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狐妖的最强赘婿 > 第31章 赌气的雪嫣然
    千斤负重穿戴在身上,带来的压力十分直观,尤为明显。

    不过,轻微活动过后,龙丘道觉得还能够接受,不成问题,刚刚好。

    如此强度,再进行修行的话,可以加速消化吞食披刺甲猪后,带来的大量精纯血气之力。

    “甘老哥,多谢了。”负重提升,修炼效果更好,龙丘道心情也很是不错,向甘甜拱手称谢。

    另一边,正收拾韧金材料的甘甜,摆了摆手:“不用如此,待会陪我喝两杯”

    “没问题!”龙丘道大笑着应答,同时是打量了下这炼器室,“说起来,这里的材料,比上次好像多了不少。”

    “还不是因为老弟赠予的法门,让我炼器一道精进。”甘甜起身,语气中也满是欣喜,“城主府那边的任务,提前完成,也有额外的奖赏。”

    “新接下来的单子,材料也是城主府出,自然就多了。”

    龙丘道这边,也是暗自点头:“应该能够余下不少吧”

    “能余这么多!”甘甜伸出手,朝着龙丘道摊开。

    余五成,那便是一半了。

    这下,龙丘道惊了:“这么多”

    请炼器师炼器,潜规则就是自备材料,并且是按照正常标准,多上一成。

    这多的一成材料,就算是给炼器师的红包。

    一是能够让炼器师,多尽心尽力,炼制好一点,二就是图个彩头和吉利。

    不过,若是炼器师的本事厉害,能够节省材料,又将灵器炼制出,自然就能赚的更多。

    强大的炼器师,能够余个两成三成,就已经是顶天了。

    甘甜,居然能够余下五成!

    自己教给对方的驭火法门,能有这样的威力

    而另一边的甘甜,则是乐呵的不行:“走走走,今天请了喝好酒。”

    跟在热情的甘甜旁,龙丘道暗自点头。

    看样子,这个甘老哥在炼器方面,很有天份。

    法门是法门,能够发挥出这等效果来,说明这甘甜当真是个人才。

    走在旁边,龙丘道暗自思忖。

    他灵气几乎没法修行,炼器自己是做不了,不如培养一下这甘甜。

    今后他的实力,越来越强,对于一些辅助修炼的器具,免不了需要人去炼制。

    尤其是负重这种穿戴贴身的东西,得找信得过之人炼制。

    甘甜当初能不嫌弃自己,有赠饭之恩,说明人品不错。

    对方炼器一道有成,自己也是有专属的炼器师。

    更何况现在雪家情况也不好,能够有这样一个专属炼器师,也好的多。

    后院中,酒桌上,望着甘甜捧过来的特殊小酒坛,龙丘道忍不住道:“清泉酒,就这一小坛,少说也要五十金晶吧”

    五十金晶,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要知道在雪家,雪嫣然这位大小姐,从族中每月月供,才不过五个金晶。

    “只要能让老弟喝的高兴,老哥破费算什么。”甘甜大笑,一屁股坐下,直接揭开封坛泥。

    酒香清淡却悠长,倒出时的声响,宛若涓涓溪流,流淌在心田。

    碰杯,品一口,闭着眼细细感受。

    “好酒!”龙丘道这边,赞不绝口。

    甘甜这边,也是放下酒杯,眼中很是好奇:“当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好端端的,忽然去强制劳役了”

    前因后果,甘甜实在是搞不明白。

    若非是城主府任务完成,他开怀不已,去雪家找龙丘道不得,方才知道这件事情。

    “这个问题,颇为复杂。”沉默片刻,龙丘道还是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稍微提了一下。

    听完的甘甜,也是叹了口气:“原来如此,不过这对雪家来说,也算是雪上加霜啊。”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雪家以后的麻烦,估计会越来越小。”

    “今后雪家有了老弟在,估计会重现辉煌,雪淳罡这个固执老头,应该会瞑目吧。”

    龙丘道这边,也是点头:“不错,今后有我在,雪家定然不会有多大的麻烦。”

    听得龙丘道这自信满满的话,以及那神色自若的态度,甘甜也是哭笑不得。

    眼前的这位老弟,还真是不谦虚啊。

    不过于甘甜看来,说不定今后雪家的顶梁柱,还真是这位不被人瞧得起的赘婿。

    只练肉身,能够达到这样的地步。

    真是独一无二的天赋啊!

    甘甜心中,尤为感慨。

    天赋,在这世上极为的重要,尤其是神秘系更是千奇百怪。

    传闻中还有人的天赋,能够穿梭空间,随时随地出现,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酒过三巡,微醺之后,龙丘道便是跟甘甜告别。

    走出甘府,龙丘道体内血液涌动,宛若沸腾,立刻就是清醒过来。

    喝酒就是喝感觉,当时若是醒酒,未免太无趣了。

    没多久,回到雪家之中后,刚刚进入偏院,就瞧见雪嫣然正坐在院子里,正面朝着自己这边。

    对方抱着双臂,鼓着腮帮子一副气鼓鼓的模样,看样子是一直盯着院门的所在。

    “哼!”雪嫣然皱着鼻子,不满的哼了一声。

    瞧见对方这气鼓鼓的模样,龙丘道只觉得有些好笑:“怎么么了,我得罪你了啊。”

    “让我在这修炼,自己反倒是跑出去玩。”语气中,雪嫣然委屈巴巴。

    她回来就想着跟龙丘道出去逛了,结果一醒来,发现自己的夫君踪迹全无。

    只是桌面上,有着留信,寥寥八个字。

    “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这信件一看,雪嫣然当场自闭,气鼓鼓的盯着院门口,准备一直盯到龙丘道回来。

    结果刚摆好姿势,龙丘道正巧回来。

    不过,雪嫣然依旧是装作自己气了很久的样子。

    “哈哈哈,我出去又不是玩,为的是正事,待会给你做好吃的。”龙丘道走上前去,揉了揉对方的脑袋,安慰起来。

    一听到好吃的,雪嫣然原本耷拉的耳朵,立刻是竖起来:“好,我想吃牛肉烤串!”

    “行,马山给你弄。”

    “咳咳,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原谅你啦。”雪嫣然抱着胸,轻轻点头,一副很是大度的样子。

    雪嫣然这个样子,让龙丘道也是哭笑不得。

    不过,龙丘道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你知道冯王吗”

    “你说师叔啊,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