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2章 小鬼子就是阔气!
    躲在山里的张然,远远的看着那些在村里翻箱倒柜的鬼子,这才开始感到后怕,浑身都开始哆嗦。

    对于自己平时杀个鸡心里都得腻歪个几天,今天居然干净利落的干掉那鬼子,张然也感到诧异,但最终只能将这归结于被逼上了绝路,狗急跳墙。

    不过对于干掉那鬼子,张然倒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这些鬼子,就没一个不该死的!

    他这是为民除害!

    足足好一会儿,张然才冷静下来,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这周围的山水,都还是那么熟悉,刚刚和鬼子动手的地方,应该是马岭村,就是他驾车穿越前所经过的地方,再向里三十多里进了山,便是他扶贫的所在,阳沟镇!

    只是山水依旧,但所在的一切,却都变了。

    比如这马岭村,以前那漂亮的小洋楼群全都变成了稀稀拉拉的低矮茅草屋,远远看着,都有种正在霉烂之感。

    地理环境的熟悉,多少给了张然一点安全感。

    然后他才开始清点起从那鬼子身上扒拉下来的东西。

    三八步枪一条,军服一套,军靴一双,手雷两颗,还有二十三发子弹,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就是一个水壶和一个饭盒,居然还有一些干粮和几块大洋。

    “狗日的,这小鬼子就是阔气啊!”

    张然饿了,吃着小鬼子的干粮,白米做的饭团里面加了咸肉,滋味很是不错,边吃边查看着鬼子身上的这些家伙事。

    军服的质量极好,夹杂着羊绒之类的东西,即便在他穿越前,都是上好的料子,还有那军靴,上好的牛皮不带掺假的,几十年后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

    那些八路士兵和鬼子的这身装备相比,简直是富豪和乞丐,没有可比性!

    吃完东西,张然才开始摆弄起了那三八步枪。

    因为禁枪的缘故,张然又没当过兵,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机会接触枪械,唯一的一次,还是在大学军训的时候,背着步枪操练了几天,打了一发实弹美的鼻涕泡都冒了好些天。

    不过军训的步枪可都是半自动步枪,和这栓动的三八步枪根本不是一回事。

    好在电视电影看多了,大概流程倒是心里有数,摆弄了一阵,便将装弹卸弹上膛等等东西摸的门清,又端着枪瞄准扣动了一阵扳机练习了一番,预备万一再遇到鬼子啥的,也不至于再丢砖头。

    不过他倒是没用实弹。

    一方面动静大怕引来鬼子,另外一方面也是知道弹药宝贵,那用一颗便少了一颗。

    足足在这山上好几个小时,张然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穿越这种事,不知道多少人都想碰上,然后就可以挥斥方遒,飞黄腾达,虎躯一震。

    张然也有想过,但他绝不想穿越到这个时代——和小鬼子打仗,那太可怕了!

    所以他还想试试,试试自己能不能再穿回去!

    想到自己要是带着这三八步枪军服军靴的穿回去,指着军服上那小鬼子的血和脑浆子对认识的人吹牛说自己穿越了,还干死了一个鬼子——那就牛大发了!

    当然这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那自己辛辛苦苦拉资金建起来的化肥厂炼铜厂,就要开工了,那可都是政绩啊!

    只要一开工,自己这当了好几年的科员就能升科长了,单位里跟自己勾搭了半年的科花就能上手了!

    还有自己的爱车,眼看就要还完车贷了,还有自己的房子,眼看就要装修好了……

    还有自己逐渐老去的父母……

    眼看都要走上人生巅峰了,这特娘的一下子就成天脑袋上开飞机裤裆里跑手榴弹,落差实在太大,他哪里受得了?

    “我不要打仗,我要穿回去!”

    想着这些,张然咬牙切齿的道,心说那些成天想穿越的家伙们,等你们特么真穿越了,你们才会发现,你们是多么想回去!

    嚷嚷着要穿越的那些王八蛋,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有种别嚷嚷,穿一个来试试啊!

    马岭村外,田地里的麦苗巴掌来高,依旧是三四月的时节,时节也和穿越过来之前对的上。

    张然就想不明白,自己没招谁没惹谁的,怎么就忽然穿越了呢?

    下午半天,天气便开始微凉,衣着单薄的张然不得不套上那日军的衣服御寒。

    他那个头配上那小矮子日军的军服,看起来无比滑稽。

    但到了这份上,张然倒是已经顾不上那么多。

    一边观察着村中的情况,张然一边回想着本地县史,试图通过县史来判断现在到底是那一年。

    东江县所在的地理位置,处于河北河南山西交界地带,这一带,是各场大战的重灾区。

    好在东江县远离这些战争的中心地带,较为偏僻,而且县内贫瘠多山区地带,在抗战前段,无论是日本人八路或者是中央军甚至是阎老西的队伍,在这边都是来去匆匆,并未长久驻扎,是典型的过路战场。

    直到三八年底,日本人才在县城内驻扎了兵力,但也不过一个中队两百来人而已,不过对于幅源辽阔的东江县来说,这点兵力,简直就是一泡黄尿入了海,浪花都溅不起来的。

    “根据先前战斗的规模,以及鬼子兵的装备来看,现在应该是才三八年!”

    张然根据有限的线索,在心头默默的分析着,一边考虑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的问题。

    他的第一打算,当然还是想方设法的穿回去,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这里呆这么久。

    只不过他也知道,穿回去的可能,估计比他开着开着车就出现在这里的都得更难,希望不大!

    如果穿不回去,而现在又是自己所推算的时间,是三八年初的话,那么事情就好办的多。

    毕竟三八年这一整年,日军都忙着和中央军方面在正面战场硬干,根本没精力和兵力去消化他们的占领区,更别说东江县这样的交界区域了!

    也正因为这样,八路军方面才能乘着这些宝贵的时间,在敌后发展根据地,壮大实力,从而拥有了和日本人在敌后周旋的力量。

    如果时间进入了三九年甚至是四零年以后,那就麻烦了。

    那时候,日本人已经意识到在正面战场硬干然后逼迫蒋委员长投降的可能性已经不大,加上物资消耗的差不多了,所以他们开始逐步消化并巩固自己已经占领的地盘,敌后战场,将迎来最艰难的时期!

    “希望真如我所估计,现在是三八年才好啊!”

    张然默默的想着,要是三八年,自己有一年多的时间去准备,就算穿不回去,凭借着自己熟知这段历史的缘故,说不定还有活下去的希望,甚至是活的还算滋润,都不是没有可能!

    正想着这些,村里的日军在将马岭村搅了个天翻地覆之后,终于扛着大包小包,拎着鸡鸭赶着猪羊撤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