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474章 你个死瘸子,越来越拽了啊!
    “第二小队,全速跟上,配合长岗中队的攻击……”

    矢野也在不断指挥手下的兵力进行佯攻,分散仓水守军方面对攻击的阻力,以实际行动表达对长岗的支持……

    “虽然死了很多皇协军,但我向你保证,你绝不会因此而后悔的!”

    安排完兵力调度,长岗看向了矢野道:“而且死的大部分都是皇协军,不是帝国士兵,虽然对你中队的实力有着小小的影响,但只要我们拿下仓水,要多少皇协军,随时都能补充回来!”

    “长岗君过虑了!”

    矢野道:“别说区区百余皇协军,即便战死的真是帝国士兵,我也绝不会因此而后悔,毕竟你我都是军人,都明白任何胜利,都不可能凭空得来,而是必须用流血和牺牲去换来——我只是在担心,我们到底还需要多久才能突破晋东支队的防线,攻进仓水之内?我们在这城外,耽误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

    “今夜午夜之前,我们一定能突破仓水的外围阵地!”

    长岗闷哼一声又咬牙道:“都怪那该死的松井坂田,要是他们肯听从我的吩咐,我们四个中队一起,集中全力攻击仓水,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在仓水城内吃晚饭……”

    矢野干笑道:“其实长岗君你也不用责怪松井君坂田君,我觉得他们的担心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毕竟,我们现在是深入晋东支队腹地!”

    “咱们狂攻仓水一天一夜了,晋东支队要真有什么后手,也早该出现了——难道矢野你现在还相信松井坂田的鬼话,觉得仓水就是那张然丢给咱们,引咱们上当的诱饵吗?”

    长岗冷笑一声,不屑道:“松井坂田这两个混蛋,根本就是贪生怕死——简直是我大日本帝国陆军之耻……”

    矢野脸色尴尬。

    他敢肯定,在几个小时之前,长岗所骂的帝国陆军之耻的人中,除了松井坂田之外,还得加上自己的名字。

    长岗明显也意识到了这点,岔开话题笑道:“不过也幸好松井坂田他们贪生怕死,让你我二人能够平分攻下晋东支队要地这个巨大的功劳——我敢肯定,只要你我最后全身而退,不敢说多少时间能够晋升少佐,但至少军部少佐增补的名单内,一定会出现你我二人的名字……要是松井坂田也过来争功,那可就难说了!”

    “该是如此!”

    矢野笑了起来,他知道这的确是事实。

    因为张然带着晋东支队,给帝国大军造成了难以想象的损失之缘故,就连岗村中将寺内大将,都恨不得将晋东支队生吞活剥……

    要是能够攻下晋东支队两大重地之一的仓水,狠狠打击晋东支队之嚣张气焰,好好的出一出在晋东支队手上连遭溃败的恶气……

    这功劳有多大,矢野心知肚明!

    可再大的功劳,也得看多少人来分!

    自己和长岗两个人分,和加上松井坂田一起四个人分,那分量绝对是不一样的……

    断墙处的厮杀,还在激烈的进行着!

    日伪军在不断增补兵力,守军的游击队,民兵们,也在不断的增补……

    无数的尸骸扑倒在泥泞的雨水里,流出的血水和泥浆混杂在一起,看上去如同粘稠的恶心浆液……

    “王队长,孙队长涂队长他们已经坚持了四个小时了,伤亡太大了!”

    “是啊,换我们上吧!”

    杜建波窦文松在不住的催促,他们身后的郭浩云等指导员小队长之类更是急的直跺脚,因为急着得到回信的脖子伸长的如同公鸭子一般……

    “老孙老涂他们都是老游击队了,要是顶不住,他们会说的,只要他们开口,我自然会换你们上!”王老拐不为所动。

    “老游击队老游击队——说的我们这几支游击队跟乳臭未乾一样!”

    窦文松杜建波恼火道:“说到底,你老拐还不是信不过我们——是骡子是马,总得拉出去溜溜,老子就不信老涂老孙他们能挡的住鬼子,咱们就挡不住……”

    王老拐翻白眼,干脆不掩饰自己的确是不太信得过他们两支游击队的意思了:“不说老孙,就说老涂,那也是参加过去年大王山战役的游击队伍——他们带着游击队打鬼子的时候,你们都还不知道在哪儿呢?老子更相信他们,难道有错了?”

    窦文松杜建波当场就气炸了,指着王老拐的鼻子道:“狗日的瘸子,你特么这是狗眼看人低啊——你看不起老子老子无话可说,你要是敢看不起咱们游击队,老子今天要跟你拼命……”

    “哎呀,有话好好说,不要吵……”

    黄贵胡理君忙出来打圆场的同时兼抱怨:“要说看不起,那咱们县预备役的民兵才最是被看不起的嘛——从鬼子攻城到现在,咱们是连上城墙的机会都没捞着……”

    窦文松郭浩云等人便当没听见,心说咱们游击队这些老打仗的难道死光了吗?

    你们预备役的民兵也就是刚刚放下锄头从仓库里领了枪的老百姓而已——不要以为开过几枪,就真的能跟鬼子交手了……

    小鬼子就算是吃屎长大的,那也不是是个人拿上枪都能对付得了的!

    “都闭嘴,吵的脑子脑仁疼!”

    王老拐拍桌子道:“一个二个都觉得自己牛逼的不行,光知道在老子跟前吵——以前队长在的时候安排什么命令,怎么没看见你们敢在队长跟前这么多的闹骚不满?说老子信不过你们,你们还不是信不过老子……”

    于是这下,无论是窦文松郭浩云等人还是黄贵胡理君等人都开始哼哼,心说队长指挥大家不抱怨,那是队长的指挥能力那是经过实战检验的!

    你老拐哪里来的勇气,居然敢将自己跟队长相提并论了?

    只是,就算他们没说出口,王老拐也一眼能看出这些家伙心里头到底是咋想的。

    码的!

    王老拐狠狠啐了一口骂道:“等老子指挥的这一仗打完了,看你们还敢对老子不服气——都少给老子废话,老实呆着等老子的命令,谁敢再跟老子废话,看老子不军法从事……”

    一群人齐齐对王老拐怒视,窦文松更是悲愤道:“就连队长都没真对谁动过军法,你个瘸子居然想对大家动军法?你是越来越牛了啊你!“

    “牛不牛,那你们也试试咯!”

    王老拐抄着儿臂粗的军法棍嘚瑟的哼哼有声道:“想屁股开花的,尽管试试!”

    正说着,一名浑身湿透的情报员小跑而入,神情兴奋道:“咱们的坦克,现在距离县城只有十五里,已经快要撞上鬼子外围的警戒线了……”

    王老拐大喜,狠狠一拍桌子道:“黄书记,胡主任,让民兵们动手,那些狗日的警戒的鬼子,我不想看到一个漏网!”

    “是,王队长!”

    黄贵胡理君激动的大吼,连颠带跑的冲了出去!

    “告诉李总队长,所有的民兵,注意信号!”

    王老拐对那情报员吩咐完,这才看向众人道:“不是哭着喊着要打鬼子吗?现在不用争了,每个人都有机会——还愣着干啥,滚回去让大家全都给老子做好战斗的准备!”

    “等老子的官比你大的时候,你老拐等着!”

    窦文松等人歪着鼻子悻悻不已,然后也跟着冲了出去。

    夜色,也在此时缓缓的从天际弥漫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