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他来自秦朝 > 143. 身在江湖,身不由己。
    “请问大王。”

    李子木点点头说道,算是赞同了九江王英布的说法,他确实没有亲口说自己背叛了项羽,但是虽然嘴上没有说,他却这么做了。

    “项王领兵伐齐,可曾使大王遣兵支援”

    “是。”英布想了想点头,项羽出发讨伐三齐之地之前,是派使者过来向他要过兵。

    “可据臣所知,大王称疾不行,但使五千人往援,如是者乎”李子木接着说道。

    项羽派遣使者来让英布出战,英布称病不去,派了五千士兵跟随使者回去了。

    称病不去,这其实是个非常不错的理由,往前推,不少人都用过这个法子,但是只派五千人去支援

    啥意思五千人还不够塞牙缝的,如果是英布手底下没有兵就算了,可是他手握十万士兵,这足以说明问题。

    这样换成其他人,同样心里不爽,而且怀疑英布有异心,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英布虽然没有明说背叛项羽,但是他却这么做了,当然了,这只是其一。

    “其二,汉王东征攻下中原,范增亦遣使请大王领兵救援,可曾有之”

    “是。”英布接着回答道,李子木说的这两件事,都是确切发生的事情,瞒也瞒不住的。

    “可臣闻,大王亦无领兵救援,目视彭城沦陷!”

    “试问,此一左膀右臂宜事乎!”

    李子木步步紧逼,英布是被说的眼神躲闪,没错,项羽和范增两次派人来找他,他一个敷衍过去,另一个直接见都没见拒绝了。

    这确实不是一个左膀右臂应该有的态度,但是英布不是傻子,他也聪明。

    “我不过欲离项王之掌控而已,我九江持中立之态,此前汉王亦曾向我请过兵兮,寡人亦未许之。”

    英布冷哼了一声说道,他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想脱离项羽的掌控而已,封了王之后,他和项羽的地位相同,没有理由再受他的掌控。

    他不是傻子,楚汉相争,这趟浑水他一点儿都不想踩进去,所以保持中立的态度,项羽向他要兵,他没给。

    但是同样的,当初汉王讨伐彭城之前,也向他要过兵试探他的态度,他不也一样没给么

    他觉得自己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了,那就是保持中立,谁也不帮。

    “莫非大王以为,守中立,项王乃无理由讨伐九江,如是者乎”

    “非也!”

    还没等英布搭话,李子木就直接插了嘴,他当然清楚英布的心思。

    从英布之前到现在的变化就已经非常清楚了,自从当了诸侯王之后,英布开始满足于现状,沉迷酒色。

    他之所以不听从项羽也不帮助汉王,无非就是害怕自己一旦站错队,失败的下场就是失去自己手中的财富和权力,回到以前的什么都没有的日子甚至丢了性命,他不想变成这样。

    所以他谁也不帮,企图紧紧的攥紧手中属于自己的九江,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安静而又低调奢华的过完自己荣华富贵的一生。

    他不想寄人篱下,也不想要这整个天下,所以他天真的认为这两者是持平衡的,只要他不想要整个天下,他就可以不寄人篱下。

    “然大王勿忘之,项王性情暴戾,其必剖其目之肉刺,大王尝为项王之左右,宜乎吾未明乎”

    李子木一字一句的说道,项羽的性格特点就是暴躁,只要是认为有威胁或者是阻碍他的,他就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清除,英布曾经可是项羽手底下的左膀右臂之一,他应该比他李子木更清楚吧

    英布直接是被李子木这一席话给说愣住了,确实,他作为项羽的手下,和项羽待过很长一段时间,对于项羽,他也算是清楚。

    所以他才想要脱离项羽的管制,为了避免项羽将他视为仇人,所以保持了中立的态度,他自认为这并没有错。

    “大王三番两次拒绝项王请兵,已然成为其目中肉刺,且项王有正义之辞,大王应当知之。”

    李子木盯着英布的眼睛不紧不慢的说道,如今英布已经成为了项羽的眼中肉刺,那他就一定会铲除他,而且他有足够的理由,英布作为当事人心里应该清楚的,毕竟他自己干了什么事情,他心里头不清楚么

    “义帝!”

    英布眼睛里的慌乱终于是隐藏不住了,在说出义帝这两个字的时候,语气都在颤抖。

    他一点儿都不笨,他有称病这个借口,同样的,项羽也有借口,这个借口就是义帝!

    他亲手杀死义帝这件事情天下皆知,项羽完全可以拿这个当做借口,将杀死义帝的锅扔给他英布,然后打着还自己清白的口号来讨伐他。

    “汉王此遣我来,主来警醒大王,次乃请盟,毕竟众知,谁单打独斗项王,皆非其敌,惟有合起,才能得胜。”

    李子木拱拱手行了一礼说道,看着英布如今这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他知道,这次来请求联盟的事情,十有八九已经稳了,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心里却是已经乐开了花。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英布接下来的话,让他心里刚开出来的花,又蔫了下去……

    “汉王今已大败,天下更无能与抗项王者,我不如奉上诸军及诸侯王之号与项王,求万户侯,亦于从汉王身死好。”

    英布冷笑了一声说道,汉王如今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有六十万汉军的汉王了,跟着他也是死,这天下再无能够和项羽抗衡的人,他这十万兵马又怎么可能打得过呢

    还不如将自己的所有兵马和诸侯王的称号一并还回去,说不定还能被赏个万户侯呢,这也绝对比投靠狼狈不堪的汉王来得划算得多。

    李子木摇了摇头,真是可惜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当初战场上不要命往前冲的九江王,如今已经变成这副只会享乐贪生怕死的样子。

    他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但凡是有点儿骨气的人,都会拿起长剑就是干,可偏偏如今的九江王没有了骨气。

    如此一来,他只好使出自己的最后的杀手锏了,不到迫不得已,他是不想使出这一招的,但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英布将兵马送出去给汉王增加难度。

    “大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兮。”

    李子木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连他都懂这个道理。陷入泥潭还想要全身而退,哪有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