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351章 可疑人物
    在难闻的空气中,在尤晓燕尤晓英的搀扶和七八名警卫员的陪伴下,首长走出了医院,望着那忙碌的一切。

    看着那成串成串晾晒的风鸡,兔干,看着那还在不断运来的装在独轮鸡公车上竹筐中满竹筐满竹筐的粮食,首长那还略显有些苍白浮肿的脸上,便绽满了笑意……

    想想别的根据地,天天杂粮野菜糊糊都不敢说管饱,而这边,却到处都挂的是肉,到处都是粮食……

    要不是小鬼子现在封锁的严重,再好的东西都很难运出去,否则这么多的肉啊粮食的,随便从牙缝间抠出一点来,其余根据地的同志们,都能好好的吃上几顿好的……

    “张然这小子,真是个建设奇才啊——可惜咱们八路军在这敌后,大大小小几十上百个根据地,却只出了一个张然,否则的话,不但同志们乡亲们的日子要好过不少,这小鬼子,也不可能依旧如现在这般嚣张!”

    首长感慨不已,他觉得,或许这世间,最幸福的场景,估计都不过如此了!

    这场景,尤晓燕尤晓英姐妹俩也无比陶醉,即便是从三天前,整个队部周围都是这样的场面,她们每天都看到。

    可她们就是觉着看不够。

    “首长,这出来转也转了,咱们回去吧”

    奉命保护首长的警卫排长李冬担心首长的伤势,溜达了一会儿就商量着想将首长送回医院里。

    “回去搞啥子嘛,我跟你们说,我看着这丰收的景象,那伤好的比吃药都快——你们这催着我回去,莫不是不想让我好起来啊”

    首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着,不但不肯回去,反倒还想去远处走走,多看看晋东支队这几年来发展的最核心成果,他真是有些担心,万一这一仗晋东支队赢不了,这富足的场景,自己这辈子,是否还有机会能看到……

    执拗起来的首长,明显不是李冬能劝的动的,没办法之下道:“首长,要不我带你去军情室看看现在小鬼子已经向我根据地扑过来了,队长康副队长他们,正在召开战前最后一次军事会议……

    首长你可是南征北战,大场面见的多了,说不定能指导指导,提些有用的意见……”

    李冬又道,变着方儿的不想让首长这么继续到处乱窜,别一个小心再让刚刚好了一点的伤情恶化……

    “有你们张队长在,我才不去丢人现眼呢!”

    首长白眼,同时对李冬道:“我说你们队长也是,在你们这队部里,也派你们这么多人跟着我乱窜,你们不嫌麻烦我都烦了——我也是爬过雪山过过草地的,没你们以为的那么娇贵!”

    这说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的话,李冬就直当没听见了,毕竟他可是记得张然派自己等人二十四小时严密保护首长的时候说的很清楚——要是首长少根头发,都得拿他们问罪!

    跟了张然两年,这还是李冬第一次见张然在下命令的时候那么严肃!

    在这种情况下,李冬等人又岂敢有丝毫的怠慢大意

    无论首长说什么,他们都不可能离开首长半步!

    首长见状便也只能唉声叹气,表示自己这过来,哪里是来疗伤啊,这分明就是被软禁嘛,一点自由都没有——以后,打死也不来晋东支队了!

    众人依旧假装没听见,打定了主意,无论首长说啥,他们都绝不离开。

    “首长好!”

    “首长好……”

    一队一瘸一拐的伤员们忙碌着过来,却是在之前的大战中受伤,现在伤还没好透,就已经跑出来帮着支队干活的肖扬等人。

    “好好……”

    首长回应着,看着肖扬等人笑道:“你们这伤还没全好,可被累着了,还是先将伤彻底养好再说……”

    “现在小鬼子都已经打过来了,我们这还在医院里躺着,哪里躺的住啊……”

    肖扬等人叹气着道:“现在也只能是力所能及的干点,多少帮点忙……”

    “我这是想力所能及的干点都干不成!”

    首长指指自己的伤,再指指身边的李冬等人,苦笑着摇头。

    “首长你这刚好点,倒是真要注意休息!”

    肖扬等人说着,冲着李冬等人点了点头,才带着东西回去了……

    李冬皱眉,问身边的战士道:“肖扬他们,一转眼在医院里住两个月了吧跟他们同期的几乎都已经出院了,怎么他们这伤,还是没什么起色”

    “是啊,就连王连长那么重的伤,现在都好的差不多了,可他们这二十多人的伤,怎么都反复不定的!”

    那战士答道:“上回我还特意因为这事问了韩院长他们几句,可惜韩院长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冬的眉头闻言紧紧的皱了起来,倒是一旁的尤晓燕在这时开口了。

    “估计还是医疗水平有限!”

    尤晓燕道:“五台那边,也有很多相同的情况,有时候一块肉眼几乎都不可见的弹片,都可能引起伤口的反复……”

    “嗯嗯嗯!”

    尤晓英闻言也在一旁道:“有个战士,足足在五台医院呆了大半年,那伤口看着看着都好了,可往往一夜之间,就又严重起来了,就连白大夫那么高明的医术,都找不出原因,当时保卫部都还觉得那战士怕是别有用心,或者是害怕上前线故意破坏伤口呢……

    直到后来有一回,那战士的伤口又溃烂,流脓,挤出脓液的时候才发现其中有一块碎米粒那么大的弹片……

    那弹片一挤出来,才几天时间,那战士的伤就好的差不多了,兴冲冲的回连队去了——听说后来,还立了大功呢!”尤晓英添油加醋的道。

    “哦……”

    听到这话,李冬连连点头,同时暗暗愧疚,心说高扬他们拼死拼活才负伤的,自己居然就因为他们养伤的时间长了些,居然起了疑心……简直不可原谅!

    唯独走在前头的首长眉头情不自禁的挑了一下!

    他经历过太多太多的战争了!

    无论是跟敌人的明刀明枪,还是那些不见刀枪,却同样腥风血雨的政治斗争,他都经历了无数!

    特殊的经历,让他对任何可疑的东西都抱有足够的警惕!

    哪怕只有一丁点的疑点,都足以引起他最大程度的注意,在没有确定毫无疑点之前,他都不会轻易的放过……

    但在表面上,首长似乎没有丝毫的异常,而是依旧兴致勃勃的在众人的搀扶和陪伴下前行着,查看着任何能够引起他兴趣的东西,并默默的记在心底,想要等将来有机会的时候,试试能不能在别的根据地里,复制出晋东支队的奇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