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217章 解决无缝钢管的难题
    “这里,和我所到过的支那的任何地方都不一样,简直就是两个世界……”

    女人一边佝偻着腰前行着,和任何逃难的人都别无二致,只是那目光在不断的闪烁,像是要将所有看到的东西,都深深的刻进脑海里……

    就像她所说的那样,进入这东江县,就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作为一个资深的女特务,只要任务需要,她就会去往任何地方,无论是繁华的上海滩,还是官僚云集的山城,又或者是乡村……

    但进入八路军所控制的游击区,这还是第一次。

    在之前所到过的地方,她见识过了商女不知亡国恨,隔岸犹唱后庭花式的自欺欺人,也见识过了那些官僚军阀们为了大发国难财而无所不用其极,如同嗜血的鲨鱼,也见过那些支那愚民即便刀悬于颈依旧麻木茫然,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但在这里,她从那些民兵,那些高唱着在飘雪中挥舞着各种工具的百姓们身上,看到了喷薄欲出的热烈,看到这土地里四处滋长的生机,看到了足以燃烧一切的烈焰!

    “别再提支那二字了,惠子!”

    乔装成难民的安辈进三脸色不悦,压低声音冷哼道:“作为一个合格的谍报人员,一定要做到我们所扮演的是什么身份,就得将自己变成那个人——现在我们是逃难的兄妹,你一定要谨记这点!”

    “知道了,大哥!”

    女人笑着回答,虽然因为浑身又破又脏,她看起来显得有些苍老,但笑起来的时候,那来自骨髓里的妩媚,便让她显得格外动人……

    “你真是个天生的狐狸精啊,这回,又不知道要便宜了哪个支那猪……”

    安辈进三在那笑容中稍显失神,进儿有些不忿的嘟囔道。

    “要不是这样,帝国军方又岂会选中我来施展美人计?”

    女人嗤笑一声,这才压低声音道:“现在我帝国大军压境,这张然却能将随时都会被我大军之铁蹄碾碎的区域经营成这般模样,此人当真是不简单啊——难怪吉野少佐还有安辈君你们都在这家伙的手上吃了大亏……”

    这话,就像那最不愿被触及的伤疤被撕开,直让安辈进三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终于来到了晋东支队的核心区域,按说二人会抓住一切的机会收集情报,比如多走些地方,比如多找几个乡亲们打听一下这边的情况。

    但二人完全没有。

    因为他们都是帝国最优秀的特务,太清楚在什么时候自己该做什么。

    虽然看起来,自己二人进入东江除了被两个民兵稍稍盘问了几句之外就再也没有遭受到任何刁难,但他们敢肯定,自己二人现在的一举一动,绝对都会有无数双的眼睛盯着,稍有差池,身份就会立即暴露!

    能以一己之力将东江县经营成这般模样的家伙,绝不会是等闲之辈,能让自己二人在这边来去自由!

    所以当前,什么都不要做,才是一个好的特务最应该做的事情。

    只要能在这边潜伏下来,那么就算不用刻意去打听,他们相信自己也一定能收集到关于这边的足够情报。

    虽然这样徐徐图之,可能会耗费很多的时间,但二人都不在乎。

    帝国为了支那,足足图谋了数十年,而他们自己,更是将自己从一个日本人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中国人——无论说话,饮食习惯还是行为方式,都是如此。

    那么多的时间都能等,都能熬。

    他们绝不会在意多花这么一点的时间!

    县城内,供应难民暂时栖身的难民营前,有民兵在把守,有粥锅在蒸腾着热气。

    饥肠辘辘的难民们在登记之后,就可以进入难民营,喝上一碗热腾腾的稀粥,再找个温暖的房间睡个安稳觉——至于去留,都可以在吃饱了休息够了之后,再做打算。

    阳沟镇内的根据地。

    因为各种培训班的开办,从各地被精挑细选而来的青年才俊们被纷纷集中了过来,给支队总部的所在,平添了不少的生气。

    学习的过程,可不是直楞楞的待在教室里听老师上课,而是采用了更加直接的方法,在工作的同时进行学习,在学习的同时进行工作。

    因此,无论是养殖场的王文华,化工方面的邓方,还是弹药部的毛钻等人身边,都跟着一大帮的学生,一边现场学习,一边学以致用。

    这么一来,这各种培训班反倒更像师傅带徒弟的意思了。

    唯一的区别是,这里的师傅绝不会藏着掖着,而是倾囊相授,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们所知道的一切都塞进这些学生们的脑子里。

    牛大带着一群人在建好的铁匠工坊里叮叮哐哐的敲打着,高炉和铁匠炉已经增加到了七八口。

    这其中,除了牛大带着几名最机灵的土地在跟一截上好的钢材较劲,想要尽快解决掷弹筒的炮筒子在发射几次之后总会开裂的问题,其余的学徒们,都锻打诸如手榴弹外壳,三棱军刺,或者是专门的枪支构件等等。

    这些手榴弹外壳,三棱军刺,枪械等构件一打造完毕,就会立即被送到弹药部,二车间进行精加工。

    加工完毕之后,所有便会立即装箱,被民兵们用骡子驴子等等托运到县城,再由等候在那边的从仓水,阳泉灵江甚至是远光的民兵们民夫们在第一时间运走,骡子驴子等等则又满载着各地由战士们民兵们搜刮回来的各种废铜烂铁等等又运回到根据地里……

    “还是不行啊……”

    张然将战士们试射了几发就出现了问题的掷弹筒交给牛大道:“打了七发,筒子就又有点开裂的迹象了……”

    “我就只会抡铁锤,不是造无缝钢管的机器!”

    不知道是因为太过疲惫,还是因为一次接一次的失败而怒火中烧,反正现在无论谁跟牛大说话,这家伙都跟吃了枪药一般,一点就着!

    不过抬头看到拿着废品过来的是张然而不是石远康挺等人,牛大的语气终于缓和了一点道:“队长,我是真的没办法了——就你拿来的这掷弹筒的炮筒子,我们五个人打了七天,重复锻打了十几回啊……”

    “我知道,这和你的手艺不够没关系,最关键的还是要开拓思路!”

    张然安慰牛大道:“炮筒子是无缝钢管,你现在用一块铁板打成圆筒,无论你下多少功夫,它上面都有接缝是肯定的,正常情况下看不出来,但发射的时候炮弹的爆炸力一震,肯定会开裂……”

    牛大有种想将大脑袋摘下来给张然试试到底该怎么开拓思路的冲动。

    “你别上火啊!”

    张然忙笑,揪着下巴道:“我倒是想了一个主意,不知道成不成……”

    “多层筒子叠加,错开接缝锻打融合,能想的法子我都想过了……”

    牛大悻悻的瞪着张然,一脸我就不信我这个专业人士都想不出来的法子,你还能有什么好办法的表情。

    张然没说话,只是撕开了一张纸条,以螺旋状卷成了一个长筒,然后又卷了另外一个纸筒,将两个纸筒重叠在一起,交给了牛大道:“你看这样行不行?”

    “这还不是有接缝!”

    牛大心头微动,脸上却嘴硬的反驳道。

    “是有接缝,但你别忘了,无论是掷弹筒,炮筒或者枪管,弹药在其中产生的爆发力都是向四周扩张的,而我这样,爆发力想要震开弹筒枪管,它需要的是向前后延伸的力,所以你只要按照我交代的打法打出来,它肯定不会向外开裂!”

    张然指了指自己卷的纸筒道:“至于它向前或者向后开裂,你也看到了,这两个螺旋形纸筒是相互交错的,等打造完成,向前后开裂的力会被这两成交错的纸筒互相抵消——所以,你按照我说的去打,这次的掷弹筒,应该不会有问题……”

    “说的你都比我还专业一样!”

    牛大悻悻的哼哼,但终究还是立即叫来那几个最优秀的学员一起商量,然后立即开炉,同时对张然道:“要是这次再失败了,那可算队长你头上啊!”

    “这次一定行!”

    张然信心十足的道。

    这种信心,可不是他相信自己的判断,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而是在历史上,八路军就是靠这样的法子,解决了根据地这边找不到无缝钢管的难题,从而制造出了各种各样的武器,其中最鼎鼎大名的,就是八路军自造的马步枪!

    那些八路前辈们能用这法子用土办法打出无缝钢管来,张然还不信到了自己这里,它就会不灵了——没这样的道理嘛!

    然后张然甩开两腿就飞奔,牛大在冲出铁匠铺在大叫让他别走……

    张然不但没停,反而跑的更快了!

    刚刚借用前辈们的智慧装了一个逼,他可不想等牛大一回过味来又揪着自己要好钢材啥啥的,然后搞的是灰头土脸。

    这种被人追着屁股要东西的事,张然现在是只要在根据地里,那是成天都会遇到。

    他现在就跟欠了无数工人们血汗钱的资本家似的,走哪儿都缩头缩脑,都快跟过街老鼠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