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铁血军工 > 第470章 流血,是为了创造未来
    “队长你也别生气,他们也是没办法……”

    韩金山叹气道:“你也知道,你要是死在战场上还好,要是给鬼子抓了活的那下场会如何要真是那样,大家为了救你,死的可就不是几个几百个……”

    “先别说这些,快给我看看!”

    看周围的人走远,张然才吐了口气撩开了军衣道:“我怀疑这回真受内伤了……”

    弧形的钢板上,布满了数处凹痕。

    有子弹射出来的,也有刺刀捅出来的划出来的,还有枪托砸出来的……

    韩金山敢肯定,要不是这钢板,张然估计早就被鬼子给开膛破腹不知道多少回了……

    “我特么就不明白了,大家伙儿一起冲的,为啥小鬼子专对着我招呼”

    张然想起康挺石远等这些家伙还有那些战士们,肚子上没钢板一个个都还活蹦乱跳的,凭啥自己就完全得靠着这钢板保命

    反正最近的每次战斗,只要自己跟着上战场了,张然发现自己就没全身而退过!

    “鬼子又不瞎,别以为咱们的军服上没有军衔,人鬼子就看不出你是当官的了——再说了,就冲着咱们这一群人冲出去,就你个头最大,小鬼子伪军的也得重点招呼你啊!”

    韩金山一边给张然揉捏确定骨头之类的有没有损伤一边道,终究还是没忍心告诉张然另外一个更加残酷的事实——那就是张然个子虽大打架不一定会吃亏,但在这种拼命的战场上,他那两下子连一般的战士都比不过……

    也幸好韩金山没说,要是张然知道这个事实,怕是得郁闷吐血——毕竟他一直觉得自己挺英勇的,甚至每每在午夜梦回,想到自己一个穿越者能做到这一步,都忍不住为自己的英勇,为自己杀鬼子无数还活着而击节赞叹不已……

    “哎呦,疼啊,你轻点……”

    张然低低的惨叫出声,招呼韩金山轻点。

    “肋骨有骨裂的迹象,万万不可再招子弹了!”

    韩金山在说着的同时也松了口气,一边拿出自己配的跌打药酒给张然揉着,一边道:“骨裂虽然没有骨折那么严重,但也得好好养,否则很容易留下后遗症……”

    张然表示知道,同时感慨:“在这以前,我可从来没想过子弹射在铁板上会是这滋味……”

    想到电视里那些家伙中弹,有防弹衣的往往屁事都没有……

    张然就觉得,自己要是真有机会穿越回去,估计战争片是再也看不下去了……

    子弹射中铁板,虽然没直接对身体造成伤害,但那冲击力,直让他觉得是一柄抡圆了的大铁锤砸在了铁板上一样!

    好几次,那冲击力都像是要将自己的整个胸腔都压碎,将五脏六腑都从嘴里给挤出来一样!

    要不是在战场上极度亢奋,张然敢肯定,自己绝对会直接给晕过去!

    “知道是啥滋味你还那么喜欢冲上去跟鬼子干”韩金山抱怨道。

    张然便笑。

    他不会告诉韩金山,几十年后的那些年轻人,看着祖国日渐强大,回想起那屈辱的历史,却因为时代,因为小鬼子缩在他们美国爸爸的屁股后头猩猩狂吠却根本没办法揍对方一顿出气报仇,甚至可能永远都没有这种机会的滋味……

    正因为有着那些憋屈不已却无法报仇的恼恨,现在这种亲历时代,痛宰小鬼子手刃血仇的滋味,对张然来说就有多么过瘾!

    还因为,知道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都是因为这个时代的这些人的抛头颅撒热血而得到的回报,张然就更乐意多宰几个小鬼子……

    毕竟,他知道自己的流血,受伤,都是未来辉煌的一部分,那种参与创造未来的骄傲感,简直美的无与伦比……

    只是这些话,他也就能自己在心里嘚瑟一下,跟谁都没法诉说。

    “把它和酒一起吞了!”

    敷完药酒,韩金山又拿出一小包蒙药(早期的云南白药)粉和一小瓶酒给张然,催促道:“只能喝一小口啊,快点快点,要是康挺他们那群长狗鼻子的家伙闻到了,我这以后怕是都不得安生了……”

    辣酒入喉,张然舒坦的出了一口长气,将不多的酒瓶递回给韩金山这才问:“任组长他们来过了吧根据地里情况如何”

    “这不坦克回去了嘛,老拐他们的计划变动了一下,想全歼了……”韩金山笑道。

    “四个中队的鬼子加上一千多的伪军,仓水周围又是平原,想全歼怕是不容易!”张然道。

    “你的意思我也给转达了!”

    韩金山笑道:“不过任组长也说了,老拐他们也知道要全歼很难,所以只是说争取全歼,实在不行的话,就将这几股鬼子中最横的长岗中队摁死!”

    “这是对的!”

    张然笑道:“打死最狠的,以后再有小鬼子打进来,估计就要老实多了……咱们根据地这回伤亡太多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事,不能干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

    对支队最近的伤亡,作为总医官的韩金山比谁都清楚,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道:“还有件事得跟你汇报下——听任队长说,贾排长最近情绪很大啊!”

    “他有啥情绪”张然诧异。

    韩金山笑道:“还能有啥贾排长人家投奔咱们,是想组建骑兵杀鬼子的,你可倒好,现在成天的拿人当信使,骑着战马漫山遍野的给咱们报信,人能没意见那才是怪事了!”

    “他们不报信,我们那里能准确抓住战机咱们这阵子给小鬼子找了多少麻烦,可全靠咱们的情报灵通!”

    张然郁闷到:“这家伙居然还有意见回头我非得批评批评他不可——这打鬼子,可是多部门群策群力的结果,不一定非要亲自上战场砍小鬼子的脑袋嘛!”

    韩金山就瞅着张然嘿嘿直乐,心说既然道理你懂,但你自己是怎么办的

    “……”

    张然无语,摆手让韩金山滚蛋,这才开始啃干粮,思量这阵子的战果……

    从离开冒火山这几天,支队主力和独立团到处撕扯鬼子的后勤线,不求杀敌多少,主旨是骚扰破坏。

    浦沅中的独立团那边不说,就支队这边,在几天内连续多鬼子的后勤线发动了七波突袭,炸毁烧毁鬼子的各种军用物资无数……

    听龙欣派人传话过来的意思,因为支队和独立团在后勤线上的袭扰,鬼子各部现在对亭子口,以及被委员长严令过来驰援的汤司令所部的战斗都受到了影响……

    要不是因为他们这些人在鬼子后勤线上的袭扰,恐怕亭子口早就被鬼子攻陷了,汤司令所部恐怕也早就被揍的哭着喊着要回家找妈了……

    想到几十年后的果粉们总是叫嚣,八路军对日军的袭扰根本么什么用,蒋公才是抗日功臣等等,张然便再次忍不住哑然失笑……

    蒋公有功劳,正面战场的拼死决战,也有功劳,但绝不能抹杀八路军在敌后的功劳。

    就像现在,要不是自己,刘青部等人的不断伺机出击,不断的给鬼子制造麻烦,恐怕整个平同关现在都已经尽数伦丧敌手了!

    虽然即便因为他们的各种努力,但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平同关照样还是撑不了多久了……

    “哪怕只要平同关的将士们还能坚守一天,那么我晋东支队,就一天都不会放弃!”

    想到平同关的战局,张然暗暗的握紧了拳头,根据各方汇总而来的资料,思量下一波的攻击计划……

    在这附近对小鬼子的突袭,两天来已经进行了三波!

    张然知道,自己决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了——盯着一头羊羔褥羊毛,很容易出事!

    他敢肯定,现在这周边的小鬼子估计已经气疯了,四处设下了陷进就等着自己冲上去呢……

    “告诉康副队长,石营长候营长他们,放出警戒,全军休息,明天中午出发,向长河湾方向转进……”

    张然大声下令,然后便打起了呼噜,周围嗡嗡嗡乱飞的蚊子,丝毫没有影响他几乎在瞬间陷入美梦……

    日军军部内。

    寺内寿一和冈村宁次捏着战报,浑身都在剧烈的哆嗦着,厉声喝问道:“我堂堂帝国陆军,居然也会出现士兵们在战场上没有食无裹腹,战无弹药的情况后勤保障方面是干什么吃的他们是吃屎长大的吗难道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士兵是在战场上跟支那人拼命,是在流血吗”