道学习阵法,学习奇门遁甲十几年,还不如一个学习阵道不过三两个月的道士”

    感激地看了一眼提醒自己,最关键问题的自己的师傅,青山脸上浮现一丝自信:“是,弟子这就去破除张道友的阵法!”

    “记住师门破阵的总决,心灵纯净,莫有浮念。眼观八方,注意天地......”幕明道长脸色凝重,张一方如果不能布置阵法,就不会提出这种较量。既然较量阵法,就不可能随随便便应付,必然是一种神奇的阵法。

    “道友,破阵可需要时间限制”

    捻着胡须,幕明道长紧锁的眉头舒展。

    “不需要时间,一分钟破除阵法也好,一万年破除阵法也好,只要能够破除阵法,贫道就算输。”

    张一方自信满满,站在道观门前,有些随意的说道。

    幕明道长一愣,眼眸之中有些恼怒。看着向这里走来的玉玑子道长师徒,幕明道长拉着青山向外走去:“道友稍待,贫道有几句话吩咐青山...”

    张一方抬了抬眼皮,并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时间充足,道友随意。”

    幕明道长心中气结,有些被人小视的怒意。一甩衣袖,黑着一张脸:“青山,跟着为师来......”

    “师弟,你这是要彻底得罪幕明道长了。”陆贞有些忧虑,小声说道:“我辈修道之人,行走在外,不应结仇太多。就比如张真人,行走天下,没有一个仇人,全是靠着高深修为,道法通玄折服与人。既然阵法已经布成,让他不敢小瞧我湖心岛,知道我湖心岛道法高明就好,何必去羞辱与他”

    张一方脸上带着冷笑:“如果不是他们师徒,所到之处就贬低我的师傅抬高自己,利用我师傅的名头,让自己身价暴增。如果不是贫道找到他,他态度恶劣,还要以武压人。如果不是贫道有一技之长,拳脚上有些功夫,这个时候贫道或许还在医院,而这两个人还猖狂的处处宣扬自己,而贬低我的师傅......”

    张一方脸色肃然:“师傅说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以德服人,以德待人。而顽冥不化之辈,无须客气。他既然失德在先而不知错,我又何必以德待他”

    陆贞竟然哑口无言,呐呐不知如何应对。

    “张道友说的不错,遁甲门向来就是咄咄逼人,只信奉自己,而忘记了祖训,集天下之奇淫,而壮大自己之技巧。心中不能兼容天下,又何必要求别人兼容自己”玉玑子道友苦笑着走过来:“同一传承,尚且欺压,何况是其他门派九百多年前,遁甲门就是因为不为天下所容,才不得已避世不出,或者远遁海外。没想到,他们现在又要复出了...”

    “说是复出也不对...”玉玑子道长看向远方,呢喃道:“遁甲门之人其实并不坏,只是因为性格所致,为人不喜。这些年来,在一些科学领域,一些研究单位,就有遁甲门的身影...他们不喜欢政治,只喜欢钻研。不过,天下聪明之辈何其之多,遁甲门之人终究已经没落,就算一些领域有他们的身影,不能借鉴高明之处,只靠自己钻研,能够取得成就者,也寥寥无几。”

    张一方脸色凝重,看向不远处,低头聆听的青山,说道:“玉玑子道友,还请把奇门遁甲两门的事情,向贫道说说吧。”

    “呵呵...”玉玑子道长只是轻轻一笑:“张道友知道了也没有用处,奇门遁甲不适应这个时代的发展,是以奇门,才会靠拢道门,而遁甲门还在死死支撑...张道友只需要知道,这两个门派本属于一个门派--千机门就好,只是因为一些原因,分裂成为两个门派而已。”

    张一方脸色凝重,隐隐约约在什么地方听说过千机门这个门派,一时又想不起来。

    ......

    在数十米外,幕明道长脸色凝重,看着青山说道:“进入阵法,心神平静,不要杂念恒生。眼观八方寻找阵眼,记住,阵法不是以石为阵,就是以树木为阵。道颠观四周属于山林地带,为师猜测,张一方必然是以石为阵,配合符箓。所以,你只需要注意四周一些奇怪的石头,把石头移开就能破阵。”

    “弟子明白。”青山此时信心满满,看向四周:“道颠观前没有树林,倒是有一些石块,弟子只需要注意一些石头而已。而且弟子也看得出来,张一方布置的阵法,必然并不是高明阵法。所谓阵法,一分靠阴阳,三分靠五行,五分靠地利。现在道颠观前,没有巨石遮眼,没有树木拦路,一眼看去,阴阳分凝,五行不聚,想必阵法很容易就能破除...”

    幕明道长脸上浮现一丝笑意:“遁甲门在阵法一道,不说力压道门,自古以来道门还真没有阵法比得过遁甲门。是以,你只需要细分阴阳,分辨五行,观察地利,阵法可破......去吧......”

    幕明道长返回道颠观,站在道颠观还有十几米的地方站立。张一方脸色轻松,陆贞脸色有些紧张。如果这一局平局,幕明道长不要说道歉了,恐怕从此会小瞧湖心岛,传扬出去,对与湖心岛的名声有损。

    玉玑子道长摇了摇头,劝道:“张道友,自古以来,遁甲门在阵道一面,天下道门无人可敌,可以说独步天下。现在道友反悔,还来得及,利用其它道法,或许还有机会。”

    “独步天下”

    张一方没有立即回应,一双眼睛看着青山笑道:“如果阵道方面,贫道输了,贫道甘愿俯首。”

    青山在道颠观前观察许久,皱了皱眉头。幕明道长也皱起了眉头,满脸疑惑。

    气氛有些微妙,青山向前走了两步,最终难以保持沉默:“张一方道友,既然已经布下阵法,不知道友所布之阵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