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151章 晋东支队,出击!(第五章求订阅求月票)
    随着灵江要塞周边的地盘被日军逐渐巩固。

    日军的触角,终于决定开始以灵江要塞为根基,向着周边地区蔓延了……

    而同时,张然和他的晋东支队,也终于跨出了向外扩张的第一步!

    支队内的一车间二车间,正在紧锣密鼓的生产着目前唯一能够正式生产的物资,手榴弹,地雷……

    四个排的战士,正在加紧训练,为即将展开的对仓水的战斗做着准备。

    一阵子没有训练的张然,终于开始跟着部队接受训练了。

    在别的方面可以放低要求,但在体能方面,张然需要自己绝对跟得上支队的节奏。

    同时开始体能方面训练的,还有卫生队,以及四十人的民夫队伍。

    这些人,将会负担起这次对仓水远征作战任务的伤员,以及后勤方面的保障。

    或许因为大量的化肥发放下去了的关系,无论是老百姓们,还是这些已经参与训练的民夫们,明显的对支队有了更多的感情,这从他们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

    那种关切,就如看着即将离开的亲人,有种淡淡的眷恋蔓延其中。

    科朗子任海方回来了。

    不但带回了大量的盐巴,同时带回来的还有张然招呼他们购买的苗药,三七等等药品。

    苗药,其实就是以后的云南白药。

    只不过这时候还没有什么品牌意识,也没有被资本家控制进行规模化生产,但它的药效依旧经得起考验。

    中药和西药相比,最直观的就是它们的药效。

    无论如何,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西药的药效相比中药,肯定来的更快,更直接,肉眼可见。

    苗药也属于中药,但在中药之中又有点奇葩,那就是云南白药在促进外伤愈合等等方面的功效,一点都不比很多西药来的差。

    这也是在很多年之后,苗药成了云南白药这个规模巨大,而且深得人心的大品牌的原因。

    科朗子和任海方数钱的时候,笑的眼睛都看不到了。

    明显这一趟回来,无论是带回来的盐巴还是苗药,三七的张然交代的药品,他们是赚了一大笔。

    当然了,他们赚的多点,张然也乐意。

    因为他们不但带回来了盐巴药品等支队急需的东西,更带回来了关于仓水方面的巨量情报,甚至笨拙的画出了地图,在很多的关键节点都标注好了很多详细的信息——比如从山脚爬上山顶,以最快的速度需要多少时间,比如从某处赶往某处,又需要多少时间等等。

    这些东西,可都是他们仗着自己货郎的身份,用双脚一步步丈量出来的。

    别看他们现在笑的开心,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的确付出了无数的辛苦,多赚点那是应该的……

    只要不是如徐久年那般,不断的得寸进尺,拿着钱还不好好的干活,张然就没有任何意见。

    就着二人画的简易地图,张然,康挺,王老拐和四名排长,石远王凯瘦猴张宝兴开始做着战前部署和各种推演……

    虽然这地图看着粗糙到了极点,远远不如正规的军事地图来的可靠,但配上科朗子任海方二人用双脚丈量出来的数据,却又格外的有用。

    足足两天,几人都在跟这地图较劲,在将所有最危险的情况都考虑进去了之后,几仁终于确定了对仓水自卫队的作战方案。

    依旧是老套路,围点打援。

    以坐落于仓水县城之外,距离县城三公里处的段家庄为突破口,将仓水自卫队从仓水县内调出来,然后集中优势兵力,半道突击。

    不过难点在于,从仓水县城到段家庄,不但距离近,而且周围一马平川,没有什么适合偷袭的地点!

    “所以时间一定要选择在晚上,争取在他们抵达段家庄之前,就一仗将仓水自卫队打破胆子!”

    张然道:“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得再加一道保险……”

    听完张然的提议,众人深以为然,各自去准备。

    张然又立即到了后山,招呼毛钻那边,在常规的手榴弹地雷之外,特制一批全部装着好药的地雷和手榴弹!

    这些威力十足的手榴弹,将会交给这阵子已经将精确投弹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的神投手们专用,至于这批特制地雷,自然是要埋在半道上等仓水自卫队过来,争取一波就将这些家伙炸个落花流水,能炸死多少算多少!

    “那路上可不是什么小路,是交通要道!”

    张然对毛钻道:“所以这批地雷不能采用压发引爆,否则要是老百姓们给踩了上去,引起误伤可就麻烦了——全部采用拉发设计!”

    交代完这些,张然才去了二车间。

    二车间在进行手榴弹生产的同时,也没忘了对轴承的研发工作。

    好钢融化浇筑的钢圈,似乎因为工艺的原因变脆了不少,牛大这边不得不在浇筑完毕之后又要增加一道锻打工序,以增强钢圈的强度,随之而来的情况就是钳工这边的工作量大增……

    无论如何,张然这回就然民夫和卫生队带着一批装了轴承的鸡公车用来运输物资和伤员等等的计划是彻底泡汤了……

    因此,程东国崔三元牛大面对张然的时候,明显有些愧疚,觉得是因为自己等人的工作不到位,影响到了支队的作战任务。

    “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撮而就的——我知道你们尽力了!”

    张然拍拍几人的肩膀安慰道,这才出门,又去了炼铜厂和炼焦厂那边查看了一番。

    邓方现在已经将还原剂从焦炭调换了好几种,因为缸体并未清理,用来做母酸的也是最初的含有太多杂质的硫酸,只能通过硫酸颜色的些许变化来判断还原剂是否选择对了。

    硫酸的颜色的确有变浅的趋势,要是在将塔缸全部清理一便重新添加母酸制备硫酸,邓方不敢说能直接制备出纯净的硫酸,但至少比目前的这批硫酸要纯净的多。

    同时,邓方还提出了另外一项建议,那就是在塔缸之上增加一个硫磺箱!

    虽然尖子山的铜矿含硫量不低,但单纯的通过废气制备硫酸,效率还是太低,他的意见是在现有的塔缸基础上增加硫磺箱,有目的的增加废气中的含硫量,这样一定能极大的提升硫酸的制备效率。

    当然了,这目前还只是他的设想,提出来和张然讨论而已,具体还是要在熄炉之后对塔缸进行改造之后才能进行。

    张然虽然是二把刀,但一听这提议依旧还是知道邓方提出的方向是对的——因为从他模糊的记忆中,的确记的历史上的八路军在用塔缸法制备硫酸的时候,好像的确有什么硫磺箱。

    但这也带来了一个问题——需要额外购买硫磺……

    张然现在也只能庆幸硫磺这玩意儿多,应该不太难以买到。

    “这些东西,邓工你看着办——不过塔缸的改造,还是在化肥生产告一段落之后再进行!”

    张然交代,相对于对硫酸的迫切需求,他反倒是更加注重粮食安全……

    只有足够多的粮食,才能让更多的人活下来,才有更多的人支持支队,支持八路军在这敌后,和小鬼子进行坚持不懈的抗争!

    做完了这些,张然又去了养殖场,看到了又长大了不少的鸡。

    第一批进栏的鸡已经很大了,不过数量少了不少——这一个月以来,支队是隔三差五的吃鸡,那些腾栏的公鸡都给吃了不少,剩下的多是些会母鸡,估计再过个把月,就能进入产蛋期了。

    第二批鸡长大了不少,小的起码也都一斤多了……

    刚刚上栏的小鸡不少,像是一个个绒球一般的在叽叽喳喳的叫。

    专门养兔的兔舍早就修建好了,那些兔种已经被分出去了。

    在兔场里,张然看到了王文华。

    “这几只母兔子,都已经怀上了!”

    王文华指着那几只肚子鼓鼓的母兔兴奋的道,并且特意的指着其中两只母兔。

    那两只母兔,一看就是野兔驯养的。

    “这阵子足足抓了三十多只兔子,就活了这两只母的还有一只公的,其它的都死了……”王文华道,感慨着这野兔的性子实在是太烈了。

    勉励一番,张然才来到了村外,看着大片因为施用了化肥而明显比之前长的更加茁壮的多的庄稼,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充满了植物清香的空气……

    他很希望,当自己这趟从仓水回来之时,能看到在这片土地上前所未有的丰收景象。

    只是张然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来,毕竟这是战争年代——穿越者中上一枪或者挨上一炮,照样得死翘翘!

    但看着自己这几个月来给这边留下的如此多的家当,他相信,即便没有自己,这根据地也一定会成为在这敌后最重要的根据地之一,为这场民族的抗日事业,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是夜。

    晋东支队四个排,乘着夜色,带着卫生队和民夫队伍共计一百八十余人,一头扎进了那茫茫的黑夜之中,向着仓水而去……

    于此同时,浑身浴血的龙欣终于将日军吉野大队的异动的消息,汇报到了浦沅中的耳内!

    独立团立即全团出发,展开了大规模的奔袭转移,企图从这天罗地网的包围圈中,找到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