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633章 恶胆边生的松井屯本
    人生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在这点上,或许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结论,就像古话说的那样,天底下的幸福都是一样的,但不幸却各不相同……

    如果有人问松井屯本,他们最大的痛苦是什么,估计二人不用思考,会立即给出一个相同的答案——最让他们痛苦的,就是不得不和晋东支队交手!

    而且,还无法摆脱!

    坐在定州城内的指挥部内,看着刚刚接到的密报的松井和屯本,此刻是相死的心都有了……

    好不容易再一次从晋东支队死里逃生,并且工藤东条按照自己二人事先所教的说辞,在吉川少将那边顺利过关……

    松井屯本二人想,自己等人在和晋东支队交手的过程中,是一败再败,这次更是差点全军覆没……

    想来,上峰方面肯定会觉得自己等人是废物,就算不一怒之下将自己等人撤职遣返本岛,起码也会将自己等人调离晋东支队周边,另派精兵强将过来,以筹备再次对晋东支队进行剿灭……

    为此,二人很是欢快了好些天!

    但让二人没想到的事,他们不但没有被撤职遣返,更没有被调离,反倒是升官了!

    从中队长升为了少佐,驻防定州!

    听到自己二人居然官升一级,从中队长升为少佐之时,二人还有点天上掉馅饼的感觉,但再听到驻防定州之时,二人就跟当头被敲了一记闷棍似的,两天都没回过神来……

    紧接着,他们便开始了疯狂的自救行动,先是向上发报,言辞恳切的表示,自己二人对八路军作战,屡战屡败,无数同仁因自己二人之无能而血洒远东,没有脸面,也没有能力担当少佐领兵驻防定州之重任……

    在请辞被驳回之后,二人便又找上了工藤东条二人,希望他们帮自己二人运作,推掉这条任命,甚至不惜以揭露几人在仓水外之密谋,来个鱼死网破为要挟……

    可最终,他们却还是不得不哭兮兮的来定州上任!

    因为从工藤东条处他们得知,在华中参谋部内,虽然所有人都视晋东支队如眼中钉肉中刺,可现在,帝国正在武汉,长沙等地,准备和蒋之大军进行大会战,聚集之兵力,超过二十万之众!

    在这种情况下,帝国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用来浪费在晋东支队身上!

    可等闲的兵力,又根本没有把握能够拿下晋东支队——毕竟这次,帝国大军调集了过万的兵力进犯晋东支队,结果晋东支队没拿下来,还差点落个全军覆没的下场,再次进攻,不调集上一个师团的兵力,恐怕就根本没人敢再次进攻晋东根据地了……

    在这种情况下,晋东支队就成了那块最烫手的烫手山芋,谁都不愿意接!

    也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吉川少将和岗村宁次中将明明察觉到实力更强,人数人多的半岛支队和江口大队在晋东支队内全军覆灭,反倒是自己等人居然能脱围而出这件事中有猫腻,却不但没有惩罚,反倒让给自己二人升职,和东条工藤一起,继续驻防晋东周边……

    “妈的,这可是你们逼我们的,那就别怪我二人对帝国对天皇不够忠心了!”

    欲哭无泪的来定州赴任之后,松井屯本二人是牙一咬,心一横,下达了严谨和晋东支队作对,以后见到晋东支队都特么给老子绕着走的命令!

    于是便有了之前看到晋东支队的运输队伍从晋东根据地内出来,双方隔着百八十米,驻防定州的日军都能假装没看到,吆五喝六的冲向一旁去追逐那些根本不存在的敌人……

    他们想以这种方式,和晋东支队来个和平共处,来个井水不犯河水……

    至于上峰方面会不会追究自己二人玩忽职守之罪,松井屯本早就想好了对策,只要上峰敢降罪,自己二人就要来上一句你行你们上给他怼回去……

    毕竟,在定州城这块儿得罪晋东支队,那绝对是死翘了,得罪上峰,说不定也是死翘……

    横竖都是个死,他们是豁出去了!

    可不成想,原本以为不惹晋东支队,就能井水不犯河水的松井和屯本,刚刚接到了紧急密报——有一支一千五百余人的队伍,从晋东支队出来了!

    现在,已经进入了远光境内,目标看起来,有点像是要准备过来攻打自己二人所驻防的定州城!

    “欺负人啊这是,我们没招惹他们啊……”

    看到这密报,屯本都想哇的一声哭出来,眼巴巴的瞅着松井,一脸的你快想想办法的表情……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我……”

    松井看着这电报也是快要哭了,心说为了不招惹你们,我们现在是连你们的老百姓都抢了啊,你们特么干嘛还要打我们嘛

    虽然说晋东支队只出来了一千五百人,而他们定州有帝国精锐加上皇协军超过两千人,还有城墙依靠,应该不怕……

    但松井可是知道的,晋东支队的那帮家伙,只要一开打,那人就越打越多……

    他哪儿敢冒这个险

    苦思之下,松井是恶胆边生,挥手便招呼洋桥过来,低声嘀咕了一番!

    “……”

    经过秋季攻势的一仗,洋桥等人早已清楚了松井和屯本,为了保命那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但听到松井的命令之时,洋桥依旧是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心说这也行

    “少废话,想活,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松井咬牙切齿的怒吼,转身又道:“之所以出此下策,我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我也是帝国军人,我也想为帝国为天皇奋勇杀敌,可眼前的情况是,咱们实在是干不过啊——想想你在本岛的老母亲,想想你那可爱的妻子,难道你真就不想回到本岛,再见她们一面吗”

    洋桥红了眼,狠狠点头。

    不多时,穿着一身便装的洋桥等人,便在一些地主汉奸的带领下,直扑那些特务们查探到的晋东支队在远光境内的行军路线上的必经之地而去……

    大雪纷纷……

    张然率领着支队携带着大量的物资,正在艰难前行……

    只不过在他们的身边,此刻就远不止一千五百人了,周围的民兵们再朱军林的带领下,全都赶过来了,一个个不由分说的帮着支队运输粮食,甚至帮忙背上了身上的行囊,竭尽所能的让支队能够更轻松一些……

    “朱队长,不是都跟你说了么,这次支队是秘密行动,你带这么多人过来,不是让我们的行程全都暴露了么”张然恼火的到。

    “我没让大家来!”

    朱军林苦恼道:“只是你们一进入远光,便有乡亲们看到了你们,然后一传十十传百,乡亲们便自发的全都来了,我们民兵方面都是后来的……”

    他知道自己不用告诉张然,为何远光的乡亲们对支队经过,会如此热情的想要帮忙!

    一方面,自然是因为支队这一年多的发展,已经在远光内有了极其深厚的群众基础!

    另外一方面,也是支队接二连三的击溃日军,在秋季攻势中,更是将小鬼子打的落花流水,狠狠的打击了小鬼子的嚣张气焰,大壮国人将小鬼子赶出中华大地,恢复河山的信心……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在粉碎了鬼子的秋季攻势之后,考虑到周边的游击区也被鬼子伪军祸害的不轻,支队方面从库存的物资之中调拨了大量的粮食肉类等等的物资,用来支援周边被小鬼子掠劫之后,生活几乎难以为继的乡亲们……

    而这些物资,远光县内的乡亲们也有份!

    虽说整个远光县,总共就分到了十万斤粮食一千斤肉和一些盐巴鸡蛋,分摊到每个家庭,估计一家就几斤粮食几两盐巴一小块风干的鸡肉或者兔肉……

    但是,支队的那份只要我们有一口吃的,就不会让支持我们晋东支队的乡亲们饿着的态度,却让每一个乡亲们热泪盈眶!

    毕竟在任何人的记忆中,就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什么时候不是拱手将自己种出来的各种吃食交出去,什么时候有人居然体恤他们的贫苦,从口袋里掏出东西给他们啊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在粉碎了鬼子的秋季攻势之后,考虑到周边的游击区也被鬼子伪军祸害的不轻,支队方面从库存的物资之中调拨了大量的粮食肉类等等的物资,用来支援周边被小鬼子掠劫之后,生活几乎难以为继的乡亲们……

    而这些物资,远光县内的乡亲们也有份!

    虽说整个远光县,总共就分到了十万斤粮食一千斤肉和一些盐巴鸡蛋,分摊到每个家庭,估计一家就几斤粮食几两盐巴一小块风干的鸡肉或者兔肉……

    但是,支队的那份只要我们有一口吃的,就不会让支持我们晋东支队的乡亲们饿着的态度,却让每一个乡亲们热泪盈眶!

    毕竟在任何人的记忆中,就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什么时候不是拱手将自己种出来的各种吃食交出去,什么时候有人居然体恤他们的贫苦,从口袋里掏出东西给他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