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348章 风云再起
    直到现在想起,他都禁不住痛快的想要直哆嗦。

    然后,他的目光才落在了那信封上,他决定,不管那张然之前说的那些废话,自己先看看再说,看完了,在做决定!

    一大摞手写的文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其中的很多,都是关于军统局长,副局长的秘闻,越看,他便越是心惊……

    因为这些秘闻但凡传出去,足够在家局长副局长死一百回的了,他不明白,张然为什么写这些东西给自己看!

    直到看到信件的最后一张纸,宋清才终于明白了张然想干什么!

    之前那些关于局长和副局长的秘闻,都只是铺垫!

    他的真正目的,是希望自己用这些东西,去要挟自家局长和副局长,让他们配合自己,干掉汤司令,然后嫁祸给日本人……

    宋清觉得,自己是应该将刚刚被自己赶出去的柳建明叫回来商量一下了!

    “这家伙,真是满脑子的奇思妙想啊!”

    看完信,柳建明震惊了,当然他说的,不是那些秘闻和关于证实这些秘闻的证据。

    他说的是干掉汤司令,嫁祸给日本人,然后汤司令部大怒,从而逼迫平同关之日军不敢轻易暂离职守,轻易驰援发生在晋东根据地内的战斗一事……

    将弄死一个司令说的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也就算了,他自己做不到还想从自己等人手里借刀,最后还要嫁祸给日本人……

    柳建明肯定的告诉宋清:“这张然,特么的就是个疯子,只有疯子才能想出这种计划来——不过那小子炸堰塞湖这疯招,我倒是真喜欢!”

    “你的意思是,干”宋清问。

    “反正感觉上,如果成功了,真挺划算!”

    柳建明大笑道:“而且,那姓汤的,的确该死!”

    “既然你都这么说,那就干吧——不过该怎么进行,咱们就得好好的研究研究了!”

    宋清说完,便开始跟柳建明在房间里嘀咕了起来,足足两天没有出门。

    到了第三天,房门打开之后的第一时间,宋清便给局里发送了电报,请求局里协调,派飞机来最近的机场接自己回重庆叙职。

    于此同时柳建明找到了还在等信的科朗子,磨着后牙槽道:“回去告诉你们张队长,如果我们这边的计划成功了,那你们那边,最好真的能弄死很多很多的鬼子,否则的话,只要我姓柳的不死,就让他洗干净脖子,等我去取他的脑袋!”

    “那你们就千万别死!”

    科朗子大笑道:“等我们挫败了小鬼子的攻势,一定请你们过去自己数数小鬼子撂下了多少尸体——而且队长还说了,要是你们不死,他还希望能跟你们合作一把,争取弄死个小鬼子天皇家的亲戚玩玩……”

    “他怎么不说跟我们合作弄死几个小鬼子的天皇玩玩”

    柳建明没好气的转身就走。

    “队长真是这么说的,我觉得你们可以尽量活着试试看!”

    科朗子大笑,同时在背后叫道:“你们真想干的话,动作可得快点——时间可不等人!”

    时间的确不等人。

    因为就在这同时,灵江司令部内,昭明,吉川贞佐,已经召集了部署在晋东根据地周边的所有将领,召开了战前的最后一次军事会议!

    “三天之后,我军兵分两路,从远光,从仓水虎杀口,进攻晋东根据地!”

    昭明指着军事地图道:“江口,东条,你们必须在一天之内,拿下虎杀口,然后进攻仓水县城,然后再通过东仓公路沿线设防,步步清缴晋东支队,并向东江地区靠拢!”

    “江口大队和半岛支队,于同一时间,通过远光,直接攻击东江县城!”

    “拿下东江县城之后,江口大队以小队为单位,向着四周清缴晋东支队之武装……”昭明安排道。

    “明白!”

    各自得令的工藤,江口,东条三名少佐起身领命,齐齐低吼道:“此次,不踏平他晋东支队,活捉张然,我等誓不罢休……”

    “昭明阁下,那我呢”

    半岛支队支队长中佐沧田闷哼一声起身,脸色难看的道:“我支队在塔子山一战,几乎已经胜券在握,却因为他晋东支队送给那刘青的燃烧滚雷,不但功亏一溃,更是伤亡惨重,我半岛支队上下这数月来,无一人不想活捉张然此獠,喝其血,吃其肉——也是因为如此,我沧田才强行要求并入灵江序列!

    可现在,大好的消灭晋东支队的一战,我半岛支队却无军令——难道,这一战要我半岛支队沦为看客吗”沧田道。

    “沧田中佐,稍安勿躁!”

    吉川贞佐示意道:“和你一样恨不得将张然此獠千刀万剐之人,绝非你一人——此次,你归我吉川亲自指挥,至于你的任务,在攻下东江县城之后,我自然会亲自向你委任……你放心,你支队将要担负这一仗中最最艰巨的任务……”

    “这还差不多!”

    听到这话,沧田满意的点了点头,狞笑道:“晋东支队这帮土八路,惯会乘隙而入,攻我之不备,所以我部才会在塔子山遭受空前之奇耻大辱——这一仗,我支队将要和他晋东支队正面交锋,一决雌雄,我倒要看看,他张然还能不能击败我沧田,我就不信我沧田堂堂帝国中佐,居然不如他一支那土八路……”

    “他八路只要不打了就跑,岂会是我大日本帝国陆军的对手!”

    听到这话,工藤,江口,东条等人也是纷纷附和,表示这次,晋东支队想打了就跑都不成了,到时候倒要看看,他晋东支队到底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看到一干中佐少佐自信满满,昭明吉川贞佐心头暗叹,想要告诫一干人等,那张然之奸计,既然能在帝国陆军的身上一次又一次的得逞,就不可能是泛泛之辈,大家最好戒骄戒躁,切不可麻痹大意!

    但这大战在即,这么当众告诫,多少有些灭自己志气,长他人威风之嫌。

    所以最终,二人并未开口,只是嘱咐众人,到时候一定要严格服从指挥,不可一见到机会,就轻兵冒进,以免再中晋东支队之诡计云云……

    于此同时,帝国陆军在灵江囤积重兵,终于要想那该死的晋东支队发动最后的进攻,要毕其功于一役,将之连根拔起的消息,也在各日军中传播开来……

    “该死的晋东支队,你们的末日到了!”

    “这外围地区,早已没有多少油水,倒是听说这晋东根据地里,那是富得流油啊,就连晋东的花姑娘,都比外头的要更漂亮些……”

    “这次,我们可要发财了……”

    不知道多少日军听到这个消息,兴奋的怪叫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