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7章 一泡牛粪引发的血案
    不远的山坡上,两名十来岁的小孩子正在和哇哇大哭的小狗子对峙,在这两个十来岁的男孩子身后,有一头黄牛正在吃草。

    “狗子,你咋啦?”

    陆燕飞奔过来,拽着小狗子问。

    张然尽量拿出八路叔叔的威严对两个小家伙道:“小狗子年纪比你们小,你们应该让着他,怎么能欺负他呢——这是不对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看到窜着鼻血哭的稀里哗啦的小狗子,张然心里却暗爽不已。

    心说你个小家伙,居然敢挖苦我,现在倒霉了吧?

    “他抢我们的牛粪!”

    两个小男孩叫道,但在张然陆燕面前明显的饿有点孱。

    “是我先看到的!”

    有了两个大人在身边,小狗子嗓门都大了不少。

    “可牛粪是我们家牛拉的!”两个小男孩道。

    “……”

    张然看着那堆还冒着热气的牛粪无语不已,心说还居然为了泡牛粪打架,这出息的!

    在后世那个几乎都不养牛,耕田耕地用机器,各种肥料多的是的年代过来的张然当然不会明白,这年头唯一的肥料就是农家肥的时代,牛粪意味着什么了。

    这几乎是能让粮食增产增收的唯一东西!

    因为这泡牛粪,让张然再次感受到了肥料的宝贵——要是我能将化肥厂提前开起来的话……

    原料倒是现成。

    那边山下有丰富的磷矿石,之前他就是利用这磷矿拉到了资金,准备开化肥厂当做自己的政绩工程,但问题是,这边根本没有相应的设备!

    没有设备倒是不能完全难住张然,毕竟除了那些高度现代化的磷肥生产方式之外,他还知道一种土法生产磷肥的方法,生产工艺要简单的多。

    但问题是,这土法生产磷肥,需要用到硫酸……

    这时代,国内的工业基础薄弱到了极点,而且硫酸可算是一切烈性炸药之母,无论中央军和八路军都削尖了脑袋的找硫酸用来制作弹药,为了找硫酸都快掘地三尺了!

    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宝贝,别说张然现在已经沦落到为了几碗粥给人当牛拉犁犁地的程度,根本没钱了!

    从那鬼子身上搜出来的几块大洋,对于这些事根本是杯水车薪,而且他还想留着以备不时之需呢!

    “看来,还是只能将注意打在马成邦身上了!”张然心说。

    此刻的马成邦正美滋滋的坐在家中,哼着小曲逗着鸟儿,一边安排着家丁长工们明天去收租子的相关事宜。

    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已经给张然盯上了!

    “咱们不要他们的东西,跟姐回去,咱们耕地去!”

    陆燕将小狗子从地上拉起来,拽着他就往回走,一边冲着张然道:“愣着干啥,快回去犁地!”

    “打得好,嘿嘿,小狗子那熊孩子,就是欠收拾——回头八路叔叔给你们买糖吃!”

    张然回头冲着两个小男孩挤挤眼,这才回头跟上陆燕的脚步道:“来了来了……”

    “破鞋,破鞋……”

    或许张然的话让两个小男孩得到了某种暗示,在身后尖着嗓子怪叫了起来。

    陆燕的脸瞬间就青了。

    小狗子更是发疯一般的回头冲着那两名怪叫连连的小男孩道:“你妈才是破鞋,你们全家都是破鞋……”

    要不是陆燕死死的拽着小狗子的胳膊,估计这小家伙怕是会回去跟那两名小男孩拼命!

    “这,他们啥意思啊?”

    张然问,破鞋这两个字的意思几千年来都没变过,他岂会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只是不明白跟陆燕有什么关系。

    “关你什么事——吃了我家的饭睡了我家屋,你就好好帮我家犁完那块地就是了!”陆燕尖叫道。

    张然看着愤怒的陆燕,有点想抽自己的嘴巴。

    无论什么事,破鞋二字对一个女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自己还瞎打听啥?

    骂完张然的陆燕,拖着小狗子就走,明显能看到那瘦削的肩膀的微微抽动着,像是在哭。

    背后那两个小破孩破鞋破鞋的,叫的更欢了。

    张然想了想,回到了那两名小破孩的身前,笑眯眯的蹲了下来,心说看来,然爷这个冒牌八路的八路生涯,就只能从你们身上展开了!

    “那家伙跑了!”

    小狗子看张然没跟回来,一脸吃了大亏的表情气咻咻的道:“他还吃了咋们家的饭呢!”

    “就当喂狗了!”

    陆燕闷哼道,然后让小狗子掌犁,自己将绳索套在肩膀上,准备拉犁。

    “毛蛋顺子他们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姐你甭搭理他们——等我长大了,谁敢再骂你,我给你报仇!”

    小狗子看着陆燕红红的眼圈,小心翼翼的安慰道,他口中所说的毛蛋顺子,自然就是那两个放牛的小男孩,保长家老大王文华家的儿子。

    陆燕笑笑,准备拉犁。

    远处便传来了毛蛋顺子二人哇哇的哭声,比刚刚小狗子哭的还要惨烈。

    “原来那家伙没跑,是回去帮姐你报仇了!”

    小狗子一听到那哭声,顿时一蹦三尺高,连自己身上刚才被揍的疼都不觉得了。

    “那家伙就是说神经病,谁知道他又将毛蛋顺子咋了!”

    陆燕道,心头却喜滋滋的,毕竟姐弟俩相依为命,家里又没个男人,被欺负了都只能忍着,这回居然有人愿意帮自己出头了!

    张然牵着咩咩叫的黄牛小跑着过来了。

    “八路叔叔,你是不是将毛蛋他们收拾的很惨?”

    小狗子小跑上前兴奋的问。

    陆燕则脸色发白的道:“你咋把保长家的牛给牵来了?这可是保长家的宝贝,快还回去,不然保长家可跟咱们没完……”

    “啥叫牵来了?”

    张然下巴一翘指了指身上的军服道:“我是八路,看着贫苦的兄弟姐妹耕地都没个牛,征用他地主老财家的牛用用,有啥大不了的?”

    额……

    一听这话,陆燕顿时反应过来,三下五去二就给黄牛套上了绳索开始耕地,看着犁头翻转土地的快捷,小黑脸都乐开了花。

    “我们家还从没用牛犁过地呢!”

    小狗子围在犁地的牛身前跑前跑后,眉开眼笑的对张然道:“牛犁地就是快啊,比八路叔叔你拉犁快多了!”

    嗯?

    张然郁闷的两眼一瞪!

    “比我姐拉犁也快!”

    小狗子马上补充道,一脸谄媚。

    张然这才舒服点,估计在小狗子看来,拉犁比陆燕快,已经是他那小脑袋里想到的对张然最好的夸奖了。

    “八路大哥,这次真谢谢你了!”

    回犁的时候,陆燕一脸感激的道:“要不是有牛,这片荒地,我们怕是半个月都翻不出来……”

    “这有啥,应该的——谁让我在你们家是又吃有住的呢!”

    张然呵呵笑道,心说幸好搞了头牛过来,要不然你们家这饭,可真是不好吃——帮着犁地,那可当真是做牛做马啊!

    “可惜啊,这牛不知道能用多久……”

    小狗子在一旁道:“要是牛能耕的再快点就好了,牛多耕一点,我姐就少受会儿罪!”

    “想让牛耕地再快点?”

    张然嘿嘿一笑道:“我有办法!”

    牛头上挂着一根棍子,棍子上的绳子上吊着一颗绿油油的青菜。

    随着拉犁,青菜在牛眼前不断的晃悠着。

    耕地的黄牛拼命的拉犁,想要吃到那颗垂涎欲滴的青菜,可无论如何都吃不到。

    “哇,真的快了好多哎……”

    看到黄牛因为想吃青菜,犁地的速度加快了不少,小狗子乐的一蹦三尺高拼命的拍巴掌。

    陆燕也是一边掌犁犁地一边笑的合不拢嘴。

    这样做,其实对牛很伤,但能搏一直在苦水中泡大的姐弟二人一笑,张然觉得也值了!

    张然发现陆燕笑起来的时候,其实很好看。

    要不是太黑太瘦,打扮一下,应该还是个大美女,也不知道为何会被人叫破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