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明日未临 > 第146章 赵君离的扬眉吐气
    柳烟的门铃声设置是非常古典的致爱丽丝。

    所以旋律悠扬起伏,灵动回荡在三楼。

    少女叹了口气,她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在今天来拜访她。

    当然,再晚一点,或许就拜访不了了吧。

    她将拿在手里的文件重新放回了桌子上,歪头想了一下,然后走到一个屏幕前面——反正三楼到处都是屏幕——手指在上面轻点了两下,然后屏幕点亮,她看到了穿着一身黑西装的赵君离就站在大门之外,站的笔直就好像是漫画中的绅士。

    柳烟轻轻咬了咬嘴唇,那一瞬间,她很想拒绝对方的来访,但是想了想,还是曲起指关节,在屏幕上轻轻叩击了两下,然后说道:“呐,进来吧。”

    别墅之外,铁质的大门向内打开。

    毕竟,像是苏眉那样选择翻过大门的人终究还是少数,况且现在赵君离还穿着旗袍。

    ……

    ……

    柳烟是在别墅的门外迎接的赵君离,赵君离手里拿着一支鲜红的玫瑰,当柳烟打开门的时候,赵君离就将玫瑰递到柳烟的胸前:“看来柳同学昨晚睡得不怎么好”

    柳烟当然昨晚睡得不怎么好,所以眼下有着比较明显的黑眼圈,甚至还有些稍微红肿的感觉,毕竟昨晚柳烟是哭过的,纵然肿不成两个桃子,但是也是能够清楚地看出来。

    以及赵君离至少能够分辨出来,此时的柳烟不是演技,这不是因为她完全没有化妆,甚至头发还有些乱糟糟的——要知道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柳烟还没有一点梳洗打扮的出门想法。

    而即使是昨晚柳烟的邻家睡衣扮相,但是妆容依旧是精心调整过的。

    但是这一次,少女显得憔悴又柔弱。

    “最美的花送给最美的人。”赵君离笑着说道,笑容无懈可击。

    柳烟挑眉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那朵红的娇艳欲滴的玫瑰,看了看玫瑰花枝上的刺,用手指摸了摸:“所以说最美的人身上都是长满了尖刺吗”

    这样说着,柳烟转身进屋:“进来吧,如果你不怕我也给你下套的话。”

    “那我就差点高呼着姐姐有什么冲我来了。”赵君离笑着回答道,与平日不同,现在的柳烟真的很好相处,因为她已经维持不了平时那种拒人千里游刃有余的面具和气场,赵君离可以清楚地感知到她的疲惫。

    柳烟将赵君离迎到了一楼的客厅,然后转身:“你想喝点什么我这里有红酒白酒可乐雪碧咖啡还有茶。”

    “不把我带上三楼看看”赵君离看着柳烟的背影,笑着说道。

    柳烟回头,表情中露出一丝的凶狠和倔强:“你就不怕我把你吃掉”

    柳烟并不意外赵君离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因为她之前对于赵君离和路远的关系已经很了解了,也不意外路远会将昨晚的事情告诉别人。

    毕竟对方来的时候真的是一脸放着我来的觉悟。

    “我不是说过吗,放过那只猴子,有什么冲我来。”赵君离笑了笑说道:“你相信我,我是带着玫瑰来的。”

    柳烟表情凶猛了那么一刹那,不过现在的柳烟真的凶猛不下来了,她耸了耸肩:“如果你想上去看看的话,以及,你想喝点什么。”

    赵君离想喝咖啡,于是柳烟将赵君离引到三楼之后,转身就去那个小型咖啡馆去给赵君离制作手冲咖啡,而赵君离自己则在这个现代感极强的三楼来回踱步,因为即使是赵君离,其实他家里也没有这种程度的布置,因为赵老爷子自己骨子里还是一个蛮传统的荒龙国男人。

    昨晚路远在这里的痕迹很淡,基本上没有什么留下来,毕竟其实两个人也没有发生什么大动静的事情,除了柳烟挨了一记电之外,只在地板上趴过一趴,并不会地板造成什么不可修复的损伤。

    赵君离在三楼算是基本观察了一遍,基本上没有发现昨晚路远和柳烟在这里战斗过的痕迹,所以还是有点失望的。

    唯一值得注意的大概就是那面被苏眉所敲烂的玫瑰花窗了。

    然后赵君离看到了那叠在桌子上的文件,不由有点好奇地拿起来看了一下,正在这个时候,柳烟煮好了咖啡,正端着咖啡壶向着赵君离走来,正看到赵君离试图偷窥自己之前签下来的辞职信,不由冷冷开口道:“放下来!”

    “不然我会把这一壶咖啡泼你身上。”

    赵君离回头看了看重新凶猛起来的柳烟,只能轻微耸了耸肩,他已经看过了那份辞职信的开头,也大致明白了柳烟在写的是什么东西,但是柳烟手里那刚刚沸腾的浓咖啡显然更有威胁力一点。

    对于柳烟敢不敢把这壶咖啡泼到自己身上的这件事情,赵君离是没有丝毫怀疑的。

    柳烟当然敢。

    他放下了文件,坐下来,甚至不动声色地将文件朝桌子的边缘推上了那么一推,然后等着柳烟给他到咖啡。

    柳烟在赵君离面前斟满一杯,然后同样在对面也给自己倒满了一杯,自己坐在了赵君离对面,刚刚收下来的单支红玫瑰被柳烟放在了桌上,玫瑰娇艳欲滴,但是下面的刺同样没有修剪,如果不相信用力握上去,铁定会扎上一手的小窟窿。

    “你看过了,有什么发现吗”柳烟淡淡问道。

    少女的表情疲惫而憔悴,但是在赵君离面前,这个少女依然表现出来了足够自保气息。

    “我发现咖啡很好喝。”赵君离吹了吹咖啡表面的浮沫,抬手抿上了一口,笑着说道:“当然,人也很好看。”

    “我有那么好欺负吗”柳烟看着赵君离,冷冷说道。

    现在的赵君离真有点把自己当做病猫的意思了。

    少女的嘴唇有点苍白。

    赵君离笑了笑:“哪里哪里,我刚刚买了一栋房子,所以过来看看房子怎么样不可以吗”

    “我看了之后,感觉很满意。”

    柳烟看着赵君离,眼神有些变化。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赵君离笑了笑,从随身的提包中拿出一叠文件,然后在桌面上推给柳烟:“嗯,这就是我的意思。”

    “现在这栋别墅,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