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4章 八路也得吃饭啊!
    你们才是汉奸呢,你们全家都是汉奸!

    张然瞪了那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的保长一眼,这才三下五去二将身上的鬼子衣裳给扒拉下来,指着自己身上八路演出服大吼道:“看看清楚,我是不是八路?这鬼子的衣服,那可是老子杀了鬼子的缴获——你们看看,这衣裳上头,可还带着小鬼子的血呢……”

    “还真是!”

    看到张然身上的军服,有人大着胆子凑过来揪着鬼子衣裳一看,回头兴奋的尖叫道。

    “还真是八路啊!”

    “听说小鬼子一个打十个啊,这位八路居然杀过鬼子,不得了不得了……”

    村民们议论纷纷,看向张然的目光中充满了敬畏和钦佩,更有人不住的追问杀鬼子的细节。

    “鬼子是厉害,但也是人,刀子捅上去照样是一个窟窿,子弹打上去,也照样是个眼!”

    张然一脸英雄气概,三言两语便勾起了村民们的兴头,却在这时话锋一转:“老乡,有吃的没?先搞点吃的我先垫垫肚子,等我吃饱了接着跟你们讲……”

    “你们八路,不是说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么?咋见面就要吃的?”

    不少村民们一脸上当的表情嚷嚷。

    张然听到这话哑口无言,半晌才憋出了一句:“那,八路也要吃饭啊——杀鬼子,那也得吃饱了才有力气杀不是?”

    呵欠……

    众人便此起彼伏,夸张的打起了呵欠,嘟囔着睡觉睡觉便往回走。

    倒是有些孩子眼光光的看着张然肩膀上的枪一脸好奇,正当张然想着是不是忽悠一下这些孩子之时,几名村民防贼一般的冲过来,拖着那些孩子就走,有几个不肯走的小家伙,还屁股上狠挨了几记,哇哇大哭着被拖走了。

    “不是说军民鱼水情?这特么跟电视里演的不一样啊……”

    张然看着四散的人群,目瞪口呆,半晌才悲愤的叫道:“就算没吃的,也该给我找个地方让我睡一觉吧老乡?我可是八路,我杀过鬼子的……”

    绝大多数村民闻言不但没有停下,反倒跑的更快了。

    “……”

    正在张然欲哭无泪的时候,一名黑瘦的女人牵着一个小男孩过来了。

    “小弟弟,你多大啦?长的真可爱!”

    张然尽量挤出一个自以为最和善的笑容,如同准备拐带小姑娘的怪蜀黍。

    更加扶贫工作总结出来的经验,先讨好小孩子,然后再跟人讨价还价,是一种极其有用的策略,张然希望这招在这时代也能管用。

    小男孩警惕的缩在了黑瘦女人身后,黑瘦女人的眼神在张然抱在怀中的那团衣物上打转,口中道:“乡亲们都穷,现在又青黄不接的,谁家都没余粮,而且家里都不宽敞,八路大哥别怪大家啊……”

    “那不会……”

    张然干笑,心说怪倒是不怪,就是伤心的很,然后用一双可怜兮兮的眼睛盯着这女子,使出了第二招,扮可怜!

    扶贫的时候,面对那些油盐不进的村民,他就喜欢用这招跟对方慢慢磨,十之八九都能奏效。

    双管齐下,张然信心十足!

    “我家柴房倒是空着,八路大哥要是你不嫌弃,就将就下?”女子道。

    “好啊好啊……”

    张然早就等着这句话,开心的一蹦三尺高,屁颠屁颠的跟着女子回去,一边道:“我叫张然,大妹子你呢?”

    “我叫陆燕……”

    “我叫陆勇,不过大家都叫我小狗子!”

    八九岁的男孩子大声道,像是生怕张然忘了他似的。

    “真乖!”

    张然一把抱起小狗子笑道:“这是你儿子吧,真可爱!”

    陆燕的脸蹭的红了,小狗子白了他一眼道:“这是我姐,我姐还没嫁人呢!”

    “额……”

    张然闹了个大红脸,忙向陆燕赔礼,这才道:“你们爹娘呢?怎么就你们姐弟俩?”

    “都死了……”

    小狗子都学会抢答了。

    张然又忙不迭的道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这世道,活着才是受罪呢!”陆燕倒是看得开。

    想到对方家里就姐弟俩,张然便有些犹豫。

    毕竟这年头可不比几十年后,自己一大老爷们住进人孤身带着个弟弟的大姑娘家里,对陆燕的名声可不好。

    但这都快两天都没合眼了,又累又饿的张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本来就没吃的,要是再冻上半宿,他觉得自己非得冻出病来不可!

    这可是一个连抗生素都还没出现的年头,随便一个感冒都可能要了小命,他可不敢生病。

    陆燕家住在村子的东头。

    好在村子不大,没一会儿就到了,不大的三间低矮的破茅屋。

    陆燕推开其中一间根本就没上锁只是虚掩着的的木门,表示张然就睡在这里。

    门一打开,那隐约的牲口粪便的味道直冲鼻子。

    张然哀怨的瞅着陆燕,心说这分明就是牲口棚,哪里是柴房了。

    陆燕脸上丝毫没有骗了谁的表情,一脸的爱住不住!

    不过屋里打扫的倒是非常干净,还喷了石灰水之类的东西。

    房间内空无一物。

    张然站在不大的空房间里尴尬的左右望望,终于鼓起勇气道:“有没有什么可以垫的东西?被子有吗?”

    “哎呦,我差点都忘了!”

    陆燕一拍脑袋,让小狗子去抱些稻草来,然后又转身进屋,不一会儿便拿来了一团东西,不是张然期待的被子,而是村民们下雨天穿的蓑衣。

    “被子什么的实在是没有,八路大哥你将就下?”陆燕道。

    张然看着直接铺地上的稻草,看着蓑衣,有种想哭的冲动,但看看陆燕和小狗子身上那破旧的衣服,补丁叠补丁的样子,他就实在不好要求太多。

    而且他的肚子,又咕咚咕咚的叫了起来!

    “这些小鬼子的衣服,大哥你就别留着了,鬼子从咱们这边过可祸害了不少人家,要是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了这些东西,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而且上面还有血,也不吉利……”

    不等张然准备再次施展扮可怜大法,如同讨个睡觉的地方一样再让陆燕多少给自己弄点吃的,陆燕便已经开口,接过了萧离手中的鬼子的军服鞋子之类,直接开口道:“八路大哥,你早点睡,睡着了就不饿了!”

    “这姑娘,用得着这么实诚吗?”

    张然郁闷,只能嘱咐陆燕。鬼子的衣服鞋子,别丢也别洗,藏起来就好了,以后说不准还有用的着的地方!

    躺在稻草上,盖着蓑衣忍着刺刺的触感,张然揉着肚子心说这肚子饿的都睡不着,哪里还有睡着了就不饿了这事?

    然后张然就睡着了。

    做了很多梦,但都跟吃的有关,油汪汪的大肥肉,颤巍巍的酱肉……

    这些东西,张然是从来不吃的——要减肥啊,胆固醇啊血压啊……

    而现在,梦到这些大肥肉却吃不到的张然,在梦里都差点哇的一声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