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240章 放开那个女特务,让我来!
    随着张然的命令,第一次,支队的所有部门,马力全开!

    一批批的复装子弹被生产出来,和那些库存的手榴弹,地雷一起,被送入到战士们,民兵们的手中。

    到过年还有两个多月,但整个东江,仓水二县之内,那不时在山野,在训练场响起的爆豆子声响,却让人有种大年夜已经到来的喜庆之感。

    只是所有的乡亲们都知道,那可不是大年夜的鞭炮声,那是战士们民兵们在集中训练,长途拉练中模拟遭遇战发出的声音。

    战争即将到来的气氛,在两县的百姓心中,在空气中不断的蔓延着,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一仗将在什么时候,将在什么地方打响。

    背了一天的煤,累的腰都快要直不起来了的安辈进三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小院,刚刚一进门,就狠狠的将那沾满了煤炭黑灰的背篓摔到了地上,要不是想着明天上工还要用,他简直都想扑上去将之踩个稀巴烂!

    在帝国受训四年,在这支那潜伏十七年!

    足足二十一年的特务生涯,早已让他精通特务的一切技能!

    潜伏,追踪,暗杀,刺探消息……

    可特么现在,自己居然在这东江县里成天的背煤或者推着独轮车运煤,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干的比牛累……

    每每想到这点,安辈进三便窝火的不行。

    “呦,这就受不了啦?作为我大日本帝国最精锐的特务,这表现实在让人有些失望啊!”

    安雅从房里出来,美丽的俏脸上带着刻薄的讥诮,和在人前时的温婉恬静,简直判若两人。

    本就一肚子没好气的安辈进三闻言顿时火冒三丈,冷笑道:“我这成天被支那人当成牛马使唤,有点怨气也实属正常吧?倒是你,除了衣服一脱床上一躺两腿一开,什么事都不用做被那姓康的宠的跟官太太一样却还如此满腹牢骚,难道不是更让人失望吗?”

    安雅闻言,如同被踩中了尾巴的猫一般,死死的盯着安辈进三,安辈进三也是如此。

    二人的眼神都异常阴冷,在他们的眼眸中看不到丝毫的感情色彩,如同两条毒蛇在黑暗中对峙,随时都准备将对方连皮带骨的吞下去一般!

    要是有人看到这一幕,恐怕会忍不住怀疑自己的眼睛!

    毕竟在人前,一个是温婉美丽的女人,一个是踏实肯干勤快少语的老实人,此刻他们的真实面目,和他们在人前表现出来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不过要是知道了他们的真实身份是日本人的话,那就不会虽会觉得奇怪了!

    日本人就是这样,他们会竭尽全力的在外人的面前表现出严谨,守礼等等最好的一面,恨不得将自己塑造成一群圣人。

    只是在卸下那层虚伪的面具之后,真面目的阴损歹毒,就加倍的让人心寒。

    但最终,二人并未在这寒气逼人的黑暗中拼个你死我活,而是各自找位置坐下,平复了心气,缓缓开口。

    “运煤的时候,我跟我们潜伏进来的人碰过面了!”

    安辈进三闷声道:“不光是东江,仓水也是,无论是这边的军队,还是那些预备役的民兵,都在积极的训练备战,看起来,冈田少将和吉野少佐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姓康的下午来过,说是要回总部开会,过几天才回来!”

    安雅答非所问的道:“如果我估计的没错,那姓张的这次让姓康的回去开会,应该就是为攻打青平做最后的准备……”

    “且忍耐些吧!”

    安辈进三道,既是对安雅说也是对自己说:“少将少佐阁下他们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要这晋东支队胆敢攻打青平县,我帝国军队,绝对能让他们有去无回——只要消灭了这晋东支队的主力,咱们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到时候,你我都解脱了……”

    “到时候,我一定要亲手将这姓康的身上的肉,一块块的割下来!”

    安雅咬牙切齿的道,一想到对方在自己身上肆意凌虐,自己不但不敢反抗还得假装很享受,主动配合的样子,她就恨不得将康挺给活活咬死。

    安辈进三也将牙齿咬的格格直响。

    不过他并不想对康挺如何,甚至也不想对张然如何。

    即便是之前在虎杀口,是张然带着晋东支队出现,不但坏了他的大计,更是让他自己都差点死无葬身之地,他也并不太恨张然。

    因为他觉得,自己做什么,和张然做什么,都是各为其主罢了。

    他只是恨每天跟自己一起运煤的那些支那老百姓们,还有那些大呼小叫的民兵们!

    一想到那些老百姓们成天就跟打了鸡血一样,运煤背煤的时候特娘的就跟累不死的牛一般拼命的干,自己拼命干也就罢了,还特么拉着自己拼命干,让自己想偷个懒踹口气都没机会,他就恨的牙根子都在痒痒——你们特么自己拼命干是你们自己的事,干嘛特么的非得拖着老子一起?

    老子特么又不是跟你们一伙的!

    最气人的还要数那些民兵,吃个饭都特么的不让人消停,成天特么的都在自己耳边吼什么跟小日本决战到底,杀光小日本……自己特么的还得陪着他们一起喊,声音小了都不行……

    一想到自己跟着那些民兵们喊口号骂自己,骂自己祖宗十八代,安辈进三就气不打一处来,有将这群家伙活活掐死的冲动!

    总之,在这边的每时每刻,对他来说都是身心的双重煎熬!

    这是他在二十多年的特务生涯中,可从来都没遭受过的经历!

    安辈进三发誓,只要计划完成,帝国大军顺利在这边展开,自己一定要那群支那百姓和那些民兵们好看——你们特么不是累不死么,老子非得要活活累死你们不可!你们特么不是成天的嚎么?老子非得将你们给毒哑了,看你们特么还还嚎不嚎的出来!

    “小日本子的特务,简直太难缠了!”

    康挺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道:“他哥我就不说了,就说这安雅,床上十八般武艺,那是样样精通啊,也得亏了是我,要是换你们,保准你们应付不来……”

    王老拐石远张宝新瘦猴等人死死的盯着康挺恨不得掐死这家伙。

    瞎子都知道这家伙现在是在炫耀!

    “康连长,能不能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张然悻悻道。

    睡服日本女特务这种机会,在从模糊的知道日本人罪大恶极之时,张然就已经在开始准备了!

    他等了很多年,就是想等一个机会!

    不是要证明自己有多强,就是想为国家为民族出一口恶气!

    可结果倒好,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漂亮的日本女特务来了,自己却根本没有施展一身所学的机会,白白便宜了康挺这老兵油子!

    这也罢了,偏偏这家伙还一脸勉为其难的样子,实在是让张然忍无可忍!

    要不是因为自己支队最高领导人的身份,要不是为了顾及八路军伟岸光正的形象,张然都有种一脚将康挺踹翻在地,然后大吼一声——放开那个日本女特务,让我来!

    当然了,这样的想法不仅仅是张然才有。

    王老拐石远瘦猴等人都有,要是真有这样的机会的话,估计就算是已经五十大几了的王长天都想让人扶自己起来试试!

    “废话少说,开会了!”

    张然咳嗽一声,让众人将心思从女人身上拉了回来,这才开口道:“情报处的科朗子任海方他们已经派人传回情报,青平县有蒸汽机等试验用具的事,已经得到了证实,看起来,小鬼子已经上当的事,已经确凿无疑!”

    “但同时,小鬼子也在青平县的周边,布置了大量的兵力,就等着我们上钩呢!”

    说到此处,张然将青平周边的地图挂在了墙壁上,然后开始在地图上开始标注:“原本青平县内,只有藤田大队一个大队一千八百人的兵力驻防,除了县城驻防了五百人之外,剩余的兵力都驻防在周边的乡镇,互为犄角,相互呼应,共有轻机枪五十余挺,重机枪十余挺,山炮七门,掷弹筒无数……”

    听到这样的兵力和火力配置,所有人眼睛都绿了!

    别说支队这边,就算是浦沅中率领的独立团这种八路军的主战部队,一两个团的兵力,估计都不敢轻易招惹!

    但小鬼子的在青平县部署的兵力,可还远远不止于此!

    “除了原本驻防于青平的滕田大队之外,原本驻守于平章县城的吉野大队,驻守于远光侧翼一直对定州城施压的冈村联队,现在都已经秘密派出了大批人马,暗中向青平周边移动!”

    张然指了指地图上的几个关键节点道:“在这些位置,冈村部署了超过五千人的兵力,加上青平县本身的兵力,日军总兵力已经不下七千人,这还不算伪军——加上伪军的话,青平县周边的兵力,已经超过了一万两千余人……”

    嘶……

    众人闻言纷纷的吸起了凉气,心说这么多的鬼子精锐加上伪军,怕是委员长的几个师过来都不敢跟鬼子干了吧?

    这特么还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