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106章 打肿脸充胖子的后果
    听到科朗子任海方等人讲述孙红忠等村民们的事之时,王老拐等战士们,还有那些民夫们都红了眼眶。

    都是苦命人,他们对孙红忠等人的遭遇可谓感同身受,一个个看着张然怯怯欲言,想为科朗子二人说话,却又有些不敢……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张然瞪了一眼大声道:“难道你们以为我还会怪科朗子他们不成他们又没做错!”

    发展根据地,最初张然只是想拉着一群人凑成一团,因为只有这样,在这乱世自己才有更多的机会活下去!

    但随着支队实力的壮大,各种机器,人才的到位,那种苟活着的心反倒是淡了,对这个时代做点什么,作为一个中华民族子孙,承担起一份自己该承担的责任的心,却明显的多了起来!

    因此,造出这些武器弹药,他根本没想过用这些东西去为自己交换多少利益,他更希望用这些武器让小鬼子知道知道知道天朝上国的厉害!

    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小鬼子就眼巴巴的凑过来了,百般讨好乞怜,学文化,学技术,顺道儿的捞点好处。

    这样时光,足足持续了一千多年!

    在这样漫长的时间里,这个宽厚善良的民族,虽然不敢说对小鬼子亲如兄弟,但也算是善待有加!

    而在这一千多年里,小鬼子从这个古老的民族身上,学会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就是这些东西,让他们繁衍了下来,让他们从近乎于茹毛饮血的野人变成了真正的人!

    可以说,要是没有中华民族,小鬼子特么的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可即便是这样,随着中华民族在近代的衰弱,小鬼子便立即就如曾经的穷亲戚一朝暴富然后翻脸不认人一样不说,还打上门来了!

    每每想到这点,但凡有点血性的国人,都会气愤不已!

    曾经,张然只能悲叹自己生不逢时,没生在战争年代!

    可现在,他却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个时代,有了机会,所以他很想用自己的努力证明给小鬼子看——别看你特么现在嚣张的很,中国现在的确落魄了,但也不是你们这些小鬼子能欺负的!

    曾经中国人是你们的大爷,现在特么还照样是你们大爷,将来,还会是!

    现在的小鬼子,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典型!

    他造武器,发展军工,就是想凭借自己的努力,让每一个有血性的国人们用这些武器,去教教小鬼子怎么做人!

    孙红忠等人虽然是一群散兵游勇,但他们敢打鬼子,他们要武器弹药,张然岂会不愿意给

    虽然支队现在还处在发展阶段,还很穷,但那又如何

    只要他们打鬼子,该给的张然照样会给!

    等将来,根据地真正的发展起来了,他还会给更多!

    只要任何一个愿意去跟鬼子拼命的国人,都给!

    对小鬼子这种畜生,就得一次将他们揍回娘胎里,一次将之揍服了才行,否则将来,遗患无穷!

    听到张然的话,科朗子等人都松了口气,战士们脸上更是荣光焕发,觉得跟着张然干,真的是跟对了人!

    虽然可能将来会战死沙场,会流血会牺牲……

    但只要能打败鬼子,让儿孙后代们再也不用看谁脸色,再也不会被人欺负——那自己做什么样的牺牲,吃多少的苦头,那又如何

    都值得啊!

    然后张然才开始清点,一张慷慨激昂的脸顿时就变成了苦瓜。

    所剩的物资,手榴弹地雷之类,连用带消耗,现在已经只剩下一百多手榴弹四十几颗地雷了。

    要知道,出发之时,民夫带他们自己身上的,足足可带了六百多手榴弹三百多地雷,那是程东山崔三元牛大和毛钻,加上几十号心灵手巧的女民兵们加班加点,足足花了七八天时间,将几个月熬硝所配置出来的黑火药,能收集到的破铜烂铁都几乎消耗殆尽天才准备好的!

    而他们,这次出来真正意义上的战斗,也就今天一天多点的时间而已,便来用带送,就将这些战斗物资几乎消耗一空!

    装阔一时爽,全家火葬场啊……

    打肿脸充胖子的张然苦瓜着脸感慨,心说难怪人家说,打仗打的就是钱,以前对这点还体会不深,现在特么是真深有体会了啊……

    不但是深有体会,简直是刻骨铭心啊!

    将所有的子弹全部配发给了士兵们,剩余的东西规整规整,这才进行安排,让一部分民兵带着收集来的弹壳臭弹之类先回根据地,剩下的人就可以能轻装上阵——这可能是近乎破产之后唯一的好消息了。

    至于任海方科朗子他们那边带回来的步枪,以及淘汰下来的单打一,张然倒是没让带回去,而是配给给了留下来的民夫们,同时也匀给了他们每人三发子弹,将他们也武装了起来。

    这样一来,支队拥有战斗力的队伍,便再次壮大!

    除了主力排和预备排的战斗人员,还有三十多民夫,都有了枪械,支队的武装力量,在无限的迫近百人大关。

    “回去的路上,兔子一定要照顾好,记住,尽可能的给它们吃新鲜菜叶啊野草啥的,万万不能给它们吃带有露水雨水的东西……”

    张然对那些提前运送物资回根据地的民夫们是千叮咛万嘱咐,最后严肃的道:“这些兔种,往小了说,那关系到咱们支队能不能更好的生存,往大了说,那就关系到整个国家和民族的生死存亡,你们一定要将他们保护好,明白吗”

    “张队长你放心,兔子在人在呢!”

    几个民夫跟着队伍这么久也学到了不少的军事知识,在大声回答的同时还啪的一个立正,给了一个军礼!

    送走了先行回去的民夫,张然又去查看了一下伤员的状况。

    支队目前还没成立卫生队,这次出来长途奔袭的,就算有估计也没法带——天知道万一出什么差错,卫生队的女人们落在小鬼子手里会有什么下场。

    不过平常在训练之余,张然倒是没少给战士们讲解一些简单的医疗护理知识,加上上回去省城,张然可是花了一千多大洋从省城医馆啊黑市啊之类的地方搜集了大量药品,磺胺什么的,这次倒是带出来了不少。

    因此一般的小问题,战士们自己动手,加上带着的各种药品,基本都能自己解决。

    那三个伤员的伤都不中,都是皮外伤,弹头也没遗留在体内。

    在经过消毒缝合包扎之后,现在的状况看起来都还不错,就是因为失血,显得有些虚弱。

    “要是坚持不住,可一定要说!”张然嘱咐。

    “队长,只要能接茬的收拾那些鬼子汉奸,别说这点小伤,再重的伤咱们都能挺住咯……”三个伤员笑嘻嘻的答道。

    “说的好,不愧是我张然带出来的兵!”

    听到战士们的话,张然哈哈大笑,志得意满!

    这些人,四个多月之前都还是一群农民,上次去省城,一路上那叫一个灰头土脸,到处闹笑话出洋相,可现在呢

    今天这几仗,不就打的很好嘛!

    要跑有速度要打有勇气要配合还多少有点配合……

    张然觉得,这些农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为了合格的士兵,有这么多可喜的变化,完全都是因为自己的英明领导,更是因为自己出类拔萃的人格魅力!

    那种成就感,直让张然有种自己已经升华了,成为了一个指挥若定,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大将之才的错觉。

    情不自禁的,走起路来就有了点威武霸气,腰杆挺的笔直,脑袋扬的老高,大领导派头十足。

    “队长,你啥时候给腰扭了啊”

    王文平不知道啥时候凑了上来,一脸谄媚的道:“这男人啊,腰可重要的很,更别说咱们现在还要接茬的打仗呢,腰伤着了可不行——我这带了跌打酒呢,来我给你揉揉……”

    “滚……”

    张然死死的盯着王文平这个永远不会让自己帅过三秒的家伙怒吼出声。

    王文平带着一脸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的幽怨一旁待着去了。

    康挺身边围着一帮子人。

    整条步枪都被拆成了零碎,康挺拿着一块不知道从哪儿撕下来的破布,在那些枪支零件上是又擦又抹,又找了根细木棍在枪膛里来回捅,等最后拿出来的时候,那块破布就跟抹了一层的锅底灰一样了。

    康挺便又换了块破布继续擦拭,一边对围在身边的战士民夫们道:“对咱们这些当兵的来说,一杆好枪,不但可以让我们在战场上多点活命的机会,还能让咱们多杀些敌人!”

    “但再好的枪,那也得注意保养,保养好了,破枪说不定都比好枪好用,保养的不好,好枪说不定还不如破枪……”

    康挺说的头头是道。

    一干人等便在一旁脑袋点的跟鸡啄米一般。

    “觉得有道理就学着啊,光点脑袋有啥用”

    张然几脚将几个家伙踹开,一屁股在康挺身边坐下,眼巴巴的学着怎么擦枪,保养枪械,在这之前,他可压根都没想过这种问题。

    王老拐石远等诸多人等便也立即跟着学了起来,毕竟谁也不想因为枪支出了问题而害自己丢了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