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475章 医院如地狱
    将自己封闭在房间里,如同船舶归港。

    但一旦打开房门,所有的事情,便纷至沓来……

    烈士陵园中的墓碑已经连成了一片,占据了小半的山坡。

    虽然支队竭力的延续着旧习,每一个安葬的烈士们都会获得盖队旗入葬的礼遇,但和最初的那些烈士们相比,一切已经不得不从简了……

    不但棺木再也不如曾经的厚实,入殓衣装和所盖队旗的布料已经开始变的粗糙,就连墓碑,都已经不如曾经做的精细……

    曾经墓碑上的花团锦簇,现在只剩下了简单的姓名生卒年月,以及死于某场战役……

    死的人太多了,于是哪怕是送烈士们人生中的最后一程,对支队都逐渐变成了一种沉重的负担……

    望着陵园内的那一大片墓碑,张然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这片土地,会记得这些年轻的生命曾经的奋勇,还有他们所流过的血泪……

    平同关一战,除了给根据地内增添了近三千烈士之外,更增加了大量的伤员。

    一般的伤员,都分散在两县之内的各种小医院内,交由地方医疗和照顾,以减轻支队的负担。

    而重伤员们,则都集中到了支队总医院,也就是队部所在不远的医院。

    因为这边不但有更多的药品,有更多医术精良的医生之外,就连卫生队员们的专业水准都比地方上要强的多,这方便对重伤员们进行治疗……

    最初的一阵子,每天医院里都会有重伤员最终牺牲,变为烈士。

    最近这样的情况虽然少了很多,但依旧时常出现……

    没治好的重伤员们的数量,依旧庞大,全部加起来,足足超过两百人……

    每每一靠近医院,就能听到那些重伤员们因为痛苦难耐而发出的叫声。

    那声音此起彼伏,惨烈痛苦又绝望,让张然情不自禁想起曾经到过的屠宰场……

    屠宰场里的那些猪在临死前的眼神,张然都不忍卒睹,更何况是去看望这些为了支队拼死血战,现在却没有足够的医疗设备和药品替他们治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等死时的眼神?

    但张然不得不去,因为这是他必须要背负的工作!

    英雄从来都不是那么好当的!

    不仅仅是因为英雄要有舍生忘死的勇气和决心,更要有看着身边的人死去却依旧坚强,毫不退缩的强大……

    “队长,队长!”

    看到张然,很多重伤员们纷纷叫了起来,其中包括王文平。

    “队长,让我死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王文平挣扎着,死死抓着张然的手哀求,他的肚皮上裹着厚厚的纱布,有浓烈的腐臭味从其中散发出来……

    和他一样哀求的,还有很多别的重伤员。

    “咱们死都不怕,还怕疼吗?都给我挺住!”

    张然厉吼,但在他的心里,他也希望万一将来自己遭遇了此等重伤,谁能给自己一个痛快,而不是如他们这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现在说的这些,根本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出发前看到王长天的时候,王长天还意气风发的样子。

    但现在再看到王长天,张然发现对方一下子就老了,真的变成了老人——虽然他现在才五十多岁。

    “王书记,对不起,是我没能保护好愣子!”张然愧疚的道。

    “他没那么疼的时候跟我说,活了快三十年,最开心的就是跟着你参加八路军,一起打鬼子!”

    王长天揉着眼睛笑了笑,又央求道:“只是看着他现在这样生不如死的,还不如……”

    “王书记,别说了!”

    张然闷声道:“王文平同志能活着从战场上下来,支队就绝不会轻易放弃他的!”

    “看到他的样子,我这心里,真的不好受啊……”

    王长天哭道:“他的肚子,全都烂了……”

    跟着张然一路从重伤员区内出来的龙欣和邓英担心的看着张然,因为她们都能看出,张然的样子好像自己死了一回……

    但张然很快就振作了起来。

    因为他从走出房间的那一刻开始,就知道这是自己必须要面对的东西。

    相比重伤员区,外边经过治疗已经好转的伤员们的情况,就要好多了。

    虽然依旧有人因为疼的厉害不时的哼哼两声,但大家的心态都极其乐观,看到张然进来,热情的打着招呼,让张然不用担心他们,并表示等伤好了,到时候还跟着支队一起打鬼子……

    虽然,他们其中不少人可能再也无法上战场了……

    因为他们没了胳膊腿,或者瞎了眼……

    一路安慰过去,然后张然就看到了马成邦等人。

    “你们在虎杀口外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回头我会向师部申报,为你们请功!”张然道。

    “大家伙儿都在拼命,我等岂能坐视!”

    马成邦赵万林等人眉开眼笑的同时说的慷慨激昂,然后才指着肖扬道:“得亏了有肖队长领导着我们,不然光靠我们自己这些人,那绝对不是鬼子的对手……”

    “吆,马老爷赵老爷你们今儿咋这么谦虚了?”

    跟在身边的瘦猴调侃道:“我可是听人说,马老爷你们在虎杀口外打鬼子,那可是一枪一个,两枪打仨,鬼子一看到你们,就屁滚尿流啊……”

    “就吹个牛,图个乐呵嘛……”

    马成邦赵万林等人倒不掩饰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这事,同时保证:“肖队长和他率领的游击队的战士们,那是真汉子,这点我们保证没有吹牛,都是亲眼看到的……”

    这点,张然也相信。

    毕竟肖扬身上那恐怖的刀伤,还有跟他一起过来的三十来名颂县游击队员们身上恐怖的伤疤,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且,这也是肖扬率领的颂县游击队仅存的全部人马了!

    “辛苦了,肖扬同志!”

    张然握着肖扬的手动容道——他们游击队打成这样,足见当时他们游击队打的有多惨烈。

    “应该的队长!”

    肖扬讪笑道:“真没想到天天都盼着见到队长,现在才发现已经见过了……”

    张然便笑。

    当时去卢颂二县查看小鬼子碉楼的情况,召集卢颂地区的游击队开会,肖扬作为颂县游击队的副队长跟秦照进一起过来开会,的确早就见过了。

    只是当时张然隐瞒了身份,肖扬根本不知道张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晋东支队队长张然而已。

    “抱歉啊,支队这边的情况你也知道,不是有意瞒着你们,或者不信任你们……”

    张然笑着,有些遗憾于自己虽然依旧还记得秦照进的模样,可秦照进却已经早早的牺牲了……

    “队长你这哪儿话啊!”

    肖扬笑道:“也就是跟着队长,咱们游击队才有机会在平同关这样的大战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干掉那么多的鬼子——在遇到队长你之前,咱们可都天天被鬼子撵的满山乱窜啊……”

    众人便齐齐大笑了起来。

    牺牲伤亡这么多人,也就那些被支队歼灭的鬼子和伪军,能带给大家一些安慰了。

    “好好养伤,等伤养好了,咱们再接茬打鬼子!”

    张然拍拍肖扬的肩膀勉励道。

    “一定!”

    肖扬点头,又有些难过的道:“只是咱们这伤,也不知道还得多久才好……”

    “慢慢来,养伤这种事,可不能心急,一定要彻底养好!”

    张然又安慰几句,这才和众人打了一声招呼,出了病房。

    直到此时,他才彻底的松了口气!

    在医院里这一遍,给他的感觉,都像是在地狱里走了一遭……

    龙欣邓英也跟着松了口气。

    毕竟她们都清楚,面对这么多的伤员,本就心里负疚的张然,得承受多大的压力……

    既然挺过来了,那就没事了!

    “我回去了,接下来你们自己去忙吧!”

    龙欣说完,就往回走,虽然她只是没了两根手指头,但伤口还没完全好,又流了太多的血,现在身体还很虚弱。

    要不是担心张然,估计都不会跟来!

    “我回去照顾她,然哥你也看开点,毕竟大家都知道,谁也不想这样,却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邓英恋恋不舍,毕竟张然要不就率领队伍在外征战,要么就是忙于工作,这样跟在他身边的时间可不多,但又不放心龙欣,最后只能安慰张然几句,这才去追龙欣去了……

    “队长,你说这猪肉好吃,鱼肉也好吃,可又只能选一样,你说这该如何是好啊?”瘦猴在怪笑。

    石远在一旁捏着下巴道:“要我选的话,我还是选猪肉,鱼肉刺多,容易扎着喉咙……”

    “可鱼肉吃着不腻啊!”

    瘦猴振振有词反驳。

    张然狠狠的翻了一下白眼,直接去了实验室找韩金山。

    他当然知道石远瘦猴这两个家伙话里的意思。

    事实上在以前,他自己也纠结过青菜萝卜的问题,但现在,他已经没那么纠结了……

    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成了陵园中墓碑下的一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了现在病房中王文平他们中的一员……

    他更不想像康挺那样,在金仙庙那么凶险的战场上都能活下来,六百余人死了四百多个眼圈都没红一下的家伙,回到根据地,在看到陆燕的瞬间,想起自己这次能侥幸活着回来,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如此侥幸的时候,和陆燕相距数步,嚎啕大哭……

    所以,张然现在,更希望一个人。

    他是独自一人来到这个时代的,如果战死,也是一个人!

    或许龙欣邓英她们会为自己而哭泣,但应该很快就会忘记,毕竟生活还得继续,她们还得活下去……

    可要是自己跟她们有了更多的牵扯,那这辈子就绑定在一起了……

    万一自己死了,她们怕是永远都无法释怀!

    张然不希望看到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