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恶魔贤者 > 第27章 半神古书(大章)
    据说听着雨声有助眠的效果。

    但那是在屋内的前提下,唐纳德一行人可不打算雨天露宿,因为那意味着唐纳德得一晚上不合眼,保证恶魔之力的运转。

    幸运的是只是前半夜8点左右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到了德尔奇莫。

    “德尔奇莫是宗教区,待会儿都记得收敛,不要暴露了,异徒在这里可吃不开。”

    唐纳德在城外就已经散去了恶魔之力,任由雨水拍打在马车顶棚,又顺着四角边沿落下,连成雨线。

    他们这一行人里就他一个是在宗教区生活过的,有些事情自然得由他提醒。

    刚入城,唐纳德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长街边路灯上大概有半个拳头大小的太阳形状的雕塑以及一面挂在路灯栏杆上,即便是在这黑夜的冬雨中依旧隐约散发着光辉的旗帜,上边绣着以彩色宝石点缀而成的日出之景。

    “这个徽记.......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晨光之神的教徽,书籍上说是其教义中有许多部分都提到了利他主义还有无私奉献的精神,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先找个旅馆休息一晚上,明天上午去市场先把马车卖了......倒是件麻烦事,火车上能不能放马车”

    他们要乘坐德尔奇莫的火车前往科尔塔,这载了他们一路的马车就成了问题。

    “到时候可以去问问,说不定这边的火车可以运载马车呢......唐纳德,你觉不觉得,这雨夜的行人,有些多了”

    靠着车厢前头那盏灯散发出来的灯光,能够看见前方有几个身上披着雨衣的人在一个水果摊下避雨,好像还在跟店里的老板讨价还价,还有人则是不顾地上的湿冷,一屁股坐在一家烘焙店的门口,眼巴巴的望着橱窗里的松软面包。

    “可能是流浪汉吧,这种天气可比下雪难熬,出来找地方避雨也正常。”

    唐纳德在德明翰也见过不少类似的人,平日里就住在一些街边破落的屋子里,等到刮风下雨,屋里待不住,就出来花上几便士在咖啡馆里买上一份最便宜的点心,然后一直坐到风歇雨停才回去。

    没去管这些人,沿街找着旅馆,希望能尽快歇下,然而问了三五家,不是客满就是没有足够多的客房,这就有些奇怪了。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过了两个街区,算上你们这,已经是第六家旅馆了,又是客满,你们这最近是要办冬日祭典还是镇子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或者说就是想要欺负我们这些外乡人”

    饶是好脾气的安东尼这时候也有些怒气,任谁顶着雨这么四面乱跑,心情都会变差。

    “实在是因为最近的客人太多,您可能还不知道,德尔奇莫和科尔塔之间多了一股强盗,成天劫掠村庄,要是被他们盯上,男的就会被砍下头颅,尸体倒吊在树上任由在鸟兽啄食,女的更惨,被玷污之后还要浑身剥光,割开几道血口子扔在野地里,您也知道这种天气,荒原上在四处都是恶狼,这些女人的下场.......所以说现在两座城市之间的人都开始往周边的城市逃难。”

    旅馆的老板说话时还有些战战兢兢的打量着周围,也不知道是担心那些强盗冲上门来将他也砍了还是被那些逃难过来的人听见找他的麻烦。

    “城里最贵的旅馆在哪”

    唐纳德听完旅馆老板的解释,沉吟了一会儿问道。

    既然难民数量很多,其它的旅馆肯定是不用想了,估计早已被人住满,所以唐纳德也不问哪家好,直接问哪家最贵。

    既然是逃难,总不能个个都是富豪吧

    事实证明唐纳德的选择是正确的,德尔奇莫城中最贵的旅馆如今还有将近一半的空房。

    马车停放到马厩当中,唐纳德离开前还在车厢上放了一个警示法阵,毕竟那上面可是放着两大箱的财宝。

    还是与之前在贝鲁叶市住宿时一样的房间分布,莉萝和茱莉亚一间房,其它三人呈品字形将她们两人护在中间。

    简单洗漱之后,唐纳德并没有急着睡下,而是拉开椅子坐到了壁炉前,顺带着还搬了张小矮桌到旁边,上面放着的一块晨光之神的徽记牌则是被他随手放到了另一边的书桌上,转而摆上一盘干果饼干。

    按照以往的习惯,他是要看一会儿法术卷轴或是铭文笔记的,不过今晚他手里捧着的不是这两样东西中的任何一样,而是从克莱蒙特手中得到的那本古旧书籍。

    书籍虽旧,却不残破,甚至是被保存的极为完好。

    以手指摩挲着纸页,能够轻而易举的感受到其质地的坚韧,不像是用纸浆制成,而像是一些别的材料,只不过装订时显然不怎么用心,边沿只是以一些白色的环扣勾着,倒也不散,只是翻阅时的疙瘩有些糟心罢了。

    里边的每页纸上记载的内容都不多,有几张只是寥寥十几个字,有几张更是只有一副画或是一个法阵,但内容不多不意味着单薄,实际上这二十多页纸,唐纳德今天一整天也只勉强理解了个大半而已。

    原因无他,这本书中记载的正是克莱蒙特获得那股神奇力量的根源所在————-信仰之力的获取与使用!

    在村庄教堂内第一次看到这本书,克莱蒙特说起它所记载的内容时,唐纳德下意识的反应是嗤笑,脑海中更多的也是一种荒唐感。

    是的,唐纳德根本不相信克莱蒙特手里会有这种东西。

    信仰之力,这可是诸神最根源的力量,一个凡人,获取与使用

    不论怎么说都有些过于浮夸,以致于多了一股虚假感。

    克莱蒙特曾说自己在某处的山林见一人立于巨型树人之上翻山越岭,而后自己又过去跪拜......

    这是假的,只是他现编的谎话罢了。

    但那个故事中也并非全然是假话,至少巨型树人,克莱蒙特确实看见了。

    只不过不是一个翻山越岭的巨型树人,实际上真要是有这么个大家伙,正常人看见了别说是上前跪拜,腿脚能不能听使唤都是另一个说法。

    他真正见到的是一个存在于洞窟当中的巨型树人的尸体。

    在尸体边的石台上,他找到了这本书。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克莱蒙特甚至给唐纳德描述出了当时他发现巨型树人洞窟的地点以及洞窟内外的一些环境细节。

    唐纳德在心里仔细想过,那些事物绝不可能是现编出来的。

    自那时起他才真正开始重视这本古书,拿到手之后几乎是一路上都在研究。

    “星空中的诸神,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半神与神之间的差别是什么”

    “为何我感受到了森林对我的崇敬,我亦能掌控森林,而我却依旧无法成神”

    这是这本古书开篇第一页上以极深的褐色写下的三个问题,看上去像是在自问,却又让所有后来看到的人心生同样的疑惑。

    唐纳德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半神”二字......

    前些日子在德明翰修行时,唐纳德很早就问过迪丽雅,异徒的完整等级体系究竟是如何划分。

    事实上当初在普斯顿,坎恩安托万告诉唐纳德的已经接近于全部。

    异徒,权能,觉醒,支配这四大阶段之后,便是所有生物的巅峰——半神!

    所谓半神,最简单的描述:

    神明之下,万物之上!

    而攥写这古书的人既然敢写出这三个问题,自然就意味着他本身已经是一位半神,否则他又怎么可能有这份心思去思考这种问题。

    这就像是蝼蚁永远不会担心自己跟大象之间的差距,因为它们根本无法理解大象的存在。

    不论怎么说,一本很可能是由一位半神攥写的古书,其价值无法估量!

    唐纳德自然极其珍重,翻阅时更是逐字逐句的去看,生怕错漏了什么关键信息。

    古书前几页都是对这三个问题的思索以及想法,内容极为晦涩,倒不是说看不懂字,实际上里边的文字是莱恩帝国官方文字,只不过是因为太过于口语化和分散,有些地方甚至无法连成句子,更像是某人在思考时随着脑海中思想的变化而记下来的一些思维节点的统合。

    譬如其中有一段,上一句还是:

    “真是麻烦,就不能搞个擂台么,老子的领域是植物和生命,那就让同领域的神明跟老子打一架,打输了我去死就是了......反正老子也活够了。”

    下一句就变成了:

    “我的身躯无法接受信仰之力,我的灵魂亦存在污垢,不够纯粹既是人世间的生物,又怎能纯粹”

    但是随着唐纳德的翻阅,他很快就发现这本书后续记载的内容明显是呈现出一种片段式的,应该是写这本书的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慢慢添加上去的。

    “以外在物品承载信仰之力,再经有特殊法阵将这股能量转变为可以被我所掌控的力量,这是唯一的可行方案,但什么东西能够承载且收集信仰之力呢又是怎样的法阵可以将信仰之力完成转化”

    这是出现在古书中部的文字,随后的纸页上几乎都是各种的尝试和对尝试结果的记录。

    在倒数第二页的正面,那个古书中所说的转化能量的法阵便最终跃然于纸上。

    以神像接受信徒之祈愿与祷告,再以法阵将这股能量化为己用,这个难关,被他攻克成功!

    克莱蒙特便是靠着它,打起了成神的主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成功了一小半。

    但唐纳德也翻到了最后一页,看到了记录在纸页中央的那段话。

    “实验虽已初步成功,但这种方法只是捷径,它能让我掌控神力,却无法让我真正的拥有神力,终究只是外在的虚无缥缈的东西,想要成为永恒之存在,必须打破某种桎梏,可我的时间不够了......”

    文字内容到这便停了,祝觉侧坐在壁炉边上,望着其中哔啵作响的柴火堆,抬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希望能缓解一些疲惫。

    成为永恒,这是所有生命都渴望的东西,唐纳德自然也非常动心,只是想要做到这一步却不是那么容易。

    单从古书上所描述的条件来说,光有一个神像和法阵根本没用,必须得有信徒,那么回过头去想想克莱蒙特,努力这么多年,最终好不容易得了几百个信徒,一夜之间,全成了他的敌人,而他也从一个德高望重的大贤者变成了形容枯槁的老人。

    有些疲惫的靠着椅背,唐纳德微眯起眼睛放松精神。

    下一秒便有一双手从他身后搭上他的肩膀慢慢揉捏着。

    “你什么时候来的”

    唐纳德少有全神贯注的时候,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是斯特芬妮。

    “来了都有半个小时咯,本来想叫你一声,结果你看书看的这么入神,我又不好意思打扰你......喏,我来给你送水果拼盘,我知道你喜欢吃桃子还有苹果,又懒得削皮,我都给你切好了。”

    用叉子插起一块桃肉送到唐纳德的嘴边,看到后者张嘴咽了下去,之前一直皱着的眉头也是倏然放松,斯特芬妮才舒了口气,悄悄抹去脸上的汗水,接着问道,

    “这书写的什么”

    “写的......就是克莱蒙特的能力的获取方法,有些特殊,所以一时间看的有些入神而已。”

    唐纳德最终还是没说这是本半神古书,这种东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并不是不信任斯特芬妮,只是担心给她带去麻烦而已。

    “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吃完记得漱口,不然果肉卡牙缝里会不舒服。”

    拍了拍手,斯特芬妮打了个哈欠,她其实也很累。

    “别回去了,今晚就在这睡吧。”

    “啊”

    唐纳德突然的一句话让斯特芬妮直接僵在了原地,这算不算是......邀请

    “可我还没准备好。”

    在马车上颠簸了一天,她现在又累脸色又差,还很想睡觉......她想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唐纳德。

    “睡觉要什么准备......哦你......放心吧,我也累着呢,只是睡觉,不干别的。”

    唐纳德捏了捏斯特芬妮的鼻子,无奈的笑道。

    最终斯特芬妮还是没拗过唐纳德,两人睡在了同一张床上。

    唐纳德确实没打算做什么,看那本古书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再加上来时的路上一直消耗精神力维持护盾,头一沾枕头没几分钟便搂着斯特芬妮睡了过去。

    等身旁轻微的鼾声响起,斯特芬妮才转过身,看着那张在壁炉火光映照下若隐若现的英俊脸庞。

    她并没有告诉唐纳德,之前她进门时看到的坐在壁炉边上的唐纳德与平常的他极为不同。

    恍惚间,那袭黑袍与那顶暗金色的骷髅皇冠又出现在他的身上。

    令人见了便想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