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224章 冲床模型
    不得不说,漂亮的女人在任何时候都能占到一些便宜的。

    就拿逃难到了东江,或许是因为逃的累了不想继续再逃,又或者是待在难民营的几天,受到支队政策的感召而终于醒悟,知道要是不打败小鬼子,那么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终有被小鬼子逼的无路可逃的时候,所以决定留下来,跟支队一起和小鬼子放手一搏,不再离开的这一百多号人来说也是一样。

    这一百多号留下的难民中男女各占一半。

    绝大多数男女都被支队安排去了边远地带帮着支队修建东仓路,但安雅就偏偏留在了城内。

    倒不是瘦猴张宝新以权谋私,而是城内商铺的一家掌柜,愿意高薪聘请安雅留在店铺中帮忙。

    现在,安雅就是这家绸缎铺的活招牌,就那么往铺子里一站,便让这绸缎铺的生意比以往好了三成不止。

    也因此,康挺一来到县城,根本不用花心思去找就看到了安雅,一双眼珠子立即就掉在了地上,将陆燕,邓英,全都给忘了一干净。

    邓英和陆燕,都是大美女。

    邓英那传统女性的温婉含蓄,陆燕因为担任根据地干部逐渐养成的那种属于职业女性的干练之气,再加上她们本身的美丽,已经让她们在这根据地光彩夺目。

    但安雅是不一样的。

    她不但模样身段堪称完美,最重要的是她身上那种入骨的妩媚,简直能让任何男人一看到她,就拔不出眼睛来……

    康挺就是这样。

    反正在看到安雅之后的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之内,这家伙就以晋东支队连长的身份在绸缎铺赊欠了超过十块大洋的绸缎——那几乎是他足足半年的军饷!

    但这,也成功的让安雅知道了康挺的身份,伺候的加倍殷勤。

    于是在铺子关门的时候,康挺顺利的又碰巧离开了铺子,并顺路送了安雅回家……

    “老牛吃嫩草啊,康挺也不想想自己多大年纪了,都下得去手!”

    “要是老子不在这个时候被换防回来就好了啊,现在是眼睁睁的看着好白菜要给猪拱了啊……”

    当康挺锲而不舍的连续几天跟安雅巧合,并成功的邀请到安雅到县支队队部一坐,向所有人暗示主权的消息传回支队后,张宝新瘦猴等人痛心疾首,哀嚎连连。

    “怎么,听康挺这短短几天就移情别恋,心里不舒服啊?”

    正在往改装好的摩托车发动机上装已经干燥好的砂轮片的张然见进来的陆燕脸色有些不好看,咧嘴调侃道。

    “然哥你胡说什么呢!”

    陆燕不满的道:“是那家伙一直纠缠我,我可没喜欢过他——现在他找到了喜欢的人,不会再来烦我,我高兴都来不及呢!”

    听着陆燕那酸溜溜的话,张然心头暗暗好笑。

    女人就是这样奇怪的生物。

    当某个家伙天天围着她们转的时候,她们往往的巴不得那家伙死的要多远有多远,好眼不见心不烦。

    可某天,那家伙忽然就不围着她们转了,去了别人的身边,那心里就保不准是什么滋味——明明从未开始过,可那心情却偏偏就跟给人抛弃了一样。

    张然敢肯定,陆燕此刻就是这般心情。

    不过他倒是一点都不会担心陆燕会因为康挺这家伙而出什么变故,毕竟被人喊了那么多年的破鞋,却依旧能带着弟弟坚强的活过来的姑娘,她是绝不会被这么轻易就打垮的。

    陆燕也的确很快调整好了心境,开始说起了工作上的事情:“东仓路大体上已经完工了,沿途的工事也都修的七七八八,验收也基本没什么问题了,我们这边和老拐他们仓水商量了一下,意思是在两县交界的地方开办个开通仪式,队长你看呢?”

    这种仪式,在几十年后就是典型的面子工程,劳民伤财没有任何意义。

    但在这个时代,却很有必要。

    这东仓路,是根据地两县人民同心协力修建的结果,举行这样一个活动,不但能增进两县人民之间的感情,让根据地百姓之间的凝聚力得到提高,同时增强百姓们对于组织的向心力。

    作为曾经的干部,张然当然知道这种组织活动对于根据地的意义,所以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那行,我这就和王书记还有仓水那边的黄书记他们商量,尽可能的让更多的人参加!”

    陆燕说道,同时还提出了一些想法,比如组织什么秧歌队之类的比赛,以这种集体性活动的形式,来提高百姓们的集体荣誉感和认同感。

    通过这些话,张然不得不承认,现在虽然距离自己初识陆燕不过短短半年,但陆燕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个不但有领导能力,更有领导艺术的合格的女干部了。

    “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意见!”

    张然点头让陆燕看着办的同时也提醒道:“支队给灵江,阳泉两地准备的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特别是冬装之类的,现在天气是越来越冷,要是准备好了,就乘着这次活动的机会送过去,活动完了就让仓水的同志给涂进军孙红忠他们送过去,尽快让他们穿上……”

    安排完这些琐事,张然才开始试验砂轮片。

    胶水干透之后,砂轮片的硬度也随之提升了不少,看起来和后世的砂轮片几乎没什么两样了。

    只是这外形看起来一样根本没什么卵用。

    等到砂轮片被装在用摩托车发动机改装而成的砂轮片切割机之上启动之后,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四分五裂,大大小小的胶合的砂轮块如同被武林高手激发内力丢出来的飞刀一般,呼啸生风。

    看着屋内瞬间遍地狼藉的模样,张然暗自庆幸不已,心说要不是自己早有准备,要不然就麻烦大了——即便是小命呜呼,那都不是没有可能!

    屋子还没清理好,木匠老林又黑口黑面的拿着被张然打回去返工过的冲床模型过来了。

    张然小心翼翼的转动着这风车大小的冲压机模型上的大轮盘,看着轮盘上的杠杆带动着主轴进行周而复始的冲压工作,再次提出了建议——比如主轴太长需要修改,比如轮盘的直径,还有传动位置需要调整等等……

    在一样设计中的机械只有理论的想法,通过建模,不但能在建模的途中为将来的机械制造打下足够坚实的基础,避免太多的无用功,这是几十年后最普遍的做法。

    对支队目前的情况来说,利用建模预演的方式,也绝对能帮助支队节省大量宝贵的物资和人力。

    只不过在时下,先建模并调整完毕,最后才进行实际制造,这绝对是很超前的行为。

    “我这就回去重新调整,等调整好了再拿来给队长你过目!”

    再一次被张然将模型批的体无完肤之后,老林脸上完全没有一次又一次的被张然提出各种调整修改意见而厌烦,反而一脸虚心求教的表情,很明显,他已经意识到了建模绝不是玩闹,而是对支队有着极大的积极意义的。

    “不是说时代的人都比较笨,只知道墨守成规,不知道变通的么?”

    看着老林的背影,张然捏着下巴感慨着,觉得一定是是自己建立支队,让老林的思想受到了冲击,开始学会了求新求变……

    于是他便一脸我又为组织的革命道路做出了很大贡献的嘚瑟表情。

    时间一晃而过。

    一眨眼就要到化工部邓方承诺的能制造出纯硫酸的日子了。

    正在张然兴奋的等待着纯硫酸一出来,自己立即就开始研发雷汞,启动复装子弹,彻底解决弹药严重不足的这个难题的时候,东仓路开通庆典的日子却先到了。

    王长天陆燕等等,带着大量的骡马,托运着一箱接一箱的手榴弹地雷以及准备交给灵江阳泉二地的冬装,和张然一起上路提前数天进了东江县城,为开通仪式做起了准备。

    这一次张然来到县城,根本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毕竟支队已经在县城驻兵快两个月了,平时支队的骡马队也在县城里进进出出,县里的百姓们早已习以为常。

    “队长,这半个月不见,看起来是越来越精神了啊!”

    康挺哈哈大笑,然后又跟陆燕王长天打了招呼,这才笑道:“我让厨房那边准备了一些酒菜,晚上咱们大家好好喝两口……”

    “我精神不精神的自己倒是没注意,倒是瞧康连长的样子,倒是颇有几分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意思啊!”张然道。

    康挺嘿嘿直乐,恬不知耻的道:“这么明显吗?”

    陆燕青着脸道:“你这老牛啃了安雅小姐这颗嫩草的事,咱们根据地还有谁是不知道的吗?”

    “陆主任,你吃醋啦?”

    康挺得意非凡的道:“这可不能怪我花心啊,当初我那么对你死心塌地,你不搭理我啊……晚上我带安雅让你见见,我保证大家都一定会喜欢她的……”

    眼看陆燕有要发飙的意思,张然狠踢了这个得意忘形的家伙一脚道:“原本我们过来,你大摆宴席不符合咱们支队的规矩,不过看在你有喜事的份上,咱们就破例一回!”

    这阵子,安雅的大名张然听的是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他是想不对这个女人好奇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